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零四章祈祷

推荐阅读:玄门第一高手终极小村医我的老婆是女神重生毒妃狠绝色都市逍遥仙师活在诸天绝色校花的贴身战兵异界大村长陈二狗修道记绝品透视小神医

    “政儿,不是还没死呢!你们就这样自乱阵脚!你们枉做成人,连晓彤这个孩子都不如!新闻上说了我的孙子死了?都给我站起来!我孙子,是那么容易死的?老身不信!都给我振起来,等着我的乖孙子平安回来!就你们这个模样,就算他没事,也要给你们哭死了!”老人拄着拐杖,佝偻的身影此刻却好似格外的高大,一瞬间仿佛又成为了那个家里的顶梁柱,语气中带着让人情不自禁的安心,竟然神奇的让三人停止了哭泣。

    “妈!”政学平站起来,扶着母亲坐在炕上,此刻的他,似乎已经不是那个四十多岁的成熟男人,在老人面前仿佛又变成了那个遇到困难下意识找母亲的孩童。

    “都稳住!我的乖孙儿就算是被绑架,我相信他也一定会转危为安的,国家不都开始报道了吗?也不怕孩子笑话,稳住!该吃吃,该睡睡,我就在这四合院,等着我的孙儿回来!现在,我饿了,吃饭!”老人仿佛是定海神针一般,对着两个大人说道,只是在政学平没有注意到的时候,眼里的担忧却也是一闪而过,政纪是她的亲孙儿,她又如何能够不担心呢?

    刘璐,坐在书桌前,看着政纪的照片,眼泪一点一点的滴落在眼前鲜红的录取通知书上,《中央财经大学》六个大字,在鲜红的录取通知书上在灯光下反射着耀眼的光彩,录音机内政纪的歌声在安静的卧室内响着,“我的录取通知已经到了,政纪,你在哪里呢?我还等着和你一起走进大学的门楣,和你一起海枯石烂到永远,你一定不会有事的,你总能创造奇迹,你一定是偷偷躲在那个角落看着我们是吗?如果是的话,请你快回来,没有你的日子,我真的很心慌,我真的很想你”,刘璐的心似乎疼的颤抖,自从昨天晚上政纪被绑架的消息传来,她一直都不肯相信,她也不愿意相信。

    “你快出出主意啊,怎么办啊,小璐自从昨天晚上就一口饭都没吃,水也不喝,只是呆在屋里不出来,这样下去,她的身体会受不了的!”刘母站在门口,偷偷的看着屋里的情景,脸上带着焦急的神色看着丈夫,跺着脚说道。

    “我能有什么办法啊!按理说,本来小璐考上央财是件好事,可是谁曾想,又出了这么个岔子,你说政纪怎么会被绑架呢?前几天还格莱美获奖,在国外都那么风格,这一转眼,唉,会不会是谣传那?”刘璐的父亲也苦着脸,用力的揉了揉头发,看着自己的女儿,担忧的说道,现在他对政纪可以说是又爱又恨,爱的是这么杰出的青年,能够和自己的女儿成为一对,这是他做梦都会笑醒的,可是恨的却是,政纪却出了这么一出,让自己的女儿也跟着担心难过,茶饭不思。

    “关键时候,你真是什么都靠不上!”刘母瞪了眼刘父,咬咬牙,推开门走了进去。

    门口的声音,刘璐似乎全然没有听到,只是静静的看着书桌上的照片,一整天茶水未进的脸上带着憔悴与悲伤,直到母亲的手轻轻的放在她的肩膀上之时,她才轻轻的颤抖了一下。

    “小璐,不要这样折磨自己了好吗?”刘母心疼的看着眼前这个好像瘦了一圈的女儿,轻轻的拥住她的身躯,喃喃的继续说道:“妈知道你喜欢政纪,妈也知道你和政纪的关系,同样的,政纪出事,妈也很担心,可是你这样,并不能换回政纪平安呐,你现在要做的,是要坚强起来,努力的让自己乐观的为他祈祷,等待着他的回来,我相信,即便是政纪平安回来,他也不愿意看到你伤心病倒的样子,伴侣之间,最好的陪伴与祝福,是照顾好自己,更何况,你忘了吗?政纪这孩子,哪次不是逢凶化吉?”

