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四十三章 玄悲

推荐阅读:末日崛起精灵养成系统重生之全面复兴医路通天篮球,人生念相具象最强系统回收商护灵人之医道无边护花强少在都市七零甜妻撩夫记

    政纪知道,他时间有限,或许几天之后就会离开禅息寺,并没有那么多的时间一个一个的挑战下来,既然如此,那就索性直接战最强的。 (.  . )

    这样看起来,他挑战九品第一的高手实在是一个明智的选择。

    玄悲大师低头下去,双目花白的眉毛遮蔽住了他睿智的眼神,没过半响,玄悲抬起头来,“很聪明的选择,我们年轻的武僧,我佩服你的机智,但是你要知道,规矩不是机智和弄巧就能够打破的。”

    政纪点点头,“师祖,我并不是为了取巧,而我自己的目标,也是禅息寺的禅宗传人,但是我时间不多,想必您也是知道的。”

    周围人群“哗”一声炸开了锅,果然不错,这个少年武僧,这个初级武僧,他的目标,竟然就是禅宗传人,不少人已经对着政纪露出了轻蔑的笑容,就他这么一个低级的武僧,想要越级挑战,无异于痴人说梦,就连一个被除名在九品之外的戒武,也能把他打得半死不活,那他挑战九品高手岂不是在找死!?

    “禅息寺会考虑你的建议,但是我要提醒你一点,你直接越级挑战的话,假如失败,那你就不会有任何的名额和荣誉!”玄悲大师的话句句语重心长,试劝着政纪务必要考虑清楚。

    政纪看到玄悲大师眼睛里面展现出铮亮的光芒,感到一阵从内心蔓延而上的温暖,“恩,谢谢师祖的提醒,我考虑得很清楚!我接受挑战!”

    玄悲点点头,“你也不必再装了,我看出来你没什么事,虽然不知道你是如何做到的,不过或许,你真的能创造奇迹,不过你的建议太过于有违传统,长老院会就此召开会议,郑重讨论商议的,我们会在近期内答复你的请求。”

    政纪脸上露出一丝诧异的神色,没想到,自己的伪装竟然被玄悲始祖一眼看破,这位师祖,恐怕真的非同一般。

    他有些尴尬的咳嗽一声,在所有人掉了一地的眼睛中站起身,拍拍身上的土,露出了一个灿烂的笑容。

    政纪醒来的时候,看得到透出镂花窗格的阳光,有些扑簌的树叶在窗外面摆伏着,让他一度以为自己又回到了家里,回到了那个曾经很近现在却很遥远的忻城。

    窗户里透进的阳光温暖而熟悉,空气里满是淡淡的白穗,像是穿透了整个云层所弥散下来的思念,静静地漂浮着,再没有人看到的地方游离着这个世界上面最安静的瞬间。有古色古香的桌椅摆在正厅,有在阳光里面覆盖了阴影的茶盏,有铺的平整的地面透着窗外树影的光斑,有古兰墙壁上面挂着的经卷,有门边把手上铮亮的金属光泽,还有墙角不知道什么时候被遗弃了的古铜香炉,一切静谧无声,包括床铺上面政纪在阳光之中眯张的眼睛,棕色的眼瞳倒映着阳光,像是眼缝里眯出来的清凉威士忌,绽放着湖面泛着的闪光。

    政纪撑着床铺,慢慢的坐了起来,翻身带起一些被盖的味道,那种沐浴在阳光中温暖的淡香,足够勾得起遥远到记不得年代大段大段充满着这种香味的时光。

    “吱呀!”门推了开来,白发老僧,身着灰袍,看到了面前这个玄悲师祖穿着金身法衣威严的样子,现在再看到此刻他的一身干净便装,没想到这个玄悲师祖在除去了袈裟之后,穿着初级武僧普通的灰袍,也能有这么乘风脱俗,宛若仙人的气质。

    玄悲大师推开房门,光线顿时亮起来了许多,有些光芒从后面射过来,打在他长长的白发上面,倒映出一种来自天国的辉光。

    政纪眯着眼睛,这幅画面闪得他就快不能直视,不知道是不是每一个前辈高人的露面,都会伴随着这些光芒,就好像电影里面赌侠出场仪式一样,总会有个华丽的开场,不知道自己以后,会不会有这样的来自于上帝赐予的光芒出现,如果有,那自己要有保时捷奔驰林肯宝马,还有天边升起的彩霞,伴随着一些风烟滚滚的尘雾,不要太贪心,最好有架战斗机最好了。

    这些前世不敢想象的梦想,或许这一生,总能够轻易的实现了吧。

    “我想,我已经知道你想要直接挑战的原因了,没想到,你竟然和丁施主相识,看来禅息寺注定留不住你啊”玄悲大师的声音传来,带着点温和的感觉,像是冬天里温暖了整个身心的风。

