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九十二章 替天行道

推荐阅读:致命亲爱的枕上豪门:冷血总裁的心尖妻娇妻甜蜜蜜:晋少,宠入怀早安继承者男神老公要抱抱绝色王妃要逆天天降萌妻:宫爷揽入怀杀神之神万能兵王校草,她是个坑

    他说话之间,另一边却是已经有了动。 ..

    算是政纪这么邪门,可是他们却是万万不能投降的,因为他们知道,如果真的那样做的话,他们的后果只怕并不这样死了好过多少,共济会的几个成员算华国不要他们的命,只怕一旦成为了阶下囚,是组织也不会放过他们的,只怕等待他们的将会是无尽的逃亡与残酷,而大赖喇嘛他们,如果被抓,等待他们的也将会是漫长的刑期,这样的代价,显然是他们不愿意看到的。

    所以,与其束手擒,他们还是选择了拼一把,算政纪再厉害,也不能同时将他们这二十多号人同时留住吧?

    在这紧要的关头,他们互相看了对方一眼,眼的意思同样的心照不宣,只要过了那几米之外的国界线,他们安全了,生死在这短短的几米,他们要为自己的生机拼一把!

    “打!”此刻,妖艳女郎忽然脆声一呼,猛然朝着旁边地一滚,她要做的不是别的,而是远离政纪!反正国界线这么长,既然政纪这么古怪,那么所幸绕开他几米,所有人在一瞬间开始突围,不信政纪能够同时拦下他们所有的人!

    与此同时,她的话音刚落,动最快的自然是默契较高的其他两名队友,扛着麻袋的马修,此刻也顾不袋子里的禅七,猛然朝着政纪一抛麻袋,身形一窜,手不知何时多了一把卡巴军刀,护在身侧,朝着政纪的左侧突围而去,而另一名黑衣队友,则手多了一把半米多长的日本钢刀,同时朝着政纪的右侧突去,其他人,包括大赖喇嘛的队伍,也在这一瞬间,如同散开了的马蜂窝一般的,朝着政纪的四周四散而逃。

    说是四散而逃,实则却是目标唯一,只是他身后的国境线!

    而与此同时的,保护大赖喇嘛的成员,还有人端着机枪,不断的朝着政纪扫射着,一时之间,枪弹轰鸣,子弹满天飞,十多把枪口在夜光喷吐着火舌,一颗颗子弹朝着他们的共同的目标,那个神秘莫测的男子射去。

    “这次,他总不能接住子弹了吧!”有射击着的成员看到这一幕,心暗自揣测着,如此密度的几乎是十几把机枪同时发射,这个男人算是千手观音,也接不过来了吧!

    他们的眼重新泛起了希望,或许,他们能够成功呢?

    “越界!死!”政纪目光转冷,他给了对方机会,然而对方却没有把握住,此刻他也终于不再留情,双足在地面猛然一踏,随手托住了飞来的麻袋,感觉到里面的人体的触感,他八九不离十的猜到了里面人的身份,用借力的手法将麻袋抛在身后。

    眼看已经半只脚迈过了国境线的妖艳女郎余光看到政纪的这个动,心暗自一喜,这样的距离,很显然对方已经来不及做出反应,更何况还是同时要拦截这么多的人,他们眼看着要逃脱了!

    “神罗天征!”然而在他们以为自己要成功之时,一个冷漠的声音忽然在枪林弹雨清晰的响起,所有人都为之一窒,然后感觉到凭空好像多了一股巨力一般的,猛地击打在了他们的身。

    来不及惊叫,来不及反应,时间也好像被静止了一般的,在这狡黠的月光下,如同科幻神话电影的一幕一般,所有人在声音响起的一瞬间,双脚离地,猛地被高高的抛飞在空,化了月夜的一道道飞天之人,四肢胡乱的无处受力的在空挣扎着,他们的口吐着猩红鲜血混杂着内脏的碎末,竟然是在一瞬间五脏尽碎!

    一阵阵钻心的疼痛从五脏六腑传来,脸带着无痛苦的表情,仿佛被一只无形的大锤击碎了一般,然后眼前一黑,再也没有了知觉。

    “砰砰砰”,足足在几秒钟之后,接二连三的肉体落地的声音传来,他们才如同一袋袋面一般的自由落体的摔落在了地,毫无生机的四肢由于神经反应而犹如死前的最后挣扎一般的抽搐,没有人例外,哪怕是所谓的高手的精锐的共济会的几个人也无一例外的躺在地,口吐着鲜血,如同生命力的流逝一般。

