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四十五章 挑战

推荐阅读:斩龙蹉跎惘少我在女子监狱的日子梦游诸界酒鬼醉天大道洪炉大仙官从课本走向历史霍海的荣耀重生三国之卦帝刘封

    “没想到这个两个月前还其貌不扬的初级武僧,现在竟然成长成这个样子”人群窃窃私语。 (.  . )

    “就他这个样子,能挑战第一高手吗,我赌他五招挂!”一个红袍武僧转过头对旁边的同伴说。

    “江山代有才人出,想不到当时我挑战九品的时候,也才不过三十岁,还算是比较年轻的挑战者,却不想有今天,一个毛都没有长齐的娃娃竟然直接越过九品高手,挑战禅息寺第一高手,岁月啊,你流逝了多少……”九品排行第六的戒杀长吁短叹。

    “小子!老子看好你,连我都能打败的人!不错!”人群中传来一个凶厉的声音,不是禅息寺八大护法之一的一如还会有谁,此刻他正挥舞着双手,差点没有从武僧之中跳了出来,但是被在自己前方的金袍武僧回转头瞪视自己的时候,又灰溜溜的退回众人群里面去。

    一个禅息寺长老站出众列,将政纪亲自迎接过来,他就将从这个地方,直走上通往通明禅院的阶梯,而禅息寺的第一高手,也已经在上面等待了。

    四周围满了各式各样的僧人,交头接耳议论纷纷的,有对着政纪指指点点的,还有一些点头微笑的,禅息寺平时间除了训练和例行的集会,压根就没有出现这么热闹的场面,所以当政纪要挑战第一高手的时候,现场不亚于八十年代看露天的电影,人山人海壮观的场面,能来的武僧全部到齐,暂时没有到的也让同伴给先去占一个位子,不少的人还抬着板凳椅子第一时间抢占现场,还有的干脆拿出数码相机,给政纪此刻威风凛凛的样子来个留念。

    上前的长老也是一头发花白,不过他的头顶银发有些奇怪,中路的一绺发丝全部一黑到底,而头顶就从这绺黑发开始分了界,一半一半银白的发丝,好像是两道清澈的瀑布,从中间的一条黑色山谷给隔开,飞扬的挂在头上,像是从天而降三千丈的银色水流。他伸出枯槁的手拍拍政纪的肩膀,眼神中带着玄悲师祖那种一样的鼓励目光。

    这个老僧,应该也是禅息寺三大首席长老之一,也是禅息寺的权力顶峰,属于玄字辈的高僧级别,代表着一个禅息寺的意志,在这里为政纪壮行,阳光铺洒在海螺山上面,这是有史以来海螺山聚集人群最多的时刻,不少挑战过九品高手的人看到这么熟悉的一幕,都感到热血沸腾,当时那种激战九品高手的激情燃烧的岁月,如今已经逐渐的风化磨灭,直到面前的少年再次挑战九品的时候,才再度被点燃。

    政纪对着中分老僧点了点头,眼睛里面充满着信心,随即错身而过,朝着登上通明禅院的阶梯走去。

    “慢着!”人群之中传出来一阵爆喝,让本来喧闹的气氛顿时降低到了冰点。

    中分老僧转过头去,眼神凌厉的向人群中扫视过去。

    禅息寺护寺八法之首,九品高手榜的九品高手一郧破开人群,排众而出,对着正准备上通明禅院的政纪喝道,身上的金边长袍在晨光中隐隐透亮,反射出一阵一阵的刺眼的光芒,一些长老出声训斥,“一郧,你做什么!?现在是**的时刻,不容你大呼小叫,还不快退下!”

    “我无意于大呼小叫,只是觉得面前的这个武僧,这样的越级挑战我们禅息寺第一高手,我心里实在不服!”一郧双目炯炯有神,压迫性的看着远方的政纪。

    “放肆!这是我们禅息寺长老院一致的决定!难道你敢违抗长老院的权威!?一郧,请你正视自己的身份,不要在这个时候捣乱!”一个长老站出来,手紧了紧袈裟。

    一郧对着长老们做了个揖,“一郧并没有冒犯众位长老的意思,只是一郧主动对这个前去挑战第一高手的归义产生质疑,”一郧转身过来,看着众人,“他不来挑战九品高手,但是禅息寺里面并没有规定九品高手不能挑战一个普通的武僧吧?我现在,就要向归离挑战,看看他在这短短的两个月内,怎么就可能达到挑战禅息寺第一高手的程度!”

    从政纪第一次进寺以来,一郧是出手拦截他的人,而之后,也只是偶尔听说了一下这个改名归义的武僧情况,发觉他并没有什么出奇,每天也是在艰苦的训练,时不时还偷一下懒,但是最近的几个月不知道究竟是怎么了的,先是这个曾经的手下败将,说通了方丈参加知识选拔,而就在一个月之前,自己的师弟一如也被他一招击败,还竟然直接的越级,挑战禅息寺第一高手,如果让他成功,那么自己这么辛苦的十年,就被这个可恶归义的两个月给全盘的否定!

