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五十二章 重逢

推荐阅读:冠军教父被痴汉又不是我的错!单挑好莱坞一夜惊喜:禁爱总裁吻上瘾唇情:总裁的试婚新娘嗜宠成瘾:神秘恶少偏执爱绝世娇宠小太后至尊霸王系统魔帝狂妻:腹黑大小姐我的邻家空姐

    “要不,你干脆别去什么央财了,我看你小子是个当兵的好苗子,直接去军校吧,那可比什么一本重点强多了,等你毕业出来了,直接给你上少校军衔!怎么样?”看到政纪惊讶的神情,丁老忽然贼兮兮的靠过来,眼里带着狐狸诱拐猎物的神色抛出了一个个诱人的筹码。 (.  . )

    “别!丁老您还是饶了我吧,刺激的事我已经经历了不少了,所以还想多过几天普通人自由自在的日子,哪怕您给我个少将我都不干”,政纪笑着摆摆手道。

    “臭小子,你想得美,还少将,真以为将军是那么好当的,那都是真刀真枪一点一滴打出来的,功劳不够,你就是太子,也得老老实实的待着,老子在你这么大的时候还是个伙头兵,”丁老斜了政纪一眼,没好气的说道。

    “幸好,我只是个普通老百姓”,政纪丝毫不以为耻,呵呵笑着道。

    “唉,能力越大,责任也就越大,有些事情,并不是你想躲,就能躲得掉的”,丁老微微感慨的说了一句,便不再言语,闭上了眼睛开始闭目养神。

    政纪下飞机的时候,清爽的风,悠闲的云,还有远处遥遥起伏的树影,这样熟悉而温馨的画面一丝不苟的映现在他的视野之中,空气里面充斥着阔别已入久的尘世的味道,那种带着甘甜清香还有树叶飘落的味道,相比较咖啡而言,更能让他永生难忘。

    多少年美丽的时光淹没,多少个魂牵梦绕的日子陪伴,当漫山遍野都开满了金黄色大片摆伏太阳花的时候,当一整个晴空澄明如镜万里无云的时候,当轻絮在天空之中带着莫名的忧伤消失在浩荡时空之中的时候,当远山开始消散了迷雾逐渐露出了朦胧轮廓的时候,当一缕一缕的阳光斜射在机场哨塔楼房拉下一条一条光斑和黑斑交织出来的颜色的时候,当这个夏天再次来临弥漫出梦想和浪漫和时候。

    我回来了!我的国家!

    鼻翼之间,是世俗都市里那熟悉的带着些许尘霾和汽车尾气的空气,身着各式衣物的形形**的路人,让政纪有种恍若隔世的感觉。

    丁老的身份不同,安保措施自然非同一般,机场为他开通了专属通道。政纪和他同行,很敏锐的就发现在丁老的四周那隐隐绰绰的保卫人员。

    “你不在的这几天,宋家的小公主可担心坏了,没想到啊,你小子不知不觉间竟然将人家的心得到了,难怪当初秦家的那个小子恨你恨得要死要活的”走在通道内的丁老,像是想到了什么,笑眯眯的看着政纪说道。

    “只是朋友,丁老您不要多想,”政纪苦笑着摇摇头,宋玉对他的情感,他知道,可是感情有时候就是这样的矛盾与充满了无奈,自己的心,只有一颗,也只能交给一个人,否则,那是对别人的不尊重,也是对自己的不负责。

    “朋友?”丁老眉头一挑,一脸的不相信。

    时间,仿佛在这一刻停顿,光阴,好似在这一秒凝滞,带着绚烂色彩的阳光下,机场外的胡雨捂着嘴抑制住自己惊呼出来的冲动门前微蓝色的阳光让她的视线看的不太清楚周围的气氛突然间凝固住了所有的声响都淹没在了回忆不断闪现的脑海几月前的政纪一直陪伴在自己身边,走过繁花似锦绿树成荫风景的男人,从前会陪着自己在每个有着烟花夜晚坐在天台上面吹着凉爽微风看着灿烂星空的男人,那个会在一瞬间透过交叠的树叶和自己同一时间看到远方山脉染雪轮廓的男人,那个有着令人心安的神色身体颀长的男人他,曾经遗失到一个自己也害怕去猜测自己也害怕知晓的角落甚至于自己不知道他是否还依然活着。

    于是那些曾经无数夜晚里哭泣的记忆也变成了微不足道的过去曾经在每个熟悉路口处隐没的背影的主人现在又重新回到了视线里,曾经以为一不注意之间那个就那么走出自己的生命走出自己世界的男人,于是就在这最不起眼的瞬间在这个最不经意的下午化成这个世界里面无比阳光的天使就这样重新出现在了自己的视线内。

    政纪的身体已经结实了许多,身材也更为颀长,整一个头发消失了原来的精短,变得有些金黄的凝乱,眼神清澈,却又不时地透露出一些顽皮,棕色的双瞳中,有些闪烁着灵气的光芒,两月多的禅息寺磨砺,无名病毒的超强能力,不仅让他有了紧绷的肌肉,结实的身体,也让他获得了顶尖的气质。

