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一十六章 花野真衣的心思

推荐阅读:网游之大盗贼南天封仙浴血兵锋永恒武道不做皇后就得死冷教授的舞美人笔下的另一个世界小保安的梦想洪荒之大金乌天下第九

    如果这枚陨石就这样砸下来,那是什么样子的感受?只怕不管是人还是任何的建筑,都会在一瞬间成为碎末吧!

    “噗通!”忽然一声跪地的声音,所有人的表情在这一刻都凝固了,之间仁裕天皇丝毫不顾及形象的拜倒在地上,虔诚的念念有词着,“尊敬的天神大人!您的子民愚钝,未能给您足够的尊敬,请原谅我们的狭隘和愚蠢,请您收回您的神力,重新庇佑我们!”

    仁裕天皇就这样深深的拜服在地面,不停的赞美着他口中所谓的天神,而他身后的随行祭祀与奴仆们,也都开始应和着拜倒在地,进行着日本本土的祭祀行为,渴求着被触怒的“天神”的原谅。

    场面安静极了,除了祈祷的声音,再没有其余的杂音,其他的自卫队眼看到这一幕,也慢慢的聚拢在了天皇的身边,跪了下来,默默企盼。

    然而,任使他们虔诚的祈祷着,可天空中的陨石依旧如同达摩利斯之剑一般高悬,没有丝毫动摇的倾向。

    两天后,东京郊区外的一间普通的农舍内,一身秋季长袖休闲服政纪的身影出现,静静的站在木屋的一角,看着屋内的那名蓬头乱发握着铅笔不知在写画着什么的男子。

    按照这事务所提供的消息,这名男子,就是自己这次来日本第二个目标,岸本齐史了。

    扫视了下四周的环境,周围是片农田和草场,这间木屋孤零零的坐落在田地之间,几颗杨柳点缀,虽然寒酸了些,可也倒有一种别样的小桥流水人家的古风。

    “看来岸本齐史的生活还是比较拮据啊”,政纪眼神很敏锐的看到了岸本齐史屋里的泡面,暗自摇摇头道。

    走出阴影,轻轻的敲了敲木门,用他自学的基本日语问候道:“有人吗?”

    岸本齐史茫然的抬起头,看到门口的来客,眼里闪过一丝茫然,自己的记忆中好像并不认识眼前的这个男子,不过碍于礼貌,他还是点点头,将政纪请了进来。

    “请问你是?”岸本齐史好奇的看着对方。

    “我是政纪,你的动漫迷,我的日语不太好,不知道能否用英语交流?”政纪临时抱佛脚的日语当然会的不多。

    “我的动漫迷?好的好的,当然可以”,听到政纪说是他的粉丝,岸本齐史的态度好了许多,为他泡了一杯茶,用英语说道。

    政纪半跪在草席上,打量着四周的环境,很朴素的一间屋子,放了些常用的日用品,还有一个小书柜,里面大都是动漫书籍,可见岸本齐史的确很喜欢动漫,忽然,他的注意力被桌上的一张草纸所吸引,上边潦草的画着一个动漫人物,让政纪想起了一个人,漩涡鸣人。

    “岸本先生,这是你新创的角色吗?”政纪眼里闪过一丝复杂的神色,拿起了草纸问一旁的岸本齐史。

    “算是吧,不过还只是初步的构思,最近遇到了瓶颈”,岸本齐史听到政纪的问题,皱着眉头点点头,这些天他感觉自己的灵感好像枯竭了一般,剧情的构思举步维艰。

    政纪点点头,“那么我就助你一臂之力吧”,他忽然没头没尾的说道,在岸本齐史愣神之际,抬头就对上了政纪的万花筒写轮眼。

    十分钟后,政纪长长的出了一口气,长身而起,回头看了眼昏睡在桌上的岸本齐史,嘴角露出了一丝奇异的笑容,消失在了农田的尽头。

    半小时后,如同做了一个很久很远的梦一般,岸本齐史**一声,大梦初醒一般的坐起身,“难道是最近太累了?怎么会睡着呢?”他自言自语的说道,竟然好像完全忘记了政纪的来到,仿佛那的确是一场梦。

    忽然,他的目光凝聚在了桌面上的一张草纸中,《海贼王》三个字跃入了他的眼帘,他的眼睛一亮,脑海中的灵感如同泉涌一般的涌现了出来,一个充斥着热血与激情的航海故事脉络清晰的浮现,他来不及多想,毫不犹豫的拿起笔,刷刷的奋笔疾书,一个带着草帽的调皮少年的形象跃然于纸上。

