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零二章 运送

推荐阅读:天才高手在都市大宋有毒妙医鸿途至尊剑皇我在异界当神壕快穿攻略:花样男神求推倒偏执老公太坏了都市桃色医仙美眷娇妻:呆萌老公好幸福终极小村医

    政纪知道何涛说的吃鲜肉犯法指的是捕食草原的野生动物,的确,在可可西里这块地方,几乎每一种野生动物都是珍稀物种,只有老鼠除外,因为它们的数量实在太多,按物以稀为贵的标准,老鼠们还挤不排行榜。

    政纪又问何涛:“经常吃?”

    何涛说:“嘴馋了吃,天气好的时候偶尔也去抓鱼,是水太冷,没人愿意动手。”

    可可西里的草甸子长得很稀疏,较近些的地方可以看到草与草之间露出的黄土来,不像藏北的大草原,一望无际的绿。这儿的草让人觉得发育不良,像是个在虐待残喘的旧社会儿童,病怏怏的,让人瞧着觉得心酸。按理说,在这片国最大的无人区,草甸应该长得十分茂盛才对,本来我还想着可可西里这块地方会真的像它的名字一样,是“青色的山梁”、“美丽的少女”,也会像藏北大草原一样绿得让人心醉,但现在看起来却只能令人心酸。

    “这儿的草长得真慢!”政纪自言自语着,仿佛心灵的草原也渐渐失去了给养,正在慢慢地荒芜,最后变得像可可西里的荒滩一样苍凉。

    周青举着望远镜继续瞄着远处,随口回答说:“是啊!本来长得慢,再一糟贱,还没长出头死掉了,一死是一大片,环境恶劣,一年两年都恢复不了,青黄不接啊!”

    “糟贱?谁?”政纪反问道。

    周青放下望远镜,回头看了他一眼,反问道:“你说除了人还能有谁?你、我、他。”

    “盗猎的?他们只是捕杀野生动物……”何涛插嘴说:“你刚来,还不了解可可西里,我刚来那会儿也有这个疑问,慢慢你知道了。”

    据说可可西里是野生动物的乐园,但是车子开了那么久,政纪却连一只野生动物也没有见着,不知道是运气不好还是什么原因,眼前除了荒漠是半黄的草甸,一望无际的荒凉,除了车身在晃动,看不到半缕人烟。周青像是看出了政纪的心事,一声不吭地把望远镜递给我。

    “用这个看,”周青说道。

    政纪接过望远镜,向远处望去。镜头里出现远处半青半黄的山梁,看起来光秃秃的,草甸与荒滩间杂交错,远远地似乎有几个黑点在驻足凝望。

    周青似乎知道政纪在看什么东西,解释说:“那是几只野牦牛,运气好的话或许能看到几只藏羚羊,但不是现在这个时候,算看到,它们也是远远地逃跑了,现在这儿的野生动物已经成了惊弓之鸟,看到人和车子飞快地逃开,再也不会像以前那样和人类亲近。”

    政纪微微沉默,没说什么,继续瞄着远处,周青似乎有很多的感慨要发泄出来,她叹了口气,又说:“人类是这样一点一点地逼着动物们与自己疏远,最后再逼着它们灭亡,再最后,或许当所有的野生动物都灭绝了,最后一个死亡的是人类自己。”

    周青脸色忧郁,她把胳膊支在车窗棱,托着腮,脸色很凝重,看得出来,她是个较善感的人,很容易被别人或自己打动,在这样一张西合璧的脸,这种表情更让人觉得有些酸楚,而政纪的心头却渐渐起了一层疑惑:这样的人能做好“暴风”的领导者吗?那可是真枪实弹地与盗猎者对抗啊!

    没来可可西里之前,政纪一直对可可西里这片神秘的地方充满了好和憧憬,一遍遍地在脑海里幻想着它的美丽,但到了这儿之后,一切却又令他觉得无的伤感,车子晃晃荡荡地开着。路,政纪终于看到了一群野驴,离得远,不太清,它们一看到车子,飞快地逃,但是又摸不清方向,反而与车子越跑越近,倒像是在和我们飙速。

    何涛开玩笑地说:“每一种动物都有自己的弱点,像野驴,它也知道见了人要赶快逃,偏又摸不清方向,结果反而与人越跑越近,再如藏羚羊吧,一到了晚,胆子特别小,哪儿有光往哪儿挤”。

    时间不知不觉已经过了午,远远望去,他们似乎已经进入可可西里的腹地边缘,最接近心地带的边缘区。望远镜里,那座山脚下似乎有一条小河,河边一排营房在镜头里凝成一排黑点。

    政纪放下望远镜,心头一阵悲凉,他不知道为什么别的反盗猎组织都居住在有人烟的地方或是小镇,他们只是在巡山的时候才会驱车进入可可西里,而“暴风”的驻地却驻扎在这样一个荒凉的山脚下。这里没有人烟,也没有小镇,不管是气候条件还是环境条件,所有的一切都恶劣到了极点,更令他惊的是,这样的一排营房又是怎样建造起来的?材料设备又是如何运到这里?为什么要把驻址选在这个地方?

