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九十八章 露营

推荐阅读: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韩娱之魔女孝渊超念觉醒穿越之大理寺系统不朽大皇帝华山女剑神我想做个大侠黎阳仙尊从海贼开始脑洞爆炸

    “以后不要这样了,东西丢了可以再买,另外我用不到这些药,高原反应对我来说基本没有影响,任何时候,命此时最重要的”,许久,政纪才缓缓的说道,拿起一瓶矿泉水,递给了加木错,认真的说道。

    “我明白了政哥,给您添麻烦了,我是怕万一有点啥事,您应付不了,谁想到这风竟然这么大……”加木错接过矿泉水,眼带着难掩的感动说道,他知道,自己刚才又欠了政纪一次。

    车窗外这会依然是大雨倾盆,落在草地,激起蒙蒙雨雾,有如万马奔腾发出震天吼声,应和着天的雷声闪电。

    草原的暴风雨来的快,去的也快,大概过了一个多小时,雨声渐渐停歇了,昏暗的天空,出现了一道金色的光芒,像是一把利剑,斩开了层层迷雾,阳光穿过厚厚的云层再次照到了草原。

    又过了一会,雨停雷止,风轻云淡,天空居然变得碧蓝如洗,如果不是数十米远的那棵大树,此刻已经歪倒在了地,恐怕仅仅从那些沾满雨滴的小草,根本看不出这里刚刚所遭受的劫难。

    要说还是大草原的小草,生命力最为顽强,如此大的暴风雨,对它们根本没有什么影响,微风吹过,碧绿色的小草有如翡翠一般,面的雨水从叶面滑落,晶莹欲滴。

    “成沼泽了啊……”

    政纪推开车门,双脚刚沾到地面,感觉的积水没过了脚髁,冰凉的水从自个儿那双名牌运动鞋里,灌入了进去,政纪弯下腰,试了一下,在茂密的青草下面,积水足足有半尺多深。

    “这很正常的,草原有很多洼地,是在暴雨后形成的湖泊,有些泥土松软的地方,会形成沼泽……”

    加木错也从车走了下来,不过他政纪有经验的多,是赤着脚下的车,并且裤腿也卷到了膝盖面。

    “加木错,那咱们今天还能走吗?”

    政纪闻言愣了一下,他从小可是听着当年红军爬雪山过草地的故事长大的,对于草地里的沼泽,那无异于洪水猛兽一般可怕。

    “呵呵,政纪先生,放心吧,这条路加木错闭着眼睛也能走的……”

    索男也走下了车,不过他手里拿着一个长焦照相机,对着天边还没有散去的彩虹,不停的按动着快门。

    一朵朵还没有完全散去的云朵,在阳光彩虹的折射下,呈现出各种形怪状,有如神马飞天,又如龙腾虎跃,很是考究人们的想象力。

    政纪也兴致大发,掏出了自己带来的莱卡相机,拍摄着记录着这难得一见的美景。

    政纪现在算是深刻理解了那句“风雨之后见彩虹”的话,果然是在狂风暴雨之后,出现的彩虹才是最为美丽的。

    “佳木措,刚才身体没事吧?”

    见到佳木措从车下来,索男放下了手的相机,不过紧接着说道:“佳木措,我要批评你,你的行为太鲁莽了,下次可不允许了啊……”

    “索男大哥,对不起,是我不对……”

    佳木措倒是从善如流,这里除了政纪之外,是他年龄最小,听到索男的批评后,马低头认错了。

    “好几年在夏天的时候,没有见这么大的暴风雨了,倒是冬天经常有暴风雪……”

    加木错指着不远处那棵倒下的大树,说道:“今天真的很危险,那棵书是先被雷给劈,然后才被风吹倒的,这雷要是偏一点,恐怕……”

    加木错的话让其他人都是打了个寒颤,那闪电要是真的劈了车,恐怕一车人都要被烤熟了。

    白狮经历了刚才的暴风雨之后,又从车窜了下来,在草地奔跑打滚,蹭了一身的泥土,更是时不时的还要来政纪身边蹭蹭,让他的白色羽绒服也多了不少污渍,也这让政纪着实哭笑不得,不过他并没有责怪白狮,这是动物的天性罢了,它们也只是用这种行为表示自己的开心与亲昵。

    等待积水渗透地面后,政纪等人重新开车路,几辆车子加大马力,在泥泞的道路穿行,而政纪也初步见识到了草原的艰难,哪怕是这几辆车是改装过的特质轮胎,可在这样的地形,也时不时的会打滑,以至于五辆车之间的间距隔了很远,以防出现意外。

