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一十二章 意外

推荐阅读:餮仙传人在都市超强兵王在都市太上剑典腐烂国度之活下去女神掠夺系统超品小农民重启九七玄幻窃命师新特工学生超级军工科学家

    政纪诧异的眼看着面前老人一副快过来和自己拼命的样子,下意识的站起身,看着面前古怪的老僧举着袖子在自己躺过的泛着清香的木床上面珍而重之的擦了又擦,那样子,比擦一个传家水晶球还仔细。

    “其实…也没有那么脏啦…”政纪看着眼前老僧心疼的模样,想安慰下,又不知道么说,话在嘴边千结百绕,最粹化成了这么的一句话,自己的裤子,的确满是泥泞,甚至还有那条巨蟒的鲜血,说出这话来,他心里是有些惭愧的。

    “废话!这个东西又不是你的宝贝,当然你不心疼!你到底干什么去了,弄的这么脏!!?”

    老和尚打量了他一下,“恩,看起来,这套中号僧袍还比较适合你,你以前的裤子和鞋子赶紧丢了,脏得简直不用洗。”

    “什么?我穿僧袍?”政纪脑子里顿时浮现出汤姆克努斯着唐装的怪异模样,手下意识的摸了摸头顶,还好,自己的头发,貌似还在。

    老僧看着政纪的样子,“嘿嘿”直笑,那种笑声直透进他心灵,让他产生了一种看到中世纪巫婆的威,“老…老伯…你笑什么…”

    老僧走到床边,坐了下去,“老纳有几句话要问你,你如实回答我,假如让我发现你说的任何谎话,保管你走不出这个房门。”

    政纪看了眼对方苍老的脸颊,不知为何,他的心里好似有一种古怪的直觉一般,这里的人好像并不是什么敌人,而且再加上也是以汉语为母语,这让他心里有一种亲切的感觉,他点点头道:“好的,你问”。

    老僧左脚跷起来放在右脚上面,然后双手搭在膝盖上,神情轻松的问,“你从哪里来,为什么会在这座岛屿上面?”

    “我叫政纪,一个歌手,被人绑架了,后来自己逃出来掉进了海里,等醒来之后就到了这里”,在没有弄明白对方的身份之前,政纪自然不会如实说。

    老僧眼神炯炯,看着政纪的眼睛,“直觉告诉我,你说的不全是实话”,一个普通的歌星,如何能够和禅息寺的武僧过了那么多招,如何能够在挨了那么多下后还全然无事,这一切的一切都告诉他政纪不是普通人。

    政纪沉默了一下,抬起头来,看着老僧,忽然开口道:“你们都是华国人吧”。

    老僧微微一愣,点点头,等待着政纪的下文。

    “那么,你们和政府是什么关系?”政纪想了想看着老僧,从归离之前的记忆结合,他现在有个猜测,禅息寺貌似并不像是一座一般的寺院。

    听到政纪的话,老僧的眉头一皱,表情微微一愣,显然是没想到政纪会提出这样的问题,忽然他脸上露出一丝羞恼的神色,一拍桌子,“明明是我问你,怎么你倒反过来问起我来了!给我老实回答!”

    “既然我说了你不信,那我还有什么办法,反正我是偶然才来到你们这里的,与其大家互相怀疑,你们干脆让我离开这里好了”,政纪并不着急,缓缓的说道。

    “离开?”老僧听了政纪的话,脸上露出一丝奇妙复杂的神色,似乎有些怀念又有些悲伤。

    “对啊,不然你们还要怎么样?让我当和尚不成?”政纪摇摇头,站起身想要推开门。

    “站住!谁让你走了!”发呆的老僧看到政纪推门的动,忽然怒喊一声,身子诡异的一扭,不知怎样就站在了政纪的身前,挡住了他去往门口的方向。

    “你知道擅闯禅息寺是什么罪?是死罪!本来是要直接将你处死的,要不是我给你求情,像我这样收留你在这里让你坦白从宽给你一次机会的,你应该是感到庆幸才是!”老僧眼皮半耷拉着,让政纪想起了一些老赖的模样。

    “无息说的没错,”一个厚重苍老的声音响起,门吱呀一声的开了,进来三个僧人,一个矮敦敦的,好像一座坦克。一个有些瘦长,年龄也在五六十左右。而另一个则碘着个大肚子,一副胖脸笑呵呵的,给人以亲切的感觉。

