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四十八章 过关!

推荐阅读:变身在漫威世界超级城市制造商古武兵王在都市斩龙蹉跎惘少我在女子监狱的日子梦游诸界

    政纪躲过玄悲的一记掌风,身体转了过去,手肘和玄悲另一只手掌硬碰了一记。

    玄悲没用全力,只是象征性的朝着政纪攻击,即使是这样,政纪都觉得在力量之上的吃力,这种吃力,并非说他改造过后的身体力量上不如玄悲,而是用力的技巧!玄悲能够更完美的将每一份力度以最大化的方式攻击出来!

    “我们的国家没有正式的间谍组织,包括我们的禅息寺,都不是一个间谍组织,国家授予禅息寺的主要任务,是为了阻止别的国家在我国获取情报,也就是反间谍行动……”玄悲手化成锥,朝着政纪胸膛击落。

    政纪手掌横切过去,迎向玄悲手锥尖峰,却不料玄悲手锥在自己将要碰撞的刹那散开,化成一似龙爪,扣住他的手掌。

    政纪飞脚而起,踢向玄悲的手腕,玄悲猿猴一样灵活手臂倏然回缩,政纪的脚踢从玄悲手掌毫厘之间错了过去,只带起一缕劲风。

    玄悲退后一步,身体再朝前速进,“同时,禅息寺还负担着一个更加艰巨的任务,就是阻止一切的恐怖组织在世界范围内的漫延!”

    政纪同时后退,这才抽得出时间来说话,“我知道,禅息寺是因为一个更加隐秘的组织而成立的……”

    “禅息寺为了对抗那个组织而成立,但是却被现实赋予了它更多的责任,那个组织一直处于暗处,禅息寺穷尽这么多年,每一次快要抓住他们狐狸尾巴的时候,他们就会完全的消失,不留一点的痕迹,他们的存在不被人知晓,却在不知不觉之间改变着所有人微妙的命运。”玄悲停住了攻击,全身放松的看着政纪,“这个组织一直在暗处积蓄着力量,禅息寺却有着自己的路要走,不光是对抗间谍组织,还为了对抗各种类型的秘密恐怖组织。”

    政纪点点头,玄悲没有继续攻击找他麻烦,他已经相当的轻松了,“禅息寺不论武僧的实力还是装备的先进,都有能够与大国间谍组织比肩的实力。”

    “禅息寺已经和几个秘密组织有过交锋,比如东瀛七岛国的忍者教会,欧洲大陆的圣殿武士教廷,半岛的自由人运动等几个组织,总体是禅息寺占了上风。”

    政纪表面上点点头,但是私下却想不通这个师祖给他说这些干什么,对于他来说,这些根本就不怎么重要,恐怖组织,国家之间的间谍战,貌似并不管他什么事。

    忽然,玄悲的身影如同大鹏展翅一般的直飞而来,平淡无奇的一拳直直的朝着他的脸庞打来,不知为何,那种无法躲避的感觉再度涌上心头,这一次,可不再是蒲团,而是活生生的一拳,不知为何,政纪看到这一拳,感觉到极其的危险,如果自己被这一拳击中,恐怕后果会很严重。

    千分之一秒之后,玄之又玄的一拳准确的击打在了政纪的脸上,玄悲的嘴角露出一丝淡淡的笑容,然而在下一秒,他的笑容忽然凝固,因为,眼前被击中的政纪,并没有像他料想之中的被打飞,而是在他呆滞的木光之中化为漫天飞舞的乌鸦,在他瞠目结舌之中,鸦群在他视线范围内聚集,不可思议的凝聚成了一道身影,正是政纪!站在了他身前的几米之外。

    “这......!”玄悲直勾勾的看着远处的政纪,又看了看自己的拳头,脑海中满是惊讶,“这是法术?!”他下意识的呼喊出声。

    “解!”视线内乌鸦重组而成的政纪微笑着摇摇头,轻轻的喝了一声,然后玄悲感到一阵天旋地转,忍不住闭上了眼睛,等他再次睁开眼之时,政纪依旧站在那里,只是,一切似乎与刚才相同,却又不同!