    “今天已经是不可能穿出草原了,咱们找一处没有积水的地方 露营过夜吧”佳木措看了看时间,经历了这样一场的暴雨,他们走了一阵子,已经将近六点了,再耽搁下去,眼看着要天黑了,需要提前乘着天亮搭好帐篷。

    在佳木措的带领下,又在一望无际的大草原开了两个多小时,等到天色近黑以后,车子在一处高出地面七八米的小丘陵停了下来。

    安寨宿营,没有什么经验的政纪是帮不了多大忙的,而佳木措因为之前拉车门时身有伤,也是在一旁观看,不过人多也力量大,其他佳木措的同事,每一个人支撑帐篷的熟练动,像个经常出外旅游的老驴友一般,十分的谙熟。

    一共搭建了四个帐篷,两顶是背靠越野车,另外都是三人帐篷,佳木措和索男还有来自四川成都的刘东三个住在一起,呈三角状,间升了一堆篝火,至于政纪,没等政纪反对,则所有人心照不宣的为他单独的搭建了一顶帐篷。

    晚气温已经开始变凉了,大概只有十多度,坐在篝火旁,烧烤着从车拿下来的羊肉。

    “来,政纪先生,喝口酒暖和一下吧,夜里会有点凉的……”

    一只整羊被烤的遍体金黄,散发出诱人的香味,佳木措拿着一把小藏刀,很熟练的削下一片片的肉,用油纸包了放在每个人的面前,而索男则是拿出一瓶青稞酒,递给了政纪。

    “索男大哥,喝酒的话,你们不但心有野兽来袭?”政纪这一路,曾经看到了十几头的狼群在草原。

    “呵呵,没事,夏天草原食物充足,狼群一般不会袭击人类的,而且我们也有家伙,一般的袭击不会怕,况且一两只孤狼的话,有你这只藏獒在,完全不用怕的……”

    佳木措闻言看着一旁安静的窝在地眼巴巴的看着烤羊然的白狮笑了起来,这只雪獒,真的是大啊!牛犊子一样。

    在大草原,最可怕的不是狼,而是恶劣的天气,不过夏天相对还好,要是冬天的话,有时候大雪封路,在一个地方被困个十天半月都很正常。

    “那好,咱们喝点,等等,我去拿瓶酒……”

    政纪听到佳木措的话后,站起身来,走到车里拿了两瓶茅台出来,这是从酒店的酒柜里拿的。

    “好酒啊,来来,换茅台,茅台带劲……”

    几个人见到政纪拿的酒后,眼睛不禁亮了起来,几乎所有人都忍不住喉结动了动,他们平日里,资金紧张,别说是茅台了,算是最普通的酒,也是十天半个月喝一回解解馋。

    几个人喝着酒,彼此之间的不熟悉和隔阂也渐渐的在酒精的催眠下渐渐放开,彼此谈论也都开始天南地北。

    围着火堆的,五辆车大约十一个人,有七个人是川藏的本地人,而令政纪惊讶的是,另外的三个人却是和自己也一样内地的汉人。

    政纪观察着他们,而他们也观察着政纪,他们发现,政纪真的不像是一般的明星大腕,一点都没有什么架子,平易近人的如同一个普通的朋友一般。

    他们这几个人,大多都是当过兵,从军队里退下来开始做这项工,而令政纪没想到的是,看似静的刘东,竟然还是特种部队退役下来的,靠着出色的军事素质和一手精准的枪法,也是反盗猎队里的流砥柱。

    政纪静静的坐在篝火旁,身旁的白狮如同火炉一般的身躯窝在他身旁,听着每个人喝着酒红着脸回忆着自己加入反盗猎队的原因和经历,讲述着他们和偷猎者斗智斗勇的故事,回忆着他们在可可西里曾遇到过的各种危险与磨难,回忆着那些为此失去生命的战友,情到深处,几个男人还忍不住红了眼眶。

    到最后,他们开始跳舞,以草原人独特的舞蹈,绕着篝火,政纪也入乡随俗的加入其,感受着这草原汉子们的豪放抒怀。

    两瓶茅台着金黄的烤羊,很快被政纪几个壮汉给喝完了,一条整羊也被几人吃的干干净净,在给火堆加了点干柴之后,各人回到自己的帐篷休息了。

    在帐篷里还有一个睡袋,躺进去后拉拉链,只留出眼鼻在外面,很是暖和,开了一天车,再加遭受暴风雨的袭击,众人都很累了,不一会从各个帐篷里传出了呼噜声。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4/4875.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4/4875.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