    “咦?是你?”政纪看着为首那名穿着僧衣的老头,脸上的惊讶一闪而过,这个老僧,正是当初在在忻城桥下指点他太极的那个老头!没想到,竟然会在这里再次相遇。

    “嗯?你认识我?”被政纪盯着的老头,有些诧异的努力回忆着问道,因为现在的政纪和第一次见他的时候样子可谓是天差地背,起码他的头发就不是现在这样几乎垂到腰迹。

    “是我啊,大爷你忘了天桥下面?”政纪脸上露出一丝笑容,扶开脸上侧面的头发,将自己的脸完全露出来在他的面前。

    为首的老僧看着政纪熟悉的面庞,眼睛一亮,记忆浮现在了脑海中,脸上露出一丝笑容,忽然抚掌大笑道:“哈哈哈哈,竟然是你小子,缘分啊缘分啊!你竟然会以这样独特的方式再出现在我面前,小子,变化很大嘛,差点都认不出来了”。

    “戒空,你见过他?”一旁的矮胖僧人皱着眉头看着这一幕,问道。

    “是啊戒圆师兄,你忘了,上次出去执行任务,你还因为我私自传艺怪我,这个年轻人就是他啊!”戒空心情很不错,虽然和政纪只是偶然的一次擦身而过,本以为两人的世界可谓是永远不会相交的平行线,可是造化弄人的上天,竟然将这个自己很看好的年轻人又送到了自己眼前,这几率是要有多低!

    戒圆脸上露出一丝感情趣的神色,饶有兴趣的打量着政纪,冥冥之中自有定数,师弟偶然的行为,竟然结下了这样的缘分。

    “师兄,我有个请求,”戒空忽然对着身旁的戒圆轻轻的了个揖,脸上带着喜悦与请求的神色。

    “你说”

    “师兄,我觉得这是佛祖的旨意,让我在黄昏之龄寻得了传人,所以我想收他为徒,破例,让他加入禅息寺”,戒空认真的看着戒圆说道。

    “小子,还不赶快叫师傅?这是你戒空师傅,这是你戒圆师叔,这是你戒痴师叔,我是你无息师伯!”无息老僧在政纪身后赶忙踢了他屁股一脚,催促着说道。

    政纪瞠目解释的看着这一幕,他感觉自己的脑细胞有些不够用了,明明是拷问自己,可怎么绕着绕着,莫名其妙的变成了拜师?从来都是只有强迫的太监,没有强迫的和尚、这是个什么世道就和尚也要强迫着做?

    “恩,戒空说的有道理,这是佛缘,从今以后,你就是我们禅息寺的归字辈弟子,你既有毅力来此,生命力旺盛当如离离原上的野草,取意归义吧!这位戒空师傅和戒痴师叔是我们禅息寺藏经阁的两位主持,这位无息师叔是戒律院的长老。戒空,既然你将他看成你的传人,而你是我们之中最有耐性的,归义就交给你了。”戒圆顾自的安排这着完全不顾已经被改名叫归义的政纪的心情。

    “等等等等,你们不追问我怎么来这里的了?说不定我是特务?而且我也没说我要当和尚啊!我只是偶然来到这里,我在外边还有事儿,能不能麻烦你们送我出岛,”政纪有气无力的说道,他被这几个天马行空的和尚弄的有些无奈。

    几个老僧互相看了对方一眼,眼里带着好笑的神情,“就算你是特务,来了这里也出不去,我们当然不担心,至于送你出岛,不好意思,你既然来了,那么要离开,是不可能的了,禅息寺的秘密不能够被泄露!”无息老神在在的看着政纪拒绝道。

    政纪看着几个老头子,一时之间有些张口无言,明智的选择了闭嘴,静观其变,对于禅息寺,他的心里有个猜测,就让自己揭开这个神秘寺院的面纱吧。

    “戒空,你带着他去吃饭吧,”戒圆示意道。

    戒空点点头,和政纪一起走了出去。

    戒痴等着政纪离开了房间,立刻上前.“戒圆师兄,我们禅息寺是绝对保密的.现在怎么会来了个这样的外人.一旦禅息寺的秘密泄露、我们会造成多大的麻须!?”

    无息半睁着眼角,瞟了一眼戒痴,“你说我们应该怎么办,难不成杀了他,虽然我们属于最保密的机构,但是对于一个人的生命来说,还是要尽力的去维护,目下我们只有把他安排到这里,让他成为我们的一分子,明白我们的责任的重大,自然也就会保密了。”

    “师兄啊,有时候,你也太仁慈了。”戒痴叹了一口气。

    政纪发现自己现在非常容易饿,尽管不久前刚刚在森林里吃了半条蟒蛇,可现在,他看着眼前丰盛的饭菜,食指又大动,桌子上面摆放着一大堆的菜肴,回锅肉,青椒鸡,榨菜肉丝,土豆纯牛肉……“能有这么一大桌子丰盛的饭菜摆在面前,对于一个饥饿的人来说,恐怕是这个世界上最幸辐的情了。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4/3968.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4/3968.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