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零八章 发现

推荐阅读:冠军教父被痴汉又不是我的错!单挑好莱坞一夜惊喜:禁爱总裁吻上瘾唇情:总裁的试婚新娘嗜宠成瘾:神秘恶少偏执爱绝世娇宠小太后至尊霸王系统魔帝狂妻:腹黑大小姐我的邻家空姐

    折腾了一个晚,天色有些微微地放亮,野牦牛是拖回来了,但伤还必须得治,子弹头也必须得挑出来。虽然大个子受了伤,但它那七十五厘米长的尖角要顶死一个人还是易如反掌的。

    周青有些担心地说:“怎么办?只有一支麻醉药。”

    “暴风”备有平时的医疗用品和常用药品,但麻醉药却备得不多,因为往常队友们受点小伤,自己料理一下完事,没人会去用麻醉药,一般等到要用麻醉药的时候,估计也差不多到时候了。这仅有的一只麻醉药还是两年前剩下的,听说是木萨治伤的时候带过来的,也不知道还能否起到预期的效果。

    受伤的野牦牛躺在营房边临时搭起的“牛圈”里,四周围了圈防水布给它挡风,但它却一直没放弃挣扎,它想冲出去,逃离他们的包围,坚持不懈地用它那庞大的身子把防水布撞得“哗啦啦”地响,一边用尖利的牛角乱挑,防水布都被挑烂了好几条大口子。

    没人吭声,都围在牛圈外看着,更没人敢接近它,发疯的野牦牛一边挣扎着想站起来,一边用仇恨的目光瞪视着他们,鼻孔里喷出两股热浪。

    何涛瞪着眼睛,看着大家,说:“咋办?这牛见我们跟见了仇人似的!”

    许小乐犹豫着说:“要不……先给他一棍子?打晕了再说。”

    吴凯反问:“要是打错了地方,被一棍子打死了咋办?你想吃牛肉,我可下不了刀子。”

    许小乐照着吴凯屁股是一脚,冤枉地喊:“我这不是在想办法吗?”

    “我来试试吧”,政纪的声音在此刻响起,他走了出来。

    所有人同时扭过头看他:“政纪先生您行吗?这可是一只极其焦躁的牦牛,和之前的不一样”周青有些迟疑的看着政纪,虽然之前曾看到过政纪与动物之间的妙关系,可是这情况和之前是完全不同啊,这只受了伤的牦牛,很明显是敌视人类的。

    政纪知道大家关心他,点点头道:“试试吧,我多少懂点和动物沟通的技巧,白狮那么凶猛,后来都成了好哥们儿呢!”

    周青立即提醒他:“野牦牛和獒可不一样。”

    政纪摆摆手说:“成与不成总得试一试”。

    政纪慢慢的走到了野耗牛的身边,直视着它的眼睛,而在所有人看不到的角度,他的眼睛不知在何时已经变成了万花筒写轮眼,而牦牛的眼睛,在与他的对视下,渐渐的变得茫然。

    政纪的手掌拂了牦牛的脑袋,所有人如同虔诚的信徒一般的看着这一幕,虽然之前见过类似的,可是这一刻政纪的成功,还是让他们情不自禁的感到惊讶,要知道,这可是一只刚刚被人类打伤的牦牛啊!这种生物的脾气,他们这些年来可是见识过很多次的。

    麻醉药剂量不够,也没有注射器,政纪只能把药瓶子打烂,轻轻的把药剂涂抹到伤口,等药性慢慢地渗入到肌肉组织以后,他拔出尖刀,用手挤住伤口的两边,把刀尖插进弹孔里,挑出肉里的弹头。不知道是麻醉药的用,政纪的原因,在政纪做着这一切的时候,,它竟然没怎么反抗,大个子因为皮粗肉厚,子弹打在它身时侵彻力下降,所以弹头嵌入得并不是很深。

    政纪挑完弹头,其他人也回过了神来,周青递给政纪一些止血的药,医疗条件有限,他们能做的也只有这么多。

    做完这一切,牦牛好似感恩一般的竟然伸出了舌头在政纪的手掌心轻轻的舔了下,不过眼的悲伤仿佛是人类一般的依旧存在,它的孩子,它的族群,已经在刚才的那场屠杀殆尽,现在,只剩下了它一个牛牟然一身。

    “一切,都会好起来的”,政纪拍拍牦牛的脑袋,返回了周青他们的身边。

    “有时候,我会觉得您是不是释迦牟尼转世,”周青看着政纪,忽然认真的说道。

    “我要是释迦牟尼的话,早让这个世界没有任何的痛苦了”,政纪苦笑了一下,他今天所见到的,是除却人与人之间的另一种残忍。

    忽然,政纪敏锐的耳听到一丝动静,仔细一听,耳朵里仿佛传来了一阵车轮子辗过荒滩时的细微声,在寂静的旷野,这细微的声响被无边地放大。慢慢地越来越近,一辆涂装成土黄色的bj2020闪烁着明亮的灯光,从山坡后转了出来。

