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五十一章 回归

推荐阅读:容闺辣手神医试婚总裁一宠到底一胎二宝来报到恶魔驾到:甜心撩上瘾异能少女重生:帝少夺吻99次倾城狂妃:废材三小姐凌天帝主霍先生爱到最深处重生之老公宠不停

    戒武显然是有些受宠若惊,他只希望得到政纪原谅,却不想政纪竟然承认两人师徒的关系,弄得他一张老脸都多现出些感动,眼眶里有些晶莹的水汽在打转,“我允许……我怎么不允许……!

    “戒武师傅,其实,是我要谢谢你,如果没有你的严格教导,怎么会有今天的我,你教给我的,终受受益”,这是政纪的实话,有些知识,有些学识,只有在用到的时候,才会想起并感谢教给自己这一切的老师。

    戒武再也说不出话来,两人的双手紧紧地握在了一起,没有了憎恶,没有了仇恨,有的只是冰释前嫌的快感和轻松无比的心情。

    政纪送走戒武,转过头来,微微一愣,黑旷的空地上,凭空的多出了一个身影,无声无息,就像是黑夜里的幽灵,如果不是政纪过人的眼力,看清楚他的长袍和打扮,几乎就要将他当鬼魂。

    “玄悲师祖……你怎么,会突然的出现在这个地方!?”

    玄慈一身黑袍,整一个模样放到宋朝就是一个偷袭金兵大营的豪侠形象,“你明天就要走了,我现在来,是还有一些些重要的事情交待。”

    “不要把禅息寺的位置告诉别人,保守一切秘密,不要轻易使用禅息寺里面所学习的格斗技巧,也不能使用任何禅息寺的武器装备……”政纪如数家珍,简直可以到了倒背如流的地步,一条一条的说道。

    “我今天来的目的,就是对你交待最后一个事情。”

    “虽然你以后说不定不会再回到禅息寺,但是禅息寺给予了你力量,你就必须要把你的力量,使用到正当的地方,锄强扶弱,是我们禅息寺一直流传下来的寺规,你以后遇上了任何的邪恶,都必须用你在禅息寺获得的力量,与之对抗!甚至于,”玄慈顿了顿,“可以使用戒空给你的那些装备。”

    政纪尴尬的点点头,暗想原来你早就知道那老家伙偷东西来给我了,亏自己的师傅还以为神不知鬼不觉。

    玄慈手中出现了一块液晶板,隔空掷出,横越了五米的空间,被政纪一把抓在手里。

    “卜滋!”一声,液晶板出现了图像,显示出一些人不断旋转的全方位五官头像,下面是一长串的资料,看得政纪莫名其妙。

    玄慈了解释,“这是禅息寺的通缉令,上面的都是通缉者,从a级到d级不等,他们都是极端危险的分子,任何一个对社会所造成的破坏都是难以估量的,这也是你需要遵守的义务,不需要你特意的追查,只需要你在遇到他们的时候,用你的力量将其拿住!”

    政纪暗忖天下果然没有免费的午餐,禅息寺也不会白白教给自己这么多的功夫,果然还是要开出一些条件。不过这些东西相对于他得到的,已经可以算微不足道了,他点点头,“好,我会留意的。”

    “我提醒你一句,能被禅息寺所通缉的人,都不是普通人,他们是相当强大的****和各个领域的专家,如果你遇到他们的时候,千万不要轻敌,我可不希望禅息寺的禅宗传人,就这样不知不觉地送了命,”玄慈停顿了一下,深深的看着政纪,“而你,也不能用你在禅息寺学习的能力和武器,为非歹,否则的话,通缉令上面将会有你的出现——s级通缉!”

    “吱呀,吱呀” 玄悲离开后,一阵熟悉的轮椅声从黑暗中传来,将政纪的注意力吸引了过去。

    “今晚这是怎么了,一个接一个的来”,政纪嘀咕了一句,看向了来人,正是归离的师傅戒云。

    戒云坐着轮椅,面无表情的慢慢来到政纪的面前,抬起头在月光下看着政纪的面庞,忽然说了几个政纪意想不到的字:“谢谢你,归义”。

    “嗯?”政纪想到他或许是为了归离而来,也猜测过他是想要追尾归离的死因,可是却没想到他会以这样的开场白。

    “我知道,你那天在大殿里的,或许并不全是真的,归离,判寺是真,或许救你也是真,但你所说的他是禅息寺派过去的卧底,这我却是知道这并不是真的,当他在禅息寺做出那等血案的时候,就已经注定了他回不了头了,”戒云目光之中带着难掩的失落与悲伤,似喃喃自语,“活着的时候,他或许臭名昭著,但我要感谢你,在他死了之后,给了他一个洗净铅华的机会”。