    妖艳的女郎,此刻再也看不出她的妩媚,眼带着的是死亡的气息,她的眼最后满满的都是绝望与不可思议,最后的一眼看着静静的站立在那里丝毫无损分毫未动的那道身影,还有他脚下的那道已经模糊的线,最后一口气终于化了满是不甘的**吐了出来,头一歪,此魂归地府。

    而其他两人,或许其他人的生命力强一些,可也带着同样的心情步入了鬼门关,他们或许从未想过,他们的一生,会以这样匪夷所思的方式画句号,这个男人,究竟是什么,这个疑问,伴随着他们的死亡而永远的带入了坟墓。

    扎西措那靠在树干,无力的低垂着头,或许因为他是其最健壮的,也或许因为与他从小修炼有关,直到此刻,他还留着一口气,可即便如此,口不断流淌的鲜血碎末,也代表着他命不久矣,他带着鲜血的眼睛已经模糊,那道魔神一般的身影也已经浑浊不清,他感觉每一口呼吸,伴随着的好像都是生命的最后的交换。

    算是武功高绝如他,同样不知道刚才究竟发生了什么,他只看到,他们刚刚冲到边界,然后在一瞬间所有人被弹飞了起来,好像有一道无形的弹力墙壁在眼前一般。

    “神罗天征”,他的眼带着回忆,涌着鲜血的口缓缓的吐出了他生命最后听到的这四个不知含义的字,然后脖子一歪,踏了其他人的后尘。

    尘归尘,土归土,无论生前的多少荣耀,无论生前是何种的身份地位,此刻都不免沦为了一具相同的尸体,天是公平的,你来的时候**裸,死去的时候,也同样是什么都带不走,只有那月光,永恒一般照亮着大地,仿佛是一只没有感情的眼睛一般,注视着凡间这轮回的可悲生物。

    刚才还喧嚣的边境,此刻只剩下了政纪一道身影站在原地,周围如同地狱一般的七零八落的躺了一地的死尸,不,除此之外,还有一道苍老的身影,呆呆的跪在地,如同傻子一般的呆滞的看着这一切,正是大赖喇嘛。

    苍老的面孔满是惊慌与恐怖,以至于他苍老的五官都好像挤在了一起一般,难看的如同哥布林一般,浑身不由自主的颤抖着,哪怕是他,为一名领袖,对于眼前的这一幕,也只剩下了无尽的恐怖,这个人,在他的眼里已经不再是人类的范畴,而是划归成了恶魔之流!

    然而他的幸存,并非是幸运和实力,而是政纪的有意为之,因为政纪记得,这次的任务,是活捉他!

    政纪厌恶的看了他一眼,万花筒写轮眼迅疾的一转,一道黑色的火焰自从空凭空出现,在月光下如同一道幽灵一般跳跃的火焰如同起舞的幽灵,正是天照火焰!

    伴随着天照的出现,四周的温度诡异的不增反降,下降了好几度,跪在地的大赖看着空的那团黑色的火焰,感觉自己的灵魂也好似要被吞噬一般,一种从心底升起的寒冷蔓延在他的全身,竟然让他不由自主的闷哼一声浑身一颤。

    政纪不理会他,看着地的尸体,手一挥,天照如同饥渴的黑洞一般,瞬间覆盖在了每一具尸体,几乎是在一瞬间,所有的尸体甚至包括他们手的枪支弹药,身的任何的钢铁制品,都化了最微小的灰尘,消散在了天地间,而天照,也随着这一切的消失,如同吃饱了的黑洞一般,渐渐的在虚空消散。

    干净的地面,仿佛鲜血也被燃尽了一般,一切都好像从未发生过,一切在大赖喇嘛的眼也好像是一场梦一般,这样抹去了在这个世界存在的痕迹。

    大赖感觉自己的嘴唇发干,脑子里的思绪仿佛要挤破了一般,这诡异的火焰,又是什么? 这个男人,层出不群的手段,让他感觉到了绝望。

    忽然,大赖的眼前出现了一张带着面具的面孔,正是那名神秘男子,已经惊恐到了极致的他甚至情不自禁的向后爬了几步,如同看魔鬼一般的看着眼前的政纪。

    然而,入目的却是一双通红的诡异的瞳孔,然后他的表情便一片呆滞,如同行尸走肉一般的站了起来,反身一步一步机器人一般的朝着林子返回。

    政纪抬起头,眼睛已经恢复了黑色的瞳孔,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杀了这么多人,说没有任何的心理压力是不可能的,可是他也只能将其埋在了心底,因为这些人,从另一个角度来说可以说是罪有应得的!从他们向自己开枪时的毫无心理压力的模样,他知道,这些人在向他开枪的时候,已经做了杀人的觉悟,每个人也都是双手沾满了鲜血的刽子手,杀人者,人恒杀之,他这样做,也不过是替天行道!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4/4854.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4/4854.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