    而此时,坐上了大巴的政纪的嘴角翘起了一丝笑容,这样处理的话,或许是最好的结局。

    就这样,历史的轨迹,在政纪妙手生花之中悄然无息的改变了它的足迹。

    日子照样的过,在本田的眼里,而唯一多了变化的除了东京靖国神社上空漂浮的巨大陨石外,还有花野真衣。

    自从那天过后,花野真衣就像换了个人似的,最爱的女仆装也不再穿了,兼职也不再有了,而除了这些外在的变化之外,更多的却是她内在的变化了。

    她每天都好像不知道在想些什么,整日里的魂不守舍,就连上课的时候也不例外,总是看着窗外的天空中的陨石不知道在想些什么,脸上的笑容,更是许久未见。

    花野真衣静静的站在窗边,看着天空中的那颗陨石,仿佛又看到了那道黑色的身影,他怎么样了?他的伤好些了吗?至于天空中的陨石,她却似乎忘记了它的威胁,有时候,花野真衣甚至会恨自己,为日本人的自己为什么对于靖国神社发生事无动于衷?反倒是担心起了那个始俑者的男子?

    这些天,她的脑海深处,总是会时不时的浮现出自己昏迷前的那声轻微的叹息,他是无奈的吗?他是有不得已的苦衷吗?一个接一个的问题浮现在她的脑海,却注定得不到想要的答案。

    “花野,你说天皇陛下,还在神社祷告吗?”身边,一个女同学走了过来,担忧的看着天空中的陨石问道,这些天,军方束手无策,无数的学者专家研究怎样解决天空中的威胁,然而却是徒劳无功,整个日本人心惶惶,一些末日灭世的言论也开始在人们中散布,甚至这些天都有人开始在街头打砸发泄,而仁裕天皇一直在靖国神社祷告的消息也传开了,人们在为他甘愿冒险的精神感动之余,更多的也有担忧。

    “应该是吧”,花野真衣看着同学担心的目光,心里有些难受与愧疚,造成这一切的始俑者,自己甚至还接受过他的帮助,甚至还为他担心,自己或许不是一个称职的爱国者吧。

    “你说神会听从我们的祷告吗?”女同学喃喃的说道。

    花野真衣的眼里泛着悠远的光芒,他会听到自己的祷告吗?这是自己的国家,虽然有时候也会犯错。

    “一定会的,我相信他”,许久,花野真衣才认真的看着天空道。

    “你们看!陨石动了!”不知道是谁第一个开口,然后所有人都惊恐的看着天空中的巨大陨石,开始缓缓的下沉,虽然下沉的速度极慢,可是还是引起了他们的注意,他们的脸上泛着恐慌的神色。

    这一幕,不光是在学校的花野真衣们注意到,整个东京的人都发现了!

    靖国神社的门口,仁裕天皇直勾勾的看着天空中缓缓朝着地面坠落的陨石,脸色发白,嘴唇颤抖,这并不怪他胆小,因为在如此的压力面前,哪怕是心理承受最强的人只怕也会双腿发软,手足发麻。

    “天皇陛下!请您快上车!陨石就要坠落了!”一名神官模样的男子惊恐的看着天空中的陨石,跪在地上央求道。

    仁裕天皇下意识的点点头,在生死攸关之际,那些什么信仰统统抛在了脑后,他马上就被人搀扶了起来,踉踉跄跄的跑到了最近的一辆装甲车里,甚至连自己来时候的马车都来不及乘坐,装甲车一轰油门,朝着陨石范围外疾驰而去。

    此刻,不管是电视中,还是大街上,无数的人注视着这陨石降落的一幕,巨大的陨石排散这空气,笔直的朝着靖国神社的方向坠落,越来越近,压迫感也越来越强,在它之下,建筑物仿佛如同蚂蚁一般,毫不起眼,没有人怀疑这样的一颗陨石坠落在地面会产生怎样的浩劫。

    花野真衣捂着嘴,看着这一幕,眼里泛着泪花,“他真的决定要这么做了吗?”

    五百米,三百米,一百米!五十米!陨石越飞越近,人们甚至能看的清陨石上的细节纹理,设置能看到靖国神社的木质牌匾镶嵌在陨石外围,下一秒,眼看着就要与地面产生前所未有的撞击,许多人不忍心看着一幕,情不自禁的趴在了地上,捂着耳朵,心里像是着了火一般的等待着冲击与震动。

    而此刻装载着天皇开着装甲车的士兵更是一脸的绝望,因为他们还没有跑出陨石的范围,而陨石却已经近在咫尺,毫无疑问的下一秒就会撞击在他们的头顶,而这辆自诩合金打造的坚固的装甲车,只怕会成为他们最后的合金棺材,能和天皇死在一起,或许是此刻最大的安慰了吧。

    “嗡!”忽然一声响,越发诡异的一幕突然在此刻发生了,在距离地面五六米的距离,陨石就像被人下了静止符咒一般,下落的速度骤然减慢,整个诡异的悬浮在了这样的高度,一动不动的,仿佛在注视着地面一般,寻找着落脚点。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4/4429.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4/4429.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