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零九章 追踪

推荐阅读:校园逍遥高手龙抬头纵天神帝阴间商人斗破苍穹之无上之境三世独尊间谍的战争仙韵传冷教授的舞美人抗战之还我河山

    杨钦尽量把车速放到最慢,降低车轮与地面磨擦时发出的声音,远远地跟在那辆吉普车后面。

    政纪没有感到紧张,他所遭遇过的,现在紧张一万倍的都有,但他此时心里却有一种说不出的难受。

    他在想,如果那几个拿着mp7的家伙一会儿猎杀藏羚羊或是其它野生动物时,他是应该坐视不理还是出面干预呢?坐视不理,静待时机,或许可以追踪到他们的营地,再或者可以把他们幕后的真正黑手揪出来,现在真正的盗猎者头目都不会自己亲自露面,出来转悠的都只是他们雇来的手下;如果出面干预,虽然可以挽救眼前正面临死亡危机的野生动物,但是从长远来看,它们将会面临更大的威胁和生存危机。但是,不干预,他又于心不忍,他不忍心这么看着活生生的野生动物被枪杀,尸横遍野,血流遍地。

    车厢里一片黑暗,杨钦听到政纪的喘息声,安慰他说:“别想那么多,只要记得自己是来干什么的行了,咱们是‘暴风’,要把幕后的黑手组织揪出来,可不能像别的自愿者组织那样搞个人英雄主义,那样只会打草惊蛇,相信我们,政纪先生,我们不会让您的钱打水漂”

    政纪“嗯”了一声,心里被一种无形的东西压得透不过气来,可能周青一开始把“暴风”的驻址选在如此靠近可可西里腹地的地方,原因之一是为了工方便,原因之二是不想和别的自愿者组织发生正面冲突,从杨钦的身,我看到了周青所一贯坚持的风。

    毕竟有不少自愿者都来自于本地,信仰的不同,生活习惯的不同,民风民情的不同,对待盗猎者的处理方式也不同,再或者,反盗猎的本质目的不同,再加经费和人手的问题,组织内部成员间的问题,种种的不谐调才导致了如今的局面。反盗猎工在很大程度受到了限制,各个小团体的自愿者行为还有待统一和规范,需要一个大的集的管理,而不是放任自流,这样也会给反盗猎工带来无形的麻烦,更会加大各个自愿者组织之间的矛盾。

    听周青说最初的时候,可可西里最早的两批反盗猎组织曾经发生了不小的磨擦,到最后,甚至互相大打出手,直至闹出人命。这种情况的发生对可可西里保护区的野生动物们来说是不幸的,对他们这些反盗猎自愿者来说更是不幸,相之下,周青的决断的确是个明智之举。

    这时,车身轻微地晃动了一下,过了一个坑,杨钦的开车技术一流,政纪现在处在伸手不见五指的环境,只能凭借着远处那辆吉普车的车灯光来判别方向,完全是在黑暗摸索着开车,还好车子是行驶在荒野,周围没有什么障碍物。

    车子开出了许久,那辆敞篷吉普忽然加快了速度往前方冲去,车的四名枪手举起手的mp7,开始瞄准,这时,前方已经传来了枪声。

    杨钦慢慢地把车开到了左侧方较远一些的地方,藏进无边的夜色。政纪借着那辆敞篷吉普的车灯光发现,前方不远处有几只藏羚羊正蜷缩在灯光瑟瑟发抖。藏羚羊是一种生性胆小的动物,善于奔跑,性格温顺可爱,本来天生机灵的它们一旦到了夜晚会变得无所是从,只要哪里有灯光,会一起往亮光处挤,这反倒给盗猎者提供了绝好的猎杀机会。

    枪声只响了几下,盗猎者跳下了车子,从腰里拔出尖刀。这是一小群藏羚羊,只有六、七只,还没有集群,已经被mp7的枪弹打死,政纪敏锐的捕捉到有温热的液体在地扩散开,有一只还没断气的藏羚羊在绝望地哀叫。叫声还没有停,盗猎者走过去,在脑袋顶又补了一枪,凄惨的哀叫声戛然而止,藏羚羊哀鸣的嘴巴半张着,被凝固在空气。

    政纪的手指节捏得嘎吧嘎吧响,他听见杨钦气愤地狠狠拍了一下方向盘,嘴里嘀咕着:“妈的,别被老子抓住,要不然……”

    盗猎者已经驾轻熟地抽出尖刀,在藏羚羊的脖子和四肢处一绕,割断毛皮和肉的骨血,随手一刀划在藏羚羊的肚子,尖刀一翻一剔,双手一扯,一整张藏羚羊的皮子被剥了下来,随手扔在旁边的地晾着。

    开车的胖子也跳下车,和其他几个盗猎者嘀嘀咕咕的不知说了些什么,几个人把剥好的皮子晾在一边,用尖刀割下几块藏羚羊的大腿肉,胖子从车里提出一台小型汽油炉,五个人在荒野里围成一圈,开始烤藏羚羊肉吃。

    一边是燃烧的汽油炉正烤着藏羚羊肉的盗猎者,一边是血淋淋的被剥了皮的还没凉透的尸体和晾在一旁的皮子!