    也许有些人成长了才能更显得出他的魅力。

    这样的阳光下面即使是最重最疼的伤口,也会在温风轻轻吹过飘满漫天飞舞草屑的时候从划过脸颊的眼泪里慢慢风干成为结了痂的伤口,在温柔的舔舐中数着寂寞和时光交接最遥远的线段裂开空间里面泛黄回忆,和现在过往交会的断层拉破了晴空撕裂了乌云变幻出只有星光黑夜的肌肤带着曾经在这片苍穹下面吹拂过去的誓言,永远的流淌在有着星光璀璨如同钻石一般汇聚的银河之中闪烁成为无数人眼瞳里面心悸和疼痛的故事带着最优美的曲线华丽的穿破云空投身在远方,遥遥的天空里像一条永生前进的射线没有尽头孤独的前行着经过无数的白矮星红巨星最后到了就连光线都逃离不了的深黑洞穴,化身成为另一个世界物质的存在流淌着曾经追逐的血液骄傲的生活着。

    谁的忧伤埋没在沙地上扯着风静静旋转的风标留下晃动拉长的影子像是几十个世纪前斑驳的呈现。

    谁的呢喃像是塞壬的歌喉拂拭着人们心灵最脆弱的沙洲带来天空瞬息万变的风景奏动了锈迹斑斑的的琴弦。

    谁的谁离散在古老的荒原隔着圣安德烈斯大断层双目对视的瞬间看见了曾经的永远。

    谁的身影站立在世界毁灭的尖端看着面前疮痍满目的画面湮没了所有传唱千年风干的誓言。

    只有站在缓缓飘落梧桐叶下面的女孩已经烫卷蜷曲的亚麻色头调皮的挽在肩膀前面,更深更长的睫毛能看得见一整个银河的眼睛融合在周围环境里,和谐优美的身线带着眼睛弯弯的弧度融化成穿破一整个冰河世纪的笑脸,相隔着一条街道的时空看着出现在门口的政纪,宋玉的眼眶微微的红了,只觉得心理面有些什么东西隐隐约约的在酵着,就像是陈年的老酒,越来越浓,越来越淳。

    “啪嗒,”

    宋玉手中的香包掉落在地。

    下一秒钟,她柔软的身躯就投入到了政纪的怀抱中,

    空间和时间,对于两个隔远着时空相望的人来说已经不在是距离,这个就好像穿破了云空穿破了海王星和地球光年一瞬间出现在自己面前的男子,在自己还没有从睡梦里面醒来的时候就一定要紧紧的抱牢,否则就会像是从前无数次醒来成空的睡梦一样就那么像从水底浮现出来的水泡一样消失在了空气里面没有一丝一毫的痕迹。

    最好这个梦永远的不要醒来永远!

    政纪觉得有些异样自己抱着的宋玉,身上那种带着若有若无的体香丝丝脉脉的钻进自己的鼻孔里,这样无比真实的气味都算是梦的话,那么自己紧贴着这个梦里的苏紫轩胸前传来的那种软锦锦的触感又是不是真的在梦里面呢?

    “还说只是朋友,”一旁的丁老看到这一幕,眼里带着笑意,撇了撇嘴调侃的嘀咕道。

    沉浸在情感中的宋玉敏锐的捕捉到了丁老的声音,脸色一红,就像是秋天的枫叶一般,忙不迭的从政纪的怀里挣脱,羞涩的看了眼丁老,“丁老,您说什么呢!”

    胡雨站在宋玉的身后,复杂的看着眼前的这一幕,悄悄的把抬起的胳膊放下,然而,下一秒,政纪带着阳光般笑容的脸庞就充斥了她的整个世界。

    “许久不见,不来个久别重逢的拥抱吗?”政纪轻柔的声音就像来自远山的呢喃,让胡雨感觉整个世界都仿佛明亮了起来。

    没有犹豫的,胡雨扑进了政纪的怀中,用力的抱紧他,似乎想要将自己融入政纪的身躯之内,颤抖的身躯表明了她此刻不平静的心情,政纪感到胸口有些濡湿,低头看去,却看到胡雨梨花带雨的竟是在他的怀中哭了起来。

    “我还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许多的话堵在胸口,千言万语却最终汇聚成了这么一句,胡雨啜泣着低声说着。

    “让你担心了,”政纪心中一暖,拿出一张纸巾,擦了擦眼角的泪水。

    “小玉,看来你的对手不少啊,这个样子看来,这小子也是个招蜂引蝶的花花公子呐”,一旁丁老的声音不合时宜的响起,打断了现场的气氛,一时之间让三人都有些尴尬。

    “算了算了,老头子我也不当你们的电灯泡了,政纪小子,有时候来我那里喝喝茶,陪我聊聊天,”丁老挥挥手,在便衣们的护卫下,朝着不远处的一辆军车走去。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4/4133.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4/4133.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