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八十六章 往事

推荐阅读:我在异界当神壕快穿攻略:花样男神求推倒偏执老公太坏了都市桃色医仙美眷娇妻:呆萌老公好幸福终极小村医采个娘子来养家绝世剑帝不朽大皇帝回流大时代

    刀光如雪,身影如电,两人一攻一守,攻得犹若疾风骤雨般,而守的亦如同水泼不进的密布一般密不透风,两人一来一往,竟然转瞬过了百招。

    劲风四溢,两人的一拳一脚,在这密闭的空间之内,竟然带起了一阵旋风一般的效果,地面上的土屑,纸片,在气劲的交错下,竟然旋转飞舞,归离的浑身上下,此刻仿佛无一不带着杀机,无一不能成为收割生命的利器!一拳,一肘,脊背的一靠,此刻都带着莫大的劲道,击打在空出,带动着气劲回旋,甚至于其中一靠没有击中政纪的力道打在墙壁之上,石屑纷飞,竟然是将混凝土墙壁撞得有了几分裂缝!两人身手交错,两侧的房间碎石纷飞,钢化玻璃碎裂,竟然是像拆迁一样。

    而政纪,也感觉到手脚发麻,与归离的交手,让他充分的感受到了这个普通世界一个武术高手可怕的力道与技击,很难想像,一个没有任何异能的常人,竟然能够在一招一式之间蕴含如此强大的能量!毫不夸张的说,他的每一击,给政纪一种被汽车撞击的感觉!

    仅会的太极前所未有的全力运转,卸力,挪移,回环,政纪从未像这场对决一般的投入,丝丝缕缕的化解着归离拳脚之间猛烈的力道,一刚,一柔,一攻,一守,政纪眼里闪烁着兴奋的目光,虽然即便是太极运转,可他与归离接触的部位还是难以完全将气劲化解,微微的发麻酸涩的感觉竟然他有一种棋逢对手的感觉,以往自学的太极生涩与不理解之处,也在这极限的对战之中,好似有了更深的认知。

    相较于政纪的越来越游刃有余想比,全力以赴的归离却是渐生急迫,用尽全身气力攻击的他,自然也是个常人,哪怕耐力再强,力道再大,也有力竭之时,何况还是如此高程度的输出,渐渐的,他的额头不知不觉中出现了一层汗水,呼吸也不复最开始的平稳有序,招式力道之间也变得略微滞纳,与政纪的越打越有劲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这,或许就是传说中的以柔克刚吧。

    终于人影瞬分,归离喘息着拄着武士刀站立在原地,剧烈的运动与紧张的战斗让他的额头不知不觉中密布了一层汗珠,而政纪也略微喘息,激烈的运动同样让他有些劳累,不过却是酣畅淋漓。

    归离不知道现在该如何形容自己的感受,他竟然和政纪对阵坚持了下来,可看着云淡风轻站在不远处的政纪,,却不知为何,隐隐有一丝的不安,为什么刚才的交手,政纪一招未还,竟然全是守势,这是他不得其解的。

    “为什么不还手?’归离沙哑的声音响起。

    “没机会呐,我不擅长拳脚”,政纪摊了摊手,说出了令归离无语的答案。

    “狂妄!”归离忘记了紧张,脸上的表情颇为愤怒,在他看来,政纪这是彻底的藐视自己,提起刀朝着政纪再次冲去。

    “唉,为什么实话总是没人相信,”政纪轻轻的叹了口气,他说的的确是真的,在开启写轮眼之后,如果不用幻术,他并为经过系统训练全靠自学的拳脚,在归离这样几乎一辈子都在打磨拳脚的高手面前,或许能够靠写轮眼的慢动窥得先机,躲闪自是有余,可是进攻却是并不容易,甚至于刚才哪怕是自己拥有写轮眼,也险些察之不及被刀划破了衣角,不得不说,归离的武艺,是自己见过最好的!

    本能感觉到受到侮辱的归离大喊着朝着政纪一刀刺来,“扑哧!”一声,归离不敢置信的看着眼前的这一幕,政纪的腹部深深的插着自己的武士刀,这突如其来的意外让他不敢置信,这是真的?自己竟然真的结果了他?

    然而,下一刻,未等他露出笑容,伴随着同样的一声乌鸦鸣叫,武士刀刺中的身影忽然化了一群诡异的乌鸦,四散而飞,留下握着刀柄的归离震惊的看着眼前的这一幕。

    “结束了”,政纪如同鬼魅的声音此刻忽然在他的身后响起,归离整个人身子微微一颤,汗水瞬间湿透了他的脊背。

    “什么时候!”归离苦涩的嘴角抽搐着,此刻的他知道大势已去,索性直视着政纪。

    “我好像并没有说只有眼睛才能发动幻术”,政纪红色的瞳孔直视着归离,面无表情的说道,在刚才交手的一瞬间,他指尖的动就已经在归离不知不觉中发动了幻术。

    “你,是我遇到最恐怖的对手!”归离看着政纪那一双给自己留下梦魔一般恐惧的双眼,眼里闪过一丝狠色,提起武士刀,猛然就要朝着自己的脖子抹去,竟是在看不到获胜的希望之后宁愿自尽!

