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四十四章 功成!

推荐阅读:第一名门:甜妻太傲娇独宠一世:总裁老公太缠人头条婚约蹉跎惘少都市极品小医圣逆流2002梦游诸界舌尖上的江湖酒鬼醉天我在女子监狱的日子

    “恩……我要你,无论你成为禅息寺的一员也好,就算你脱离禅息寺也好,不认禅息寺也好,只是千万不要在人前提起有禅息寺这一回事,假如恶意透露了禅息寺具体细节的话,那会对禅息寺造成毁灭性的打击,因为我们的敌人,太多了,所以,这一条,请你务必要答应我!”玄悲大师语重心长,处处透露着恳求的语气,但是又处处透露着不容违规的尊严。

    政纪心神安定,这个秘密,就算玄悲师祖不说,自己也会遵守的,因为禅息寺,实在牵扯到了太多东西。为一个就连国家都为之保密的机构,自己为一个普通的公民,没有道理不去遵守国家安全保密法律,不到自己的话不说,不到自己该做的不做,“师祖,放心,从我离开禅息寺过后,禅息寺的一切一切,是是非非,这一切的来龙去脉,我都会忘记得干干净净,不残存有半点痕迹。”

    “嗯,那就好,这样的话,禅息寺的一切就有保障了!”玄悲站了起来,径直朝着门走过去,前脚跨出正门的时候,像是想起了什么,转过头看着政纪,“长老院已经有了安排,介于你一次要跳过九品高手的前八品,与禅息寺历来的规矩不合,决定给你加点码数,你之后要挑战的,不是九品高手榜第一人,而是我们禅息寺的第一高手!”

    海浪噼叭的拍打着海岸,水天之间有一些白色带层,连接着蔚蓝的海水和湛蓝的睛空,白云不规则的分布在蓝天之上,像是一只只巨大的蜗牛,缓慢而闲懒的移动着。

    政纪站在岩石上面,海风舔舐在他的身上,带着湿漉漉的水汽。

    白鸥在上空飞翻,有些鱼群刚跃出水面,一道滑翔的白影就已经欺进前来,半空中叼起今天的午餐,飞往岸边密林僻静的地方。

    一切都那么的真实,只剩下这最后两三天的时间,自己就要离开这个岛屿了吧,离开这个让自己经历了痛苦与磨练的地方,自己这两个月受到的苦痛,也终于要伴随着这漫天被吹卷的云彩,烟消云散。

    如果这里是这这么无比的真实,那么那些在忻城的日子,为何现在自己在这个岛屿这块岩石看着远方的水面和地平线的时候,会感到一种这个世界再不真实的感觉,哪些往日自己生活了十几年的忻城,那个美丽而蕴含着传奇的小城,那个举手投足间都有光影萦绕在自己身边的小城,现在怎么样了,两个月的时间,改变不了一个城市,却能改变一群人。

    以前的那些和自己无比亲近的人,他们又去了哪里,他们现在又在干什么,政纪几乎在每一个有空的时候,都会这样莫名的想起从前,想起曾经在自己身边的人,他想起林清儿会不会每天还那么准时地路过自己家小区的门口,然后穿过街道旁边精致的咖啡馆和小店,买一杯热奶茶,穿过中央花园或者乘车上学,这样朝起夜息千篇一律的生活,既然不再怀念,那又为何每每在自己想起的时候,眼角都会带点湿湿的水气。

    而曾经出现在自己生命里的那个女孩呢,那个会在梧桐树下面静静飘落叶子的时候梳理着自己黑色长发的女孩,那个会穿着紧身红棉毛衣, 赶公车的女孩呢,那些从小在一起淘气的发小们,他们又在做什么呢?会不会还在那座公园里谈笑风生,他们会不会说起自己。

    政纪看了眼远处的禅息寺,就在沙滩之上,把戒空曾经教授给他的一些禅息寺绝学全部的温习了一遍,虽然武功的比试不重乎于各门各派的套路,但是至少这些武学里面的手法和技巧,是值得大大的学习的。

    阳光明媚的透进窗户,依然是静谧的画面,政纪在睁开眼睛的那一刻,看到面前弥勒佛一样笑眯眯的弯月眼,戒空负手而立,正在等待着政纪的苏醒。

    “戒空师傅……”政纪一个翻身而起,看着面前的戒空,“你什么时候来的,长老们要你来催我了吗?”

    “呵呵,”戒空笑着,微胖的脸上带着些异样的光芒,像是在看自己亲手打造的宝贝,现在要去做最后的鉴定一般,“不是,我是来最后看看你,如果你今天闯阵过去,那我们可能就永远也见不到啦!”

    政纪一震,“师叔,你对我这么有信心!?”

