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四十七章 超乎寻常

推荐阅读:变身在漫威世界振南明都市极品神龙宋末之乱臣贼子无敌剑魂超新人战玄霄掌心雷褚少,离婚请签字三国之我是无名氏

    政纪想逃跑,真正的想逃跑,这是他第一次在写轮眼感觉到飞往自己面前的蒲团根本没法去阻挡,这枚蒲团,仿佛被玄悲始祖的精神力控制一般,让他有一种无论朝那个方向躲避都最终会被击中的感觉,而这力道,甚至让政纪有一种面对子弹的感觉!玄悲师祖随手掷出来的蒲团,竟然会有这样的力道速度,即使在写轮眼的状态下面,政纪都无从躲避。

    只有硬接!但是如果用手这样去接那个蒲团的话,政纪几可保证手掌不保,这样飞速旋转的蒲团,其上面的那些衰草,不亚于一把把锋利的刀刃,自己这样凭手前去,恐怕一双手掌都会被花得稀烂。

    蒲团迅速逼近之际,政纪灵机一动,单手拍袖,长袖随之落入他手,手一抖,猛然将衣袖拧做一股绳状,然后如同铁棒一般的探出,缠绕在随之而来的蒲团之上,一拉一扯,在千钧一发之际改变了蒲团的轨迹,速旋转的蒲团带着飞机战斗机嗡鸣的声音从自己面前的空间错身而过,飞溅起的杂草艮棘从政纪脸上擦过,留下一道割口,有血滴从中滑落下来。

    落叶抹喉,摘花伤人。不管是东方不败还是少林扫地僧,抑或者会野球拳的小虾米,最强大的高手也就是这个样子了。

    政纪手中衣袖挂住ufo一样的蒲团,飞舞在空气之中,使得他整个的造型看起来像是在耍血滴子的东厂锦衣卫,而手中的血滴子丝毫不受管教的四散乱飞,撞上古檀木桌子青花瓷杯盏,乒乒乓乓,破碎了一大片,接着蒲团还余势不减的割上大明朝花瓶。

    “砰匡!”的一声,该碎的碎,该破的破。

    眼看蒲团势头已近,玄悲拔地而起,时间对他来说好像根本不曾存在过一样,刚才还坐在蒲团上面,下一个眨眼的时间他就变成了站立,神仙一样朝着自己逼近。

    逼近的过程都省下了,就是那么一瞬之间,玄悲就到了面前,手中一势斜扫,劲风刮向政纪左侧,同样的一式太极拳,玄悲用出来就有这种惊天地动鬼神的效果,卸无可卸,御无可御,政纪终于是看到了什么叫超级高手,以前教授他太极拳的戒空,如果和玄悲相比,就好像是三岁的孩童一般,两个人的阶级已经不是在同一个地球上面,可想而知,这个玄悲,恐怖到了什么地步。

    “太极以柔克刚,但是一样的可以刚中见柔,你要记住,要达到搏击高手的地步,必须得刚柔并济,才能发挥最大的威力!”

    玄悲手掌扫中政纪肩膀,将他扫得原地打转,像是一个飞旋的陀螺。

    政纪单脚在地面旋转,等到自身蓄足的力道已够,右脚再次杵地,拳头带着从玄悲处和自身旋转带起的离心力,朝着玄悲击发出去。

    玄悲第一次露出了笑容,“好,活学活用,不错!”口中说话,手中却丝毫不消停手掌合拢成为一个莲花状,抓向政纪打过来的拳头,顺着力道牵引,慢慢将政纪的拳力化解,而后身体从政纪冲来的方向错身而过,握着政纪拳头的双手一弹一放,政纪又被玄悲反借来的力道弹飞出去。

    “篷!”政纪撞在禅院的墙壁上,滑下来落了地,眼睛一动不动的看着玄悲,心里面满是惊骇。

    他已经把自己的写轮眼保持在了最佳的状态,也能看得清楚玄悲鬼魅一样的行动,身体也勉强跟的上,但是却总是被玄悲利用各种形式,把自己打得左支右绌,可能这就是看得见而身体跟不上的情况吧。

    但是,犯过同样的一次错误,就不可能犯第二次,政纪背肌用力,身体从紧贴的墙壁弹射出来,配合他在写轮眼下飞奔的步法,炮弹一样的朝着玄悲冲击过来,也让玄悲脸上第一次显露出了惊讶。

    空气流动变得缓慢,四周的风景变得清晰带着锐化过后突出的毛边,身体在飞速之中前进,就好像在湛蓝而有些水波的水面上面,出现了一艘破开水面前行的赛艇,纷纷扬扬的浪花洒溅起来,带着身后还来不及合拢成一束的海水,拖出一条预示着过去未来的轨迹,流成一长串的波纹,带着水面刚刚惊起的水雾,逐渐愈合成水波不兴的模样。

    政纪双腿拼命的狂奔,在写轮眼的状态下面,政纪也不知道自己的速度在正常人眼睛里面还能不能用人类来形容,他知道一点,面前这个禅息寺第一高手玄悲师祖的速度,绝对不在他写轮眼状态之下,为了更好的接近他,达到能将他击倒的地步,政纪也不去管他在写轮眼状态下的时候对身体的负荷有多重,只是心里有一个声音在不断的告诉自己,要快!要更快!