    “幻术而已,师祖可以理解为我用这双眼睛发动的催眠罢了,”政纪面带着微笑的解释道。

    “幻术?催眠?!”玄悲念念有词的重复这几个关键词,眼中带着不可相信的神色,“这么说来,我刚才被你催眠了?那如果你不唤醒,岂不是任由你为所欲为?”他几乎在瞬间就捕捉到了关键点。

    “或许也可以这么说吧”,政纪点点头。

    虽然心中有所猜测,在听到政纪肯定的回答后,他还是忍不住惊讶,下意识的直视着政纪诡异的万花筒写轮眼。

    玄悲看着天空,有些打趣地干笑几声,“果然是天选之人啊!没想到,我尽然会有一天败在一个刚入禅息寺两个月的初级武僧手里”说完旋即眼睛深深的望着政纪,其中带着些复杂的情绪,“呵呵,归义,你可以离开了……”

    “嗯?……”政纪诧异的看了眼玄悲,“其实,是我败了,我挡不住师祖你的最后一拳,如果是真拳实干的话,我会输的很惨,使用这双眼睛发动幻术,已经是弊了”

    “呵呵,这双眼睛是你的吗?”玄悲敞开长袍,看着政纪忽然问道。

    政纪微微一愣,“是吧”。

    “既然是属于你身体的一部分,你用它击败我,又怎么能算是弊呢?禅息寺的武僧,身体的每一个部位都要化为最有效的进攻武器,而你用你的双眼击败了我,怎么能算是弊?”玄悲眼里忽然带着一些悲伤,“在我们的世界里,没有什么公平可言,没有什么武士道精神,输或赢不重要,重要的是生或死!我不希望,我的武僧们,为了所谓的公平,为了所谓的精神,而将生命视为筹码!我要的,是你们赢!是你们活下来!不论你们用什么手段,我不希望,看到任何一个禅息寺的武僧牺牲!”

    玄悲说着,整个人的气势冲天而起,忽然变得高大而独特。

    政纪呆呆的看着他,这番话在他的心田荡漾着,忽然让他有一种热血沸腾的感觉,这位禅息寺的师祖,这位令人敬佩的老僧,他的愿望,竟然是如此的简单,是啊,禅息寺的僧人,注定要在硝烟弥漫与各种危险中斗争,等待着他们的是无尽的危险与挑战,他们的生命,有时就像夜空中最璀璨的焰火一般,短暂的照亮这世界,却也燃烧着自己,危险在他们的身边徘徊,生命就像风雨飘摇中的蜡烛一般,没有输赢,只定生死!

    就如同玄悲师祖所说的,活下去,不论用什么手段,都要活下去,才能用他们宝贵的生命,在黑暗中默默守护这个世界,他忽然鼻子略微酸楚,仿佛看到了一代又一代的禅息寺僧人前仆后继一往无前的身影,是他们维护了属于华人的和平生活,是他们,用自己的奉献,维护了这个国家!这就是禅息寺!这就是禅息寺的僧人!

    “恭喜你,成为禅息寺第八个禅宗传人!”

    玄悲的话很轻,但是这句话在政纪的心里面落下来,砸得出一个原子弹爆炸的大坑,上空有翻涌的蘑菇云,所有在禅息寺里面风吹雨打日晒雨淋的生活,都在庞大的冲击波面前被毁灭性的冲散,逐渐的风化成碎粒,最终隐没不见。

    当所有的等待都有了结果,当所有的沉默都凝华成承诺,当一切本以为烟消云散的美丽人生又重新降临到自己面前,当本以为那些生命里面永生难忘的人,又重新的回到自己身边,这样穿越了过去和穿越了未来透支了一切感情的庞大情感猛地冲击进自己的内心,自己师傅戒空一辈子渴望得到的称号,自己就这样成功了?

    “师祖,我的文化课程,还没过关”,激动过后,政纪记起了成为禅宗传人的必要条件之一,必须要获得两门博士学位。

    “规矩是人定的,自然也可以更改,更何况,之所以要博士文凭这个要求,是因为禅宗传人的任务都是世界各地极其危险的,知识掌握的越丰富,他们生存下来也就把握更大,两门博士学位,说白了是为了禅宗传人完成任务的保证,可是你有了这双眼睛,顶得上无数个博士学位,自然可以变通”,玄悲带着神秘的微笑拍拍政纪的肩膀说道。

    “谢谢,师祖!禅息寺的事,就是我的事,从今起,我会时刻铭记在心”,政纪双手合十,做了一个标准的僧人动,认真的看着玄悲说道。

    “好了,下山去吧,从今天起,你就是禅息寺的第八位禅宗传人了,同时也可以随时离开禅息寺了,但是我还是要说一句,禅息寺永远为你开放,只要你愿意,你可以随时回来!”玄悲微笑着说道。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4/4115.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4/4115.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