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一十七章 摊牌

推荐阅读:贞观大闲人绿刀客诸天行盘龙之成哈德利暗黑破坏神之死灵法师水浒任侠护灵人之医道无边

    如果真的是那样的话,他想起了和刘璐在忻城的河边的时候,有阳光照射到她的脸上,可以仔细分辨出她美丽面容上面带着晖光的细小绒毛,那个秋天里最美丽的画面。

    他想起了宋玉家的双层别墅里,穿过外面桂花丛吹进窗台的清香,之后又变成了宋玉淡淡的体香,那种迷醉的味道,还有两人那凝固在时光里即将接吻的画面,一切美丽而安详,在政纪的脑海里,汇聚成点滴泼染的美丽童话。

    如果没有写轮眼,那么从前的生活,是不是真的会离自己越来越遥远,遥远到就连记忆也泛着霉香,一片被覆盖朦胧的气息,遮蔽了一大片的天空,泛黄成每个冬去春来的日升与日落?

    荒草在茂盛的生长,湖泊倒映出天空蔚蓝的颜色,吹刮在脸上略带湿气和甘腥的海风,这一切真实而清晰的感官,提醒了自己并不是在梦里面,而是有些事情,有些命运里注定的变化,就在一转眼之间,在自己不愿意相信却又不得不相信的瞬间,真真实实确切的发生了。

    “没有关系,不过是武学上面的落败,只要能坚持不懈,你总有一天会超越他!”戒空看到他的眼神黯淡下去,连忙安慰。

    戒空低头不语,他自己本身,就是这样的一个例子,拼命的追赶,拼命的学习,为的就是有朝一日能够离开这座荒岛,但是最后呢,离当初预想中的距离还是相差得太远了,以至于现在他已经抱定了永远在这里生活下去的平常心,葬也要葬在这个无名孤岛上面,守护着自己下半生的家,禅息寺。

    一阵喧闹传来,打破两人之间各有怀抱的沉默。

    政纪顺着声音看过去。

    一队一队的武僧各自扛着一跟粗壮的木头,在一圈可能有一百米半径由木桩围成的梅花桩上面来回奔跑,本来扛着将近两百斤的木头就已经够把持不住平衡的了,而现在这些武僧还一个个的在木桩上面蹦跳,如履平地。

    往日里只是在电视里看到武功如何如何的厉害,但是多半都已经经过了艺术的夸张,现在政纪是亲眼看到这种不亚于表演的武功,第一次升起中华武学,博大而精深的佩服感。

    “这是锻炼的平衡性和准确度,从现在起,你要是想出去这个荒岛,就必须接受我更加严格的训练,甚至于,不是严格,而是严苛!”戒空一时间,找不到更好的安慰政纪的方法。

    忽然,一阵滴滴声传来,戒空的耳麦中传来一个苍老的声音,他的身影下意识的站直,应和的几声后,看着政纪道:“走吧,主持和几位长老要见你,”说完又好像有些不放心的道:“见到几位长老的时候,一定要如实回答他们的问题,他们不比刚才的无息等人态度温和,我不想看到你出事,你也不必有什么心理压力,无论你在外边是什么样的人,亦或是犯过什么十恶不赦的大罪,都如实坦白就好,来了禅息寺,就等于以往的人生彻底的划开,不论是对还是错,都一笔勾销,今后就没有政纪这个人,只有归义”。

    政纪默默的点点头,他的心里已经做了决定,对于禅息寺大体都已经了解,也是时候摊牌了。

    半小时后,正对着盘龙操场的迎佛大殿内,政纪站在大殿正中,而金身佛像之下,五名身穿红色袈裟的老僧依次按照一定的顺序盘膝而坐,紫檀香味的香竹在空气中缓缓的燃烧着,让每一个闻到的人不由的心静神宁。

    “相见即是缘,施主你偶然落难这座岛屿,可谓天意,听闻,戒空有意收你为弟子”,五人之中最中央的那位有着长长的白眉毛,七十多岁的老僧,耷拉着眼皮看着政纪问道,声音不大,却很清晰的在大殿内回响。

    “是的,主持,我感此子与我有缘,故恳请主持应允”,于一旁站立的戒空,迈出一个身为,双手合十弯腰回答道。

    白眉主持看了眼戒空,眼里看不出什么感情,只是微微的点点头道:“那么,想必禅息寺的规矩,你也和这位施主说过了,踏入禅息寺,不为为外世人,你可以理解为在外边的世界,你已经死了,归义,就将你的身世略微讲述一下吧”。

    “我见过坚执”,一个不高不低的声音在空荡荡的大殿内回响着,声音不高,却如同惊雷一般在现场所有人的心底炸响!

