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九十九章 周青

推荐阅读:蜀山道主鹰扬美利坚每秒都在升级动力之王后手仙法供应商大宋有毒逍遥小地主仙在大明

    白狮则是爬在政纪帐篷外面,虽然双眼紧闭,但不是耸动的耳朵显示出,白狮一直在执行着守护的任务。

    大草原的夜非常的安静,只有微风吹过草丛,传出的沙沙声,并没有出现政纪想象的狼群袭击,一直睡到到第二天清晨,政纪才被白狮的低吼声吵醒,看了下手表,刚刚早六点钟。

    “得,不用给你准备早餐了……”

    政纪从帐篷里走出来,发现白狮正在撕咬着一只肥硕的野兔,可能是气候严寒的原因吧,这个兔子足有五六斤重,内地的野兔大多了,浑身灰色的细毛,喉咙已经被白狮给咬断了。

    “政纪先生,您这只藏獒,是我长这么大,见过的最好的一只藏獒……”

    正在刷牙的索南,见到庄睿出来之后,满脸羡慕的冲着政纪翘起了大拇指,他几乎跑遍了整个藏区,但是从来没有见过,像白狮一般神骏的藏獒。

    “索南大哥,我的白狮,可是雪山的守护神啊……”

    政纪闻言情不自禁自豪的笑了起来,白狮似乎听到了他们的对话,转过头低吼了几声之后,又开始专心致志的对付起野兔来。

    “来,吃点东西,咱们今天要赶到格尔木市县……”

    洗刷完之后,索男拿了些风干肉和糌粑来,糌粑其实是炒干的青稞面,里面还加了点糖,可以用开水冲泡了吃,也可以用青稞酒或者酥油茶拌合,捏成小团食用。

    “索男大哥,今天恐怕赶不到吧?”

    政纪看过地图,这里距离格尔木市,足足大约有五六百公里,如果是告诉的话,或许很快,可是这样的路况,车辆只能以最多七八十迈的速度行径。

    一旁的佳木措看了看天色,自信的说道:“差不多,今天应该没有雨了,跑快一点,能赶到格尔木市住下来……”

    几人吃过早饭之后,手脚麻利的把帐篷睡袋都收了起来,又用水浇灭了昨天的篝火。

    佳木措所带的路线,极其难走,有时甚至要从两座山间的峡谷穿越过去,不过沿途的风景却是极佳的,偶尔还能看到半山的黄羊,前面车的政纪,时不时的拿出相机不停的拍摄着。

    除了午吃饭用了半个小时的时间,从早6点,一直到晚10点钟,几人终于是赶到了格尔木市县城。

    格尔木市县位于自治区东南部、格尔木以东是西宁,以北是敦煌,以南是拉萨,地理位置十分重要,是通往新疆、西藏等地的转站。

    格尔木市地处欧亚大陆部,地貌复杂,地形南高北低,由西向东倾斜。昆仑山、唐古拉山横贯全境,山势高峻,气势磅礴。该市居世界屋脊,境内雪峰连绵,冰川广布,冰塔林立,河流纵横,湖泊星罗棋布,为世界之最唐古拉山主峰格拉丹东雪峰海拔6549米,高峻挺拔,雄伟壮丽,是长江和澜沧江的发源地。盆地地势平坦,沙丘起伏,绿洲陷显,盐湖、碱滩、沼泽众多,其察尔汗盐湖是世界是最大的盐湖,号称“盐湖之王”。

    应该是早已联系好了住所,到了格尔木市之后,佳木措直接将车开进了一家政府招待所,政纪发现,在登记的时候,是用索男拿着的介绍信。

    几个人舟车劳顿,随便的吃了几口饭,便回到房间倒头睡,而政纪,则在台灯下,写着什么,他在准备演唱会的歌曲。

    佳木措朦胧看到政纪的身影,脑海闪过一个念头“政纪先生的身体素质真好,自己这些常年在这样环境的人都强!”然后又忍不住睡了过去。

    第二天一大早,天还蒙蒙亮,佳木措几个人模模糊糊的爬了起来,因为要赶路,时间是很宝贵的。

    拿着牙刷走到招待所门口,然几个人看到了站在树下练着太极的政纪,一身白色的运动服,宽松而又不显肥大,政纪的身形灵敏而富含张力,一手太极拳打的不快不慢,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和谐感。

    “政纪先生练拳呢”,佳木措看到这一幕,眼闪过一丝好与敬佩,他现在知道自己之前的担心大概是多余的了,政纪的身体素质的确很好,换做是一般内地人的话,在这样的海拔下又怎么会有这样的活力。

