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九十一章 此线为界

推荐阅读:变身在漫威世界超级城市制造商古武兵王在都市斩龙蹉跎惘少我在女子监狱的日子梦游诸界

    “砰!”听到女郎的声音,等身材眼角有一处刀疤的男子毫不犹豫的朝着政纪开枪了,这么近的距离,他甚至已经想好了政纪脑袋被炸开的情景,只有这样,才能慰藉他死去的挚友的在天之灵!他是手腕很稳,在枪口冒着青烟的后坐力强大的沙漠之鹰,几乎没有任何的颤抖,他有把握,任何的高手,在这样的距离下,都有死无生!

    “算你再厉害!也挡不住这威力无匹的热兵器!”看到政纪一动不动的站在眼前,这是所有人心的第一个念头,没有人可以在如此的近距离内躲避开子弹的侵袭,更遑论开枪的还是一名顶尖高手。  ..

    妖艳女郎的脸,已经重新开始露出了妩媚的笑容,仿佛敌人的死去,是她最大的快乐来源。

    然而,在下一秒,所有人都呆住了,在他们眼,本来应该脑袋开花的政纪,却依旧直直的站在哪里,面具后的脸庞看不清表情,唯一变化的,大概是他抬起的手掌,握成了拳。

    刀疤男子眼的信心,此刻全然化了惊慌与诧异,傻愣愣的看着眼前的神秘男子,他感觉自己思考的能力已经停滞,任何的想法在脑海都是一片的空白,眼前的景象,实在是太过匪夷所思了,匪夷所思到他甚至想要拆开自己的沙漠之鹰,仔细看看这把陪伴了自己十多年的沙漠之鹰是不是假的。

    然而冒着热气的枪管和政纪手缓缓滑落的子弹,却告诉了他一个最不可能的事实。

    政纪握成拳头的手掌缓缓的松开,一枚金黄的弹头伴随着“叮当”一声清脆的落地声响,一枚金黄色的子弹,静静地躺在他的掌心,在月光下,这只手掌显得很修长,洁白如玉的如同最美的工艺品一般,含着让人形容不出来的灵气,然而是这样的一只手,却在此刻成为了他们最大的梦魔,手掌微倾,金黄色的子弹缓缓的滑落在地面,似乎是慢动一般的,清脆的正巧落在了石头,伴随着皎洁的月光,如同一枚金黄色的精灵一般的弹跳了几下,埋没在了草地之。

    静的发慌,只能听到心跳的声音,甚至连呼吸都忘却,这是现场现在的气氛,所有人都直勾勾的看着地面的那枚金黄色的弹头,脑子里一片的空白,他们甚至怀疑是不是夜空太寂静,是不是没有休息好,出现了幻觉,因为眼前的这一切都太过的不可思议了,像是做梦一般。

    热武器,枪支弹药的出现,彻底的改变了人类武力的进程,甚至可以说枪,改变了人类千百年来改造修炼身体而进行战斗的习惯,武功再高,在子弹面前,也不过是移动的靶子罢了,因为哪怕你再快,也不可能快过子弹,哪怕你力量再强,也不可能强过火药在点燃那一瞬间的爆发力。

    人类,在子弹面前,不过是一个可悲的脆弱的生物罢了,然而现在,这一幕的出现,仿佛颠覆了他们的人生观一般的,彻底的让他们自从出生以来的观念摧毁。

    他们看到了什么?

    一个人类,空手接住了子弹?

    这种事情,如果说出去,别人会不会以为他们是疯子?

    一个一个的念头,出现在了他们的脑海,纷杂而之,却整理不出来头绪,只因为眼前的这一切太过匪夷所思,一个人,竟然能用手,用那双明显只是普通人的手掌,接住了一枚子弹?

    地的子弹静静地躺在那里,仿佛无声的诉说着自己悲惨的命运,为人类唯一一颗射击到肉体后却寸功未立,它的一声很失败。

    “魔鬼,你是魔鬼!你到底是什么东西!”手握着沙漠之鹰的刀疤男子,此刻脸的凶相已经彻底的被惊恐所取代,他感觉自己遇到了无法理解的灵异事件,眼前的这个男人,用手,将他的子弹握住,像握住了他的自尊与信心,彻底的将其碾压成了粉碎,他这一生,戎马四方,却从未遇到过这样的事情,他感觉自己已经接近了崩溃的边缘。

    妖艳女郎的笑容,再一次凝固在了脸,她的手开始颤抖,垂涎欲滴的朱唇微微瓮动,她想过了很多,却无论如何也想不出,政纪是如何做到这一点的,哪怕是神通广大的组织里,哪怕是第一高手,她也敢肯定,没有人能够做到这一点,难道说,眼前的男子,真的是超越了人类极限的迹吗?

