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三十八章 击鼓!

推荐阅读:甜妻当道:总裁中了我的毒傲娇总裁:蜜宠小甜妻!重生军婚:首长,放肆宠!本尊夫人有点狂帝国总裁限量宠掠夺诸天万界二婚娇妻很抢手绝世废柴狂妃惊天剑帝试不试爱情

    他的手臂强劲得可以担负起他有着恐怖加速度身体的重量,他的写轮眼在最微末的细节里发现可供攀爬的质地,他的感官,他的灵敏,甚至于超过了这座孤岛上面的国家二级保护动物金丝猴,他从未想过,自己竟然可以这么强大。

    政纪一个侧翻,躲过从半山崖上面突兀出来的树丫,万象天引发动,扣住树丫,放任身体继续落下,一个弹滞之间,政纪已经距离下面的方丈禅院不过十来米的高度,他抬头看上去,根本是一眼看不到尽头有着白色雾气的山崖,很难相信,刚才自己就是凭借着自身的实力,从这样的高空断崖之上抛飞下来,这可能是任何人没有办法做到的事情,也不可能有第二个人来尝试的事情,现在却的的确确的被他做到了,相对于原来,他已经成长到了匪夷所思的地步。

    要是其他人看到自己刚才从天而降的情况,他们会不会惊讶,自己的那个教练戒武,他会不会惊讶,自己的师傅戒空,他会不会惊讶?

    磅!的一声,差点把政纪脚都给崴了,这个藏法和尚的禅院头顶坚硬如钢,外表看上去还像是瓦房,岂知在这上面简直就像是在瓦片下面铺了一层钢板,政纪从十几米的高处跳下,落点传来强大的反震,如果不是因为他在禅息寺的这么一年身体的强度大为改善,恐怕刚才的这么一下就能将他震个五内俱伤。

    他一个鱼跃跳下房顶,横过宽阔平台,朝着海螺山下山的道路奔去。

    一个在方丈的通明禅院旁边摆弄花草的老僧张着嘴巴,眼角满布皱纹的眼睛就快瞪出了眼眶,看着政纪离去的背影,手中的锄头“哐党”一声落了地。

    几个鱼跃,政纪游戈在禅息寺诸多房屋的大街小巷,如果对不熟悉地形的人来说,这里不亚于一个迷宫,进来了就别想出去,但是对政纪这种在这里生活了将近两个月的武僧来说,对这里地形的熟悉不亚于一只野熊在森林里对自己回家的路径那样的熟悉。

    周围陈旧的房屋在他眼前飞速的掠了过去,他的速度旧像平地里起了青烟,在过路的初级武僧眼前只是一花,然后就觉得一阵风吹过,刮起衣脚和头发。

    前方出现一道绵延不断的围墙,隐隐有些高大的禅院从墙壁里面露出个尖角,却凸显出它的**肃穆,有些禅鸣从里面呢喃一般的传递出来,有敲木鱼的声响回荡在这个达摩堂四周。

    远方有在训练场里面艰苦卓绝扛着木桩沙袋走梅花桩的初级武僧,有吆喝和教官的喝骂声横过久远的距离传来,带着从头上屋顶飞翻出来的树叶,缓慢且真实的存在着。

    自己一年多来在这里的生活,就从今天开始,就从自己待会敲响鼓声的时候开始,彻彻底底的让他结束吧!

    政纪捏紧了拳头腾身而起,在墙壁上面一蹬,借力一个腾跃,直直的越过了两人来高的围墙,踩在地面的枯叶上面,传来一阵清脆碎裂的声响。

    很好,没有人。

    达摩堂对武僧的训练大多在地下,这样到显得整个宽大的达摩堂正门操场几乎没有任何人影。

    政纪第一次感觉到自己像个贼一样缩头缩脑的走在操场上面,因为内心的紧张,让他的动带着明显的不自然,整一个看起来像是要去偷女孩子内衣的猥亵色狼贼。

    政纪走到了达摩堂大门下面,上方就是巨大得像一面广告牌一样的重鼓,这面闯阵鼓,假如自己敲响了的时候,这面鼓声所能覆盖到的距离,应该是这么一整座的禅息寺吧,政纪一向不觉得敲鼓的声音有什么震撼人心的地方,但是现在,他自己真正的站在这面大鼓下面的时候,他觉得自己心里面有个东西在沸腾了,的的确确的沸腾了。

    这面鼓声响起的时候,那种沉重的声响所能传达到的地方,将是自己的宣言传递过去的地方,这面大鼓的声音,将代替戒空师傅的梦想,传遍整个禅息寺所能听到的地方。

    达摩堂的大雄宝殿有一些穿着红色袈裟的僧人走了出来,看到站在大门下面的政纪,都感觉到奇怪,现在这个时间段,应该是每一个武僧都在训练的时候,而这个地方怎么会有个灰袍武僧站在大门之下?