    刘璐听着母亲的话在耳边响起,她的泪水逐渐模糊双眼,最终,好似一切的悲伤,都彻底的蔓延了出来,她猛的扑进了母亲的怀中,大声的哭了起来,撕心裂肺,让刘母也不由的红了眼眶,似乎也感受到了女儿的悲伤,留着泪与孩子一起哭了起来。 “哭出来好,想哭就大声哭吧,发泄下,然后妈妈陪着你一起等你的政纪回来,”刘母轻轻的拍着刘璐的发丝,安慰着。

    “大家好,这里是娱乐频道街头采访,我是记者杨华,如电视机前的大家所见,我们现在身处“雕刻时光”咖啡店门口,在我们的身后,大家可以清楚的看到,有很多政纪的粉丝与歌迷,自发的组织了集会,在他的咖啡店门口进行着祈福与祷告,让我们来具体采访其中几位”,一名身着牛仔裤的女记者,在镜头前介绍着身后咖啡店门口的情况,密密麻麻的人,有男有女,有老有少,不少人都举着政纪的海报,放着政纪的歌曲,在雕刻时光门口静静的站立着,双手合十。

    “你好,我是记者杨华,请问您在这里是在做什么?”女记者随意的找到一位年龄在二十左右的举着政纪照片的女孩子采访道。

    似乎没想到自己会被采访,举着政纪头像的女孩子有几秒钟的迟疑与差异,然后才带着几分紧张和结巴说道:“当,当然是为政纪祈祷了,他是我最喜欢的歌星,他的歌,我每一首都很爱听,他的专辑,我每一张都会买,可是现在,他却在美国被绑架了,我很担心他,我希望他能够平安的回来,我真的很喜欢他,我真的很期待能够见到他平安无事!”女孩说着说着,似乎忘记了紧张,对着镜头,眼泪也不由自主的流了下来。

    这一刻,电视机前的无数收看着节目的观众,看到这一幕,心里都不由的感慨中带着几分伤感,政纪的粉丝,自然是感同身受的难过与悲伤,而即便是路人,看到这一幕,也不由的带着企盼的心情为政纪祈祷着,因为即便不追星,他也是华国音乐圈的骄傲,为华国捧回了第一座格莱美奖杯!

    “小妹妹,别哭了,放心,我们一起祈祷,相信政纪一定会转危为安的”,记者杨华似乎也被女孩子伤心的情绪所感染,眼圈红了红,递给了对方一张纸巾安慰道。

    “希望你能将我们的心情通过媒体传达出去,我们都是政纪的粉丝,我们真心的希望他能够平安的回来,我们没有什么能做的,只能在咖啡店门口,为他默默的祈祷,”这边的情况,引起了其他人的注意,一名男粉丝凑过来,眼里含着泪花对着镜头真挚的说着,而其他人也附和的点点头,眼里泛着泪花。

    “如大家所见,政纪的粉丝都在为他祈祷着,他们只是一个个普通人,对于政纪,他们此刻能做的,或许也只有这么多,多买一张他的专辑,多听听他的歌,你就会发现,政纪真的是一个很特别的歌手,电视机前的朋友们,让我们一起为政纪祈祷,相信天才永不陨落,政纪一定会重新出现在大家面前!”杨华对着镜头,一字一句的说着,说完后躲开镜头侧过脸偷偷擦擦自己眼角的泪水,她同样是政纪粉丝中的一员,政纪的歌,同样深深的吸引着她。

    公园里,杜小康等几个政纪的发小,静静的坐在凉亭旁,谁都不说话,每个人的眼眶都红红的,眼里尽是担忧与悲伤,气氛不复他们以前时的轻松愉悦,而是令人心里发慌的压抑与沉默,高考成绩在昨天已经下来了,他们,也如愿以偿的得到了属于自己的录取通知书,可是现在,谁都笑不出来,因为他们最好的朋友,最亲密的发小,政纪失踪了。

    安冉的眼睛带着血丝,干裂的嘴唇显出她现在急切的心情,眼神幽幽的看着凉亭外的桑葚树,曾几何时,这棵树给了他们多少的开心快乐时光,仿佛又看到了政纪爬上树为她摘桑椹吃的场景,可是现在,政纪却被绑架了,她很恨自己,为什么没有能力陪伴在政纪的身旁,为什么在他出事的时候不能在他身边和他同生共死,想着想着,泪水又湿润了眼角。

    以往活泼的李飞和武元,此刻也低垂着脑袋,整个人仿佛蔫了一般,政纪远在万里之外的美国,隔着太平洋的海岸,此刻的他们,除了祈祷与想念,什么事都做不了,一种深深的无力感涌上了他们的心头,这是一种眼看着好友深陷危机而无能为力的挫折感。

    “政纪会回来的,咱们都要往好的方向想,说不定绑匪只是想要钱呢?政纪这小子,向来命大,我觉得这次他也一定能转危为安,”似乎被这压抑的气氛弄的喘不过气来,李娜强挤出一丝笑容,拍着安冉的肩膀,轻声的对大家说道。

    “是啊!政纪遇到了那么多危险,不都能安然无恙吗?再说美国科技那么发达,政纪一定会被就出来的”,杜小康也开口了,嘴上虽然这么说,可他的语气却带着一些底气不足。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4/3928.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4/3928.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