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八十七章 交手!

推荐阅读:荒野中的悠闲领主重生之都市第一仙第36号当铺神奇牧场宠妾:侧妃万福妙医鸿途破产魔王战记容闺

    左手猛然朝着门帘一扔,青龙弹以一个玄妙的弧度贴着门帘的底端穿过帐篷,而他的右手同样没有停顿,几乎在青龙弹出手的瞬间,刺啦一声划破了帐篷的麻布,身影一矮,从帐篷的另一端钻了出去。  ..

    这一切虽然用语言表达貌似很繁杂,然而在他的动却是一气呵成,所用的时间几乎不超过两秒钟。

    没错,这是他的计划,既然不能退,那么用青龙弹干扰敌人的视线,而他自己则从反方向突围,他不是神仙,也不是美国大片的无敌超人,从未奢望过在这么多的高手能够以一敌多的完成任务,现在,能够逃得了已经是最好的结局了。

    “小心!是炸弹!”门帘外,一声爆喝发出,伴随着“轰”的一声炸响,硝烟在空炸起,竟然一时半会儿让人看不清四周的环境,而对方显然也可能没想到禅七会有这么难对付,竟然在这绝境还能挣扎,这为禅七提供了良好的逃生机会。

    却说,在帐篷另一端的禅七,他的逃生计划却并没有想象的那么顺利。

    在他刚矮身出来的瞬间,他感觉到一股寒气从脚底升起,让他有一种被猛兽盯的错觉,他的本能,再一次救了他一命,眼前一道黑色的刀影闪过,他的身形爆退,额头的发丝从断开,甚至鼻尖都出现了一道红色的血线,这不是劈,而是速度快到极致的刀用刀气所伤。

    他穿着粗气的蹲下身,抬起头看着刚才劈出这一刀的身影,差半毫米,仅仅半毫米,他的这只鼻子,只怕要和自己的脸说再见了,没想到,帐篷的背面,竟然也会埋伏着对方如此的高手,没错,是高手,他的直觉告诉他,能够劈出如此不带烟火气息的一刀的人,只怕实力与他不相下!

    一道高大的身影,如同魔神一般的站在了他的面前,身穿僧侣藏服,左手看似写意的握着一把普通的藏刀,嘴角挂着冷酷的笑容,似乎嘲讽一般的看着禅七。

    “你胆子很大,也很自信,不过今天在这里,你注定是一个结局,死!”眼前的高大男子,目光闪烁着凶狠的光芒,似乎与他自己的僧人身份不符,看不见一点僧人慈悲的内在。

    话音刚落,回答他的,却是一颗子弹。

    禅七的手,如同变魔术一般的,一把银白色的小巧手枪出现,现在的他,已经来不及管什么暴露不暴露的了,枪,是他最直接的手段。

    然而,他的扳机刚刚扣响,却看到眼前高大男子的身影却变得飘忽不定,忽左忽右的让他的一发子弹落在了空出,而对方的手,赫然也出现了一把黑色的手枪,抬手反击的朝他射来。

    禅七和对方两人,身影交错,在这短短的几秒钟,两人互相射击完了一整个弹匣,子弹横飞,在这丛林夺命的在两人失之毫厘的飞舞着,而两人的位置,已经在移动射击躲避窜出了几十米。

    这样近距离的射击,对于两人的任何一个来说,无疑都是极其危险的,子弹,好像是在耳边飞旋一般,发出嗖嗖嗖的声音,连带着与空气摩擦的热浪在皮肤翻滚,稍微的一个停顿,一个迟疑,迎接两人的,会是对方无情的夺命子弹,树木花草,在子弹被摧毁着。

    禅七的动极其简练却又效率极高,身体在每秒钟都以一个极其快速的震颤幅度晃动着,不的脚尖,从来没有离开地面三厘米过!因为在空是无法借力的,任何在空的停顿,再这样旗鼓相当的对手眼是一个傻傻的靶子!他的左摇右晃,军靴在湿滑的丛林地面踩下一个个深深的脚印,可想而知用的力气是多么的巨大,借助着反用力进行着战术位移,此刻躲避已经不再是用眼睛,而是用感觉与经验!

