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零九章 偶遇

推荐阅读:太极捉妖记纨绔高手混都市不死道经隐龙惊唐进化吧少年吕布之雄图霸业艾泽拉斯死亡轨迹创世神是怎样练成的穿越诸天当反派超级寻物APP

    政纪把他的想法说给杨钦听,杨钦表示同意,但又补充了几句,说:“现在过去那么久了,估计他们的组织已经撤走更换了地方。 这些职业盗猎的都非常专业,不会在一个地方呆得太久,常常是流动盗猎,打到皮子后集到一个组织点,再通过组织点向组织心运送,在心内部摘绒之后,加以伪装,最后直接联系买家销往境外。这些职业的盗猎组织为了赚大钱,不会把皮子卖到内地的黑市,因为要转几道手,所以价格会被压低。”

    在深入了解这些之前,政纪一直以为,只要多增加反盗猎人手,多建立自愿者组织,见一个盗猎的打击一个,长期坚持,盗猎行为可以得到扼制或者是终止,现在,他才知道,一切远没有他最初想象的那样简单。没有来过可可西里,你不知道什么叫灭绝人性的屠杀,没有与真正的盗猎黑手交锋,你不会知道反盗猎工的任重道远。

    夜晚的气温很低,又因为情绪的原因,心里冷,身自然也更冷,虽然外面裹着厚厚的棉大衣,还是感觉车厢里的温度越来越低,杨钦冻得打了个哆嗦,却依旧坚持着继续往外面观察。

    几个盗猎者没等把藏羚羊肉烤熟急着割成小块,囫囵地吞了下去,开车的胖子不知在说些什么,几个盗猎的枪手收拾好枪具和汽油炉,把地的皮子随手一卷,扔进车里,五个人开车迅速离去。

    “追去!”对讲机传出周青急促的声音,似乎压抑着巨大的愤怒。

    杨钦小心地发动车子,悄悄地跟在后面。已经是后半夜了,他们心无旁骛的只是小心翼翼地死死盯住前面那辆涂装后的bj2020。

    杨钦是从部队下来的人,知道如何保持一定的跟踪距离,又借着夜色的掩蔽,一直没有被前面的吉普发现,但是,这样的情况维持不了多久,夜色开始变淡,天快要亮了。再跟下去,一定会被前面的人发觉,要是距离拉得太远,又怕会跟丢。盗猎的人很精明,经常会开着车子在荒原绕来绕去,杂乱的车轮印会让你迷失方向,一旦目标离开视野,有可能再也追踪不到。

    间还出了一点状况,对方又出现了一辆车,两辆车的人在短暂的交谈后竟然分道扬镳,走了两个方向,这给跟在后边的政纪和周青两辆车造成了抉择,最后决定政纪和杨钦一组,周青和许小乐一组,分开跟去!

    天色渐渐地放亮,只要天色再稍亮一点,盗猎者会发现他们,杨钦只好放慢速度,让那辆吉普暂时离开我们的视线。我们只能追着留在荒原的车轮印继续跟踪前进,政纪感觉到肚子里一阵咕噜噜的声响,却是才响起从昨天晚到现在,我们还没有吃过任何东西,也没有喝过一口水。

    政纪舔了舔嘴唇,却看到杨钦紧握在方向盘的双手被冻得乌青,他说:“兄弟,换个手,你休息一下,我来开。”

    “好。”杨钦也不矫情,现在也不是矫情的时候,只要保持充足的体力才能应对将来的危险与战斗,他跳下车,和政纪换了位置。政纪发现他开了一夜的车,嘴唇已经有些乌紫,脸色很难看,当他与政纪擦身而过的时候,似乎带起一股寒风。

    可可西里的黎明还是那样冷,杨钦庆幸的是昨晚没有落雪,虽然冷,还不至于冻个半死。政纪开车追踪着荒原残留的车轮印前进,杨钦一边搓着冻僵的手,用嘴巴哈着热气暖手。过了一会儿,杨钦忽然提醒我:“看,那边有两个黑点正在往这边移动。”

    政纪也发现了远处的情况,观察了一会儿,说:“像是两辆车,但不是我们的。”

    黑点正向他们这边快速地移动,他和杨钦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政纪与杨钦担心的不是同一件事,政纪所担心的,是一旦交火惊动了盗猎者前功尽弃,

    在这个人烟稀少的荒原,能开着车四处转悠的很有可能是盗猎者,而眼前开来了两辆车,情况危急。政纪望着渐开渐近的两辆草绿色吉普,说:“先看看再说不要开枪,我有把握保证咱们的安全。”

    杨钦嗯了一声,说:“瞧,车里的人都抱着枪呢!不是反盗猎的是盗猎的,咱俩今天运气真‘好’。”