    政纪古井不波的眼里闪过一丝波纹,一把抓住他的手臂,嘴里没有感情般的说道:“在你死之前,还有些事情我想要知道,借你的记忆一用,我会给你个符合身份的死法!”说完,不等归离回应,写轮眼微微转动,归离的记忆宛若潮水一般的呈现在了他的脑海之中。

    “师傅!我要报仇!请教我武艺!”一个弱冠孩童站在沙滩边,阳光洒在他的脸上,带着一丝稚嫩的脸庞上却带着一丝仇恨的目光,期待的看着眼前的僧袍中年男子,阳光下一老一少的身影拉了好长好长。

    “等你看懂了这本佛经,为师自然会传你武艺”,僧袍男子脸上带着和煦的笑容,闪过一丝怜悯与爱怜,摸摸小孩的光头轻声说道。

    画面一转,弱冠男孩已然成为十多岁的男孩,一脸的与年龄不符的坚毅,晨起鸡鸣,夜睡五更,夏雪秋冻,悬崖峭壁,海滩寺庙,无处不在的打磨着身体,熬炼着筋骨,报仇,保卫家园,是他唯一的动力。

    “归离,该休息了!要记得,物极必反”,温和的声音响起,僧袍男子的面容再度出现,一脸慈爱的看着男孩,脸上带了一丝微微的皱纹。

    “师傅,这是什么?”坐在木桶内的少年,天真的看着水中漂浮着的草药,好奇的看着坐在一旁添水的师傅。

    “这是活血松筋的药草,每天泡泡,对你的身体好,像你这样不要命的训练,身体会留下隐患的,”僧人慈祥的拍拍男孩的光秃秃的脑袋,眯着眼睛笑着说道。

    一天天的训练,日益成熟的男孩已经成年,二十岁的他充满了朝气与活力,站在寺庙的厅堂前,坚毅的看着坐在地上的五位僧人。

    “这是你第一次将要完成的任务,好好看资料,不要给你师傅丢人”,其中一名白眉老僧从宽大的袖袍中取出一份文件,递给了他,似乎漠不关心的说道。

    “是!师叔!”归离认真的双手接过文件,点点头退出庙堂。

    画面一转,他已脱下僧袍,穿着干净利落的黑衣,站在轮船旁,而他的眼前,依旧是那名老态渐显的僧人,不舍的眼中带着些许欣慰。

    “一路小心,师傅等你的好消息,记得注意安全,学以致用”,僧人看着归离,轻轻的将脖间的佛珠取下,戴在了他的脖颈上,依旧拍拍他的脑袋。

    “我会的师傅!”归离脸上露出了笑容,用力的点点头道。

    一次次的任务,一次次的生与死的搏杀,他出现在雪山之上,出现在丛林之中,出现在荒漠之间,青涩的面容渐渐脱去了稚气,身上的疤痕掩盖了光华的皮肤,变得如同男人般坚毅,眼里的杀气也越来越浓,而师傅,却也越来越苍老。

    黑暗的密室,一层层的书籍档案,密密麻麻的摆放在层层的书架之上,手握着手电筒的归离,轻手轻脚的走在其中,谨慎的观察着四周,倾听着任何的风吹草动!

    “档案在哪里呢?”他的口中默默念着,轻手轻脚的翻阅着一层层的卷宗,忽然眼前一亮,第三十八代僧人档案几个字出现在了他的面前,整整一架的档案袋,分别代表着不同的人,密密麻麻的分布其中。

    “坚执,坚执,”他默念着自己的法号,执着的寻找着,终于,功夫不负有心人,在成千上万的档案中,他找到了属于自己的那一份。

    手指微微颤抖,他激动而忐忑的心情仿佛映射在政纪的心中一般,缓缓的拆开档案,然后他的眼睛猛然睁得滚圆!手一松,档案不由自主的跌落在地上,满脸的惊惧与不敢置信,半晌,他才缓缓的蹲下身,捡起档案,压抑着自己的泪水,轻轻的一页页的翻动。

    “坚执,1978年出生,父母皆为华国情报人员,后被境外势力所俘虏,被对方以严刑逼供不成之后,服用精神类药物审问,因担心情报泄露,解救几率为零,盖大林寺戒律堂长老戒云出手,送归极乐.......”他泪眼模糊的看着档案,一行行字迹,如同一把把无形的匕首一般摧割着他的心,吞噬着他的理智,自己记忆中疼爱自己的父母,竟然是被一把将自己带大的师傅亲手杀死!他们竟然不是死在敌人的手里,而是死在大林寺师傅的手里!这个突如其来的变故,让他脑仁深深的疼痛,胸口仿佛有一只怪兽一般撕裂着,一方面是生育之恩的父母,一方面却是慈爱的把自己养大的师傅!他竟然面临着如此血淋淋的抉择!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4/3883.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4/3883.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