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零三章 做一点事

推荐阅读:绿刀客诸天行盘龙之成哈德利暗黑破坏神之死灵法师水浒任侠护灵人之医道无边时停五百年黑暗的里世界

    许小乐滚过来一个汽油桶,笑嘻嘻地说:“以前啊,没有政纪先生您的援助的时候,哪有这次这么幸福,最开始的时候,我们几个人的退伍金能勉强支撑,后来坐吃山空,只能求助政府,求爷爷告奶奶后政府也资助过一段时间,虽然钱不多,可也勉强能够维持,后来,政府不管了,说我们是自发组织,没有那么多的资金,我们只能去外面求些赞助和将一些可可西里的土特产销售些,可根本不够,眼看着我们要支持不下去了,您出现了。 ”

    政纪静静的听着,别看许小乐说的似乎很容易,可是他却明白,这短短的几句话里含着多少的辛酸与困苦,他点点头:“放心,只要你们一天愿意坚持,资金方面,我会一直为你们提供。”

    整理完东西,政纪第一次走进了他们的简陋的营地房屋内,屋子里很黑,仅有的一个炉子,微不足道的提供着些许热量,并不能驱散可可西里的寒冷,床被都有些潮湿,他们却似乎完全不在意这些一样,有说有笑的。

    政纪忽然看到了床边唯一的书桌,一本相册静静的躺在那里,他轻轻的拿了起来,翻开来。

    入目的第一张照片,是一张辽阔的高寒草原,远远的半黄的草坡站着一对藏羚羊母子,也可能是母女,由于拍摄角度太远,藏羚羊母子浓缩成两团黑影。第二张,则是一群藏羚羊站在白皑皑的雪山脚下低头喝水,远处的几只正回首凝望,最近的两只藏羚羊站在积雪融化的浅水边,映出一对美丽清澈的倒影。一张接一张的照片从政纪眼前升起又消失,一群欢快的藏羚羊蹦跳着。

    突然,一张鲜红的照片刺目地蹦入政纪的眼帘,半黄的草甸,大批堆叠在一起的血淋淋的尸体,被剥了皮的藏羚羊一只挨一只地紧靠着,远处,一群秃鹰盘旋在尸体的空,正俯冲而下,一只母藏羚羊的尸体横在镜头的最近处,她鼓胀的肚子已经被盗猎者残忍地剖开,一只已经长成形的小羊从里面露出半截光溜溜的身子。也许过不了几天,这只小藏羚羊能降生到这个世界,但是,在盗猎者的枪声响过之后,再也无法成为现实。在那些被剥了皮的尸体,可以清晰地看到被冲锋枪扫过的弹孔,有些尸体的弹孔不是一个,而是一片……

    政纪的心里猛地咯噔一下,一张张血淋淋的、白骨暴露或是尸肉腐烂的照片刺入我的眼帘,又很快地消失,他忽然有些难受,这样血淋淋的事实与南京大屠杀又有什么分别?唯一的分别是:一个是人屠杀没有还手之力的人,另一个是人屠杀没有还手之力的动物。

    “小乐很喜欢摄影,平日里都喜欢记录下来,政纪先生,这个给你,天气寒,不要感冒了”,周青走了进来,看到政纪手的相册, 眼闪过一丝复杂,手抱着一件皮大衣。

    政纪接过皮大衣,说了声谢谢,虽然他不冷,可是他不想表现的自己有多特殊。

    忽然,一张照片印入了政纪眼帘,一座英伦建筑的校园内,一个长相和周青八分相似的年轻女子,巧笑嫣然的站在其,手捧着毕业证书,身穿着研究生毕业服,笑的那么开心,那么灿烂。

    这是周青,政纪看得出来,虽然现在周青的样子有些变化,皮肤不如照片的水嫩,可是大致的轮廓却是一般无二的,与此同时,政纪的心也泛起了一丝疑惑,看照片,周青貌似是一名高材生,而且还是那种为数不多的出国留学的。

    “这是你吗?”虽然心里有了答案,政纪还是问道,因为说不定,周青还有妹妹。

    “嗯,是我,那是我在剑桥大学的时候拍的”,周青的眼露出一丝怀念的神色,点点头肯定道。

    “怎么会想起来可可西里做这工呢?你的家人,他们也同意吗?”政纪问出了心里的疑惑,每一个女儿,在家里无一不是宝贝一般的存在,大人又怎么会放心她们来做这样危险的工?

    周青忽然笑了下,脸浮现出了一丝苦涩的神色,停了一下说道:“三年前,我母亲得癌症走了,那时我才真正明白,人的一生其实很短暂,我想用我有限的生命去做一些有价值的事情,所以我放弃了在英国的事业,一个人来到这里。至于我的父亲他很支持我,因为他出生在国,也很爱我母亲,可能……他也是想补偿些什么吧?”

