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一十六章 等级

推荐阅读:重生为老太太宠妻无度:腹黑总裁别太坏我修的可能是假仙加冕为王女总裁的妖孽狂兵娇妻在上:穆少,轻点疼盛唐不遗憾猛男诞生记漫威世界中的幽灵香爱

    未曾开启写轮眼的政纪甚至还来不及看清楚在空中旋转的武僧藏空是怎么样瞄准,怎么样开的枪,子弹已经带着尖利的呼啸,第一发将石块打成粉末,周围的青草被震得草屑横飞,第二发子弹随即而来,在地面炸开一个大坑,接下来是第三发,将刚才打碎石块的一个李子大小的碎块撞击成粉尘,三枪一过,原来在石块的地方已经一片狼藉,带着些弥漫在空气中的草屑和尘雾,看得政纪有些呆滞,从旁观者用普通的视角来看这一幕,却是如此的惊人!

    戒空瞥了瞥眼里带着惊讶的政纪,微胖挂着笑容的脸上有几分油然生出的得意。 “这就是以暗器的准法开的枪.

    其发射的准确度和速度,足以让任何一个国家的军队汗颜.下面就给你演示一下.藏轻阁专门以适应暗器手法发射的手雷。”

    “还有手雷?”政纪扭头看着这个光光头顶反射着夕阳穿着僧袍的老人,不知为何,忽然有一种很别扭的感觉,就是那种和尚有一天突然说要成亲一般的矛盾感,本应该是和平劝善的和尚,此刻却提留着ak-47,给人一种格格不入的感觉。

    藏空摸出一个椭圆型有些纹路的扁形物体,外观有点像日本的铜锣饼,黑翱翱的没有半点光泽。

    戒空解释道,“这是青龙弹,它是目前我们的护寺武僧广泛应用的武器,虽然威力普通,但是在以我们禅息寺的暗器手法使用起来,能收到很好的戒空手一用力.“蛋黄派”的上下顶被按下了去。

    “嗖!嗖!”突然像弹簧刀一样边缘弹出两片刀刃,吓了政纪一跳。

    “看着,本年度最佳武器的厉害!”戒空手往后一抡,随即将手中的青龙弹掷了出去.青龙弹跨越下面碧蓝的湖泊,划着弧线在在空中飞速旋转,带着切割空乞而产生的嗤嗤声,声势惊人的朝着清澈见底的谈水湖对面林子直冲而去!

    奇效,甚至于成为我们禅息寺年度评选出的最好用武器之一,也是敌人最畏惧武器之一。”

    虽然青龙弹的外形让其注定了了很适合被抛掷使用,但是像戒空这样一抛之威就能横亘过一整个湖泊并且威势能够到达此地步的,也大不简单,自己以前还以为他虽然是藏经阁的主持,不过也是一个文职,却没有想到原来看起来一副胖乎乎大腹便便养尊处优弥勒佛摸样的戒空,手下功夫却十分了得。

    看来这个禅息寺里面,随便找一个人出都是高手。

    青龙弹像抛出去的溜溜球,扯着嗡嗡的破空声响,锋锐的刀刃划破几大柄树叶、斩断一些树枝扑簌簌的掉落,隐没在茂密的树林背后。

    政纪看着消失过去的青龙弹.心付难道禅息寺藏轻阁的经典武器就这点威力,就连自己在电视里地雷战里面看到的土地雷威力都比这个厉害,刚在暇想着的时候,那种青龙弹在空气里飞行的嗡嗡声又陡然增大、树叶海里传来一阵晃动,又是一阵噼癖剥剥的大片树技掉落的声音传来,青龙弹突兀的飞出树林,径直的冲进湖泊里”。

    “磅!”一声炸响,湖水被炸起三丈来高,象一条喷泉,带着些纷纷扬扬的水雾。

    政纪是真的没有任何话语能够说得出来的了,这个青龙弹像是热跟踪的寻弹一样,飞了出去,却又出乎任何人意料的倒着飞了回来,还在湖面上爆炸,荡起一整个湖面水波四兴的涟游浪摆。

    “怎么样?我们藏轻阁的目的、只是给成员们提供最好的装备,至于如何去运用,如何运用才能将威力使用到最佳,才能更加有力的打击到敌人,这是每个要使用这些武器的人将不断去学习的目标。”戒空的嘴唇不断开合、让政纪觉得自己好像面对着一个企鹅。

    “归义,我再带你去看看训练场,你再来决定有没有决心和毅力坚持下去。”

    两人漫步一样在风景秀丽的湖边前行,丛林稀疏,不时有些松鼠野兔之类的,四下里闲逛,探个头出来好奇的打量沿湖面走着两人。

    “我一直就觉得奇怪,你们不是出家人吗,怎么还可以吃荤,或者肯德基之类的?”政纪转头看着和自己并肩走着的戒空,虽然戒空身体发福,但是他本生的个头就不矮,比一米八五的政纪却只低七八厘米。

