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六十二章 保护!

推荐阅读:至尊神农繁荣末世大逃杀战姬随我闯异世村色撩人王牌特战之军少追妻扶摇而上婉君心绝世护花高手寂灭帝尊炼尽乾坤总裁强势宠:娇妻,乖一点!

    “小政,我和你商量个事儿,你看看行不行,”李雪梅忽然看着政纪说道。

    “妈,尽管说,你定就好,”政纪和父亲姨夫干了一杯酒,听到话题转到自己这里,笑着道。

    “我想把咖啡店的股份分一分,”李雪梅想了想说道。

    “哦?妈你想怎么分?”

    “政儿你看,现在咱们家的生活好了,可是也不能忘了亲戚们是吧,所以我想,给你大伯那边分一份儿,然后再给你二舅大舅那边也分分,妈只是提个建议,定夺的话还是你来吧,”李雪梅认真的看着政纪道。

    她之所以这么也和前端时间的亲戚来访有关,有道是穷在闹事无人知,富在深山有远亲,自从儿子出名之后,隔三差五的都会有娘家那边的亲戚来走亲戚,每次看到她两个弟弟穷巴巴的来,她自然也心里不好受,每次都会给两个兄弟拿不少东西,钱也偷偷的背着学平塞给两个弟弟。

    政纪眼里闪过一丝明了,他明白了母亲心里所想,母亲那边姥姥姥爷有五个孩子,母亲是老二,两个弟弟一个姐姐和一个妹妹,妹妹自然是席间的三姨了,她的生活在燕京自然也不差,可是其他几个姐妹,却在一个小县城里。

    在政纪的记忆中,大姨后来嫁了人,生活也算过得去,可是自己的两个舅舅其实并怎么会过日子,说的难听点就是有点败家,姥爷当年也是包工头,也曾有过一段辉煌,当年在县城里有七八间房,随着大舅二舅的相继结婚,自然也是家产两分。

    本来这些家产足够两个舅舅在不大的县城里过上不错的生活,可是却不知两人的原因还是别的什么,竟是越活越穷,大舅还好,为人比较精明,或许是及时醒悟懂事,守住了些许家业,可二舅就差一点了,房子三间变两间,两间变一间,最后索性又带着老婆孩子和姥姥姥爷他们住在了一起,以至于后来靠啃老和姐妹们救济靠活。

    舅舅们虽然不争气,可是手足连心,母亲自然也替姥姥姥爷和自己的亲兄弟心急,此刻自然而然的就想让娘家人生活的好一点,这是无可厚非的。

    “妈,我明白你的意思,你的亲人,也是我的亲人,不用分什么你我他的,咖啡店这边我就不占股了,股份你和爸看着和亲戚们分一分,也算是给亲戚们的一点补贴,当然,有件事得说在前面,股份可以分,可是人事和决策权不能动,大家只管分红就可以了,决策方面我会做主,从现在起,公司有个雷打不动的铁律,不许亲戚和关系户加入,”政纪公私分明,他虽然不介意这点钱,可是却明白,如果真的把这咖啡厅全权交给亲戚打理的话,那前景可就难说了,在华国,任人唯亲而倒闭了的企业可不在少数,也就是说,分钱可以,插手咖啡店的运营,却是没门。

    “我赞成儿子说的话,雪梅,不是我看不起你那两个兄弟,如果真的把咖啡店的生意全权交给你那两个兄弟的话,我敢打包票,不出三年,这店就得黄,你能帮他们一时,总不能帮他们一世吧,”郑学平喝的有些多了,说话自然也就有些大舌头。

    听到郑学平的话,李雪梅瞪了他一眼,似乎不满他诋毁自己兄弟,可是转念一想,却不得不承认自己丈夫的担心是有道理的,她想了想点点头道:“那就这么定了吧,等今年过年回娘家的时候,再和他们具体分,只是这样,委屈了你了“。

    “妈,自家人有什么委屈不委屈的,你想到什么就尽管做就好了”,政纪摆摆手,当初成立咖啡店的时候就是为了给母亲一个事情做,说句实话,他也没把咖啡店的收入当成支柱,能够让亲戚们都获些好处,他自然也是乐得见到的。

    “政纪这孩子有格局!年纪不大就有一股大气,很不错啊!说起来,我们都是沾了这孩子的光了,”董伟看着对面谈笑间就将咖啡店的股份全数散出去的侄儿忍不住说道,心下感慨, 咖啡店能够盈利多少这段日子他是有目共睹的,一家店,起码月收入在十万左右,而在燕京,就有八家,合起来就是八十多万!这笔收入,是多少人望尘莫及的!

