第五百七十九章 地下工事

推荐阅读:丞相不干了异界邂逅二次元女神九零俏佳人带个位面闯非洲不败狂徒护花强少在都市无限之科技主宰混元天珠天价宠妻:总裁夫人休想逃小农民的妖孽人生

    国家的机器一旦启动,那么能量便是摧枯拉朽的,远在万里之外的美国,伴随着一个神秘的电话,隐藏在那里的无数个影子,便如同一只无形的巨兽一般,坚定的行动了起来。

    巨大的白色房间内,七八名白色大褂,“全副武装”的医生匆匆的忙碌着,四周摆放着十几台叫不出名字来的看起来很有科技感的仪器,正中央一张手术台上,躺着一名**着上身的男子,赫然正是失踪的政纪。

    而白色房间也并非普通的房间,四周都是加厚的混凝土水泥墙壁,没有门和窗户,而墙壁,也是光华的大理石构造,根本无从借力,只有在七八米高的地方,一扇巨大的加厚钢化防爆玻璃镶嵌在墙壁之上,整个房间就好像是一座监狱斗兽场一般,内中则是一个看台一般的房间,里面的人时时刻刻的关注着房间下的动静。

    “血样采集完毕,o型血,没有发现任何特殊与异常,但血红蛋白含量很高,代表检查对象有着超乎一般的运动能力,骨骼密度很高,几乎堪比猩猩类动物,肌肉活性纤维占比极高,我的天啊,他的身体素质,简直就是天生的运动员!堪比人类最杰出的身体,”一名男子看着政纪的身体各项指标,嘴里压抑不住惊讶的报告着,面罩下的脸,正是当初被绑架到了游轮上的神经科的权威,王忠!

    “大脑方面呢?”一个好似不含有任何感情的声音通过隐藏的扩音器在室内响起,充斥着难以言明的威严与奇异,让被问道的王忠不由的身子一颤。

    “大脑活动,”王忠看了眼仪器,忽然眼里闪过一丝不敢置信的神情,好似看到了什么不可能看到的东西,结结巴巴的说道:“大脑活动极为活跃,是普通人的三倍!不,十倍!天啊,这怎么可能,正常人怎么可能有这样剧烈的思维,”王忠好似怀疑自己的眼睛一般,一遍一遍的确认。

    “嗯,大脑活跃,看来是大脑开发的程度不低,这倒是和我颇有几分相似,难怪,拥有催眠的能力,”神秘的声音再度响起,言语之间似乎颇有几分兴趣。

    “会长,他的眼睛,有不一样的形态”,看台之内,安迪恭敬的站在黑衣男子身侧,垂着手小心翼翼的说道。

    “这我知道,不过好像是主观控制的,看来得让他清醒过来才能进一步研究”,黑衣男子瞧着桌子,看着台下手术台上的政纪,若有所思的说道。

    “真的要这样做吗?我担心他醒来后会控制不住”,安迪眼里闪过一丝不安与忌惮,看着手术台上的政纪说道。

    “照做”,黑衣男子惜字如金,似乎不屑于再多说,手一挥,令人震惊的一幕出现,远处茶几上的雪茄烟,就像被一只无形的手抓住一般,在空中缓缓的飘到男子眼前,伴随着打火机的轻响,烟火缭绕中男子深深地吸了一口。

    “让他清醒点儿”,安迪不再敢多言,恭恭敬敬的点点头,对着麦克风和下方的科研人员说道。

    王浩点点头,拿出注射器,熟练的朝着政纪的血管内推送着不知名的液体,随着液体的进入,几乎立竿见影的,政纪的眉头微微皱了皱,缓缓的醒了过来。

    白的耀眼的光芒映入眼帘,政纪的瞳孔被光线刺激微微一缩,然后墙壁顶上的灯才缓缓的呈现在了眼帘,意识像潮水一般的涌上脑海,昏迷之前的一幕幕也随之回忆起来,下意识的他想要坐起来,却发现根本不能动弹,他的四肢被牢牢的拴在手术台之上。

    手臂用力,却发现无论他用多大的力气,除了发出咯吱咯吱的声响之外,却是毫无用处,很明显,绑着他的材质不是一般物品。

    既然挣脱不得,政纪也不惊慌,眯着眼睛观察着四首的环境,第一印入眼帘的就是墙壁上的天台,看不清里面的人,而他所在的,似乎是一间病房,唯一令他庆幸的,则是自己浑身上下还算完好,没有被当小白鼠解剖了,当然,除了脖子上不知是何用途的金属项圈。