    每个地方都会不可避免的划分阶层,虽然这一条似乎在出家人里面不怎们明显,但是禅息寺的内部等级,从最低级的往上面分,依次是初级武僧,普通武僧,上位武僧和长老,初级武僧和普通武僧统一的灰袍加身,上位武僧则身穿红袍,就只是长老级别的人能够穿金身袈裟。

    而戒空这一类的武僧,虽然本身辈分较低,但是因为其是藏经阁的监院,也就是主持。而他本身实力又位于九品高手榜,所以也晋身长老之位。

    红袍僧人走了过来,刚才才从大雄宝殿出来的这群上位武僧,刚刚因为知识考核的问题被长老责骂了一顿,现在正憋着一肚子火,看到这里呆站着的灰袍政纪,顿时找到了发泄的方向,正要上前来训斥。

    政纪双脚蹬地,腾身而起,一脚点在大门门柱上面,身体借力再向上拔升,现在的他不处于写轮眼状态的时候,有那种改造和锻炼之后身体超强的爆发力,可以轻松一跳就能横上三层楼的房屋。

    政纪身体已经处于上升到和重鼓同一高度,他攥紧了双拳,挥手朝着素白的鼓面击出,这是他全力所聚,重鼓全部接纳了这一拳的力道,将其蕴含的抑郁化九天惊雷一般的巨吼,震颤在一整个禅息寺上空。

    那一群朝着政纪走近的红袍僧人就那样僵立在原地,下巴噼噼剥剥得掉落下来,差点连眼珠子都瞪出了眼眶,几乎同一时间,这个几个红袍僧人脑海闪出同样的一个念头:这个灰袍武僧……是不是……疯了……远在海螺山顶上通明禅院的藏法,身体还披挂着半边的灰袍,这件灰袍是他刚进寺里面的时候发的,穿了这么几十年,一直用到现在,甚至有时睡午觉的时候,还用来当铺盖来盖,现在从山下禅息寺传来的重鼓声音,清晰无遗的传进他的耳鼓,让他摸挲着身上灰袍的手不经意的抖动了一下。

    藏法抬起头,有些云朵从雕了花镂空的窗户移动过去,阳光透了进来,在地面映出黑色阴影交织着亮得耀眼的光斑。

    已经有好些时间,没有听到这个熟悉的声音了吧,相隔了这面多年,没想到自己,还能看到挑战九品高手那种热血沸腾的场面,这个大野花开遍了每一个山头季节里面最精彩的一笔,终于揭起了序幕。

    政纪落地,心里面还带着点意犹未尽的感觉,原来击出这样几乎让人心都跳出来的重鼓,是那么的爽,于是政纪再次从原地跳起,在众多红袍武僧还没有从震惊中反应过来的当儿,点上门柱,借力,持平,挥拳!

    “咚!……”第二声重响响起,红袍武僧只感觉到前面的这个灰袍武僧实在太疯狂了,疯狂的让他们的心脏都跟不上他的节奏,随着他的行动而跳动,只怕是政纪现在如果静立于原地不动的话,这群僧人就只有因为心脏停止而提早进太平间抢占位子了。

    几个红袍武僧在重鼓声音绕梁一刻钟之后,突然反应过来,一个个拔地而起,朝着政纪围拢过来。

    其中一个武僧用略带点颤抖的声音说:“小子……你知不知道……你已经犯了大错……还不赶快跪下来谢罪!”

    “你不想活了是不是!你看看你都干了什么!等会惊动长老院,有你好看的!”另外一个围住政纪武僧身体抖动,就想冲上前来。

    “你个小秃贼,胆敢在达摩堂里面放肆!”直冲上来的武僧带着凌厉的破风声,厚重的手掌摊开来,朝着政纪的脸庞扇落。

    “不知道你们,为什么那么喜欢打脸,我靠这个吃饭的!”政纪单掌挥出,以硬斗硬,以自己的手背迎上对方回落的手掌。

    双掌交击,红袍和尚被力道带了开去,落在地上,踉踉跄跄的拖出去几步,始能站定,根本没有想到面前的这个其貌不扬的少年灰袍武僧,竟然能硬生生的把自己这个素有铁砂掌外号的上位武僧逼退,这样的实力,足以让他在众多初级武僧中脱颖而出了,红袍武僧内心十足的震惊,但是多年以来养成的不苟言笑的习惯又让他面部表露不出太多震惊的表情,于是就显露出那种仿佛拼命被压制住的模样,让人看起来非常的辛苦。

    另一个红袍武僧看着被逼退的同伴怪异的表情,还以为他今天拉肚子状态不佳,现在还露出一副痛苦的神色,连忙抢前一步,双拳朝着政纪胸膛处轰击过来。“小屁孩,你丫的还敢还手!?”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4/4064.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4/4064.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