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零六章班门弄斧!

推荐阅读:荒野中的悠闲领主重生之都市第一仙第36号当铺神奇牧场宠妾:侧妃万福妙医鸿途破产魔王战记容闺

    “抬起头来”,政纪的声音在寂静的大殿内仿佛金属摩擦一般。

    就像是操线木偶,白袍男子呆呆的抬起了头。

    政纪仔细端详着眼前男子的模样,逐渐和心里的那个人对上了号。

    三分钟后,“噗通”一声响起,白袍男子的身子仿佛虚不受力一般的跌落在地面,整个人分不清是死是活,而站在原地政纪面具后的脸庞,则显得很复杂, 有那么一丝震惊,又显得格外的愤怒!

    因为,政纪从眼前男子的记忆中得知,他的身份,并不是一般人,而是这里的大祭司!也就是说,他就是这里明面上的最高神官,如果有首相或者政要来参拜的话,就由他负责主持,身份相当于华国寺庙中的主持。

    而除此之外,他还有另两个身份!其中一个就是日本右翼军国势力之一的支持者,而另一个,则是政纪的老对头,共济会在亚洲的重要成员之一!而更令政纪震惊的不止这些,因为他从祭祀的记忆中还探查到,日本现在的首相,竟然也是共济会的成员之一!

    如果这些,并不足以让政纪愤怒的话,那么接下来他探查到的记忆,则让他整个人怒发冲冠,因为在首相的领导下,在这寺庙地下的共济会分部,在研制一种很有针对性的病毒!而这种病毒准备对付的对象,不是其他国家,正是隔海相望的华国!

    而且从这种病毒的种种特质来看的话,直指政纪前世所经历过的一场发生在华国的特大疫情,sars!或许叫“非典”的话,会有更多人知道。

    面具后的政纪牙关咬的吱吱响,曾经经历过非典的他可是清楚的记着那场疫情的严重!甚至可以说是建国以来最大的一场传染病爆发!举国之力下的轰轰烈烈的抗击非典,即便是这样,也造成了巨大的损失和死亡,全国大范围的停课停工,无数的医务人员奋战在一线而不幸感染去世。

    而政纪,更是对这件事刻骨铭心,因为他在曾经的大学室友,就是因为非典而去世!而所在的学校,更是因此全校隔离封锁,政纪一个宿舍的室友,在这样度日如年的日子里足足过了三个月!那三个月里,无时不刻的面对着死亡的阴云和室友离去的悲痛。

    难怪,难怪前世网络中流传着一种非典阴谋论,政纪忽然想到了前世无意中看到的小道消息,里面的内容直指非典是人为散布的一种生化攻击,也难怪为华国的邻国的日本,在非典期间没有一例病例!

    曾经的他还对这种论断嗤之以鼻,可是现在看来,他错了,有时候野道消息最为接近真实,这场史无前例的疫情,真的是日本搞出来针对华国的。

    难怪,在距离沿海地带的日资企业内,日方会要求员工定期体检抽血,就在工厂里抽,每年要抽几次血“体检”。照理,要体检应该去医院,而日本工厂对华国打工者在自己厂里一年抽几次血干什么?现在看来,一切就已经清楚了,因为在眼前这位所谓大祭司神官的记忆中,抽血只是为了研究华国人口基因样本,以便让病毒变得有针对性。

    熟悉历史的人都知道,日本人曾在华国开展过大规模的生物战,把多种病原体在华国各处散播,有着生物占的丰富经验和传统.大家知道,流行性出血热、乙型传染病,过去在华国是没有的。就是上世纪三十年代日本侵华期间,才开始在我国东北地区流行,至今残存的病原还在危害着华国人民的健康,这都是日本人干出来的!

    政纪的心里前所未有的愤怒充斥着,怒视着眼前密密麻麻的牌位,生前祸我国殃我民,死后依旧如此阴险毒辣!此仇,只有用鲜血来洗礼了!

    忽然,政纪面具下的眼神一冷,火云袍的身影猝尔启动,伴随着“铎铎”两声金属撞击声响起,只见他原先站立的地方多了两枚黝黑的黑色飞镖,深深的嵌入大理石的地板之中,尖部甚至还泛着蓝光,不用想,也是粹着毒,如果他刚才晚了半秒,可想而知会是怎样的结果。

    黑暗中,四名穿着黑色劲装蒙面的忍者,只露出一双眼睛,从大殿后四射而出,各自躲藏在阴影之中,如同影子一般,眼神机敏的搜寻着刚才一瞬即逝的男子身影。

    忽然,其中一人感觉身后一冷,脖颈上的汗毛炸起,一种如箭在背的感觉油然而生,而就在这时,一只干净的手掌出现在他的脖颈之间,猛地一捞,正是政纪的身影不知何时出现在了他的身后。