    政纪全力压上,身体呈现拖影一般的速度,玄悲在他这种几乎可以算得上瞬息移动的速度下,也显得有些吃惊,刚才这个归义还只是勉强能够跟得上自己的速度,但是现在,却隐隐有超越自己的形式。

    快了,政纪离玄悲之间只有一米的距离,在两个人的呼吸一共抽紧了零点零五毫升空气的时候,政纪已经距离玄悲不过半米的距离。

    玄悲还没有任何动,放任政纪发挥一样,负手而立。

    就在两人之间差不多快撞击到一起的时候,政纪陡然生变,脚尖踏地,身体急速旋转,毫厘之间擦过玄悲的身边,成一个旋飞的状态,借着惯性飘到玄悲后方,看准机会,力气在手中汇聚,一式炮拳带着下一秒会击发出空爆的力量,朝着玄悲的背心擂下!

    “炮拳,力量为重,最适合魁梧重量级的人练习,配合步法,可以将力量推发到一个惊人的地步,”玄悲这个时候转身了,丝毫不看政纪发拳的位置角度,就像是早已经知晓了一样,双拳并拢击出,在政纪意识流的状态之下,还能在政纪拳头击出来的时候闪电一般转身,攻击,这个玄悲师祖的恐怖,实在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现在看起来,除了用枪支弹药之外,不可能有人从正面格斗的角度能将其击倒。

    但是也说不定,枪支是用来加强单体个人的攻击力的,在玄悲这种注重精神和武艺相互修行的状态之下,任何的偷袭也能先一步的察觉,即使是一公里以外的狙击手,也没有办法锁定他。

    政纪以前以为这种人可以觉察出来危险的情况只有电影里才会有,却没有想到,任何只要在精神力和敏锐力训练上面加了把力的人,在面临这样危险的时候,都会有危险的警觉,区别只是在于大还是小,但是在禅息寺的这个地界,估计没有人能偷袭得了这个玄悲祖师,因为禅息寺本身的装备,就已经够达到世界级别的先进水平了。

    双**加,带着两方同时爆起来混合成一声的轰响。

    “轰隆!”

    就像是一道惊雷打在了这海螺上通明禅院内,绽放出远远传达到下面禅息寺的声响。

    次一级的净念禅院,人人皆惊,每个人的表情都被这一声振颤住了,一个手举着旗帜的武僧甚至还能感觉刚才声波传递到手中旗杆的颤动。

    “谁能告诉我……刚才是什么声音……”一如的鼻涕不知不觉地淌下到了嘴唇,却丝毫没有察觉,眼神呆直,左右四顾。

    没有人回答他,也没有人能够回答他。

    只有玄苦长老望向通往通明禅院的延伸到转角处阶梯的时候,嘴角咧开了一道缝,“空爆……”

    政纪撞断木雕窗棱,带着碎裂纷纷散飞的木屑,飞出了禅院,身体重重的跌在地上,在地面滚着圈出去,扬起一片灰尘。

    玄悲大师也朝后退了几步,收不住脚,一屁股坐在禅床上。

    政纪先一步把手撑上地面,支撑着自己站起来,全身上下传递出酸疼。

    政纪觉得深层的肌肉有种像是无数只蚂蚁来回爬挲的麻痒,透过了表层皮,直接深入腹地真皮层的麻痒,就像是在皮和肉之间铺满了一片密密麻麻的小珠子,大片来回游移的硌着,皮肉之间满是钝钝的疼痛,然后又在强大的自愈能力下更加的酸痒。

    政纪勉强的站立着,静静地看着禅院的方向,这一交手,他有一种酣畅淋漓的感觉,真的很难想像,自己在和一个一百岁以上的老人在交手!

    “轻敌只是战场上面送出生命的最好方式,不错不错!”玄悲拍着手,慢慢的从禅院门口走了出来,身体带着逐渐攀升的气势,一步步朝着政纪走过来,“如今的情势,国家级别的间谍组织有美国的(cia)中央情报局,德国的摩萨德……”

    玄悲看似轻描淡写,一边说话一边进攻,拳速似慢实快,带着凌厉的节奏。

    政纪丝毫也感觉不到轻松,闪避着他的拳法进攻,一边半分心的听着玄悲讲话。

    “英国的军情七处,……这些都是为国家服务的间谍组织。”

    ps:感谢中华百姓打赏的红包,谢谢过年的第一个红包哈哈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4/4110.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4/4110.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