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一十九章 魔鬼训练

推荐阅读:隐龙惊唐金刚骷髅主角开始抱团啦电影世界当警察神府丹尊基因武道寒门枭士宇宙霸业盖世仙尊下山虎

    “你小子,果然是洪福齐天啊!这样都能让你逃出来,还能让你顺出这么好的东西!也难怪我让人在美国探听你的消息却无从下手,原来是这个组织,这个坚执,倒是能迷途知返,既然他救你出来,我也就不追究他当初的所为了,追封为禅息寺烈士吧!”丁老看着政纪眼里闪过一丝古怪,他和宋老是为数不多知道政纪秘密的人,对于政纪的话,他自然持着半信半疑的态度,这坚执,说不定是政纪这小子搬出来打的马虎眼。

    不过听到视频那头刚才的对话,虽然有些词汇听不懂,可是能让国家强大的东西,就是好东西,宋老和丁老自然也是眉开眼笑,暂且也没有再追问的心思。

    “宋爷爷,能不能让我给我家里通知一声?我很担心我的亲人”,政纪却并没有他们那么兴奋,他只是个普通人,上升到国家高度的事情,他自然并不放在首位,他只是担心自己的家人和朋友。

    “没问题,我会告诉你父母的,”宋老点点头,摸着下巴上的胡子,满意的笑着说道,激光武器,那可是先进了不知几十年的武器啊!如果能够有了这个大杀器,华国无异于又多了一份底牌!大国之间的博弈,除了经济,更多的是高端武力!昔年为了原子弹,他们付出了多少的努力,才让华国最终稳稳的站在了民族之林!

    “对了,丁老,既然该交接的都交接完了,你和主持说说,让我先离开吧”,政纪紧接着赶忙说道,自己没事,他现在是迫不及待的想要返回到外边熟悉的世界里。

    “这个嘛,别急,等过几天我会去一趟,到时候带你一起回来,不过既然你呆着也是呆着,就入乡随俗,跟着各位长老学几招吧,藏法,你可别藏私,使劲的训练这小子,说不定这小子会给你想不到的惊喜”,丁老脸上忽然浮现出一丝神秘的笑容。

    藏法看了眼政纪,默默的点点头。

    而政纪愣了一下,看到屏幕之中定老宋老贼兮兮的笑容,无奈的点了点头道:“我明白了,不过,丁老,您可尽快,我这就要大学开学了“。

    盛夏的禅息寺,古木苍柏,郁郁葱葱的在错落有致的寺庙间丛生,潮湿的苔藓,在木质房屋的角落里悄悄的覆盖着,天是那么的蓝,风是那么的清,似乎能够带着海边的浪声在耳边响起,空气中略带着些许潮意的感觉,身处于此,远离了世外的烦恼与喧嚣,仿佛是世外桃源一般的感觉。

    恢复了自由身的政纪,似是闲庭信步一般的走在禅息寺的庭院之间,耳边,是不断传来的武僧呼喝的训练声,让他有一种恍若隔世的感觉,前世自己的生活,就像面前这洼透彻得可以看见水底游鱼的湖泊,本以为平静而永远不会改变,却在一转眼之间,触目可及的生活,就像瞬息变幻了几个世纪,沧海桑田。

    “没想到,生活中充满了这么多的偶然,你倒是瞒我瞒的好苦,”依旧走在他身边的戒空老僧,眼神中带着对命运的唏嘘看着政纪感慨道,他怎能想到,政纪竟然还有这样一层的关系在其中,那自己之前所说的什么称为禅息寺禅宗传人才能离开的话,在这个年轻人身上这么快就被推翻,在感慨之间, 他还有些许的失落与羡慕。

    “师傅!只要你认我这个徒弟,我便一生把你当成我师傅”,政纪忽然开口,认真的看着戒空老僧一字一句的说道。

    师傅两个字,让戒空为之一愣,然后脸上就渐渐散开了开怀的笑容,如同菊花一般的褶皱的脸庞舒展开来,如果他没记错,这是政纪第一次叫他师傅。

    “师弟,这就是你新收的徒弟?细胳膊细腿的,貌似也不怎样嘛”这时,一个略带嘲讽的声音传来,一名僧人,带着若有若无的嘲讽不知何时走到了两人的身边,上下打量着政纪。

    “不错,戒武师兄,他叫归义,是方丈钦点的弟子,也是我的徒弟”,戒空点点头,表情看不出什么。

    “戒空,看来你是想把称为禅宗传人的梦想寄托在他身上啊,不过,你这细皮嫩肉的,吃的了这份苦吗?”戒武不屑的看着因为病毒改造而显得白暂肌肤的政纪,又指了指那些正在梅花桩上面扛着木桩不停来回蹦跳的武僧,“他们,他们,也都想成为禅宗传人,可是即便是如此努力,在我看来,他们根本连资格都不够!就凭你,戒空,我看你的愿望是悬了”。

