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四十一章 几百!

推荐阅读:冠军教父被痴汉又不是我的错!单挑好莱坞一夜惊喜:禁爱总裁吻上瘾唇情:总裁的试婚新娘嗜宠成瘾:神秘恶少偏执爱绝世娇宠小太后至尊霸王系统魔帝狂妻:腹黑大小姐我的邻家空姐

    “扑通!”一如铁塔一般的身体直直的到了下去,砸在地面上,一阵灰白的轻烟飘起。

    周围的人群全部寂静了下来,两人的身体上面穿着的衣服就该知道,这是一场实力悬殊相当大的比试,一个灰袍布衣,一个有着金边的紧身战袍,却就在那么一瞬之间,给人一个意想不到的结局。

    旁边的一个个本来像闹山麻雀一样的红袍武僧全部闭起了嘴巴,满眼匪夷所思超出他们大脑接受能力的看着这个灰袍武僧,这个刚开始还被一如压着打,但是转身之间就像是变化了另外一个人,卜一接触之间就将号称机械人的一如击倒,这个少年武僧,身体里面怎么会蕴藏了这么强大的力量!?

    不光是红袍武僧们看的目瞪口呆,就连达摩堂的主持,禅息寺护寺的其他七法,一些听见重鼓声音而集结的武僧们,此刻全部看着面前的一幕,差点连下巴都齐刷刷的掉落在地。

    ————————————————————————————————————————————————

    一时间,戒武知道自己绝对不能再轻视这个小子了,他的表情还写着惊讶,看到政纪颀长而傲然站立的身体,他心里面冒出一种古怪的感觉,好像面前这个强大的初级武僧,像是自己亲手打造出来的一样,他的背心在一瞬之间爬满了冷汗,他的拳头捏得指节发白,却不敢再抢先攻击。

    戒武觉得自己犯得最大的错误,就是为了泄愤而用各种恐怖的训练折磨着政纪,使得面前这个两月前武学基础低的可怜的新人,有了和自己抗衡的力量,他现在才开始后悔,当初就应该不去管他,任由他在大林寺里面自生自灭,一辈子做一个火头军,出不了头,也没法往上攀升。

    而现在,戒武看到人群之中唯一有着笑意的藏经阁主持戒空,差点连肠子都悔青了,就在那么一瞬间,他内心里顿时冲起了一股参天怒火,有种被算计被蒙蔽的感觉。

    戒武全身的气势终于攀升上顶峰,这样的状态,就连远在达摩堂正厅面前的藏法都流露出几分凝重的神色。

    那种狂飙的气势陡然袭卷全场,每一个人都深刻地感受到戒武身体之上散发出的阵阵杀意,不错,那种一股股的杀意,让围观的武僧背心同时一寒,他们都是久经考验的高手,但是在面对戒武的这种杀意的时候,还是感觉到难以抵御的害怕。

    现在,就连和政纪的师傅戒空也开始担心起来,政纪有多大能力他是知道的,他担心在狂飙状态下的戒武,政纪有没有足够与之抗衡的力量,因为要是严格算起来,自己如果和现在的戒武对敌,将是丝毫没有胜算的。

    “不错,小子!不愧是我戒武手下的第一学生,不过现在,我就要亲手的废了你,任何的梦想都是需要付出代价的,想必,你对今天所要付出的代价,也是有所觉悟了的吧!”戒武开始朝着政纪迈进,每走一步,周围的人都感觉到气势的抽紧,想象着假如自己现在的位置是政纪那边,一定会毫不犹豫地逃走,至乎于很多人现在才想起,这个戒武,曾经就是九品排行榜上面的一员。

    “我的梦想所要付出的代价,我非常清楚,但是,绝对不是你想得那样!”政纪不退反进,硬生生的破进戒武的气势圈子,像是被青砖围起来的深井,不管外部再怎么的风浪肆虐,本身内部也是古井不波,带着透进骨子里的清亮。

    “很好,你的觉悟很高,要亲手毁了你,我还真有点不忍。”

    “向来白眼狼就是这样,说得出来的一定不是真的!”政纪并不怯场。

    “好小子,有几分骨气,不过你已经惹到我了,后果很严重。”

    政纪歪着头,“怎么像是某个电影的经典台词…”

    就在这么一分神之间,戒武一步跨过来,却横越了几近十米的空间,一步就像是跨越了时间和空间的阻隔,神仙一样的降临在政纪的面前,不过,却是死神。

    周围的人仿佛都消失掉了一般,天地之剩下戒武和自己的存在,只剩下戒武朝着自己劈过来的一掌,那种逼人的刀气,让政纪的的确确产生了一种面对着钢刀的恶寒,脑海里只闪现出一个词:恐怖。

