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九十四章 冲突

推荐阅读:D至尊神农101次宠婚:绯闻鲜妻,撩上瘾唐朝最佳闲王炼尽乾坤登顶炼气师我家宝宝你惹不起

    而政纪脚边原本眯着的白狮,此刻仿佛也好像通灵一般的感觉到了政纪的异样,猛地站了起来,“吼!”的一声巨吼,朝着四周围过来的藏族同伙猛然一叫,不安的刨着地面,似乎随时都会冲上去。

    显然,白狮的震慑起到了十足的用,蠢蠢欲动的帮凶,看到如此凶猛如同狮子一般的藏獒,一时竟然无人敢上。

    正在政纪天人交战的之际,忽然一股冰凉的气息从他的手腕上传来,如同三伏天的冰镇啤酒一般的,与此同时,脑海中的金丹上的六字真言也随之猛然一亮,一道无形的神圣气息席卷了他的精神,在这瞬间将他心中的魔焰浇灭。

    政纪不由自主的打了一个冷战,长长的出了一口气,眼中的红色光芒缓缓的褪去,他心有余悸的喘息着,险些,只差一点他就控制不住自己心中的杀意,如果一旦出现那种情况,后果将是不堪设想的,只怕一旦失去控制,他就将走到国家的对立面,成为杀人不眨眼的狂魔!

    然而他并没有发觉,他手腕上的章嘉活佛赐予的佛珠,微不可查的失去了一丝光芒,仿佛因为耗费了不少的力量。

    在庆幸之余,政纪也有些惊异,刚才的状况,之前也曾经偶尔出现过几次,那是一种杀意控制不住的情况,不过都被他压制了下去,而这一次,却不知为何这种冲动了来的格外的猛烈。

    而这样的冲动,让他不由自主的联想到了章嘉活佛曾对他说过的话,“我只有一个希望,你能够秉持住本心,不为外物所染,心如澄净意如雪,永远保留心中的善,你能够做到的话,这也将是人间的福”。

    莫非章嘉活佛早就预感到自己会产生这样的奇异状态,所以才会为自己灌顶,才会对自己说这些话,让自己守住心中的善念,不为心魔所侵袭吗?

    政纪想到这里,不由的看了眼手腕中的佛珠,似乎又看到了章嘉活佛那张充满智慧与慈爱的脸庞。

    政纪并不知道,之所以会出现这样的情况,其实与他的能力越来越强大有关系,写轮眼本身就是一种带有些许黑暗精神能量的能力,而政纪在潜移默化的使用中,自然而然的就会在能力的增强与心境的变化之中受到潜移默化的同化,他或许自己没有发现,有时候他变得比前世心狠了许多。

    而这一次,不过是因为这一件小事将他心底的阴暗激发了出来,而活佛赐予他的机缘,也恰好在这一次危机关头让他守住了本心,化险为夷,否则的话,政纪只怕会沦为一名令所有人恐怖的魔王!

    政纪轻轻的吸了一口气,缓缓的搓动了下手中的佛珠,在心中默念了几声六字真言,将浮躁的心思平定了下来。

    “放心,我没事”,政纪拍拍宋玉的肩膀,安慰她道。

    忽然正在这时,一声“嗖”的破空声传来,白狮猛地仿佛受到了刺激一般吼了一声,雪白的脖颈上,一只针管正插在上面,摇摇晃晃的,里面的液体已经全部注射了进去!

    而一名摊主的同伙,正一脸奸笑的拿着一只气枪,枪口正对着白狮,奸诈的冷笑着,似乎在炫耀着自己的成就。

    白狮猛然一啸,腰身下沉,尖牙外露,眼中闪烁着嗜血的光芒,就要朝着男子跃去,却刚过了几秒钟,便眼神迷茫的踉跄了几步,轰然倒地!