    政纪目光微微凝,许久才点点头道:“他的确帮过我,但是人死为大,不论他生前有什么过错,那都是过眼云烟了,我们,都犯不着为一个死人而执着”。

    “或许吧!但我还要谢谢你,以一个罪者师傅的身份,让他能从禅息寺的黑名单里除名”,戒云神色飘摇,似乎回想起了什么,慢慢的转过身,摇着轮椅缓缓离开,走到门口,忽然回过头来看着政纪最后说道:“忘了恭喜你了,第八位禅宗传人,你圆了师弟多年的梦”。

    当云空拔渐了几千米,翻腾出隐约可见的白雾,半透明着亘古不变广阔苍茫的大地,宛若停留了一整个世纪的大雁,远去淹没在亘古的出现的夕阳里。

    当时间也被悠然久远的牢记,那么千年之前,是谁在断崖塔上面吹奏了誓言,苍茫的被风吹散,每一个粒子都化成世界里面最微弱的电波,历经了时空变换之后,轻轻地在每一个仰望原野远山的日子,在每一个看过大海和游鱼的日子,在每一个看过天空和飞鸟的日子里,带着卷起的草苏,带着海洋的季风,带着天空在眼瞳上倒映出的蓝色微光,最终的生长慢条发芽,遥遥的长成参天大树,支撑着覆盖一个世界蓬茂繁殖的梦想和希望。

    面前有木制的台桌,古木特有的纹路爬满在上面,呈放着一杯还冒着热气的咖啡,精致的杯盘,带着一些异国的花纹,浓郁的咖啡香气弥散在四周,湿润带点热力的醇香寻缝觅隙的钻进了鼻孔里面,在脑海里酝酿出幸福的味道。

    政纪透过超豪华客机的舷窗看出去,下面是一片茫茫云海,这和似曾相逢的感觉,就宛若他在两月前赴美参加颁奖晚会的时候,现在是在温馨的豪华头等机舱内,只是静静的看着窗外飞倏而过的风景,内心久久不能平静。

    家人和生活。平静而富足的过着现在的生活,他们现在在做什么呢?会不会在静静的看着门口,盼望着自己的归来?四合院的小黑,会不会还卧在奶奶的脚下,每当有风吹草动的时候就会机敏的站起身呢?

    在深海之下的最后时刻,自己真的以为那会是自己在这世界上最后的一刻了,那时的自己,可否会想到现在的模样?政纪看了看自己的胳膊,两个多月的地狱一般的训练,一段离奇的几乎能够谱写成一段玄幻小说的经历,让他整个人壮实了,不觉之间,他的成长,已经像一株小芽,长成了饱满果实的大树。不知道,等到自己回到那个熟悉的世界,走到街上的时候,是否还会有粉丝认得出自己?

    生活就是这样,在你认为最不会有什么转机和竟外的时候,在你认为自己的生活千篇一律没有任何外部事物能让他动摇甚至于大西洋台风都不可囊撼动分毫的时候,往往是最不起眼的一个漏洞,就已经让我们曾经以为被围拢在钢铁城堡里面稳如磐石一样的生活,就那么的轻易消散碎裂,成为星星点点的碎块,在来不及追忆的时间里,隐化在空气之中,像是去到了另一个世界。

    政纪看看自己身边的包裹,那里边的东西,有代表着身份的徽章,有自己那个便宜师傅戒空从藏经阁“顺手”拿来送给自己的各样千奇百怪的物品,这一切,都见证了他这两个月的真实。

    “没想到,真的没想到,临时起意的让你历练两个月,你小子竟然真的成了禅宗传人!老宋和我果然没有看错人啊,你知道你小子创造了多少个禅息寺的奇迹吗?”坐在政纪身侧的,眯着眼睛打量着他的老人,正是丁老,他面带着微笑,拍拍政纪健硕不少的肩膀感慨道。

    “还说呢,说好了很快来接我,没想到丁老您竟然涮我,足足让我等了两个月,这都快十月末了,这么长时间不去报道,我这大学八成是白考了,”政纪露出一丝笑容,语气中带着调侃看着丁老说道。

    丁老的脸上露出一丝讪讪的笑容,一拍茶桌大声道:“胡说,没有我老丁的同意,哪家大学敢不要你!”。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4/4129.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4/4129.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