    “我很喜欢这里,所以我想,这恐怕不会是绝别,禅息寺我会永远记在心上,而且我与禅息寺有着共同的敌人,所以禅息寺恐怕是我这辈子都不会分离开来的世界了”政纪现在已经对这个满头白发的大馒头玄悲师祖颇具好感,公正的处世态度,严谨的处事风,已经让他赢得了不少的人气,不知为何,政纪对着这个看不清年纪的老僧吐露了些许心声。

    玄悲像一个和他相处得很融洽的老朋友一般,轻轻地坐在他的床边,眼睛闪烁着睿智的光芒道“每个人,都有他自己想要保守的秘密,所以你的秘密,我自然也会尊重,人在这个世上,最终谁又不是化一剖黄土,我有一种感觉,你或许不是这个尘世的人。”

    政纪猛的一愣,下意识的抬起头看着玄悲苍老睿智的面孔,如果说,有什么是比他眼睛更加不能透露的秘密的话,那么就是他重生人士的身份了,他感觉自己的脑子有些混,不确定这位禅息寺的师祖是真的看出了什么,还是偶尔的巧合。

    “您是说?”政纪神色之间略微有些走神。

    “命理之说,玄之又玄,或许坑蒙拐骗的不计其数,以至于人们大都认为这只是虚无缥缈的,然而,这却是实实在在的存在的,我有一些命理的心得,看到你之后,却不知为何你的命理一片模糊,完全推测不出因果,而这,也是我这么多年来从未遇到过的,因为模糊而不能推测的命理,只有一种,那就是已逝之人,”玄悲目光中带着几丝玄妙,直视着政纪说道。

    政纪沉默了,只有死人的命理无法揣摩,可是自己呢?他到底算是什么?一个凭空插入这段世界的重生者?亦或是已经死去的人?

    “现在,你能给我说说,关于你在外边的生活,是什么样子的吗?”玄悲看到政纪的表情,微微摇摇头岔开了话题,带着睿智光芒的眼睛直看着政纪,像是要把他的心灵看个通透、

    政纪在看到玄悲眼神的时候,他点点头,一点一滴的将自己在外边的世界的生活讲给他听。

    政纪捡了重点来说,自己的父母,自己生活的地方,自己的事业,只不过是略去了一些不方便透露的细节。

    “原来这就是你过去的世界,难怪你这么的想离开,与之相比,禅息寺实在是太无趣了。”玄悲带着肯定的赞赏。

    “禅息寺确实比不得许许多多的地方,他没有那么变幻多姿美丽的风景,也没有方便的生活场所可供那么多人娱乐,它有的只是无边无际的训练,没完没了地修行。”

    玄悲在说那些话的时候,已经站了起来踱步到了窗户边上,白色的头发更像是在阳光下的蚕丝,把光芒发射成双鬓的银丝,“禅息寺,也许,一直是一个注定了悲哀的存在,想必你也知道了,因为我们组织的特殊,禅息寺不得不隐蔽在这个小岛上面,岛屿的四个角全部转载了电波电波误导装置……”

    玄悲转过头,看着政纪,“任何对这座禅息寺所在岛屿的电子监测都是徒劳的,如果不是你阴差阳错的来到这座小岛,你完全不会知道,在你平时间看似平凡的生活背后,却有着另一个世界。”

    政纪微微眯着眼睛,看着玄悲,“另一个世界,什么意思?”

    “在你看似平静生活的下面,隐藏了无数没法在阳光下面摊开的隐蔽事物,他们可能肮脏,可能恶心,可能让你反胃,但是有什么办法呢,有人类的地方,就会有这些社会的阴暗面存在。”玄悲手指抹了抹窗台,粘起一些白色尘埃,“也会有很多这些聚集起来组织的存在,禅息寺的意义,就是阻断任何威胁着人类正常生活的肮脏污秽的所有势力,这就是禅息寺多年以来一直立派的根本。”

    怎么听起来这么像一本现代的武侠,不知道禅息寺岛屿上面的那条巨蛇给他们发现了没有。

    “我知道现在和你说什么责任之类的实在是不合适,所以,我只恳求你……”

    玄悲大师竟然会恳求自己,一个德高望重在禅息寺权利地位位居首位的大禅师,竟然会有事情恳求自己,这让政纪受宠若惊,第一次展现出了凝重的神色,“师祖严重了,你要是有什么吩咐,徒……我一定办到!”

    权衡了那么久,政纪实在说不惯“徒弟”两个字,就像是古代那种师傅为尊的感觉,让政纪特别觉得像是在扮小时候的家家酒。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4/4091.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4/4091.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