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八十章 反抗!

推荐阅读:鹰扬美利坚每秒都在升级动力之王后手仙法供应商大宋有毒逍遥小地主仙在大明振南明

    看台上钢化玻璃之后的安迪同样被这一幕震惊,身躯不由自主的一颤,更是不知不觉中退了一步,对于这一幕,他忽然有一种意料之中的感觉,看着看台下血红的地板,从来不知道退缩何物的他,此刻竟有一种掉头就跑的感觉。

    忽然,看台之下一双眼睛准确的和他对视,血红的瞳孔,散发着诡异邪魅气息的眼眸,充斥着他整个视野,那个男子嘴角凌然的笑容在他眼中放大,似乎周围都在演一场戏,而他却不在戏中,而是躺在那里好整以暇的看戏者!

    “啊!”伴随着他一声下意识的叫声,安迪几乎在下一秒就紧紧的闭住了眼睛,就是那双眼睛!就是那副胜券在握的神情,在他的心底留下了深深地印记,他刚才竟然和政纪对视了!自己怎么会那么傻啊!自己会不会被催眠?会不会也陷入那诡异的状态之中?

    “乱叫什么呢?!你怕了?真是美丽精彩的一幕啊!这是我看过的最有意思的戏了,让鲜血飞舞吧!你有没有听到,这声音,多么像贝多芬的交响曲?美妙!”黑衣男子的声音在安迪的耳边响起,却见他的眼中竟然是闪动着疯狂嗜血的光芒,激动的看着看台下的这一幕,舌头竟然不由自主的舔了舔嘴唇,似乎品味着空气中弥漫的血腥气一般的变态,全身颤抖着,却不是害怕,而是莫名的激动。

    安迪听到了男子的声音,心里一震,紧张的心情略微的放松了些,慢慢的睁开了眼睛,周围的场景依旧,一切也都正常!自己没有被催眠!随后,他又有些诧异,刚才的那一眼,按照政纪神鬼莫测的手段,应该是有机会对自己下手,可为什么,他却什么都没有做?

    再看向台下,安迪的瞳孔微缩,鲜血四溢流淌在光滑可鉴的地面,似乎是一副水墨画一般,而刚才还站立着的七八个人,如今已经以不同姿势的躺在地上,有的已经停止了呼吸,而有的还一息尚存的苟延残喘着,时不时的传来一声低沉的**,而造成这一切白褂男子,此刻身上的原本白暂的衣服,此刻已经变成了血浆浸泡一般的红。

    “啊!”忽然,伴随着一声惊叫,只见站立着的白褂男子手中的手术刀脱手而出,惊恐至极的看着四周的景象,眼睛恢复了清明,而眼神中却散发着惊恐与不敢相信,似乎不敢相信眼前的这一切都是自己所为,手脚并用的爬到了墙角,朝着头顶上的天台伸出了自己鲜红的手,嘴里喊着:“救我,救救我,他是魔鬼!他是魔鬼啊!”

    然而他的害怕也并没有持续多久,此刻的他虽然将现场的人涂戳殆尽,可是自己也并非毫发无损,相反的,他身上的伤已经足以致死,只是之前的没有意识,让他将自己的潜力压榨干净,现在的他,已经可以说是强弩之末!回光返照,,浑身刺骨的疼痛传递到脑海,看着自己身上插着的几把手术刀,他绝望的躺在了血泊中,瞳孔越散越大,只是目光,却死死的盯着远处手术台上讥讽一般的看着他的政纪,久久不能瞑目。

    室内静的让人心心慌,让人寒意凛然,看台内的安迪喉结涌动,似乎张口欲言,而黑衣男子却好像丝毫没有被眼前地狱一般的景象所影响,嘴角带笑,甚至毫不惊慌的端起盛放着鲜红酒液的红酒,配着下方红色的血液一饮而尽。

    “啪,啪,啪”,伴随着一阵掌声,黑衣男子站起身来到钢化玻璃旁,随后他的身影伴随着扩音器响起:“精彩,精彩,相当的精彩,简直是我这辈子看过的最杰出的表演,你的眼睛,真是美丽的艺术品啊!”

