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零五章 捞卤虫

推荐阅读:巫师九仙帝皇诀重生最强高手我在泰国开店卖佛牌贴心兵王道吟万古霸仙体坛之篮球教父信仰万岁

    “你们等着,我们马到”,周青此刻表现出了干净利落的女强人的样子,二话不说,招呼众人车,伴随着猎豹的轰鸣声,驶向了吴凯的位置。

    一片黄色的沙土,稀少的几株矮小植物已经枯死,枝叶蜷曲着倒伏在沙地里,风吹过的时候,沙子被扬起来,形成一层沙雾,远处的天是灰褐色的一片,看不到云朵在哪里。周青和吴凯等人注视着黄沙一堆白色的东西,这是一堆骨头,骨头的表面被刮得很干净,没有留下一丝残肉。

    杨钦看了看,说:“看样子,像是旱獭的骨头,学名喜玛拉雅旱獭,这儿的人都俗称哈拉。”

    周青捡起一根骨头瞧了瞧,说:“骨头啃得很干净,这儿肯定有人来过了!”说着,她转头向四周观望,地面似乎有车轮的印迹,但不是他们留下的,而是通向另一个方向,车轮印子已经被风沙吹得不太清晰,前面又有积雪融化的雪水流过,车轮印是在那儿被冲断的。

    政纪蹲下去仔细观察,骨头的确是人吃过后留下的,有被火烧过的痕迹,还有牙齿留下的印子,面的肉也啃得很干净,他猜想,可能是路过这儿的人断了顿或者是打牙祭,趁巧抓了两只旱獭。可是,在这片荒地没有凑巧路过的人,能深入可可西里腹地的,除了执法者和反盗猎组织,只有盗猎者。

    “政纪先生,您回去吧!”周青忽然转头看着政纪突然说道。

    “嗯?”政纪不解的看着她。

    “前面十有八九是盗猎者,他们肯定有枪,一会儿如果伤到了政纪先生,那是我们最为担心的,”周青认真的看着政纪说道,盗猎者不乏枪术精湛之人,每一次冲突都充满了危险与不确定,行走在刀尖的他们已经习惯,可是政纪不同,他是大明星,无论如何也不能让他冒这个险。

    “无妨,半途而废不是我的风,另外,我也能保护自己,别忘了,我现在所在的学校,也是国防大学,对于枪,并不陌生”,政纪摇头拒绝道。

    “车!跟去看看。”周青看到政纪眼的坚定,雷厉风行果断地说,他们不能等,每多一分钟,盗猎者们说不定多造一份杀孽。

    一行人跳车,杨钦追着模糊的车轮印往前开,但是没走多远车轮印断了,杨钦坚持又往前开了一段路,大家都不说话,车里的气氛有些凝固。

    前面一段路的路况很不好,有荒滩,有水湾,白天积雪融化后形成了大大小小的水坑,半夜一冻,又结成冰碴碴,白天一晒,又化成水,车技最好的杨钦死死的盯着地面,躲开一个个的水坑。

    车子出了山,开进了旷野,开出不久发现前方出现一个湖泊,湖岸边的盐花在阳光下闪着光彩,一辆草绿色的吉普车停在湖岸边。几个人眼睛一亮,加快速度把车开近,这才发现,在车屁股后面人为地加装了一片板刷布,这样车子在前进的时候,板刷布会把后面留下的车轮印扫掉,难怪他们在荒滩边找不到车轮印了,也只有被轧倒的草地才会告诉他们有车子来过,这种人为的改装当然是别有用心的。

    正在湖打捞的几个人看见有车子开近,一下子紧张起来,手忙脚乱地把小船往另一边划,吴凯和许小乐同时举起了枪,冲湖面喊:“把船划过来,不然开枪了!”

    湖的人不知道是没听见还是想急切地逃离这个地方,手浆并用,飞快地把小船往对岸划,隔着这段距离,政纪敏锐的眼睛捕捉到了对方眼的慌乱与急切,似乎他们是洪水猛兽一般。

    “停下!”

    这时周青阻止不及,许小乐已经抠动了板机。一颗子弹流星般划过,船身两侧的木板被打穿,碎木纷飞,摇船的人被吓坏了,慌忙举起双手,大声地冲岸喊:“别开枪!别开枪!我们是捞卤虫的。”

    这个人一边装腔势地喊,另外两个人加速地摇船,小船又向对岸划出了十来米,政纪的眉头也皱了起来。

    “妈的!”许小乐骂了一声,照准摇船的一只手开了枪,枪声响过,摇船的人半截手指头血淋淋地飞出去,掉进了湖里,一股血花溅在船帮子,旁边的人吓坏了,再也不敢把船往对岸摇,急忙掉转船头,很快地靠了岸。

    政纪愣了下,似乎没想到平日里嬉笑话唠的许小乐竟然也有这样的一面。

    周青低声地斥责着许小乐,许小乐很是气愤地走去,照准摇船的后腰是一脚,骂道:“车子改装得倒挺漂亮,你跑什么?没听见喊开枪?你耳朵塞了驴毛了?说话!”

