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一十五章 天皇

推荐阅读:贞观大闲人绿刀客诸天行盘龙之成哈德利暗黑破坏神之死灵法师水浒任侠护灵人之医道无边

    “你受伤了?”花野真衣看着自己刚才触摸政纪时候手掌留下的血印,眼里闪烁着复杂的光芒,她不傻,这个人刚才站着的位置和救下自己的手段,在加上这一身奇异的装扮,她就知道是眼前这个男人造成了现在的这一切。  .  .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在她冷静下来之后,在这个穿着奇异服饰和带着面具的男子面前,她竟然出奇的没有害怕,一方面这个男人竟然会出手救她,这代表对方并不想伤害她,而另一个更重要的原因,却是不知道为什么在这个男人的身边她总有一种熟悉的感觉,那是一种让自己心安的感觉。

    政纪并不回答,将身侧的绷带缓缓的拽了下来,轻微按了按伤口,除了有些疼痛外,被病毒改造过自愈能力超强的身体,此刻狙击枪留下的弹孔已经完全的愈合,只不过因为失血和使用了太多技能而感到有些疲惫与饥饿。

    政纪抬头看了看天空中的静静飘着的巨大陨石,因为地爆天星是利用引力而发动的术法,所以此刻的陨石并不需要他操控,在地球与太阳之间维持了一种微妙的平衡,就这样悬浮在了空中,如同悬浮在东京人头顶的达摩利斯之剑一般。

    “你是天神吗?”一个怯懦的声音传来,花野真衣怯生生的看着带着面具的政纪,对于今天发生的这一切,她不知道该如何描述,一切都好像是一场梦一般,那么的不可思议。

    政纪毫无情感的眼睛看了她一眼,同样的一言不发,他不想将任何人牵扯进来,自己的秘密,太多的人知道并没有什么好处,再次救她,只是一场意外罢了。

    他缓缓的扶着树干站起身,压制住脑海中的略微晕眩的感觉,脚步带着些许虚浮的朝着远处走去,此刻就要感谢日本政府的疏散工了,街道上空无一人,政纪如此奇怪的装束,也并没有引起轰动。

    花野真衣看着政纪的背影,想要追,却顿住了脚步,忽然,政纪的脚步一踉跄,朝着一旁栽去,她想也不想的追了上去,扶住了他。

    “你!”政纪似乎没想到花野真衣居然还敢追上来,努力平复着晕眩的脑袋。

    而花野真衣却愣住了,因为她看到了政纪扶着她的手掌,那是一双熟悉的手,修长而洁白,如同艺术品一般,当然,这并不是她愣住的原因,只是因为这双手,在昨晚的催眠,留给了自己深刻的印象!先入为主的观念,有了这个想法,再看向这个黑袍男子,无论从身高,还是从身材来看,都和那个人渐渐的重合。

    “是你吗?”花野真衣直勾勾的看着政纪的面具,嘴唇嗫喏着刚要说出他的名字,忽然脖颈微微一痛,眼前一黑,最后听到了一声悠悠的叹息,然后就不省人事了。

    政纪略微有些咳嗽着将花野真衣放到树边,自己的身份,知道的越多对于这个小女孩儿来说越不好,为了防止她受到牵连,自己只能出此下策了。

    走到一处僻静的角落,拿出事先准备好的背包,换下了这身显眼的衣装,摘下面具,露出了略微有些苍白的脸颊,忽然他的脸上浮现出一丝红晕,猛然一阵剧烈的咳嗽,咳的上气不接下气。

    “哇!”一口暗黑色的鲜血吐了出来,触目惊心的洒在地上,而政纪看到这口血,脸上却露出一丝笑容,抹了抹嘴角,脸色渐渐的红润了起来,这一口血却是将他肺部受伤的淤血全数咳了出来,反倒是整个人感觉呼吸畅快了许多,身子也轻便了不少。

    看了看手机,上面是一个熟悉的号码,正是事务所打来的,他旁若无人的仿佛是一个普通的旅客一般的朝着来时的方向走去,至于身后天空中的巨大陨石,自己还没想好怎么处理,就让它“自由自在”的在天上悬一段时间吧,有引力的相互用,他不需要再多做什么,而且毕竟,花野真衣和一些无辜的民众还在附近。

    政纪也不是愤青,也不是冷血生物,有些人是无辜的,有些人是罪有应得,他总不能因为少数的心有魔障的害群之马就愤世嫉俗毁灭世界吧。

    一个小时后,一行车队出现在了靖国神社的必经之路之上,而这队车队却和寻常的有些不一样,车队最前方,是一辆装甲车开道,接下来就是一辆金碧辉煌的马车,由三匹白色的高头大马拉着,不紧不慢的前行着,而紧随其后的,却是打扮怪异,身着各式各样白色袍子和手拿各种祭祀仪器的男子,跳大神一般的一边走一边演奏者奇特的音乐,为首的大祭司模样的老人嘴里念念有词。

    车队的最后,同样是一辆装甲车结尾,不过不一样的却是多了许多腰缚武士刀的精干男子警惕的看着四周,当然现代化的警卫人员也跟随在之后,就是这样的一支奇怪的队伍,慢慢走到了已经完全变了模样的靖国神社门前。

    “天皇陛下到!”一声高喝,在寂静的靖国神社响起,为首的马车上,一名一米六几的低矮男子身着日本特色的天皇服饰在佣人的搀扶下缓缓的走下了马车,一双不大的眼睛扫视着站在神社门口严阵以待的自卫队员们,而被他看过的人,都不由自主的低下了头,仿佛是对于眼前的这一切而感到羞愧一般。

    “身为帝国的军人,却不能保护好英雄们的祠堂,天皇陛下,我愿意刨腹谢罪!”自卫队员刚才的军官,三步两步走到天皇面前,普通一声跪在地上,声音虽然义无反顾,但他满脸的汗水与眼中的绝望之色却透露出他的不甘心。

    日本对于天皇来说是很尊敬的,天皇在日本就象征着这个国家,虽然没有实权,可是有时候精神上的支柱相比起来,却是无形的权利更加的巨大。

    然而,仁裕天皇却并没有搭理跪倒在地上的男子,而是抬头看着天空中巨大的陨石,一脸的震惊,远了看只是感觉上的庞大,而在如此近距离再看的时候,那种压迫感简直就是扑面而来的!想象一下,一只十几公里的巨大陨石悬在头顶千米的是什么样的感受?泰山压顶也不过如此啊!在这里,他甚至看不到这座陨石的全貌,只能在它的阴影下瑟瑟发抖!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4/4427.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4/4427.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