    “死了这么多人,你不心疼?”政纪的声音也响起,三勾玉的写轮眼静静的看着台上的男子,不知为何,他从这个男子身上感觉到一种不一样的感觉,他的精神仿佛较之常人来说更强大,刚才的他试探兴的释放了一个小幻术,却惊讶的发现男子似乎丝毫不受影响。

    “心疼?为什么要心疼?不足为道的蝼蚁,哪怕是死一万只,我也不会有任何的感觉,死了他们几个,还有千千万万个比他们更好的,至于你刚才的催眠,也不必再对我用了,你的本事,或许对付那些普通人绰绰有余,可是对于我来说,注定是徒劳啊,因为我,也是一名催眠师啊!而且还是特级催眠师,”黑衣男子忽然认真的说出了这样一段话。

    手术台上的政纪微微一愣,催眠师?这名神秘的黑衣男子竟然是一名催眠师?而且还是什么特级,他的眼里泛起一丝感兴趣的神色,催眠师,对于他来说,这也算是前世今生以来第一次如此近距离的接触,这项富有神秘色彩的职业,竟然在生活中真的有,而且对于自己的幻术似乎还真的有几分抵抗能力,难怪,自己刚才感知到的他的精神力似乎非比常人。

    “人类的大脑是非常神奇的存在,它的奥秘,无数的科学家穷极一时都无法窥伺其中一角,就像你的眼睛,还有我的能力,许多常人难以理解的东西,却真真实实的发生在你我身上,其实,说起来你我还是同一类人,对你下手,我还真有几分舍不得,不过,我一直认为,凡事不属于自己的东西,如果得不到的话,就注定了要毁灭,你的眼睛,我收下了,不过你放心,我不会杀了你的,你的能力我很感兴趣,你的余生,我会用最好的待遇对你,安心的做一只生活无忧的小白鼠,会是你最终的命运,”男子说着,手一挥,然后在政纪诧异的目光中,刚才掉落在地面上的手术刀,竟然好似被一双无形的手掌拿起,在空中漂浮着朝着他飞来,停留在他的眼前,没有丝毫的颤抖的朝着他的眼睛刺来。

    “扑哧!”一声刀柄刺入的声音响起,然而,就在黑衣男子残忍的笑声中和安迪松了一口气的神色之中,刀柄插入眼中,而下一秒,他们就再也无法掩盖心中的惊讶与震惊,之间伴随着一声乌鸦的鸣叫,病床上原本躺着的政纪,竟然四散而成一只只黑色的诡异的乌鸦,只留下一把刀柄,深深的插入手术台的皮质材料之中。

    在下一秒,两人眼前的钢化玻璃就在他们目瞪口中裂开了细密的裂纹,伴随着“砰”的一声,碎裂了一地,而再回头,一个**着上身的男子就不知何时站立在了按他们的面前。

    政纪的眼里似乎带着嘲讽的笑意看着两人,胸口微微起伏,刚才一系列的动让他有些呼吸急促,没错,黑衣男子的精神力的确不容小视,然而,如果说到幻术的话,任由他在高的精神力,在这双万花筒的面前,都如同一层薄薄的窗户纸一般,而之所以如此耗费周章的使用幻术,其实是为了现在这一刻,因为他不知道对方还有什么后手,比如说毒气之类,自己物理防御高,可在那种密闭的空间内,如果对方用毒,他却是比较棘手。

    就在刚才对方陷入幻术的一刹那,他毫不犹豫的用处了须佐能乎,钛合金打造的锁链,几乎没有任何阻碍的,就被须佐能乎撑裂,而他更是加大精神的输出,将须佐能乎的力量加强,变成了高达十米的巨型骨架,用无与伦比的力量击碎了防护对方的钢化玻璃。

    黑衣男子惊讶的看着眼前的这一幕,眼中原本的玩世不恭已经彻底的消失,取之而代的则是浮现出一丝忌惮与重视之色,看着地上裂成两半的钛合金锁链,他的心里此刻感觉滔天的巨浪翻滚,刚才对方的手段竟然是如此的神奇,让自己这个擅长精神催眠的特级催眠师不知不觉中的中了幻术,更是不知用什么方法挣脱了锁链,击碎了这火箭炮都无法击碎的特制钢化玻璃!

    与黑衣男子的虽然震惊但还算沉稳相比,安迪此刻却是显得格外的慌乱,汗水弥补脸上,惊慌失措的看着眼前的政纪,下意识的退到了门口。

    “不得不说,你的表现的确出乎我的意料,我现在承认,你的确有和我同等对话的资格,安迪这次还真的为共济会挖到一个不得了的人物,”黑衣男子在政纪的目光中竟然不慌不忙的坐了下来。

    “共济会就不必提了,我很讨厌被骗,而你们的所所为,也触及到了我的底线,从今天起,我和共济会,不死不休!”政纪冷然的看着对方说道,今天的事情,的确让他恼火万分,一时的不慎,着了对方的道,如果不是对方对自己的眼睛有更深的企图,说不定真的把自己当成小白鼠解剖了,这可以说是他重生以来最为危险的一回,而更多的,也是对他自己心慈手软的恼怒,如果当初自己以崔古拉朽的力量摧毁这些鬼鬼魅魅,只怕也就没有这次危机的一回。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4/3856.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4/3856.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