    政纪捏紧了拳头,恨得牙齿咬得嘎嘣响。对于藏羚羊,他一直怀着一种“未见庐山真面目”的憧憬,没想到第二次再见藏羚羊,竟会是这样的场景——摊开的皮子和血淋淋的红肉!

    杨钦愤恨地从鼻孔喷出两股气,说:“以前,我们抓过好几批盗猎者,有一次,只有我和马帅两个人,马帅刚来,没有枪,我们的车子一转过山坡发现了满地晒的都是皮子,放眼望去,无边无际,几顶帐篷,四辆北京吉普,还有两辆东风大卡,一听到我们的车声,一下子从帐篷里拥出十几个拿着枪的人,蓬头垢面,像野人一样,把我们围在了间。”杨钦恨恨地说,“妈的,马帅没有枪,当时我有一支八一杠,那些人手里拿的有小口径步枪、改装过的半自动,还有冲锋,万发子弹,十几支枪口指着我们的脑袋,我被缴了械,要不是马帅有急智,抓住了那个盗猎的头头,我们趁机翻了车才得以脱身。”

    “后来那批盗猎的有没有抓住?”政纪能够从杨钦看似轻描淡写的描述感受到当时的危险,他下意识地问。

    黑暗,听见杨钦传来一声叹息,他忧心地说:“等我们赶回去再带武器,叫人来的时候,那些人早已经不知去向,剩下一堆丢弃的垃圾……妈的……狗日的盗猎者!”

    政纪捏紧了拳头,没出声,他们现在是有枪,而且在这样空旷的荒原,可是为了放长线钓大鱼,他们只能等!痛苦的等!

    沉默了一会儿,政纪两个都不再说话,只是从黑暗望出去,死死地盯住那几个盗猎者,他们正烤藏羚羊的肉,不知说到了什么问题,几个人争执了起来,四名枪手有些激愤,开车的胖子只是讪着脸在一旁陪笑。有组织必然有矛盾,说不定这批盗猎组织的内部正在因利益分划不均而产生了大小不一的矛盾点。政纪一直在想,开车的那个胖子看起来是个有见识有化的人,不像是青海附近的本地盗猎者,那些都只是平民,不知道那个胖子在盗猎的黑手组织里,他又算是个什么身份?

    杨钦也在思考和政纪同样的问题,一边小声问我:“政纪先生,你看这四个枪手倒像是本地附近的人,应该是盗猎组织雇来的,但那个胖子看起来不像是个盗猎的,如果戴眼镜,再拿几本书,倒像个大学教授。”

    政纪点点头,嗯了一声说:“这些人的武器和本地盗猎的也不一样,本地盗猎的都是小口径步枪或是改装后的半自动,很少有这样的境外枪支,我估计,咱们这次跟的才是真正的盗猎团伙,大团伙,连结境外的黑手组织!”

    “对,”杨钦捏了捏拳头,有点激动,过了一会儿,接着说:“政纪先生,您不知道,‘暴风’追这个境外盗猎黑手组织已经追了两年了,这些人有充足的资金和装备支助,还有先进的技术、海事卫星电话、大功率电台……他们一直是神出鬼没,我们也一直想找机会下手,但都被他们逃了,这次,哼……”

    他们两个都不再说话,也不知道后面跟着的周青那辆车内是什么情况,大概也和他俩一样义愤填膺吧,他们并没有都来,留下了吴凯和加木错在原地照顾牦牛。

    此刻除了心里的激动之外,只有满腔的仇恨。政纪想起了之前牦牛身取出的子弹,那些子弹的型号,正是mp7使用的?难道说射杀耗牛的也是眼前的这伙人?可是这伙人既然来自职业的盗猎组织,猎杀的范围应该主要是藏羚羊,为什么要猎杀那么几只野牦牛呢?

    猎杀藏羚羊的经济收入远猎杀野牦牛的收入要高多了,原因只有一个,那是这附近还有他们的同伙。因为在荒原,盗猎的除了要带足汽油、枪弹以及御寒物品,不可能再带多余的食物,他们猎杀野牦牛很可能只是为了补充食源。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4/4914.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4/4914.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