    政纪怀着满腹的疑问再一次举起了手的望远镜,镜头越拉越近,营房也越来越近,他看见灰色的砖墙,房顶架着天线,一根一根的电线也不知从哪间房里拉出来。电线?这片荒滩哪儿来的电?镜头再一次拉近,他的眼前出现了几张大脸,一张张被高原强烈的紫外线晒得黑红,更显得牙齿的雪白。其有一张脸令他印象深刻,因为眼睛特别细小,一笑起来,更显得只见牙不见眼了。那张脸越拉越近,仿佛贴在望远镜的两块玻璃片,最后放大成一对挤得瞧不清眼珠的大眼皮。

    政纪放下望远镜,才发现车子已经停在了营房外边。周青和何涛已经下了车,他急忙放下望远镜,刚跳出驾驶室,营房门口的人立刻都围了过来,不等周青开口,何涛急着一一地帮他介绍。

    政纪终于知道那对细眯眼的主人叫许小乐,是东北山里人,小时候喜欢用弹弓子打鸟,曾经是名野战兵,现在是“暴风”里枪法最神的一个,为人也特别开朗,是何涛的老搭档。

    杨钦曾经是名空军,但没开过飞机,是名地勤人员,懂机修,很有一手技术。但最初他也并不是名空军,而是在某部队驯养军犬,所以特别喜欢四条腿的动物。

    至于吴凯则是陆军工兵退役,当兵前学过厨师,有一手好厨艺,所以现在大伙的一日三餐基本都是由他来搞定,为人也很和善,是有些时候爱较真,因为经常对着锅灶,脸色被熏得更显黑红。

    一直站在最外边、不大爱说话的那个是马帅了,何涛说他是个三棍子打不出个响屁来的人,果真如此,脸似笑非笑,远远地站在外面看着政纪。他虽然不大说话,但凭政纪的直觉,明显地能感觉到这是个头脑灵活的家伙,看他搓着掌心里厚厚的老茧,我知道他以前绝不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兵,没有多年的磨练是长不出这么厚实的老茧的。

    政纪的到来,显然是所有人的惊喜,如同一只凤凰,忽然出现在了一处荒凉的鸡窝里,那么的与众不同,所有人,都围了过来。

    “政纪先生!您好!我们早听说过您了,一直都很喜欢您的创,在这里,我最大的消遣,是听您的歌了,今天能够在这里见到您,真的是三生有幸!请给我签个字吧!”许小乐一把握住政纪的手,略带着激动的说道,他从来没有想过,自己能够在这样荒芜人影的地方见到政纪,因为他知道,没有哪个明星,会愿意吃这么多的苦,在这么艰苦的环境下来这里,而政纪,却是和别人不一样!

    “是啊,小乐他最喜欢您的歌了,每天没事的时候,这小子一听是一天,这里信息传递的慢,他也只有您的俩张专辑,听外边的广播说,您又出了好几张”,一旁的杨钦也附和道。

    政纪看着许小乐手的有些褶皱的本子,心里微微有些酸楚,这些年轻的小伙子们,在这荒芜人烟的地方,他们和外面光怪陆离的世界所剥离,看不到弥红灯,没有花红酒绿的夜生活,最大的娱乐,竟然只是听自己的歌曲,他接过许小乐的本子,郑重的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很高兴,能拥有你这样的粉丝,你的工,我的伟大!等到将来可可西里恢复了平静,我请大家来我的演唱会!”政纪认真的看着他说道。

    寒暄激动片刻,众人不忘正事。

    人多好办事,防水布被拉开,一箱箱的物资被搬下来,吃的用的,应有尽有,车厢最下面是满满一排汽油桶,怪不得开车的时候,觉得车身特别重。

    所有人都欣喜的看着这些物资,这是他们组织自从成立以来,见过最多最好的物资了!而政纪带来的m4a1步枪,不出意料的,成为了所有人最为欢喜的,每个人都抱着一把爱不释手的抚弄着,仿佛是抱着一位最美的美女一般,在得知了这都是政纪通过渠道给他们弄来的之后,每个人的眼都充满了感激。

    而政纪则一边干活一边问:“你们以前的开销,是从哪里来呢?”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4/4891.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4/4891.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