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二十八章 试炼

推荐阅读:玄门第一高手终极小村医我的老婆是女神重生毒妃狠绝色都市逍遥仙师活在诸天绝色校花的贴身战兵异界大村长陈二狗修道记绝品透视小神医

    高强力射击制备的鱼叉,代号三棱破海枪专门射杀海类大型生物的鱼叉,就连海中的霸王也要敬畏三分,就连海皇波塞冬也唯恐避之不及的三棱枪,却是这样的被政纪紧握在了手里,虽然整个鱼叉杆部全部是触目惊心的血迹,虽然尖锐的叉尖已经刺破政纪的胸部衣裳,但是那种强大到能够握住飞射过来标枪的力量的手腕,是不是他们不可能逾越的存在?

    政纪手中的鱼叉舞了一圈,横扫向左边飞速射过来的鱼叉!

    那种横扫过去快要撕裂开空气的鱼叉,碰撞上直射过来同样撕裂空气的鱼叉,火花四溅,“当!”的一声清脆的巨响,足以覆盖上整个黑衣人涌动的场地。

    政纪随即借着荡开左边鱼叉的劲头,手上加力迎上右边射来的鱼叉,在所有人还没有从震惊中反应过来的时候,另一声清脆而震耳的声音再次激荡响起,“当!!”

    现在就连刚才为首朝着政纪攻击过来的黑衣人也停止了朝着政纪的攻击,他的姿势硬生生的停留在离政纪身体四公分的位置,手锥还没有完全放松,就那么雕塑一样的站在地上,僵硬得像一只准备清晨报晓的公鸡,又好像印度舞蹈中学眼镜蛇的跳舞动,表情的惊讶就像看到了一只专克蛇类的黄獾。

    鱼叉的两翼头已经被撞击得变化了形状,两个尖叉已经失去了原来的坚持,歪歪扭扭的蹩向内里。

    政纪双手还在颤抖,刚才捏住自己手中的鱼叉,到荡开另外两只从枪机里发射的鱼叉,双手在瞬息之间已经超出了负荷,如果面前的这个黑衣人继续的朝自己攻击,还不定能不能接下他的那招手锥。

    好在现在已经不重要了,四周的黑衣人沉默的站立着,现在的政纪,手中拿着宛若神枪一样的鱼叉,看似无力的垂搭下来,却没有人再敢上前去挑战,这个男人,竟然连三只从强力射机里发射的鱼叉都能接住和挡开,要摘下现在在场黑衣人的头颅岂不是轻而易举?

    现场一片寂静,政纪被磨破的手掌滑下的血珠顺着手中的鱼叉杆滑了下来,滴落在草地上,开出一抹艳丽而带点毁灭的血红,然而谁都没有注意到,他裂开的手掌,在微不可查的黑暗中迅速愈合,只留下一道红色的血痕。

    面前的黑衣人收起架势,被蒙面的脸看不到表情,却看得到一双肃然的眼睛。

    “出手吧。”政纪声音平静,但是现场的人听起来,丝毫也不觉得是在挑衅,他此刻就像是一个傲视众生的神,带着超脱这个世界超脱一切的视野,静静地看着眼前所有的开始和结束,如果说,谁能在这种情况下拯救武僧拯救禅息寺的话,那么恐怕就只有拥有着对方想不到底牌的他了。

    冰冷的语调,带着不畏惧任何事物的眼神,那样的神情,是一个懒惰无比的人在无数的规律艰苦的生活之中所历练出来的淡然神情,是视一切事物如无物的神情,如今,或许也是时候让对方感受下轮回眼的毁灭力了!

    “怎么了,你们还不上吗?”政纪心头忽然一动,有些奇怪,为什么周围的这些人把他看妖怪一样的看了那么久,就是不发一言,这群人,按理说应该不会在这里拖延啊!

    “不用上了,你们已经通过测试了!”面前的黑衣人扯开头上的布罩,不少蹲着的武僧和被绑住的武僧一时间惊呼出声。

    这个人政纪见过,叫做戒于,和自己的教官戒武一样,赫然是另外一个初级武僧部的教官,曾经在一个训练场里训练,还用带着点同情的目光扫过经受恐怖训练的政纪,不过现在已经记不得当时的那个少年,就是面前的这个拿着鱼叉宛若战神的男子了。

    政纪微微吸了一口冷气,眼中的红光一闪而过,戒于并不知道,如果不是他摘下头套这个动,或许他现在已经是一具尸体了!因为政纪已经准备全力出手!

    而随后,全部的黑衣人脱下了头套,被圈在草地上的奴隶一样绑着的武僧们顿时像炸开了锅。

    “师兄!”

    “师父啊!”

    “师兄,可想死我了啦!”

    “终于盼到组织了……”

    “我竟然还没有死,真是奇迹!”