    “禅宗传人又如何,结果是怎样的并不主要,我只是知道,做人就要有梦想,能够朝着自己的目标不断的努力,才是最值得庆幸的, 在你看来,那些拼命训练的武僧,或许他们实力不够,或许他们天赋不足,可是在我看来,他们却是最值得敬佩的,没有努力过,谁又知道不能成功?所以,请不要用你没有称为禅宗传人的怨念看待其他人,至于我自己,以貌取人四个字,你看得清吗?”政纪的声音没有起伏的响起,静静地看着眼前自己师傅所谓的师兄。

    “咦?口气倒不小你小子,戒空,看来你收了个桀骜不驯的弟子呐,不过我劝奉劝你,放弃你的那些不切实际的梦想,不要以为上嘴皮一碰下嘴皮,说得挺爽,挺义正严辞,这里不是你小孩子过家家,这里的训练,是真的会死人的!”戒武似乎没有想到政纪会顶撞他,脸上露出一丝恼羞成怒的表情,贴着政纪的耳边寒气森森的说道。

    “那么就且行,且看,我加入!”政纪忽然开口,直视着戒武的眼睛。

    “师兄,归义就交给你了,请给他最严格的训练,这也是方丈的意思,”戒空咬咬牙,看着政纪说道。

    那个叫戒武的中年僧人,皮笑肉不笑的对戒空说道:“你放心吧,凡是你介绍过来的,我都一定会好好对他,绝不会让你失望的!“

    戒空眼神复杂的看着政纪,手扶上他的肩头,“保重”言罢,头也不回的转身离去,留下了政纪和对着他背影冷笑的戒武。

    戒武狠狠地看着戒空离开的背影, 眼神里透着彻底的冰冷,这两人之间,一定隐藏着什么,政纪随后在看到戒武转过头来把他那狠冷的眼神瞪向自己的时候,并没有多少惊慌,反倒是对着他笑了笑,让戒武微微一愣。

    “你,我不管你是谁,现在进了我的训练地,你就没有名字!你现在,只是一个奴隶!一个战士!一个特工!一个苦行僧!甚至是一个死人!你所要做的,就是承受各种各样的训练,知道能够给我杀人为止!”戒空面目闪着寒光,一幅电影里徳洲链锯杀人狂一般的表情。

    政纪微微点点头,杀人,一个离普通人或许感觉格外遥远的字眼,可对于他来说,却是已经深刻体会,甚至说是轻车熟路,或许戒空认为用这个次能够给自己足够的震撼,如果他知道了自己在蜂巢内的所所为的话,不知道他会是什么样的表情。

    看到政纪神色不变,没有自己想象中的害怕与担忧,戒武的脸上露出一丝不满的神色,“小子,你不是看不起禅宗传人吗?现在!你给我背上这两袋麻袋!绕着这个梅花桩外围跑!跑!”

    “要跑几圈?”政纪看了眼地上的麻袋随口问道,

    戒武的眼睛顿时打了两圈,这是第一个敢这么问自己的人,“跑到我满意为止!这里,不要问为什么,我的命令就是你的圣旨!再多嘴的话,我就让人把你的嘴缝起来!”

    政纪点点头,果然不再开口,走到了不知道装着什么的麻袋前,弯腰拿去。

    戒武的脸上带着嘲讽的笑容,这一个麻袋就要有五十多斤重!在他看来,细皮嫩肉第一次参加训练的政纪,别说两个了,一个都够他背!

    然而在下一秒,他就再也笑不出来了,嘴巴略微张开,在他感觉中相当不堪的政纪,甚至只是轻轻的弯了弯腰,然后两袋麻袋,就像是两个棉花被一般,被他轻轻的一甩,背在了背上,看他的表情,似乎根本没有用什么力气,甚至于,他还有时间看向自己这边,露出一个不过如此的微笑。

    侮辱,这是**裸的侮辱,有多久,他没被一个刚加入的小僧如此嘲讽侮辱过了,戒武的脸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红,转而变黑,就如同京剧中脸谱一般,他大声哼”了一声,三步两步走到政纪身边,一手拎着一个麻袋,轻易的一提而起,不等政纪抗议,呼的一下放在了他的背后。

    “给我跑五圈!”看着几乎被麻袋埋没看不到头的的政纪,戒武嘴角微微露出一丝满意的笑容,轻而易举的说道。

    政纪并不反驳,也不反抗这**裸的报复,扫了一眼眼前的梅花桩,头也不回的开始了自己的训练。

    ps:那啥,大家看的爽之余,也加我的群和我聊聊啊,群号481804735,另外我的贴吧我也创建了,就是书名,大家也进去发点帖子呗,我会看的~~根据你们的意见改进~快来啊!今天是2017年1月16日,星期2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4/4002.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4/4002.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