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五十章 离别之言

推荐阅读:主神调查员第一名门:甜妻太傲娇独宠一世:总裁老公太缠人头条婚约蹉跎惘少都市极品小医圣逆流2002梦游诸界舌尖上的江湖酒鬼醉天

    戒空咂巴着嘴巴,该交代的也交代完了,一切准备工也万事大吉,戒空四下里看了看,也没有发现什么落下的东西。

    “师叔,你好像忘记了,还有什么东西要给我。”

    戒空看着政纪,仔细地想了下,“哦,对了,还有一个红外相机,你等等,我回去拿……”

    “不是这个……”政纪打断道。

    戒空再想了想,又恍然大悟,“哦,对了,小型火箭筒,我去拿……”

    “不是!”政纪额头有些青筋暴起,“不是红外相机,也不是火箭筒,是你脖子上的那条项链,你不是要我交给你的妻子吗?”

    戒空微一错愕,手握上脖子前的项链,沉默了半响,突然抬起头来,脸上又回复了那种弥勒佛似的微笑,“呵呵……不用了,这条项链,记载着我永不能回到的过去,我怕给了你之后,我连回忆,也不曾再有了……”

    ※※※

    政纪和戒空从海螺山的禅院里出来的时候,真真正正的吃了一惊,广阔的下方龙纹操场上面,站满了密密麻麻的人群,禅息寺几乎所有的武僧,都在这一时刻全部集中在了龙纹操场的上面,沿着海螺山而下,就是一个大型的平台,平台的石头雕栏上面每隔一个位置就会蹲着一如小石狮,应该是用现代化的雕刻技术制成,因为其精细程度,简直栩栩如生,平台次一级就是龙纹操场,政纪看上去,有些像第三高中的操场和主席台,不过这个龙纹操场,要比自己学校的操场大了不知道多少倍。

    长老院的长老们已经全部站在了平台上面,静静地等待着禅息寺第八禅宗传人的来临,这是禅息寺第一大的盛世,成为一个禅宗传人,是禅息寺不知道多少人的梦想,也是禅息寺里,最宝贵的存在,现在的这个仪式,就是禅宗传人称号的正式授予仪式。

    每个长老的耳边都延伸出一个黑色的耳麦,耳麦的扩音装置在整个龙纹广场的下面,需要哪个长老说话的时候,耳麦才会开通,也避免了出现不少的杂音。

    藏法首先站了出来,一开口,下面海潮般的人群顿时停止了说话,“你们是光荣的,我们的禅息寺在今天,也是无上光荣的,因为就在这个时候,就在这个仪式过后,我们的禅息寺新一个禅宗传人,我们禅息寺有史以来最年轻的禅宗传人,就要诞生!”

    藏法再上前两步,“禅息寺已经有七年没有推陈出新了,所以今天的这个日子,更加的值得纪念,他将伴随着今天的日光,永远的闪耀在我们的心里面,永远的闪动下去,直到总会有一天,一个新的勇士接替这个位置!”

    掌声轰天价的传来,对于政纪,他们是早有耳闻,一个才刚入禅息寺三月不到的初级武僧,击败了第一高手,顺利成为禅息寺禅宗传人,无论对谁都是一种巨大的鼓励。

    政纪站在台上,这是第二次他这么样子的站在台上,被万众人瞩目,被所有人期待着,他的心里有些紧张,直到玄悲禅师也出现在平台上面的时候,他的内心才稍微的定了下来。

    一直陪在政纪旁边的戒空朝后退开,长老们站成两行,分别在政纪旁边经静立着,像是中世纪的祭神的教父,玄悲禅师和另外两个慈眉善目的金袍禅师在尽头处,手中握着一个红黄相间的勋章,中间有颗大大的黄五星,旁边点缀着一些穗尾和橄榄枝,“这是禅宗传人的徽章,是你应该得到的荣誉象征!”

    政纪从两旁长老的夹道上走过去,感觉到一种油然生出来的自豪,他终于明白为什么人类会发明仪式这东西,这东西能将所有的礼节正式化,带着不容挑战的权威。

    政纪从玄慈手里接过禅宗传人的徽章,同时听到玄慈压得很低地声音,“知道这个徽章很丑,不过是国安局规定的,将就接受了吧。”

    政纪的房间在海螺山上面,是特意为禅宗传人准备的房间,整套房间内部看似古朴,在政纪准备挑战玄慈之前,就是住的这间屋子,现在则是专供给他晚上休息的房间,白天的仪式让他热血沸腾,而更让他为之激动的,是明天的去往燕京的飞机,丁老,明天应该就会到,然后和他一起返回。