    “呼”的一声!低眉顺眼的白眉老僧,此刻完全不复刚才的世外之风,猛然从坐垫之上起身,苍老的双眼,爆发出了宛若苍鹰一般尖锐的目光,死死的盯着淡然站在大殿正中的政纪,微微颤抖的右手看得出他内心的不平静!

    除了他之外,其余几位也不约而同的起身,甚至于,隐隐的将政纪围到了中间,坚执的事,是禅息寺的耻辱!也是禅息寺的不传之秘,而眼前的这个年轻人,莫名其妙的来到了这座岛,来到了禅息寺的总部,本以为是落难的旅人,此刻却直接说出了坚执这个禁忌的名字!这说明了什么?他们从心底下意识的认为,这个年轻人是有备而来,甚至是冲着禅息寺来的!

    难道,他真的是敌人派来的?可是,如果是这样的话,他到底有什么底牌,敢一个人单枪匹马的站在这里,面对着众多高手的环绕。

    气氛一时变得剑拔弩张,在场的无一不是高手,气机牵引,从各个角度围绕着政纪,隐隐的锁死了他的每一条逃生的路线。

    而在众多高手环绕之中的政纪,本能的感受到一种浑身汗毛竖起的感觉,就好像是被一只只洪荒巨兽盯上的感觉,无形的精神力锁定着他,让他感觉自己的一举一动甚至呼吸和心跳,都在诸多僧人的掌控之中,他毫不意外,如果自己有所不轨之举的话,那么下一秒会受到狂风暴雨般的攻击!

    “你究竟是谁?潜伏到禅息寺有什么目的?”方丈看着政纪,紧皱着眉头,按耐下心中的冲动问道。

    政纪忽然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做出了一个出人意料的动,他慢慢的蹲下身,竟然在众多高手的包围中缓缓的盘膝坐了下来,伸出了自己手在所有人面前晃了晃,以示自己没有恶意。

    然而,他的坦诚并没有换来对方的放松,在场的无论是谁,都是身经百战,经验丰富,丝毫不会被任何一个看似没有危害的动大意。

    “你说,你见过坚执?”这时,一个略带颤抖的声音响起,“咯吱咯吱”的轮椅声中,一个苍老而疲惫的面容印入所有人的眼帘,一个老僧,颤抖着双手一点点的推着轮椅,从大殿后方绕了进来,眼睛死死的盯着政纪,闪烁着复杂的情感,似乎害怕,似乎怀念,似乎又有些伤悲。

    看到此人,政纪微微一愣,脑海中属于归离的记忆再度浮现,这个面孔颇为熟悉的老僧, 正是记忆中归离的师傅!

    “师兄!你怎么出来了!”一旁的戒空看到轮椅上的老人,表情微微露出一抹悲伤与气愤,走上前扶住了轮椅,眼神复杂的看着政纪,他现在的心里是百感交集甚至有些患得患失,说实话,不知为何,他感觉政纪的性格很对他胃口,在心底里他已经不知不觉的将政纪真正的当了自己的徒弟,可看如今这个架势,自己这个所谓的“徒弟”,恐怕并不是一般人啊!

    “你见过坚执?”似乎没听到戒空的声音,轮椅上的老人执着的看着政纪,又重复了一遍。

    政纪眼里同样闪过一丝复杂的神色,轻轻的点点头道:“见过”。

    “他,他还活着吗?”听到政纪的话,戒云的身子微微一抖,沉默了片刻,抬起头看着政纪似乎有些不敢开口一般慢慢问道。

    看到老僧这副摸样,不知为何,政纪却不忍心开口,在坚执的记忆中,他很清楚眼前老僧对于那个坚执的感情,可谓是舐犊情深的养育之恩。

    “他死了”,政纪轻轻的呼了一口气,慢慢的说道。

    话音刚落,围着政纪几人的老僧脸色微微一变,互相交换了下眼神,都从对方眼中看到了惊诧,坚执竟然死了?!那个唯一一个从禅息寺逃出去的武僧,竟然死了?!要知道,坚执或许不是禅息寺里武功最高最出色的,可是以他的年龄来看,却是同龄人中最优秀的!就在他叛逃之前,甚至有人已经将他视为成为禅宗传人的最热门的人选!

    “死了.....”一声悠悠的叹息,似是惋惜,似是解脱,又似是悲伤,轮椅上的戒云老僧,整个人似乎忽然之间老了好几岁一般,瘫在了轮椅中,整个人眼里无神的没有焦距的看着大殿外的盘龙操场,那里,似乎又出现了那个带着笑容坚强的年轻人龙腾虎跃的身影,而他身旁的戒空,看到最亲近的师兄如此模样,拳头不由的握紧。

    ps:那啥,大家看的爽之余,也加我的群和我聊聊啊,群号481804735,另外我的贴吧我也创建了,就是书名,大家也进去发点帖子呗,我会看的~~根据你们的意见改进~快来啊!今天是2017年1月16日,星期1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4/3993.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4/3993.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