    政纪可以清清楚楚地看到戒武手中掌刀的横切,那种自己全部心神都被吸引到了他掌刀的感觉,这种看似缓慢实则迅快无比的攻击,只是以一种障眼法的角度,掩饰了无比的威力和速度,政纪虽然看不到,但是他可以清醒地知道,从他看得到戒武挥手而起的时候,他的掌刀,其实已经逼近了自己的胸膛。

    政纪甚至就连声音也听不到,他明白现在的状态,这是已经超越了声音的攻击,等到戒武的手刀击中自己的时候,骨碎声将和破空的声音同一时间尖啸着传来,不过等到自己听到的时候,已经太晚了。

    现场的所有人都看清楚戒武缓慢击出在空气中的攻击,但是只有两个人身心俱震,一个是藏法,一个是戒空,他们清楚地明白戒武的这一招威力,只怕在大林寺,除了一两个人之外,再也发不出这样的攻击,就连九品高手榜都可能仅有一名长老有这样的实力,这个戒武,究竟在什么时候,已经成长到了这个地步,恐怕凭借戒武现在的实力,能冲击到九品高手榜的几名,是连戒空都不敢妄自估计的事情,他怕自己得出来的结论,太过于震撼自己本不太强壮的心脏。

    在看到戒武这样强大攻击力的时候,戒空想阻止两人之间的决斗已经不可能了,那已经不是他力所能及的了。

    现在,能不能活下来,就看政纪自己了,政纪苦苦追寻着梦想的翅膀,在面临最狂大风浪的时候,能不能坚持着让他继续朝着彼岸飞翔,已经几乎是个否定的答案了,他现在最重要的,是保住自己的生命!

    政纪感觉到自己胸前的衣襟都被劲风打得散开,相传曾经达摩在练拳的时候,可以隔空将树枝上的飞鸟击落,此刻的戒武能不能隔空击落树枝上的飞鸟,政纪不知道,他只知道如果戒武的这拳击打在一头牛的身上,绝对可以将其活生生的击毙,而自己的身体,又要如何的化解。

    已经没有时间给政纪做太多思考了,他虽然只能看见戒武手刀的残影,但是凭借着身体两个多月以来事倍功半的锻炼,勉强可以判断出他手刀的走势,他双掌展开,护在自己胸前,同时身体朝着戒武逼近,这是他目前最大能抵御戒武含天盖地攻击的方法,也是他唯一能做的方法。

    “轰!”空爆和着撞击声回荡在达摩堂操场上面,所有人在听到这种声音的同时颤抖了身体。

    众人只看到场地上的政纪箭一般的飞射出去,带着在阳光中不断回旋的身体,朝着远方的地面跌落。

    没有人说话,时空都仿佛被震撼住了,这个戒武的能力,就连同等级九品高手出身的戒空都感觉到恐怖,大概,这就是他蕴藏在心里多年以来愤怒的力量吧,原来这股子力量,是全部朝着自己的,而现在,他却朝着一个还是初级武僧的少年下手,就连自己也难以抵御这种力道,更何况政纪呢。

    几个人同时的起身,藏法,戒空,还有一些长老,且不说政纪是丁老重视的人,更有可能冲击九品高手榜,赢得禅宗传人。如果就是现在被戒武的这一招给打死了,绝对是大林寺不小的损失。

    一众长老级别的僧人朝着政纪坠落的地方涌去,三三两两,对政纪的重视程度让周围的红袍武僧一个个心里充满了云团一样的迷雾。

    这个灰袍的低级武僧究竟是谁?这个胆敢敲响达摩堂闯阵鼓的狂妄之徒又是谁?为什么会有这么多的长老级人物这么的在乎他,这不过是一个普通的武僧啊,甚至就连红袍都算不上。

    戒武的眼睛逐渐恢复了神智,他看着不断朝着远处掠过去的金袍长老,再看看自己的双手,难以置信刚才用出全力的杀招击打在政纪的身上,而等到政纪稻草一样飞出去的时候,他才感觉到一阵后怕,自己这么久以来的愤怒全部蕴含在这么一击上面,恐怕远处的政纪现在只有出的气,没有入的气了。

    他明白刚才自己这一招的威力,换九品高手榜的任何一个人,都不可能硬拼这一击,而归义真真正正像是白痴一样,敢于以自己的肉掌,硬接了这一击,那一刻,他才感觉到后怕,其实归离在他手下训练了这么久以来,虽然时不时会有一些抱怨和废话,但是平心而论,最刻苦最没有怨言的就属他了,每每自己想尽各种折磨的方法用在他身上的时候,他最多就是反驳两句,但随后还是极不情愿的承受过来。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4/4079.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4/4079.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