    而扎西措那,同样的一脸的呆滞,此刻,他已经不知道该用什么来形容自己的感受了,空手接子弹,算是生长在这个充满着神迹与各种传说的地方,他也从未听说或者见过这样的手段,哪怕是活佛,哪怕是最出色的神一般的高手,也无法做到!

    他下意识的看向了自己身后的活佛,他从不动摇的眼,此刻第一次出现了怀疑,他开始质疑自己,质疑这个世界的存在,究竟这是个怎样的世界,会存在这样的人,难道说,眼前的这个男人是真正的天神佛祖下凡?因为在他从小的耳濡目染之,能够做到如此神迹的,也只有奉为一声的信条的藏传佛教的佛祖了。

    然而,这样的一名男子,此刻却显然站在了他们的对立面。

    此刻,他下意识的看向了大赖活佛,他没有别的念头,只是希望这位一直为自己精神支柱与信仰的活佛,能够给自己精神支柱,让自己能够有战斗下去的勇气。

    然而,他失望了,在他身后的所谓活佛大赖,此刻苍老的眼已经不复往日的高深莫测与波澜不惊,反之,则充斥着相同的讶异与不可思议,似乎看到了什么不可能的事情一般。

    而其他人,此刻的表情也都大致相同,甚至有的人眼已经开始浮现出了绝望和无的惶恐,面对一名这样的对手,只怕任何的人都无法忽视,忽然想起男子刚才说的话,他们知道他们错了,彻彻底底的错了。

    他不是吹牛,也不是疯了,如果拥有这样的实力的话,那么眼前的那道看似被威风吹拂的有些模糊的界限,在他们的心仿佛已经成了无可逾越的天堑一般。

    “幻觉!一定是幻觉!我不相信!”刀疤男子声嘶力极的的声音打破了现场的沉寂,他走向了另一个极端,在无法理解的事情面前,他选择了自我麻痹,选择了自我安慰,将恐慌转换成了力量,毫不犹豫的朝着那道月光下如同魔神一般的身影要再次扣动扳机。

    然而,下一秒,所有人都为之惊恐的一幕出现了,在刀疤男子朝着政纪要扣下扳机的时候,忽然他的眼闪过一丝迷茫,在瞬间调转了枪口,竟然是毫不犹豫的塞进了自己的口。

    在所有人如同见了鬼一般的眼神,脸带着极度的快感与兴奋,“砰”的一声,毫不犹豫的扣下了扳机,沙漠之鹰的威力在如此近距离下表现的淋漓极致,他的头盖骨瞬间被掀飞,红的黄的那些难以描述的东西炸开,染红了他身边的同伴的脸庞,溅落了一地的狼狈。

    所有人都震住了,似乎没有想到,这名所谓的顶尖高手,竟然自杀了?

    “这枪是真的,还真不是演双簧”,然而,这样恐怖的一幕发生后,不知道为什么的,这样的一个想法却无厘头的出现在了妖艳女郎的脑海之。

    然而,下一秒她心却是浮现出了一种不好的预感,刀疤男子是什么人她可以说是了如指掌,心智坚韧,现在更绝境的情况都遇到过,可是依旧能够坚持下来,现在无论如何都想不到任何自杀的理由,莫非这也是眼前这个神秘男子搞的鬼?

    站在他们对面的政纪,眼猩红的光芒一闪而逝,杀人者,人恒杀之,他的万花筒写轮眼,愈发的得心应手了,在刚才的瞬间,他选择了幻术,说实话,这个男人死的挺冤的,因为在他临死的前一秒,都以为杀死的人是自己。

    或许,他在任何一个地方,任何一个组织,都是不可多得的高手,可是可惜的是,却遇到了自己,这或许,是命。

    “用枪指着我,要付出该有的代价,你们还有谁想试试?”政纪冷然的声音在此刻响起,似乎没有一丝的感情一般。

    “真的是他!”妖艳女郎听到政纪的话,心头猛然一震,自己同伴的自杀,竟然真的是眼前这个男子搞的鬼!他究竟是如何做到的!她百思不得其解,心的戒备又提升到了最高,一种不愿意承认的情绪,叫做害怕也头一次的浮现在了心头,脸的妩媚笑容早已消逝一空。

    “魔鬼!他是魔鬼!快跑啊!”忽然,围绕在大赖喇嘛的僧侣,有人忽然惊恐失措的喊了出来,似乎被眼前的这些难以理解的种种所吓破了胆,彻底的击溃了理智,竟然连滚带爬的要朝着相反的方向逃亡,完全不理会这样回去的后果只会是自投罗。

    “混蛋!你要干什么!给我冷静!”扎西措那一把抓住僧侣,一巴掌打在了他的脸,大声的呵斥道,他的心在颤抖,这一声声的斥责,同时也是他自己内心惊恐的流露与发泄。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4/4848.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4/4848.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