    有着白色印花软绵绵的床铺上面,天鹅绒的棉被像是一掉进去就没了个底,直直的淹没在最底层里面去,被庞大的温软包围着,像是这个时候照亮了一整个天际的星空,又仿佛温暖的壳,带着轻柔的包裹,静静地流苏一般在夜空之上,默默地注视着这千古转瞬间变幻的大地。

    政纪知道,他今天一晚上都不要想睡得着了,起死回生,历经艰险,因祸得福的获得了这一身的本领,更重要的是他就要返回那阔别已久的世界,与相识相知的亲朋好友再聚首,那种感觉,真的很好。

    一种是超然的状态,大喜过后突然的归位于平静,平静的做事,平静的生活,就像什么也没有发生过一样,会照样吃的很香,会觉得天很蓝云很闲自己很帅,心里面的所有的空隙,一点一滴的被全部的充实了,再没有半点遗憾,会睡得很美很美,美的可能就这么一觉下去,地老天荒。

    第二种就是狂喜,掩饰都掩饰不住的狂喜,可以一直不停哈哈大笑的敲打着别人的窗户,也可以在路边抱拥一位漂亮mm后迅速跑开,甚至可以在自己家里面不停的敲打敲打墙壁,打得咚咚响,睡觉是不可能睡得着的,更方便在半夜的时候,举着个脸盘跑到阳台上面,一边敲一边跪着唱征服,唱得对面灯火通明磨刀霍霍为止。

    政纪站了起来,走到墙壁处的一副字画面前,手轻轻的在墙壁上面拨弄了几下,字画连带着的一整块墙壁突然传出来咯噔一声,像是某种机括激活的声响,又像是钥匙在扭到门底的最后一刻,那种牵带着横杆开动的声音。

    墙壁朝外面#了开来,一阵冷气烟雾般从缝隙里透出,在空气中旋舞了一番,随即隐没不见,政纪拉开墙壁,几罐可乐和啤酒静静地躺在这个镶嵌在墙壁的冰箱里面,和周围古典气息的环境极不协调,就连今天戒空带政纪入住进来给他介绍的时候,都让他脑袋上挂着老大一滴汗。

    更不止是这样,就连床头的墙壁上,都有活栅板机关开合的液晶电视,这种栅板平时间看上去就像是一堵天衣无缝的墙壁,就算是仔细的摩挲而不去敲打,都无法找出和墙壁结合的缝隙,有点像科幻片里常常出现的开合房门,关闭起来没有一点人工修饰的痕迹。

    这样的隐秘机关,在禅息寺可能每一所房间都会有,这种只会在什么黑衣人,间谍片里出现的隐秘机关,现在却真实地出现在政纪的面前,虽然他在禅息寺的这一年来见识的东西不少,当时当初看到这些东西的时候,再联想到这个海螺山,心里面还是隐隐的有一种对修建这个基地的人的伟大赞扬。

    房间的外面传来一些细碎的声音,像是某人踩着地面的树叶,传出来枯叶脆裂的毕剥声,在这样的静夜里面,更显得突兀。

    这个时候,会有谁来到这里?

    政纪带着雾水静立在房门处,同一时间,那个踏地的声音也消失了,政纪却可以察觉得到,那个朝着这个屋子走近的人,就在和自己相隔着的门对面空地上面,而且政纪也清楚地感觉到,这个人,也知道自己正在门的这一边,静静地和他站立着,像是两个不同世界的相同瞬间。

    政纪推开了门,看到月光下的戒武,一身的长袍,站立在空地上面,星光洒落在地面草叶之间的露水中,泛着晶亮的光芒。

    “要走了?”

    “嗯。”

    “东西收拾好了没有……”

    “差不多了。”

    “归义……这一年多来,你不会怪我吧……”戒武静静地说道,丝毫没有了以前那种魔鬼教官的模样。

    政纪心微笑着摇摇头:“怎么会呢?严师出高徒,相反我还要感谢你的严苛教学。”

    “我承认,之前折磨你的时候,是为了发泄这么多年对戒空的怨气,现在看起来,我差点被怨气给吞没,做出了几乎不可原谅的惨剧,现在的我,只想在你最后要离去的时刻,来代表这么久对你的特殊歧视,说一声对不起!”戒武头微微低了下去,让政纪手足无措,这个戒武教官,平时间里是一个不苟言笑的模样,就好像自己的父亲,就算是天下间最好笑的事情摆在他眼前发生,他都像是中央花园里的雕塑一样,表情不亚于岩雕石刻,而这样的戒武,竟然会破天荒的来向自己道歉!?

    到了这个份上,政纪如果还不原谅他,就显得自己是小气包了,而且凭心来论,也是因为戒武这么两个多月多来的魔鬼训练,才造就了自己铁一般的身体和强大的力量,“戒武师傅,请允许我这么叫你。”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4/4124.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4/4124.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