    “白狮!”宋玉眼中一慌,忙冲到了白狮的身边,将注射器拔了下来。

    白狮在地上挣扎着摇起来,却无论如何也用不上力气,以前搏虎斗牛的力量此刻好像全然消失无踪,眼皮越来越沉重,无力的低声吼了几声。

    “兄弟们,上!这畜生被我注射了麻醉药,已经动不了了!”始俑者得意洋洋的炫耀着自己的功绩,信心满满的看着地上的白狮,平日里,他还有个见不得光的勾当,就是偷狗贼!靠着这一手麻醉功夫,他几乎从未失手过。

    其他人见到最大的威胁去除,不约而同的朝着政纪冲了过去,而其他的围观者,尤其是虔诚的信徒们,看到这一幕,却是眉头紧紧的皱了起来,白狮,在他们眼里就象征着雪山的圣洁守护神,此刻却被毒倒。

    然而就在始俑者话音刚落,他的眼前就出现了一道黑影,政纪阴沉的脸出现在他的视线内,下意识的举起了手中的藏刀,却感到一阵钻心的疼痛从他的心口传来,紧接着,他的身躯就不由自主的倒飞了出去,正好砸在了摊主的摊子上,伴随着稀里哗啦的声音,口吐白沫抽搐着倒在角落中,人事不省。

    然而这并没有结束,政纪兔起鹘落之间,毫不停歇,左一脚,右一拳的在所有人眼花缭乱之间,在场的所有持刀的男子,此刻都惨叫着倒地,几乎所有人都捂着手腕,这一次,政纪虽然有所留手,可是依旧对其的惩治,断腕!

    只剩下原来的摊主呆呆的站在原地,目光呆滞的看着眼前的这一幕,他再傻,也知道整日打雁,如今被啄了眼,遇到了硬茬子。

    “住手!”忽然一个洪亮的声音从人群中传出,政纪看到出现在自己面前的,是一位身材高大的红衣喇嘛,看到这个喇嘛的出现,手里拿着藏刀的小贩,偷偷的将藏刀扔到了角落里。

    “是大昭寺格古喇嘛来了,看大师如何处置”

    围观人群里,有认识这个喇嘛的,纷纷开口议论了起来,脸上都显出尊敬的神色,而那个摊主也老老实实的站在一边,不敢说话了。

    “转经道重地,不得闹事,你们不知道吗。”

    格古喇嘛又称之为铁杖喇嘛,是寺庙里专管刑罚的,一向都以铁面无私而著称,虽然在现在社会里,有派出所执法,但是对于这些藏民们来说,喇嘛在的地位,依然是至高无上的,这位格古喇嘛一开口,四周鸦雀无声,没人再敢议论了。

    而这时,之前的小贩却是眼珠一转,强忍着手臂的疼痛,忽然“啊”的一声声嘶力极的的哭喊着爬到了格古喇嘛的身旁,一把鼻涕一把泪别提哭的有多伤心,用政纪和宋玉听不懂的藏语开始了诉说,一边指指自己的断臂,一会儿又指指一旁被打散的摊位,又咬牙切齿的指了指政纪等人,脸上的表情要多委屈有多委屈。

    而为倾听者的格古喇嘛听着他的诉说,看着现场在地上满地打滚的伤者和狼狈的现场,眉头却是越皱越紧,看着政纪的眼中也多了几分怒意。

    政纪嘲讽的看着这一幕,他用屁股想也知道,所谓的恶人先告状,这就是现实版的体现,不过政纪却也没有阻止,反倒是如同看跳梁小丑一般的看着对方在那里丑陋的表演。

    “格古上师,汉人欺负人,不仅要低价强买我们的东西,我们不卖,恼羞成怒的他们反而将我们都打伤,还把我们的摊子砸了,甚至侮辱我们的信仰,上师您看,我的胳膊已经彻底的断了!我们藏人就这样被这个汉人欺负了!上师要为我们做主啊!”小贩操着藏语,颠倒黑白的哭诉着,完全将自己代入到了一个受害者的角色。

    “他说的是真的吗?”格古喇嘛紧皱着眉头,走到了政纪面前语气中带着寒意问道,他并非是偏听偏信之人,只不过人的天性就是同情弱者,眼前的景象和自己同胞的惨状,让他语气中下意识的就带了几分的偏袒和责难之意。

    然而回答他的却是政纪的背影,政纪不愿多言,面对他竟然毫不理睬的弯下腰查看白狮的状况,白狮呼吸正常,只是睡着了,所幸,只是普通的麻药而已,政纪悬着的心放下了些许。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4/4777.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4/4777.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