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八十五章 仇人相见!

推荐阅读:穿越错误的美漫放开那只神兽天上有间客栈氪命英雄我有一个异世界创世神是怎样练成的圣武称尊神豪的安逸生活少侠有美食活在诸天

    政纪并没有轻举妄动,科幻电影和小说看多了也有好处,直觉告诉他,恐怕这最后一步也会有不一样的“惊喜”,万花筒写轮眼开启,随时准备应激,一边拿出一把手术刀,小心翼翼的朝着放置着u盘的基座伸去。

    “嗡”的一声,圆形基座光芒一闪,政纪的手下意识的一缩,再看手中的手术刀,在刚才的那一刹那,竟然光滑可鉴的被无形的光束切成了两半,他的瞳孔一缩,果然,这基座竟然也是感应式的激光武器!如果刚才自己冒冒失失的伸手去拿的话,现在切成两半的恐怕已经是自己到底手臂了!

    政纪不愿浪费时间,故技重施的使用出须佐能乎,包裹着自己的手臂,这一次,激光照射在手臂上,除了微微发热的感觉,再无其他伤害,几秒之后,政纪的手中多了一个u盘,还有那支蓝色的试管。

    做完这一切,政纪缓缓的盘坐在地上,手心向天,肌肉的酸痛让他知道自己必须要稍调息,恢复体力和精神,来面对之后敌人更加凶猛的反扑!不过即便是调戏,他也留了一个心眼,支棱起耳朵,周围的风吹草动无不在心中留意。

    “嘶”,监控室内的洛克死死的盯着破成两半的钛合金门口,政纪进去已经半个小时了,可是却迟迟不见人影,这让他是既有一丝期待,又有一丝担心,如果他真的被里面的机关杀死,那是再好不过了,可是如果他成功拿到了东西,那就棘手了,到时候对他的攻击也必须小心翼翼,因为说不准他身上就带着那间房子里的东西,那瓶液体如果一旦挥发,整个基地内的人,就一个都别想活!

    “他是不是被机关干掉了?派几个人下去看看!”洛克看了看时间,按耐不住心里的担忧与忐忑,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珠说道,虽然空调运转之下不冷不热温度适宜,可他还是大汗淋漓。

    周围几人面面相觑,却是谁都不想动,政纪的诡异,已经超乎了他们的心理承受范围,谁不知道,此刻派人下去,如果那个男人还活着的话,那简直就是去送死!连激光都杀不死的人,去再多的人又有什么用?

    “一群废物!发什么呆呢?如果他活着离开,你们这群人都得死!我要把你们喂异种!”洛克回头看着迟疑的人们,恶狠狠的说道!

    听到“异种”两个字,所有人的腿都不由得一颤,如果,政纪虽然变态,可还算是人的模样,可是异种,那简直就是怪物!

    “我去吧”,正当众人沉默之时,一个低沉的男声响起,一个头顶头发很短的男子走了出来,眼里闪动着复杂的光芒说道,正是被安迪收揽的归离!

    “好!如果你成功了,等你回来的时候,你来接任安迪的位置!”洛克看到归离眼前一亮,拍拍他的肩膀说道。

    归离什么话也没说,带着武器,转身朝着黑暗深处离开,脚步声略微沉重,仿佛代表着他此刻的心情。

    “一个战士,一个杀手,要么杀人,要么被人杀,别无其他路可走,”归离明白,这一趟,恐怕是自己最后的一次任务了,如果他活着,那么自己是十死无生,这一次的敌人是前所未有的强大,也是他一直以来的心魔,可以说,自从他有意识以来,就从未对一个人感到如此的绝望与无力,可是心里的不甘与为一个合格的战士的骄傲,却让他宁愿直面生死,也不愿躲在角落里苟延残喘。

    电梯缓缓的下沉,距离八区也越来越近,归离的心跳也越来越沉重,直面生死和甘愿生死是两个概念,他不可避免的对即将到来的恶战而紧张,抱着武士刀的手臂也青筋隆起,似乎代表着主人此刻的心情。

    “叮”!伴随着一声轻响,电梯一阵减速之后停顿了下来,监控中八区的模样映入了眼帘,最先看到的,则是六台偃旗息鼓的激光炮,静静的立在原地,即便是不能运转,可给他的压力也不小,可想而知,刚才的政纪是多么的强大。

    深深的走廊,此刻就像是一条看不见底的深渊巨口一般,等着他来自投罗网,归离深深的吸了口气,朝着监控中政纪的方向走去,刻意的脚步轻缓,几乎不可闻!