    这“补偿”二字里面蕴含了太多太多的东西,政纪虽然不明白,可是看到周青一脸的哀伤,却也不忍心追问了下去,只能歉意的说道:“不好意思,提到了你的伤心处。”

    “对了,给你看样东西”,周青忽然想到了什么说道。

    周青拧亮桌的小台灯,从皮箱里翻出了一条丝巾,递给政纪。

    乍一看,政纪还以为是丝巾,然而周青此刻却轻声告诉他:“这是披肩,在国外市场叫shatoosh披肩,音译为‘沙图仕’,看起来是华美的披肩,其实却被人称是‘裹尸布’!”

    听说这是用藏羚羊绒织成的价值可达数万美元的沙图仕披肩,政纪微微吃了一惊,一直听说藏羚羊的皮毛珍贵,却一直没有见过,没想到今天会在这里见到。

    周青怎么会有一条这样的披肩?政纪把披肩轻轻地挂在胳膊,披肩一下子从他的胳膊弯里滑落下去,又轻又柔,飘落时像一片唯美的树叶,紧紧地握在手心里,仿佛能感觉到披肩透出来的一股暖意,披肩很轻薄,把它叠起来放在掌心里,像是一小块压缩饼干,又轻又暖又华美。

    政纪抬起头,忍不住问她:“这披肩哪里来的?”

    周青说:“这是我爸爸在结婚十周年纪念那天送给我妈妈的礼物,我妈妈一直没有披过,她在临死的时候给了我,她告诉我说,英国人卖披肩的时候告诉人们,说这是国西北荒原一种叫藏羚羊的动物在换季脱毛的时候,当地人将那些脱落的毛收集起来才织成的披肩,可我知道这是个谎言,因为我小时候是在那里长大的,知道那种动物脱落的毛根本无法捡起来,风一吹,散了。”

    “因为你妈妈临终前跟你说的这些话,所以你才来到了可可西里?”政纪看了周青一眼,对周青的故事更加好。

    周青沉默了一会儿,点点头说:“最初,我只是想搞明白,这样价格昂贵的披肩到底是怎样生产出来的,后来,到了这儿之后我才渐渐明白,很多事情并不是像人们想象的那样简单,一个美丽事物的背后隐藏的却是另一个事物的悲剧。”

    政纪赞同周青的话,她的话不无道理,忽然,周青问他:“你知道藏羚羊的英单词怎么拼吗?”

    政纪愣了下,回忆了下自己看过的英单词,想了想说道:“是‘tibetan antelope’!”

    周青点点头,说:“但是,还有一种说法,普通的英汉辞典面查不到,念‘chiru’,不知道是不是巧合,竟与的‘耻辱’同音。”她低声地说着,伸脚踢了下火盆,里面快要灭的牛粪火又忽地亮了一下,一些牛粪灰飘扬起来。

    沉默过后,她又望向窗外,低声说:“我不知道这是谁为藏羚羊取的名字,也不知道这是华国人的耻辱还是英国人的耻辱,或者是把买卖藏羚羊绒视为合法的印度人?也或者是全世界的耻辱?”

    周青喜欢用这种思索的方式来说话,她自顾自地说着,并没有征求政纪的意见,政纪忽然感觉眼前这个二十多岁的女孩儿,心里真的装了太多的东西了,他感觉到反盗猎任务的任重道远,接口说:“算是全世界的吧!你不是说,藏羚羊是国独有的物种,只有在可可西里这块地方才有,国没了,全世界也都没了。”

    周青叹了口气,用脚踢了下火盆,站起来说:“光抓几个盗猎的有什么用?还是得抓源头啊!如果当初国家法律能严一点,如果全世界都能更早地意识到这个问题,如果很多的事情都能在最早得到控制,如淘金的人、气候、生态……也可能,藏羚羊这个物种的生存环境不会像现在这样窘迫。”

    周青想得很多,她可以透过表象看出很多实质的问题,远不像她这个年龄段的人应该具有的智慧,这也许是她曾经的职业留给她的习惯,是令许多人所不能及的。

    “没有买卖,没有伤害。这方面,我想我能帮你,我还算有些影响力,从今天起,我会宣布成为保护可可西里野生动物的形象大使,为可可西里做出些自己力所能及的努力”,政纪拍拍周青的肩膀,他是认真的,他自己或许所能做的不多,可是他愿意用自己的影响力和号召力,将这些故事让更多的人知道,让更多的人从源头保护。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4/4894.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4/4894.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