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零叁章悲痛

推荐阅读:主神调查员第一名门:甜妻太傲娇独宠一世:总裁老公太缠人头条婚约蹉跎惘少都市极品小医圣逆流2002梦游诸界舌尖上的江湖酒鬼醉天

    “洛杉矶局长亚力士?”其中一人未等他开口,语气之中带着冷漠和一丝高傲和威严的问道。

    亚力士诧异的看了对方一眼,下意识的站起身点点头。

    “很好,我们是fbi的人员,这是我们的证件,”另一名男子“啪”的一声,将一本黑色的证件放在了亚力士的办公桌上。

    亚力士的眼里闪过一丝惊讶与震惊,fbi,这个美国特有的联邦调查局,神龙见首不见尾的人员竟然会出现在自己的办公室,要知道,哪怕他贵为一市的警察局局长,对于这些神秘的人员见过的次数也不过是屈指可数,不过惊讶过后,就是紧随其后的惶恐了,难道是他犯了什么事?国家来调查他?

    “不要紧张,这次来和你没关系,不过从现在开始,我们需要你的配合,将那个失踪歌手政纪的你们拿到的相关线索都告诉我们,当然,你也可以理解为,这起绑架案,现在由我们接手了”,另一人fbi的探员看着亚力士说道。

    亚力士猛地松了一口气,他正被政纪的事闹得脑袋发大,现在有神秘莫测的fbi接手,那是他最乐意看到的结果了,这枚烫手的山芋,越早丢出去越好,不过与此同时,他的心里也有那么一丝疑惑,一起普通的绑架案,就算被绑架的人是个格莱美得主,就算绑架的手段比较新颖,可也犯不着fbi出马吧,没想到,这件自己本来不怎么重视的案子,竟然能升到这个高度!

    在亚力士惊讶和警察们大张旗鼓搜索的同时,一条阴暗的小巷内,一名戴着黑色圆帽,穿着风衣的东方面孔的男子靠在墙角,静静的仿佛在等着什么。

    忽然,他抬起头,看向了巷子的拐角处,那里传来了一阵脚步声,下意识的,他将手伸向了口袋,待看到了走出来的人之后,他轻轻的松了一口气,悄无声息的松开了口袋中握枪的右手,随手拿出一根烟,丢给了对方。

    “怎么样?让你打听的有消息了吗?是黑手党做的吗?”黑帽男子眯着眼睛,抽了一口烟,言谈之间竟然是纯正的汉语。

    被问到的是一名黑人男子,他接过男子递过来的烟,“啪”的一声,点燃,深深的吸了一口,似乎在享受烟草的醇厚香味,过了几秒才摇摇头道:“没有,我了解了,这几天并没有谁绑架过华人,更别提政纪这么出名的了”。

    “没有?好吧,这是给你的报酬,有消息记得联系我,”黑帽男子丢过一踏美元,在没有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却是毫不停留的转身掩了掩帽子,走出了小巷。

    “火狐,洛杉矶黑手党并没有动政纪,这个可以排除了”,黑帽男子边走,边拿出手机,打给了一个陌生的电话。

    “嗯,收到了,继续调查,看看其他组织”,电话那头传来一个明显经过处理的声音。

    类似的场景,不同的人,相同的亚洲面孔,都在以自己不同的方式收集着任何关于政纪的情况,打听着每一个组织内的情况,没错,他们,便是华国派来潜伏在美国多年的情报人员,他们已经开始了自己的行动!

    一家豪华的酒店房间内,一名男子挂断了电话,脸上带着遗憾的神色走到了侧室,看着那名站在窗前注视着窗外美景的女子,身穿浅蓝色连衣裙的她,柔弱中带着知性,仿佛是一朵静静开放的茉莉花一般,那么的清新,那么的出众,窗影倒影出她娇艳的脸庞,令人心疼的紧锁的眉头,含雾一般的一双秋眸,如果政纪在的话,一眼就能认出,她正是宋玉。

    “宋小姐,很遗憾,目前为止还没有搜集到任何的有价值的线索,”男子低垂着头,不敢去直视宋玉的眼睛,仿佛是不忍心看到她失望的神色或者是感觉到没能完成她的期望而惭愧。

    “还没有吗?”宋玉掉过身子,看着低着头的火狐,喃喃自语一般的低声说道,眼里闪过一丝担忧与失望,在听到胡雨的电话之后,她昨日就连夜赶到了洛杉矶,一整天都没有休息,她几乎每一分每一秒无时不刻的在想着政纪,他现在身处何方?绑架他的人要对他做什么?他还好吗?一个个的问题,就像是必不可少的呼吸一般,时时刻刻的出现在她的脑海。