    戒于教官转过头,挥手压过闹嚷嚷像是在开认亲大会的宿舍草地。

    “各位初级武僧们,今天是个大日子,想必所有人都知道,禅息寺所有初级武僧们进入寺院里的第一年,是基础的训练。”

    是死亡训练!政纪心里嘀咕着,只是不敢说出来。

    “等到这一年的基础训练过后,禅息寺就会对你们进行考核,而通过考核过后的禅息寺武僧,就可以直接升入达摩院,参加武学和知识的双重试炼!今天我们全体达摩院的武僧,对你们进行的这次演习,就是你们对你们这一年来基础训练的实战考核!”

    一切谜题全部解开,为什么禅息寺没有丝毫防御的被攻破,为什么海螺山上压根没有出现警示的铜钟,为什么这群黑衣人的目标全部对准初级武僧的宿舍。

    为什么这群黑衣人训练有素,初级武僧在他们面前根本就不堪一击,一切一切,全部安排好了,对他们全体进行的考验。

    政纪终于释然,轻松下来,对戒于说,“我们并没有胜利,全部人都被擒住,就连我,只要你们的进攻再坚持一会,我也会脱力而被擒,这样子来说,我们怎么会通过测试了?”

    藏于看了政纪一眼,冷冷的说,“你如果再多坚持那么久,我们也不用混了,这次我们每一组都有时间限制,只要在规定时间内将你们全体擒住,你们这一组就得全部的再训练一年,直到通过下次的中级测试,才能全部升入达摩堂!”

    “而你们,在我们的规定时间内坚持下来,并没有全部被擒拿住,至少你没有,所以,你们能够进入达摩堂。恭喜!”

    全部武僧顿时一阵欢呼,不少人的绳索已经被解开,更是欢呼雀跃,和脱下头罩的黑衣武僧互相搂抱着,握着手,将他们手里的头罩抛向天空,庆祝他们一年来的艰苦终于得到了回报。

    更是有不少人没有忘记政纪的功劳,他那个在所有黑衣人面前死神一样的存在,深深的映在了所有被擒住武僧的心里,而几乎全部的人都没有想到,这个平时他们一直欺负着,被师父压迫着,歧视着的归离,竟然会强大到了这么个地步,此刻他们一想到解脱,全部围了上来,抬起政纪,不断的上抛下拥。

    被鲜花和欢呼声簇拥着,感觉还真不错的噢!

    “你们干什么!全部归位!”戒武的声音响起,如同寂寞黑夜里凭空的霹雷,一声振颤在大众人的心里,让他们一个激灵,几乎是在话音结束的同一时间各自排成阵势,让他们全部把刚刚高抛到天空上去的政纪忘得个干干净净。

    “扑通!”政纪还来不及申诉,就那么从半空摔到地上,差点没有把他浑身摔散成十八块,一块一块的像大西洋深海地下的亚特兰蒂斯宝藏,成为历史被淹没的珍藏。

    政纪挣扎着爬起来,待着浑身的疼痛加入排队的队伍。

    戒武一身黑衣,显然刚才也参与了这样的偷袭行动,背负着双手,巡视一般走在众人前方,“你们虽然通过了测试,但是并不代表着进入达摩堂就应该松懈,相反,你们应该更加的努力,因为在达摩堂里面,除了身体的训练之外,还有对于知识的学习,你们从今天开始,要学习这个世界上最先进的知识,我要你们每一个人都是杀人不眨眼的武士,同时也是文质彬彬的学者,你们更是绅士!你们是战场上面的猛虎,科学上面的专家!”

    “所有人听明白了没有!”戒武大声呵斥着,在所有人昏昏欲睡的时候突然又一阵惊天霹雷。

    “明白!”在这么一惊一乍之下去,可能还没有等到自己离开达摩堂,早就精神崩溃了,这不光是政纪的想法,更是所有人的同感。

    “好了!今天这个宿舍是你们最后的一次居住,明天你们收拾好一切个人用具,跟着我前往达摩堂的住宿部,我们从明天开始,接受更加严苛的训练和正式的武功学习!”

    在戒武说道此刻的时候,所有人既是兴奋又是失落,兴奋的是从明天开始,自己将在达摩堂接受武术的受训,这是所有人梦寐以求的事情,并且为达摩堂的武僧,本身还会学习各种枪械和先进装备的使用,接触更新科技和最实用的武学,是这些初级武僧目前阶段下最主要的目标。

    而失落的是,戒武竟然说出从明天开始的训练,将是更加严苛的训练,以往的“正常”训练都把人整个半死不活,更别提戒武的这种“严苛”训练,在戒武说这句话的时候,几乎所有的初级武僧,所有的,在同一时间把头转向政纪,带着同情的目光,因为如果说他们的训练是一的话,那么政纪就是五!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4/4043.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4/4043.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