    在感知到自身状态之后,他悬着的心慢慢的放回了肚里,只要自己没事,一切就都在把握之中。

    “政纪先生,很遗憾,用这种方式邀请你来到我们这里,”一个优雅的声音在医疗室内响起。

    “这就是你们的待客之道?”政纪的声音没有一丝颤抖的响起。

    “没办法,政纪先生有些常人没有的能力,也不由得我们不小心,不过我希望政纪先生你也不要有任何不切实际的想法,看到你脖子上的项圈了吗?半小时,只要在半小时之内没有重新设置,恐怕以后就再也看不到政纪先生英俊的脸庞了”,声音中带着一丝调侃的意味,似乎感觉已经是瓮中之鳖一般。

    “哦?看来是共济会的同僚了,安迪,不得不说,你做的很不错,不过你可要小心了,我会让你选一个最满意的死法的”,政纪语气中带着一丝嘲弄,就在刚才对方一瞬间的话语之中,他已经大致猜测出了对方的身份,知道他与众不同的只有宋老和共济会之中的人了,现在的情况当然不是宋老。

    看台内的安迪,听到政纪的声音,身子不由自主的微微一颤,他下意识的就想起了之前那个男人的诡异死法。

    黑衣男子不满的看了眼安迪,似乎对他被政纪的威胁害怕很不满意。

    “不要担心,政纪先生,我们不会让你有那个机会的,说实话,我对政纪先生你的能力很感兴趣,能给我讲讲它的奥妙吗?”黑衣男子眯着眼睛,似乎漫不经心的说道。

    政纪呵呵一笑,“奥妙?其中奥妙我想安迪先生应该深有体会,要不你亲自下来感受一下?”

    “感受就不必了,不过我自然有方法让你乖乖的交出你的秘密,”黑衣男子看不清他的面容,站起身走到天台边,看着政纪露出一丝残忍的微笑。

    “你!用你手中的手术刀,刺他的眼睛!”忽然,黑衣男子指着下方一个拿着手术刀的研究者说道。

    被指到的带着口罩的男子微微一愣,然后指着自己的鼻子有些迟疑的问道:“是我吗?用刀刺他的眼睛?”

    “对,没错,就是你,不要迟疑,给我刺他的右眼,”黑衣男子有些变态的舔了舔嘴角再次说道。

    躺在手术台的政纪眼神微微一寒,看着拿着手术刀渐渐逼近自己的男子,此刻他已经明白了对方的用意,他们是想用这种方法让自己将底牌一一掀开,换句话说就是让眼前的男子当替死鬼!用生命来试探自己!

    想明白这点的政纪,嘴角忽然露出一丝笑容,那就如他们所愿。

    锋利的手术刀,在政纪的视线内越来越近,近的连刀尖的寒意他似乎都能感觉的到,而持刀的白褂男子,却根本不知道自己即将面对的将是什么,手很稳的朝着政纪的眼睛一点点的靠近。

    实验室内安静的一根针掉落都能够听到,所有人都屏息凝视的注视着这一切,大部分人的眼中带着残忍的神色,显然,类似的事情,也已经不是他们第一次做了。

    然而,在下一秒钟,每个人的瞳孔就不由自主的一点点放大,只见持刀男子用力的朝着政纪刺去,只不过目标却已经不再是他的眼睛,而是他身侧的另一人。

    几乎没有任何防备的,站在他身旁的另一名科研男子就捂着自己的脖子跪在了地上,鲜血如同决堤的大坝一般,肉眼可见的喷了出来,洁白的墙壁和地面染上了星星点点的红!一双眼睛睁得大大的,带着不可置信的恐怖与疑惑,似乎不明白为什么同伴会突然袭击自己!

    他感觉自己的身体越来越冷,脑袋也越来越沉,精通医学的他明白,这是失血过多必定的结果,如果不加以止血治疗的话,那么在不到一分钟之内,他就会流掉身体内百分之八十的血液!接下来,他的肺部会由于缺血而没有足够的能量呼吸而停转,在心脏停止跳动之前,他的大脑也会由于供氧不足而昏迷,直至最后窒息而死!

    人自救的本能让他抓住了眼前唯一能抓住的东西,也就是骤起发难的同伴的裤腿,然而,他的瞳孔一缩,视线范围内,一道白光闪过,他的手无力的垂下,眼里满是死亡的不甘!他的太阳穴之上,赫然是一把手术刀!

    然而,这还不算完!

    在所有人震惊的目光中,白褂男子似乎没有任何反应一般的,冷血的抽出了手术刀,然后在所有人恐怖的目光中,仿佛疯了一般的,朝着围观的研究者们挥去,血液在实验室内如同艳丽的花朵一般四散飞舞,惨叫声犹如地狱的哀嚎一般响起。

    并非他们不反抗,只是,白褂男子此刻的状态,就像完全疯了一般,身上同样插着两把同伴自卫的匕首,可他却无知无觉好似感觉不到疼痛一般,只是下意识的挥刀,插进,拔出!伴随着一道道血光,他的脸上竟然露出了舒畅的笑容,仿佛看到了什么最美好的东西一般!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4/3851.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4/3851.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