    在可可西里这片荒原,不管是盗猎的还是反盗猎的,同样都是渺小得可怜,在极其恶劣的生存环境,没有谁还能保持自己的光鲜体面,光从穿着和外表更不好区分,但不管是谁,耐心再伟大也都已经撑到了极点,所以,即使是同行碰了同行,也很容易发生冲突。

    杨钦没有吭声,知道那两辆车子是冲着我们来的,干脆熄火停车,避免对方的人会远远地冲我们开枪。那两辆吉普车也是bj2020,很便宜的车子,敞篷可以很自如地收起来,方便行动时在车站着射击。车子开近,还没停稳,车门被一双粗壮的大手给拉开了,几张乌黑憔悴的男人的脸突现在我们眼前,随着这几张脸的跳跃,几支五六和八一杠对准了我们的头。

    一个蓬头黑脸的大个子男人从车跳下来,走到他们面前,露出一口并不算白的牙齿,语气生硬地问:“你们是打羊子的?”说着,瞅了一眼他们的车,。他不认识政纪。

    杨钦似乎认识这个黑脸的男人,但是没吭声,在无法确定对方是友是敌之前,政纪等待着那个黑脸男人再说第二句话。

    “咋了,耳朵聋了?”黑脸的大个子不耐烦地问,接着又不满地瞪了政纪他们一眼。旁边一个拿枪的人走过来,喊着:“都下车!”

    政纪和杨钦下了车,又有一个拿枪的走过来,举起枪托子要砸政纪的头,嘴里一边喊着:“是不是你打的羊子?我看你像个枪手!”

    政纪一把抓住了那个人的枪托子,紧紧地攥着,那人挣了一下,没有挣脱出去,便用力地往后拽,政纪随即松了手,那人没稳住重心跌了个仰面跤。旁边拿枪的人呼地一下子全部围了来,有两个人把枪管子摁到了政纪和杨钦的脑门,嘴里还叽叽咕咕地骂着,喝斥着让我们跪下。

    这时,黑脸的大个子男人挥了挥手,说:“他们不是打羊子的,把枪收起来!”

    政纪笑了下,此刻他已经确定对方是一个反盗猎自愿者组织后,杨钦走过去和那个黑脸的大个子男人打招呼,告诉他,自己也是反盗猎的。互相介绍了一下,黑脸的大个子男人告诉他们,他叫才嘎次仁,是“藏羚羊”队反盗猎组织的队长,从二道沟追一群盗猎的,一直追到这里,问政纪和杨钦有没有发现什么情况。

    政纪和杨钦对望了一眼,杨钦急忙说:“我们也在找。”

    才嘎看了我们一眼,又看了看地乱七八糟的车轮印,说:“个月,我们队巡山的时候开枪打死了几个盗猎的,缴了两百多张皮子。半个月前,盗猎的开了十多辆车过来,带着十几条枪,万发子弹,把我们的保护站打了个稀烂,我们死了一个队员,伤了七、八个,现在还有三个重伤的在医院,你们发现他们没有?”

    此时,政纪和杨钦心里都很清楚,不能把刚才那辆车的踪迹告诉才嘎,我可以断定,如果才嘎知道了消息,一定会追去,双方会展开激烈的枪战,死一个人不稀,死一大群人才更令人觉得悲哀。如果再因此打草惊蛇,盗猎的境外黑手组织会更加小心警慎,他们的“挖根”追捕行动在很长一段时间内都将无法开展了。对于一棵千疮百孔的老树,治标不是办法,治根才是本源啊!最终,政纪还是摇了摇头,说:“我们只是看见这附近有车轮印,所以追出来看看,还没发现遇你们了。”

    才嘎当然不相信政纪的话,他怀疑地看了他们一眼,杨钦立即又补充说:“我们只是跟出来看看,队友们都在后面。

    所有的人都看了看我们,不吭声,才嘎有些不满意地瞪了我们一眼,招呼他的队友:“都车,追着车轮子印往前开!”临车的时候,他又再次回头看了政纪一眼,嘴里嘀咕了一句,“看不出来,你们也是自愿者……”

    他们离去后,政纪跳车,发动车子,这时天色已经放晴,太阳也出来了,政纪有些顾虑地说:“我担心他们很快会追去,万一打了起来,怎么办?”

    杨钦有些不高兴地说:“他那样的人,咱们管不着,你不知道,以前咱们‘暴风’和他们‘藏羚羊’队闹过矛盾,那是早一年多前的事了,那些人野蛮得不行,根本不和你讲道理,周青都被气得一天没吃下饭。”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4/4917.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4/4917.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