    从黑暗处看亮处的东西,看得特别清楚。那辆敞篷吉普车越开越近,从我们身边不远处驶过,却没有发现他们,而政纪如同猎鹰一般的视力却看见车站着四个人,手里都抱着枪,mp7冲锋枪的枪管子对着车身两边,手指抠在扳机,似乎随时准备射击。

    “蹲下!有人来了!”周青也后知后觉的发现,马第一时间低声做出了命令,每个人都埋下了身子,紧张的盯着对方的车子越走越远。

    开车的是一个胖子,长得很壮实,因为长久开车,没有十分好的体力根本干不下来,而车的四个人却显得精瘦,他清晰地看到他们粗壮的指关节被车灯照射得更显突兀,只有拿惯了枪的手才会长成这样。

    车的四个人很有可能是职业枪手,而且还很擅长剥皮或者割肉,车子从政纪几人附近开过的时候,政纪仿佛闻到了一股浓浓的血腥味。

    “不吗?”政纪手的枪已经瞄准,他有把握只要开枪,开车的那个胖子是跑不了的。

    杨钦摇摇头按住了政纪的手腕,轻声说:“这些只是出来打散猎的,不是大队伍。现在的藏羚羊还没有集群,都是几只或是十几只的一小群,真正的盗猎团伙还没有露面,咱们还得等,得抓住大头目,来个一次性狠狠打击,再顺藤摸瓜。”

    政纪小声问:“咱们要不要跟过去看看,万一他们打藏羚羊,咱们可不能袖手不管,咱们来这儿不是为了反盗猎的?”

    杨钦点点头,轻声说:“说的是没错,可抓一个两个打散猎的,只会打草惊蛇,咱们的主要目的是把境内的盗猎团伙打掉,再顺藤摸瓜把境外的黑市组织给揪出来,要是靠抓几个打散猎的能制止住盗猎的势头,那咱们‘暴风’也没必要存在了,是不是?”

    政纪微微一愣,反问他:“境外的黑市组织你们也插得进手吗?你们可以抓境内的盗猎者,但是却出不了境,在法律也不允许你们……”

    “话说的是没错,但是——”杨钦看了看那辆吉普已经渐渐开远,几个人迅速的车,发动车子,悄无声息地跟了去,一边小声说,“现在保护站以前多了,自愿者组织也多了,境内盗猎的势头表面看是得到了控制,但事实,境外对藏羚羊绒的需求却并没有减少,一些为了谋求暴利的境外黑手组织已经慢慢地渗透进了境内……”

    “有这种事?国家不管?难道华国的法律都只是针对华国人的?”政纪眼闪过一丝精芒地问。

    黑暗,杨钦没法看清政纪脸的寒意。

    杨钦没回答他的话,而是说:“人可以有种族、有国界、有信仰、有派别,唯独钱没有,种族限制不了它,国界不能约束它,在一切一切的关卡面前,钱是所有一切能通神的东西,只要有可以一夜暴富的机会,还会有人去区分境内境外?像贩毒一样,境外的藏羚羊绒黑市交易组织和境内的盗猎组织已经结成了一个团体……咱们要做的事,可不是仅仅抓几个盗猎者那么简单啊!”

    政纪不说话,想起刚才发现那几个盗猎者手拿着的mp7冲锋枪,虽然几个盗猎者被可可西里的风沙吹得黑瘦,看起来也有些肮脏,但他们手里的枪却并没有落伍,一般普通的盗猎者在境内未必能买到这么好的武器。

    德国产的mp7冲锋枪最初设想源自于利时fn公司的p90,质量轻,操简单,便于携带,可单手射击,枪手完全可以在射击的同时快速更换弹匣,还可以安装瞄准器、激光指示器、战术灯等附件。mp7射速很快,有自成系统的一套弹药体系,包含九个弹药品种,并且它的枪口还可以安装消焰器或是消声器,在射杀野生动物时,完全可以在夜色掩人耳目,逃避自愿者的追踪。有了先进的武器支持,盗猎者怎么能不猖狂?

    或者,他们见到的只是几支mp7,可能大组织的盗猎团伙手还拥有着更先进的武器和完备的后勤系统,狙击手、剥皮手、驾驶员、销售精英、侦察员、安全后卫、厨子……政纪预感到一张无形的大正向可可西里罩落下来,有可能,他们跟踪的这辆敞篷吉普是盗猎组织的一个组成部分,他们可能是侦察员,也可能是出来打散羊的枪手。为了放长线钓大鱼,所以不能和这辆车正面相对。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4/4911.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4/4911.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