    一个人急忙喊:“我们有证,我们是捞卤虫的!你看!你看!”

    他说着,急忙把怀里的证件拿出来给几个人看,是青海省相关部门颁发的打捞卤虫许可证。

    谁料周青等人看都没看,因为他们谁都知道证件是可以伪假的,当然也有可能是真的,但是证件并不能说明问题,很多私营的矿产公司也开据证明,但并不能此证明私自打捞是合法的。

    卤虫是一种生长在盐水湖里的节肢动物,学名盐水丰年虫,也有人俗称盐虫子或是丰年虾,是一种用来饲养鱼虾的好饵料,卤虫卵更是饲养对虾等珍稀海产品的绝佳营养品,每吨售价可高达六十万元,但是每年卤虫卵的产量却极其之低,少得可怜。

    做这行生意的商贩曾经雇佣过大批民工开进可可西里地区的向阳湖、苟仁错湖、移山湖、桃湖、海丁湖等十多个湖区进行大肆捕捞,甚至贪婪地将母虫也一打尽,对湖区的生态环境造成了极为严重的破坏,到处是生活垃圾,烟火缭绕、草甸被毁、植被枯死、土壤沙化,许多野生动物被人为捕食,可可西里的生态也因此而进一步恶化,那是一个多么可怕的场面。

    周青等人暂且相信眼前的这三个人是来打捞卤虫的。而政纪则跳船,四下里扫视了一眼船里的东西,“哗啦”一声把船打捞的几桶卤虫倒回湖里。

    然而他们的话,许小乐却不信,手里的枪顶着几个人的额头,一遍遍地质问:“来干什么的?来了几天?哪里人?还有几个同伙?”

    被打断手指头的人哭丧着喊:“我们三个!昨天刚进山,是来捞卤虫的,我们是青海人,没有同伙。”

    至于心细的周青仔细检查了那辆半新不旧的吉普,车没有枪,除了一些吃的东西外,什么也没有,周青语气严厉地问:“昨天在荒滩吃旱獭的是你们吧?”

    三个人摇头说:“不是。”

    周青从车里翻出两张旱獭皮,丢到三个人面前。三个人看了一眼旱獭皮,自知理亏,都不再吭声,许小乐照准一个人屁股是一脚,大声喊道:“说话!哑巴了?”

    那个人这才开口,说:“是我们吃的,我们吃的快没了,掏了两只旱獭。”

    周青立即反问:“昨天刚进山,吃的没了?”

    许小乐又是一脚:“说!来了几天了?”

    三个人只好承认,说来了有半个月了,但一口咬定是来捞卤虫的,只是因为前段日子天气冷,湖面结冰了冻,才一直拖到现在。

    政纪忽然开口了:“湖面都结冰了,你们车一床被子都没有,这半个月怎么捱过来的?到底有没有同伙?他们在什么地方?”三个人傻了眼,互相对望了一眼,什么也不交待,仍然坚持说是来捞卤虫的。

    周青笑了笑,说:“行,跟我们走,看你们也挺可怜的,没吃没穿的,回头我们送你们三个去保护区管理局。”

    三个人要死要活地哀求着,又说送他们钱,又说报我们恩,死活不肯去,也不肯说出实话,蹲在地耍赖,他们不相信周青等人会真的拿他们开枪。

    然而事实证明他们错了,直到许小乐真的把枪管子顶在了一个人的额头,暴怒地喊:“别跟老子玩阴的,再不说,老子一枪打死你!”

    政纪以为许小乐只是吓唬吓唬他们,但周青的脸色忽然严肃了起来,急忙喝住了许小乐,把押三个人车,一路,许小乐表现得十分激愤,像是见了仇人似的,政纪不清楚原因,总觉得有些不对劲。

    一路都是许小乐押人,现在周青换下何涛替许小乐,许小乐仍然很愤怒,好不容易到了吃饭时间,情绪才终于平复下来。

    晚,轮到马帅值夜班,何涛帮着看押那三个捞卤虫的人,政纪知道何涛和许小乐的交情最好,喊他出来,问他有关许小乐的事情,政纪总觉得今天许小乐的表现有些太过于激愤。

    何涛沉默了许久,蹲在营房外的空地,没说话,别看他平时是个话痨,嘴皮子整天得吧得吧地说,安静下来的时候,整个人竟然陷入了一种类似老和尚圆寂的沉思状态。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4/4902.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4/4902.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