    戒空什么也没有说,依然微笑着,从脖子上起出挂着的那个珍藏了多年的项链,套在政纪的脖子上,“加油!我的最后一个愿望,就看你来给我实现了。”

    政纪一阵感动,“我不知道现在具有的力量,是不是能够足够和禅息寺第一高手对抗,我,我没有把握”,这并非他谦虚,禅息寺随意找出一名武僧来,武学造诣都不低,如果他不开启写轮眼的话,仅凭两个月的学习,哪怕他再天才,恐怕也很难。

    “不要灰心,任何的事情都是从没有把握而开始的,假如你不去做,又怎么直到做不到呢?”戒空深深的看着政纪,像是要从他的眼睛透进心灵里面进去,“我看好你,你要继承我的梦想,打出禅息寺!”

    “嗯!”身边有那么这次自己的人,没道理不努力,政纪捏紧了拳头,管他什么九品高手禅宗传人,只要能被自己打出去,就是好人。

    “这就是你今天的战袍,我特意改进了一下,它本身多处地方有着垫层,我特意给你加厚了,减小你受伤的程度。”戒空手中拿了一件叠起的白色袍衣,地面有胬牛皮布的短靴,是许多国家雇佣兵最喜欢的短型靴子。

    可能是因为禅息寺本身就限制了人生极大的自由,所以禅息寺也提供了相应的自由,在禅息寺内部,穿衣吃饭都不受约束,武僧不守酒戒斋戒,也可以不穿禅息寺发放的衣服。

    所以现在,政纪的这身白袍好似风衣,衬托着经过两个月锻炼颀长的身材,坚实的肌肉,比起以往政纪只穿着灰色僧袍来更加显得气魄十足,就连戒空都看得呆了起来,假如这个政纪这样子出去,绝对会让所有平时里熟识他的人大吃一惊。

    白色长袍曲解合理,手袖收紧,不显得宽大,也不觉得紧绷,正好方便穿着做各种高难度的动,政纪原地挥拳,只觉得身形都因为穿着这样的衣服而快了许多。

    “师叔,你老实告诉我,我现在的武功,有没有把握击败这个禅息寺第一高手?”还有些时间,李思正好趁着这个好机会好好的了解一下。

    戒空看了看政纪,“禅息寺基本上的武功我都交给你了,有些我都没有练习的,秘籍也偷出来给你看过了,就看你融会贯通的程度如何?假如只是死板的套用拳招,没法变通,那么我可以告诉你,这一仗你也没法打了,因为一成的把握也没有。但是如果你把我交给你的禅息寺武学全部的融汇一下,取精髓,去掉你不适用的招式,随意的出招都是上乘的威力,那应该有三成的把握击败第一高手。”

    政纪颇为惊讶,这个禅息寺的第一高手,竟然厉害如斯!那自己对上的时候,自己如果不依靠写轮眼,真的有获胜的把握吗?

    “时间要到了,我们出发。”戒空踱步过去,推开房门,门口已经分别站立了三大排的武僧,打头的是一个浑身金袍的长老级老僧,依次是红袍僧人,灰袍侍从,在大林是这么久以来,政纪可能是第一次接受到这样的礼遇,这么多人来迎接自己,足让政纪偷笑起来。

    角斗场在海螺山的最高处,通明禅院的校场空地,所有负责接送的武僧和长老,也只能站在校场下方次一处的禅院空地上面,静待比赛结果的产生,低一级高度阶层的禅院是净念禅院,一条通幽的古石板道路直连一百级阶梯以上的通明禅院校场,隐没在起承转合处,看不到上面的情况。

    净念禅院门前空地上面,已经密布了人群,因为通明禅院是不允许别人上去的,所以长老院几乎全部集中在了这里,也有着不少的红袍灰袍武僧,黑压压的一片,场面颇为壮观,毕竟这是禅息寺长久以来一直等待着的盛事,也是禅息寺久不曾存在的希望,通过今天,就有可能有一个禅宗传人的诞生,所有人无一不把视线都锁定在这个地方,就连禅息寺这么一个月的寺报头条都是追踪备选禅宗传人归离的身体复原情况,导师访谈录,成长历程,还不知道谁编了一本教科书,把政纪的事迹为所有初级武僧的范本,朝着这个目标而努力。

    等到由金袍长老级武僧和一众红袍上位武僧护送着政纪从阶梯上来的时候,净念禅院的武僧们完全的沸腾了,就连一直努力抑制着面部表情的金袍长老们也因为太过努力的压制产生可面部的抽搐。

    ps:年三十,祝愿所有的读者都新春快乐,开开心心,我为大家码字努力更新,新一年发大财!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4/4095.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4/4095.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