    一边的董于漪,眼睛亮亮的看着对面坐着的表哥,耳边是对表哥的赞誉,在她的眼里,满满的都是对表哥的崇拜,人与人之间,怎么差距就那么大呢?自己班里的那些同学和表哥的年龄也就是两三岁,可是这一比,简直就是天差地别。

    酒足饭饱,董伟和郑学平酩酊大醉,自然也留宿在了家里,政纪还好,可也有些微熏,回到房间,躺在了床上,看着天花板,梳理着接下来要进行的事。

    “嘟嘟,嘟嘟”忽然一阵独特的震动传来,政纪神情一愣,掏出了禅息寺临走时给他的专用联络手机。

    “噗呲”一声,屏幕中出现了戒空的头像,让政纪吓得差点把手机丢出去,心里暗自感慨,军工产品果然总会走在民用的前边,如此先进的视频电话,最早在大众使用也是在05年之后了吧。

    “回到外边的世界感觉怎么样归义?”戒空圆圆的脸上带着笑意,为老不尊的样子让政纪仿佛又回到了禅息寺的那段时日。

    “还行吧,你们呢?”政纪随手将电话放在桌上,趴着看着摄像头,喝了酒的他有些晕乎乎的。

    “还能怎么样?照常,”戒空摇摇头道。

    “对了,有件事我想师傅能帮我和长老们商量下,我今天又遇到那个组织的成员了,他们一直在监视我的父母家人,”政纪想到傍晚的杀戮,眼里显出一丝怒火。

    “监视你的父母?人呢?”戒空听到这话,身子下意识的坐正,面色不复刚才的微笑,变得严肃了起来,禅宗传人的亲人被监控,这是不小的事。

    “人已经被我干掉了,”

    “干掉了?”戒空脸色略微的出现了一丝错愕,似乎没想到看似温和的政纪竟然会杀人,不过他很快的恢复了平静,为禅宗传人,杀人并不能算得了什么,“接下来你想怎么做?”

    “我想问问,禅息寺可否派遣几位师兄来保护我的家人,对方的实力我信不过别人”,政纪开门见山的道,这也是他在击毙监视者之后出现的想法,自己将来要想放开手脚,没有坚实的后盾是无法进行的。

    “派武僧保护你的家人?”戒空微微一愣,他没想到政纪竟然是提出了这样的一个要求,禅息寺史上,还真没有这种先例,为为数不多的禅宗传人政纪的身份虽然特殊,可是禅息寺的武僧还真没有给谁当过保镖的先例,“这个事我恐怕做不了主,得请示主持和长老”。

    “我可以答应你!”这时,一个苍老的声音忽然传来,镜头那面的戒空明显慌乱的手抖动了下,下意识的喊了声“玄悲师祖!”

    紧接着,玄悲白须白眉的样子就出现在了视频之中。

    “我会派遣两名何时的人选保护你的家人,不过有个条件”,玄悲的声音继续传来。

    “您说”

    “有些禅息寺解决不了需要你出动的任务,你能否响应号召?”玄悲透过摄像头,紧紧的看着政纪的眼睛,似乎想要看穿他的思想。

    “当然可以,凡事需要我出马的,一定在所不辞”,政纪毫不犹豫的答应了,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想要获得一样东西,就必须要有相应的价值体现,何况,禅息寺的任务大多与“共济会”和其他的恐怖组织有关,本就是和他有共同的敌人,哪怕是看在丁老或者国家的情面上,他也不会袖手旁观。

    “你要的人,后天就会到,到时候会和你联系,”,玄悲听到政纪的承诺,脸上露出了笑容,看着政纪说道。

    “多谢师祖了,”政纪点点头,对着视频那面拱拱手。

    漆黑的夜空,点点繁星点缀在在禅息寺透亮的没有一丝污染的上空,仿佛天空是海面倒着的影子,分不清哪面是海,哪面是天,玄悲和戒空静静的站在悬边,享受着这清净。

    “师祖,你似乎,对归义很不同”,戒空开口了,声音在寂静的夜空中飘荡着。

    玄悲仰望着天空,苍老的目光中却闪烁着独特的神采,似乎想要透过这夜幕看到宙宇的最深处一般,却是答非所问又似自言自语一般的道:“我有一种预感,禅息寺恐怕要面对前所未有的挑战与劫难了,我们要留下火种,归义,他很独特,有些命主注定的事,只有用遁去的那个一来打破”。

    戒空皱着眉头,一字不落的仔细的听着,可是却无奈的发现,对于玄悲师祖的话,他并不能够全部理解。

    “五年一次的佛宗正统之战,快要开始了吧,”玄悲忽然转身看着戒空道。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4/4184.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4/4184.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