    “恩,随便练练”政纪做了个手势,拿起洗漱脸盆,同大家伙一起走到了水房。

    洗了脸,政纪等人终于能够到一家真正的餐馆吃一顿早餐了。

    小饭馆的老板长得很和气,因为高原苦寒和过于强烈的紫外线辐射,一张胖乎乎的脸各有两团晒红,又因为人长得胖,脸也胖,看起来更像是两颗“红富士”。

    在这高海拔地区,氧气含量可能还不到平原地区的二分之一,因此炉火燃烧得并不旺,火苗闪着漂亮的蓝光,无力地灼烧着锅底。锅里的油轻微地响了一声,鸡蛋倒进去没有立即起泡,在锅铲的翻搅下,炒得烂乎乎一团,想必吃起来味道不怎么样。在这个地方,开水最多只能烧到八十度,饭菜的滋味如何也可想而知了。

    因为客人少,老板亲自下厨,一边炒着菜一边告诉人们,说:“现在青藏铁路完工了,人也少了,以前这儿可热闹着呢!附近有很多饭馆,每天都有很多客人来这儿吃饭,现在可不行了,铁路一完工,能拆的饭馆子都拆了,现在再来这儿的,除了很少一些路过的游客,也是来这儿考察的,像你们这样一大队人马,少见。”

    马东嗅了嗅鼻子,把棉大衣往身裹了裹,透过厨房的玻璃窗,望见外面的天空,今天没有太阳,天色看起来灰蒙蒙的,有些阴冷,天气并不是太好,不过这样的天气,他已经差不多习惯了。

    吃完早餐,政纪等人继续路,此刻路的景象,已经与最开始的草原所不同,放眼望出去,一片苍茫,远处是尖棱挺立的雪峰,像一群林立在遥远秘境边缘的怪兽,张牙舞爪地遥望着。脚下的戈壁在无边地向四周漫延,苍凉得让人想落泪。

    “听到政纪先生要来考察,队长周青在营地已经等着我们了,再走两个小时,能到营地了”,佳木措看着路旁熟悉的景象,露出一丝缅怀的神色,扭头对政纪说道。

    政纪点点头,他的脑海想象着勾勒着佳木措口队长周青的模样,听名字,是个汉人,他又会是个什么样子?会不会是满面尘土,一嘴黄牙,顶一头乱糟糟的毛发,因为长久无法洗澡,从油黑的衣领子露出来的半截脖子也是黑乎乎的?会不会是一名壮硕的汉子,举着武器威武的巡视呢?

    两个小时后,正想着,一阵车轮子与戈壁摩擦的“嗤嗤”声打断了政纪的思绪,可能是坐得太久的缘故,起身的时候,政纪感觉到一阵憋闷,走出车子晃了晃脑袋,然后看到一辆装满各种物资的解放牌大卡车停在了营地旁。

    “政纪先生,我们到了!”佳木措的声音传来。

    政纪点点头。看着和越野车并排停着的解放牌大卡车,车门打开,一个穿着皮棉衣的年轻小伙子垂着头,正站在车门前一边拍打着胳膊,一边狠劲儿地跺着脚,政纪还没看清他的脸,旁边一个年轻静的姑娘正从车走下来,她一头黑色短发,皮肤白净,鼻梁挺直,眼眶有些深邃,眼珠透着漂亮的淡蓝色,有点像新疆人或是外国人。看起来都很干净利落,满面神采,一点儿也不像他想象那种在荒滩生活了多年的人。

    “周青队长!我们回来了!政纪先生也来了!”身后,佳木措的声音传来,说话的方向正对着卡车下来的两名男女,一脸高兴的跑前。

    政纪愣了下,迈开步伐走了过去。

    “您是政纪先生吗?咋这么见生呢?一路开车开得我手都麻了,不仔细数数,还真不知道自己长了几根手指头,来,快进屋休息休息”年轻小伙子开了腔,冲政纪嬉皮笑脸,咧开一张大嘴,露出一口雪白的牙齿。

    政纪露出了一丝笑容,看得出来,这里的人虽然环境艰苦,可是性格却都很开朗,并没有想象的死气沉沉,这时,年轻的姑娘打量着政纪开了口,一边拍打着她那件红外套的灰尘,一边说:“别听他贫嘴,他这人这样,见谁都喜欢套近乎,蹬着鼻子脸。您是政纪先生,这次真的太感谢您了,我是周青。”

    说完,热情洋溢的笑着看着政纪,伸出了自己纤细的手掌。

    周青?!

    一个在可可西里腹地无人区呆了这么久,与盗猎者针锋相对,经历了生与死的考验,每天抱着枪,行走在苦寒缺氧的高原,像这样一个组织,它的领导者是这样一个年轻又弱的姑娘家呢?政纪完全没有想到眼前的这个姑娘是佳木措一路推崇备至的队长,这与想象巨大的差距让他有些惊讶。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4/4879.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4/4879.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