    “呵呵,你是指禅息寺的第三护寺武僧一通吧,那家就喜欢吃那些油炸的垃圾食品,确切说来,就连唐朝的少林也把禁止酒肉这条戒律给省了,我们为什么不会变通,禅息寺里面的武僧就好比军队,每天的训练强度如此之大,又怎么可能不吃肉食这类补充的食物,更何况你就连喝水也有成千上万数不请的细菌在水杯里,难道还要在每次喝水之前念诵经文这类的吗,如此麻烦,不如舍弃,我们禅息寺佛家的真义不改,只是在必要的地方懂得变通。”

    戒空看着政纪,脸上露出四岁小孩抢了三岁小孩棒棒糖一般恶剧的笑容,“再告诉你一个不算秘密的秘密,除了必须穿统一服饰的时候,比如训练,比如测试,其他的时候你都可以想穿什么衣服就穿什么衣服,完全自由,而且关于剃头的问题,并不是每个人都需要剃头,对于一般的弟子来说,想蓄发还是想剃头,完全遂你个人的意愿。”

    “我刚进门的时候遇到的八个武僧相当的厉害啊,原来那个爱吃肯德基的叫一通,看起来应该是隔了我几代,叫师叔都可以的了。”

    戒空赶忙的打断他,“别乱说,禅息寺什么都不看重,唯一就这个辈分等级关系相当的严密,‘一’‘融’‘圆’‘归’这弟子辈的人中,你遇谁都叫师兄。而‘了’‘无’‘戒’‘藏’这字号里的人中,遇‘戒’字辈以下的叫师叔,而‘无’字辈以上的都是一些有些资格的老和尚了.你全部都叫师祖。”

    “还真是复杂……”政纪现在真想抹一把汗,他笑了笑,不知不觉的,竟然觉得这群和尚也挺可爱的。

    “究竟你刚才说的那个九品高手榜、入选的有哪些人,从今以后,我就努力的要打败那些人就行了吧?”

    “现在不是逞蛮力的时候,你就算打败了所有的九品高手,自身不能通过一系列的知识考核的话,也不能成为禅宗传人!”

    “知道知道,就和考试差不多是吧。”现在的政纪,应该不怎么恐惧考试的了。

    戒空泛起一种古怪的感觉,这个政纪,好像对这些最困难的知识考核并不在意,要知道,很多的武僧本身对挑战九品高手信心勃勃,但是一提到知识的考核,就一个个像焉了气的皮球,垂头丧气的躺在一边,几家苦闷几家愁。

    而这个政纪,根本就不过多的去问关于考试的问题,好像对知识的考试颇有信心,和之前的那些武僧态度大大相反。

    面前的这个穿着宽大僧袍的孩子,能成为新一代的禅宗传人也说不定,那可是自己多年的梦想呢。

    然而,他却不知道,政纪的心底里,压根就没有什么挑战九品高手,成为禅宗传人的想法。

    “其实九品高手你已经见识过了,你刚进寺的时候,拦截你的一郧,就是九品高手,感觉怎么样?”戒空停顿了一下,高手榜每年都会更换,每次禅宗传人考核的时候,挑战者都会挨个的挑战九品高手,如果你将四品高手击败,而自己则败在三品高手手里,则你就是新一代的四品高手,长老院将授予你相应的职位和责任,一郧,就是在去年考核的时候,击败了之前的九品高手藏法,跃升进了寺里第九品高手的宝座,被长老院授予护寺八法金刚之首。”

    “难怪昨天的时候其他七个人都以那人为尊,原来他就是那个土得不得了名字金刚的首座!”政纪恍然大悟,“只是他们还带着麦克风一类的通信装置,还真是先进!”

    “护寺八法金刚是一支快速反应部队,他们具有我们藏经阁派发的最先进装备,是抵抗外部想要擅闯寺庙的威胁,保护寺庙的第一手力量,听说你还有几分本事,能抵抗得住一郧的几招。”

    政纪摇摇头,“我也不过是在他轻敌和一些微妙形式之下,占得了些许便宜。”

    这个政纪说的是实话,如果不开写轮眼的话,自己那自学成才的太极,恐怕还真不是人家的对手,能在普通状态下过几招,也是靠着自己被病毒改造过后的身体各项能力大幅提升而已。

    政纪心里有一个复杂的假设!如果自己没有写轮眼,竟然也无法对那个一郧有什么威胁,更别提要想在短期内打败九大高手,晋升禅宗传人了,如果没有那么多底牌,自己现在会是如何?恐怕真的是在这禅息寺努力到不知何年何月了。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4/3988.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4/3988.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