    “恐怕这次绑架政先生的组织不简单,这起绑架计划的很严谨,而且扫尾工也严密,几乎没有留下任何线索,能够躲开我们情报组织的恐怕不多,不过在这之前,宋小姐你还是休息下吧,一旦有了结果,我们会最快通知您的”,火狐看着宋玉,认真诚恳的说道。

    “我没事,不用担心,胡雨怎么样了?”宋玉摇摇头,想到了什么,忽然问道。

    “胡雨小姐已经入睡了,我们给她的食物里掺了些安眠的药,”火狐说道,这个叫胡雨的女子,好像自从政纪失踪以后,就没有吃过一口饭喝过一口水,直到宋玉找到她的时候,整个人几乎已经虚脱,当场就昏厥了过去,所幸只是血糖过低,经过专业人员的救护已经没事。

    “那就好,照顾好他,你们继续去忙吧,一定要竭尽所有的能力”,宋玉目光复杂的看着这座繁华的都市,政纪,他会在哪里呢?

    而远在万里之外的华国,却又进行着不一样的情形。

    寂静的四合院里,好像少了往日的欢声笑语,一种难言的默然悲伤在空气中一点点的发酵弥漫着,满树开放的洁白的桂花,此刻也仿佛变成了一种悲伤,渲染着这氛围,地上的大黑狗,也似乎被这压抑的气氛所感染,没有了往日的活泼与调皮,有气无力的吐着舌头,静静的窝在角落里看着自己的主人们。

    屋子里,悄然无声,李雪梅和政学平两人,呆呆的一个坐在床边,一个坐在书桌前,眼里似乎没有了生机一般,只剩下了一片深不见底的悲痛与担忧,眼眶红肿,眼里布满红色的血丝,两人谁都不说话,唯一的声响,或许就是从昨天晚上就开始播放的电视新闻了,两人呆呆的看着电视中的画面一帧一帧的闪过,虽然眼里闪烁着倒影的画面,却好似完全没有了反应,只是偶然电视中提起政纪这个名字的时候,两人的眼中才闪过光彩,捕捉着所有关于政纪的消息。

    “叔叔,婶婶,吃点东西吧,政纪哥一定会没事的!他一定会回来的!”一个带着哭腔的声音响起,门口,端着晚饭的政晓彤,整个人憔悴的站在那里,眼角挂着泪水,眼里同样的通红,悲伤的看着印象中从来都是喜笑颜开的叔叔和婶子,自从政纪哥被绑架的消息从国外传来之后,叔叔婶婶就这样呆了一天一夜了。

    政学平仿佛被晓彤的声音唤醒,眼里闪过一道神采,猛然掉头看着晓彤,脸上带着不正常的红晕,紧张的看着她说道:“怎么了晓彤?政纪回来了?”

    看到以往书生意气文质彬彬的叔叔如今这个模样,晓彤忍不住眼泪顺着脸颊流了下来,用力的咬着嘴唇,摇摇头,不知道该怎么回应叔叔这充满希冀的眼神。

    看到侄女的表情,政学平整个人刚才的精气神好似忽然没了一样,瘫在了椅子中,从不流泪的他,眼角湿润了,儿子还没回来,儿子还是音讯全无,大半辈子,只有这一个独生子,政纪,可以说就是他的命根子!就是他的一切!就是他活下来的动力!而如今,自己唯一的儿子,那个令自己无比骄傲的儿子,却在昨天传回了被绑架的消息!这如何能够不让他心惊!如何能不让他万念俱灰!

    “我的孩子,我的孩子一定没事的,学平,你告诉我,我的孩子一定会没事的!”李雪梅仿佛也被惊醒一般,猛地站起身,一把拉住政学平的衣服,眼里带着无比的担忧与悲伤大声的喊着,神色之间竟然好似带着一丝癫狂,孩子是母亲身上割下来的肉,更何况她将政纪从小拉扯到大,对他的疼爱甚至舍不得打他一下,可是现在,却是听到了这样的噩耗,没有崩溃,已经算得上李雪梅坚强了。

    “哇!婶婶叔叔,你们不要这样,政纪哥一定会回来的,”端着饭的晓彤,看着眼前的这一幕,再也忍不住,蹲在地上抱着腿大声的哭了起来,她还是个孩子,大人的情绪很容易的就传染给她,更让她感到六神无主。

    “都给我住嘴!这是给谁哭丧呢!”忽然,一个威严而苍老的声音在房间内响起,让哭泣的众人为止一顿,下意识的看向了门口。

    门口,一个苍老的老人颤巍巍的拄着拐杖站在那里,正是政纪的奶奶,以往慈祥的面容,此刻竟然是前所未有的严厉,嘴唇颤抖,也不知道是气的,还是累的,恨铁不成钢的看着屋里的儿子与儿媳。

    ps:哈喽哈喽,大家好,请个假~我今天在河北出差,所有码字不多~~就先一更啦!以后补上,谢谢大家体谅~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4/3924.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4/3924.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