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零一章 体验

推荐阅读:医路通天篮球,人生念相具象最强系统回收商护灵人之医道无边护花强少在都市七零甜妻撩夫记提拔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她的左眼能见鬼

    政纪知道,经历过艰难与资源短缺的他们,将任何的浪费都视了不当,哪怕是现在资金有了保障,他们也依旧保留着精打细算的好习惯。

    可可西里,这片贫瘠的土地,满眼望去都是苍凉的景象,和刚才的草原简直是两个世界一般,放眼望出去,一片苍茫,远处是尖棱挺立的雪峰,像一群林立在遥远秘境边缘的怪兽,张牙舞爪地遥望着。脚下的戈壁在无边地向四周漫延,苍凉得让人想落泪,是这样的一处地方,却是无数野生动物赖以生存的场所。

    一路,周青有些沉默,只是静静的望着窗外,仿佛是在沉思这什么,而何涛开朗了许多,也不愧是他的话唠的外号,嘴巴像是被冻得合不拢了,所以只好不停地说,借着运动产生的热能来温暖他那两片薄薄的嘴唇,他也始终不嫌累,诲人不倦地和政纪唠叨着,两片嘴皮子也像嗑瓜子似的,吧嗒吧嗒地响个不停。

    讲着他当兵时的趣事,说着他加入“暴风”后的经历,更是会时不时的将狙击枪拿出来,对着车窗外空无一物的苍茫大地也不知道在瞄准些什么。

    周青看政纪有些沉默,不好意思地扭头冲政纪笑了一下,说:“他是个话痨,别怨他,在这个地方呆几年,像他这样算是正常的了。”

    “没事,挺好的,倒是周姐,你在想些什么呢?”政纪看出了她的心绪繁杂。

    周青没有直接回答政纪,而是有些漫不经心地看着窗外自言自语一般的说着:“或许,有些地区保持它的原始特征会更适合它的发展,人类的过度侵入反而是最大的危害因素,入侵、占领,然后灭亡,这是一个又一个物种相续灭绝的原因之一,“藏羚羊是华国独有的物种,在国灭绝了,在全世界也灭绝了。”

    政纪默然,透过挡风玻璃看过去,外面没有阳光,空气似乎也是灰蒙蒙的,车子在颠簸,沿着昨天他们开过来的车轮印在前行,他知道周青说的是真的,人类的欲望是无尽的,而这无尽的欲望,则会催动着无数的人铤而走险的从大自然这无言申诉的“母亲”手不断的掠夺。

    因为眼前的的可可西里是最好的证明,随着人类的入侵和开发,野生动物的生存空间将会变得越来越小,这是他在很早之前认识到这个问题,只是没想到,在可可西里这块被称为“无人区”的荒地,人类活动的足迹也早已经涉入进来,所谓的国第一大无人区,已经是名不符实了。

    此时天色越来越暗,车子一路颠簸,驾驶室里的温度也越来越低。加木错继续开着车,天色擦黑的时候,气温骤降,驾驶室里冷得像冰窖子。天色终于完全暗了下来,算打亮了车前灯也无法完全看清前面的路况,

    这时,车身突然猛地一晃,何涛的头被撞到了挡风玻璃,刚把身子稳住,车身猛地一歪,听车轮子“嗤嗤”地空响了几下,车子不动窝了。像是见惯了这样的场面,周青似乎已经见怪不怪,很老练地说:“陷住了,何涛,你去把车厢里的板子抽出来,加木错,下去搭把手。”

    政纪也跟着走了下来,打开车门和何涛跳下车。一下车,感觉到脚下的地面在缓缓地往下陷,原本看起来什么情况也没有的路面竟然是片沼泽地。

    何涛把车厢里一早准备好的厚木板抽出来,说:“现在这天气起冬天来算是暖和些的了,白天的时候,气温稍高一些,表层的土壤会解冻,但是你放心,这片沼泽地没有多深的,最深也一米,一米以下是永久冻土,政纪先生您稍等下好,加木错大哥,来,把车头往抬。”

    一双干净而修长的手搭在了车头前,几个人抬起头,却看到是政纪的身影不知道什时候已经自顾自的来到了车前,和加木错一起把车头使劲地往抬,周青抿了抿嘴,似乎没想到这一幕,而何涛也二话不说帮着抬,周青则把厚木板往车轮底下垫。

    这片沼泽区没有多大,可能这里曾经是一小片水湾,后来水干了,便成了沼泽地。刚才开车的时候没留心,车子拐了个弯,不知怎么给陷进去了。在可可西里这个地方,海拔高,气候特殊而且寒冷,这儿的沼泽地没有人们想象的那样可怕,车子在沼泽里陷三天也不会沉,他们不用担心人和车子会被沼泽没了顶。