    “砰!”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一道白烟从忍者足下升起,身影随之消散。

    白色硝烟散尽,火云袍中的政纪站在石柱后,诧异的看着空无一物的手中,眼里闪过一丝惊异,不得不说,鬼子的忍者有几分技巧,竟然能在他必杀的一抓下躲过,刚才他甚至已经感觉到握住了对方的脖颈,可是却感觉到握住了一只油腻的蛇一般,虚不受力,让对方不知用何等方法逃开。

    不给政纪诧异的时机,两道人影伴从天而降,随着发力的轻“喝”,两道白练一般的武士刀闪过,朝着政纪劈头盖脸的砍去。

    “天真!”政纪面具下的脸浮现出一丝嘲讽。

    就在武士刀即将与政纪接触,两个忍者脸上的表情露出了满意的神色,然而在下一秒,无形的力场从政纪身周勃然而出,伴随着他们震惊和难以理解的目光,武士刀仿佛触碰到了无形的屏障一般的,怦然反弹而起,紧接着,就是他们的身体,不由自主的仿佛被巨锤击中一般,来得快去的更快的朝着后面飞去。

    内脏碎裂的鲜血在空中划过一道优美的抛物线,两个忍者砰的一声撞在石柱之上为之,他们的脸上还带着惊诧的看见鬼一般的表情,满眼的不甘于恐怖而死去。

    然而,危机并没有结束!

    政纪身后的黑色的墙壁忽然蠕动起来,几乎是瞬间,一道黑色的不知用何种方法和墙壁融合在起的身影猛然从中窜出,手中的武士刀直指政纪的背心。

    “啪!”在处理了正面的两名忍者后,政纪几乎没有任何的停顿,仿佛预感到了身后的危机,猛地向后一步,侧身,立肘,精准的以毫厘之差躲过武士刀,在忍者惊诧的不敢相信的眼神中,肘尖已然撞击在了对方的心口。

    “噗”,一口心血在空中爆开,忍者软绵绵的顺着墙壁滑落在地上,只有出的气没有进的气,眼看着已经活不成了。

    “敌方太厉害!呼叫支援!”最后一名忍者,话刚说到一半,突然戛然而止,因为政纪的身影,不知何时已经如同鬼魅一般的出现在了他的面前,冰冷的黑色面具仿佛没有一丝感情一般的对着他,让他的冷汗从蒙面布纱之后滴落。

    眼前的这个男人的手段,太过玄妙,甚至可以说是难以理解。

    “你,你到底是谁!”嘴里颤抖着说着日语,藏在身后手掌的动却不停,悄然摸向了匕首。

    然而,回答他的却是一双朱红色的眼睛,紧接着天旋地转什么都不知道了。

    “伊贺忍者?”一分钟后,政纪默念着这个名词。

    “叮,叮,咚,咚”,正当这时,忽然在寂静的寺庙内,响起了有节奏的清脆声响,一声接一声,给人一种奇怪的感觉。

    然而,就是这样平淡无奇的叮咚声,却让政纪的眉头微微的皱了起来,因为这种声音,给他一种不舒服的感觉。

    忽然之间,漆黑的大殿仿佛变得愈发的黑暗,和刚才的那种黑暗不同,这次的仿佛是光芒一点点的被吞没的那种令人心慌的黑!几秒之后,站在原地的政纪,就感觉到四周已经是完全不辨东南西北,仿佛整个人在漆黑的宇宙一般。

    忽然,一道亮光亮起,仿佛混沌初开一般,天地间渐渐变得明了,而政纪,却惊讶的发现,不知在何时,自己竟然被绑在了石柱之上,眼前不远处盘膝坐着一名日本人阴阳师装束的老人,一双如同鹰钩一般锐利的双目直直的盯着政纪,似乎想要将他整个人看穿一般!

    政纪试着挣扎了一下,却发现绑着自己的也不知道是什么材质,根本无法挣断。

    “不要在做无谓的挣扎了!老实告诉我,你是谁,是谁派你来的!”老人如同猎豹看着垂死的猎物一般,胸有成竹的看着眼前的政纪,阴狠的声音,竟然是直接从政纪的心底响起一般,虽然是日语,却是听得一清二楚。

    “你又是谁?”挣扎不开的政纪反倒是冷静了下来,静静的看着对方。

    “吾乃安培茂烁,你来神社,到底有何居心!”老头猛然站起身,也不知道用了什么方法,身影瞬间来到了政纪的面前,声音仿佛带着魔力一般。

    “安培家族?你是阴阳师?”政纪丝毫不乱,静静的看着对方的模样,试探道。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4/4391.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4/4391.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