    一步一步的,归离终于都到了政纪之前闯入的钛合金门口,看着地上的残骸,他深深的吸了口气,忽然心中警铃大,来不及多想,就地一个闪身,一道白光顺着他的脸庞划过,却是一只手术刀深深的插入他身后的混凝土墙壁内。

    “咦?是你?”一个让他寒意大冒的声音传来,他的心沉入了谷底,那个男人还活着!

    政纪眼中带着一丝诧异看着眼前的这个熟悉的男子,似乎没想到他会亲自出马,要说起来,自己和共济会的渊源,就是从与这个男子的交手后便开始纠缠不清,而今天竟然好似宿命的轮回,又和自己对上。

    归离一言不发,低着头不看政纪,他知道政纪的特殊,自然是无比的小心,不过颤抖的手臂还是能看出他此刻的紧张与害怕。

    下一秒,几乎是瞬间,一把小巧的手枪出现在了他的手中,伴随着三声枪响,三颗子弹,呈品字形朝着政纪飞去,而这,还不算完!在监控内见识过政纪躲避子弹的他,知道这三颗子弹恐怕并不能击中对方。

    因为换做是自己,同样打不中!因为敌人压根就不是躲开子弹,而是在瞬间判断射击的方向!自己在那个不堪回首的地方,同样进行过类似的训练!并且掌握了其中的诀窍,可以说,这一类的训练,在那个地方掌握的人甚至不在少数!

    没有任何的迟疑,他的手臂一甩,三声枪声炸响,在政纪的视线内,出现了惊人的一幕,出膛的子弹,此刻竟然呈现诡异的弧度朝着自己全身封锁而至,在狭窄的走廊内,无论他从哪个方向躲避,最终都会有一颗子弹射中!

    政纪从未想过,竟然会有如此的枪术!能够拐弯的子弹!这只是在电影里才能看到的科幻片段,如今真真实实的发生,目光中轻视不再,眼前的这个男人,值得自己用心对战!

    政纪不慌不忙,在即将到来的子弹面前,他身体一缩,以最小的面积从最开始的三枚子弹中错身而过,整个人的身体仿佛不符合动力学一般,猛然又拔高一丈,带有弧度的子弹瞬间而至,而这时,政纪的手枪也按下了扳机,一声金属交错的脆响,弧度而来的子弹瞬间被弹开,而另外两枚,则被政纪借用着手枪的后坐力,身体动微微一边,失之毫厘的错开。

    远处的归离被眼前这一幕一惊,虽然在监控中看到过他神乎其技的枪法,可是亲眼看到自己的子弹被射开,他还是忍不住惊讶,因为这样的枪法,哪怕是在那个地方能做到的也是寥寥无几!

    然而,惊讶归惊讶,在这个同时,他丝毫不给政纪任何喘息的余地,伴随着几声枪声,一口气将手枪内的子弹全部射击而出,此刻的政纪才刚要从空中落地,旧力已去,新力未生的他根本无法做出任何的动,中弹已然成了必定的结局。

    政纪看着视线内的子弹,微微的叹了口气,高手果然是高手,枪法也是神出鬼没,凭借一把小手枪,就能让自己陷入如此困局,躲避和射击已经来不及,对方成功的将他逼的开启了须佐能乎。

    在归离的视线内,政纪倏然停止了所有的动,静静的站在原地,似乎放弃了躲避的想法,然后,伴随着“叮叮叮”几声金属接触的脆响,在他绝望的目光中,子弹毫无建树的变形落地!而政纪,毫发无损。

    一股深深的无力感充斥了他的全身,他从未像现在这样难受,逃,已经是不可能,可是打,自己仅有的手段对对方压根造不成伤害,相反的,倒是自己一个不查就可能栽在对方神鬼莫测的手段中,这一仗,从任何方面来看,都丝毫没有胜算!

    “噌”的一声,刀拔出鞘,归离紧咬着牙关,看着政纪的下半身,竟然是一往无前的朝着他冲去,既然想不到方法,那么就竭尽全力,一切看天意!

    归离的身手,政纪早有了解,何况眼前这人还是能够在自己月读之下恢复正常的第一人,他自然是不敢大意,三勾玉写轮眼捕捉到对方的动,刀锋侧身而过,甚至能够看到刀背中光滑可鉴的花纹。

    一击不中,归离毫不退缩,刀式未尽之际,手腕一翻,横刀立马侧切而来,竟然是毫不防守只求进攻的招式,眼睛却是执着的看着政纪的手臂与下肢,毫不与他进行眼神接触,政纪面对着横切来的刀,猛然向后一仰,整个人的身躯如同弹簧一般,标准的铁板桥呈现九十度一般,锋利的刀身几乎是蹭着他的鼻尖失之毫厘的错过。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4/3878.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4/3878.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