    铺好木板,周青发动车子,政纪等人便走到车屁股后面去推车。

    然而或许是因为载满了物资,车身重量加大,一旦被陷住,再想开出去很麻烦,即便是几个人用力的推着,可是轮胎依旧在空转着打滑,车子也只是一晃晃,并没有丝毫的向前冲的态势,而轮胎四周的沼泽,也渐渐的变得仿佛如同未凝固的混凝土一般粘稠。

    周青皱着眉头从驾驶室探出头来说:“必须得把车子开出去,不然天黑以后气温骤降,没准车轮子会被冻住,到时麻烦了。”

    政纪点点头,他双手微微用力,猛吸了一口气,然后众人感觉到车子猛然一晃,终于传来了轮胎接触到结实地面的摩擦声,越野车猛然的蹿了出去。

    “好了!”政纪拍拍手的尘土,眼的光芒缓缓的散去。

    “没看出来,政哥你的力气倒是挺大的!”何涛惊讶的看着政纪,他刚才因为打滑并没有用了,然后看到政纪猛然一推,车子窜了出去。

    “平时健身多一点”,政纪随口编了一个理由道。

    此时天色越来越暗,车子一路颠簸,驾驶室里的温度也越来越低。何涛继续开着车,天色擦黑的时候,气温骤降,驾驶室里冷得像冰窖子。天色终于完全暗了下来,算打亮了车前灯也无法完全看清前面的路况,众人只好停了车,准备在荒滩过夜。

    周青从随身的小旅行包里掏出面饼、方面便之类的食物,还有一盒牛肉罐头,一瓶水。三个人挤在驾驶室里吃着面饼、啃着方便面,所有的食物咽下肚的时候都是又干又硬。但是却都吃得很香,政纪也入乡随俗,他更加深刻的体会到了他们的艰苦。

    驾驶室里太冷,因为要半开着窗透气,所以更冷,一伙人也不可能在驾驶室里冻一夜,只好下了车在荒滩支帐篷。

    帐篷是那种军用帐篷,厚实而且透气性好,但是,在可可西里这种高寒地带,再保暖的帐篷也顶不了多大用。拉紧帐篷帘子,铺厚厚的地垫,再把棉大衣盖在面,还是觉得冷,从头到脚没感觉到有一丝温暖的地方。

    哆嗦着睡了一个晚,听外面的风在呼呼地吼,也不知道半夜会不会下雪。政纪有些睡不着,却不是因为寒冷。

    一旁的与政纪在一个帐篷里的何涛,看到政纪睁着眼睛,有些好的问道:“咦?你刚来咋没有高原反应呢?我刚来那会儿整天吃不下饭,心里堵得慌,整天像猪一样的死睡。”

    “我来这里之前在西藏待过一段时间,大概是习惯了吧”,政纪说道。

    “你们一个月有几天是这样的生活?”政纪感受着帐篷里的寒意问道。

    “一个月啊,大概有二十多天在野外住帐篷,夏天还好点,天气暖和点,是冬天,太难熬了,有好几个人是再这样的环境受不了离开的,”何涛算着指头说道。

    “你们的工,很伟大,”政纪默默的点点头,他看着眼前的年轻的小伙子,他本以为前世自己已经很辛苦了,可是直到今天看到了他们,才知道原来自己的生活真的一点都不苦。

    “嘿嘿,总要有人干不是?要不然等到几年以后,咱们的后代,再也不知道藏羚羊这些动物了”,何涛罕见的有些低沉,将脑袋埋进了被子里,保存着点点的温暖。

    早醒来的时候,发现睡袋口呼出的热气结成了冰花,伸手一摸脸,脸竟然结着一层冰霜,鼻子被冻得通红,一钻出帐篷,立即感觉鼻梁骨里面被冷空气冻得刺痛,像是有人在你鼻子里面插进了一根锥子。政纪开始收拾帐篷,而周青也早已起来,在准备早餐,一旁的何涛开始发动车子,给发动机预热的时候,顺便自己也跟着取取暖。

    车子路了,开出许久,终于驶出了戈壁滩和零零星星的积雪区,前面路慢慢地现出一些稀疏的草甸,政纪锐利的眼睛捕捉到了一处草地,问何涛:“地那些小坑是什么东西留下的。”

    何涛说:“是鼠洞。”

    政纪大致数了一下,大概一平方米的地方有十来个鼠洞,很是吃惊,问何涛:“你们平时吃肉吗?鲜肉?”

    何涛笑了一下,说:“吃,当然吃,不过大多是罐头,在可可西里这块地方吃鲜肉,那可是‘犯法’的,不过老鼠肉除外,是周青觉得有点恶心。”他说着看了周青一眼,周青没看他们,而是拿着望远镜看车窗外两边半青不黄的草甸。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4/4887.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4/4887.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