    而对方高大的身影,在此刻却丝毫看不出顿涩,与禅息干净利落的战术动不同的,对方的身子,好像是一道柔软的棉布一般,总能在恰到好处的时候,以一个个不可思议的弯曲弧度来躲避开禅七射向他的子弹,那是另外的一种柔软的灵巧,一种丝毫不逊于禅七的身法。

    两人的战斗,竟然不知不觉之冲出了营地一百米之外!

    两人的枪声几乎是在同一时间停顿,此刻射完全部子弹的冒着青烟的手枪已经是一只铁疙瘩。

    禅七的左脸颊有一道焦黑的划痕,这是子弹擦过的痕迹,而对方也不好受,左臂的肩膀同样增加了一道伤口,此刻,两个人眼的轻视都已不见,有的只是凝重与认真,因为他们知道,对方,都是不亚于自己的高手!

    “扎西措那!”站在五米外的高大男子忽然开口了,报了自己的名字,以示对对方的尊敬,也表明他在心底认可了禅七为他的对手。

    “归云”,禅七嘴唇微动,也开口报了自己的名字,他敏锐的洞察,已经感觉到自己的周围围了不少对方的高手,正虎视眈眈的盯着他,然而他不敢动,也不能动,在双方气机交错与高手对阵,任何的走神和失误,都会造成不可挽回的失败后果。

    话音刚落,两人手打完了子弹的手枪落地,而两人的身影,瞬间又交错在了一起,完全不管周围其他人,仿佛眼只有对手一般。

    雪亮的匕首,造型别致的藏刀,没有任何花哨的碰撞在了一起,在这黑暗的丛林激起一道火光,声音清脆而快速的交错着,似乎叮叮咚咚的在敲钟一般,然而却是死神的交错,每一击,都带着双方极致的技巧与力道,每一击,都带着破釜沉舟的勇气。

    禅七的匕首舞动与他之前的身法如出一辙,简单,那是一种简单到了极致的感觉,劈,刺,挑,每一个动,都充斥着两点之间直线最短的简约,刀刀逼近对方的咽喉心脏下阴等要害,没有那么多花里胡哨的假动,甚至可以说是一种同归于尽的打发,完全的不讲求防守,力求的是对方的刀更早的刺对方的要害!却是有一种视死如归的勇劲,表现出来的是一个字“杀!”

    而反观扎西措那,微眯着眼睛,带着冰冷的杀气,冷静的格挡着归云如同海浪扑石一般一波接着一波的攻击,章法有度,丝毫的不见慌乱,总能在最关键的时候如同精准的制导导弹一般针尖对麦芒的拦截住禅七的匕首,与禅七视死如归的简约打发不同的,扎西措那的刀术也是柔带刚,在这夜空仿佛是一只舞动的白色精灵一般,藏刀柔软灵巧的在指尖腕间转动着,每每以不可思议的人体极限的角度如同毒蛇一般的探向禅七的要害!

    两个人的武器都是近战武器,分毫的失误都是鲜血的代价,极致的紧张与交错的匕首,竟然有一种别样的刺激的美感,交手之间如同是死神的舞蹈,在叮当谱写这一首死亡的赞歌!

    这样的交手,任谁都不可能全身而退,在两分钟后,两人的衣衫都大大小小的出现了刀口,渗出了斑斓的血迹,在这夜空染血的匕首有一种别样的妖异。

    交手之间,禅七暗自心惊,对方的身手,他预计的还要高绝,要知道,他能够成为禅宗传人,一手绝妙的刀术,是他成名的绝技,而对方,竟然能够与他交手之间不落下风,如果只是这样也还好说,重要的是,除此之外,这名叫做扎西措那的僧人,力道大的惊人,竟然他还大个两成,以至于他握着匕首的手臂竟然出现了隐约的颤抖和酸麻,而更变态的是,他想不通这名僧人,力气大也罢了,身体的柔韧性又是如何练的,简直堪杂技的柔术,这样的变态,对方究竟是怎么训练的。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4/4829.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4/4829.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