    所以,不能让他成为禅宗传人,就是一郧一瞬之间冒出来的想法。

    “既然禅息寺没有规定九品高手榜的人不能像普通武僧挑战,那么,我在此宣布,我向归义挑战!如果我赢了的话,那就是说,他也不用去挑战我们禅息寺第一高手了的吧!”一郧站在人群之外,感到自己有种鹤立鸡群的感觉。

    “还不快退下!一郧,由不得你在这里疯言疯语!”一郧的导师站了起来,呵斥着。

    “你不用来呵斥我!你们都不用!我决定了的事情,就不会改变!”一郧拿捏不住激动的表情,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政纪。

    “你……”导师觉得自己就快被气得吐血出来。

    首席头发中分长老挥挥手,打断所有的争吵,人群又安静下来,包括一郧的眼神,也从政纪的身上转移到这个禅息寺首席三大长老之一玄苦禅师的身上。

    玄苦禅师半垂的眼皮环视四周,给所有人都带来一种威严的压迫,仿佛现在站在场地中间的不是一个瘦小的老头,而是一个不怒自威的大力金刚,那种压迫性的的气氛之下,没有人敢再多说一句话。

    “禅息寺护寺八法之首,一郧,你的申述在于你不纯净的灵魂。”玄苦禅师语出如珠,重重的植进每个人心里。

    “我……”一郧刚想辩驳,就被玄苦突然凌厉起来的眼神瞪视了回去。

    “你不需要再次申辩,你刚才说过,禅息寺没有这条规矩,那么,你所请求的也可以被接受,不过,你的这个挑战,也是交互性的,你可以向归离提出挑战,至乎于他本人接受与否,就是你不能支配的了。”

    一郧听取了玄苦的说话,眼神又锁上政纪,嘴边带着令人讨厌的冷笑,“归义,假如你不想当着面前这么多人的面走上那个通往必败无疑的道路,就先在这里证明你的实力,让我看看,这个在一年前轻松败于我手的初级武僧,是怎么在一年之间达到可以挑战我们禅息寺第一高手的地步的。”

    “算了,师兄……”旁边的护寺八法相互规劝。

    “你们不要为他说话,究竟你们的大师兄是我还是他,今天,我倒要看看归义你是怎么在这么短的时间里面,有挑战第一高手的能为!”

    一郧更是压抑不住自己狂暴的怒气,“怎么样,归义,你要犹豫多久,如果怕了我,大可不必上前参战!只管去挑战禅息寺第一高手便是!"

    政纪环顾人群,有对着他交头接耳的,有对着他指指点点的,有斜着眼看着他的,全是嫉妒和羡慕的混合体。

    他看到戒空在人群中一个劲的朝自己摆手,暗示不要接受一郧的挑战,他看到阳光撇到人群的头顶上,光头的和黑发的,还有戴着帽子的,洒出一片暖洋洋的光辉。

    政纪转身面对着一郧,四周人声顿时像是降低了声音的喇叭,声响一下子小了下来,等待着政纪的决定。

    “一郧师兄,来吧。”很平静的声音,一如既往地平静,却让人感觉到了一种强大的自信。

    收到了信息的一郧,当然不会放弃这个机会,免得过不了多久这个手下败将归义临时反悔了,他不好下台就罢了,弄得自己不好下台就尴尬了。

    玄苦大师已经让了开来,腾出这个净念禅院中间的空地,让为两人比试的场所。

    一郧踏前一步,身体陡然间加速,一郧的速度政纪远在第一次进入寺庙的时候就已经领教过了,没多少时间就能横跨过几百米的空间,现在两人刚开始的距离不过十几米,此刻他一个冲刺,就已经近到政纪的身来,看到政纪依然愣在原地,好像政纪依然愣在原地,好像对他如此快速的动大脑还丝毫没有反应过来。

    一郧已经来到政纪身下,单脚踏地,身体腾身而起,前脚蜷曲,一式泰拳的膝撞直取政纪下颚,他心里一阵激动,如果一招就能拿下这个归义,那么在所有长老和这么多的武僧面前,将是无比荣誉的事情。

    泰拳是相当猛烈的打法,如果在没有防备的情况下,他的凌厉足够可以击垮一个宗师级的人物,现在一郧近身前来,用的却不是禅息寺的武功,而是这招出其不意的膝撞,就是力求政纪在没有丝毫防范之下,一击秒敌,他对自己的实力相当自信,几可保证如果政纪挨上了这一招,下一个时刻绝对没办法站立起来。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4/4100.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4/4100.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