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一十章 屠杀

推荐阅读:活在诸天十方神王废土国度隐龙惊唐金刚骷髅主角开始抱团啦电影世界当警察神府丹尊基因武道寒门枭士

    政纪发现才嘎的车正在追着那敞篷吉普的车轮印往前开,他悄悄地开动车子,远远地跟在后面,一边问杨钦:“一年多前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杨钦说:“没什么,是处置一批盗猎者,几个枪手,还有几个剥皮手,外加一个厨子,我们两个队都遇了,才嘎的队想抢功呗,后来和我们队打了起来,再后来……”

    “周青是怎么处理的?”政纪问。

    杨钦说:“周青的意思是把皮子没收,把人放了,然后咱们跟踪过去,把盗猎的头头一起抓住。周青想的没错,你想啊,抓几个枪手和剥皮的有什么用?盗猎的还会再花钱去雇更多更好的枪手来,可‘藏羚羊’队的人只知道见一个抓一个,搞急了直接开枪,不分青红皂白,打死了为算,这样可不行啊!”

    “是啊!”政纪点点头,打着方向盘,转过一个弯,说,“其实我最开始也是这样想的,但后来明白了,那些人也只不过是盗猎的人花钱雇来的,他们只是为了要讨口饭吃,混个温饱,你抓他们也没多大用,重要的是他们身后的人。”

    “嗯,”杨钦接过政纪的话头,说,“盗猎的残杀动物是没有人性,那咱们这样对一些讨生计的穷人随便开枪,不是更没有人性?治标还得治本,要是穷人都富了,谁还愿意冒着风险来给别人当枪手?再说了,各个管理部门之间存在的缺陷、执法者的软弱、法律体制的不完善,这些带来的影响盗猎的杀几只、几百只或是千只藏羚羊还要远大。”

    说到这里,政纪忽然想起了次抓的那三个自称是捞卤虫的人,听说后来管理局罚了他们一笔钱,给放了。对于这件事,“暴风”的每一个队员都很气愤,管理局完全可以进一步地查证下去,但不知为什么后来却放了人。

    杨钦忽然说:“政纪先生,我一直在想,从国境内通往尼泊尔之间一定还存在一个隐密的直接的缺口,那些盗猎的黑手组织是从这个缺口里把摘好的藏羚羊绒伪装后运出去,到了尼泊尔之后,再转道销往印度。”

    很快,政纪他们绕过了那座山坡,一转过山坡,山后的风把一股腐肉的气味送进了他们的鼻孔,两人跳下车来,被惊住了!

    山坡后面的向阳处躺满了尸体!一具挨着一具的藏羚羊的尸体!被剥了皮的尸体!剥去皮的尸体被太阳晒得干红,散发出一阵阵腐臭的气味,一群秃鹰停落在尸体间,蹦跳着,啄食着,腐肉被啄得稀烂,风卷着阳光吹过来,带着一股温热的臭味,扑打着他们每个人的脸,每个人胃里的食物翻江倒海般涌到喉咙口,想吐。

    政纪数了一下,大概有差不多八十多只藏羚羊被杀,然后被人剥去了身的皮,这里面有长着长角的公藏羚羊,也有大着肚子的母藏羚羊。现在还没到六月份,藏羚羊还没有雌雄分群。

    这是政纪第二次见到藏羚羊,竟然是一群被剥了皮的尸体。有几只公藏羚羊被割去了头颅,一些母藏羚的肚子被尖刀剖开,未完全成形的胎儿半露在肚子外面,一只只光溜溜的躯干泛着些许干巴巴的光泽,露出肉的腥红色。

    此时,政纪眼里似乎看到每一只藏羚羊在临死前都没忘记哀鸣和呐喊,它们像是在无力地求救,拼命地大张着嘴巴,睁大了无助而绝望的眼睛,眼珠的颜色已经泛白,僵硬地挺着四肢。放眼望过去,一只接一只,一片挨一片,在他们的眼前晃动着、挣扎着、哭诉着。政纪仿佛听到了一片哀求的哭泣声,藏羚羊的哭泣,绝望的哭泣,没有声音的哭泣,在空气冲击着他的耳膜,揪打着他的心。

    “这些藏羚羊至少已经死了四、五天了!”杨钦咬着牙,举起手里的枪,使劲地用袖子擦了擦。

    政纪默不声,抬起相机,“咔嚓咔嚓”的记录下了眼前的这一切,他要将这些都公布于世,让这罪恶无所遁形。

    政纪看了看四周的地面有很多车轮印迹,有东风大卡也有北京吉普的,一条连着一条,交织得像是一张,他往四周看了一眼,问:“咱们该按哪条印子走?”

    杨钦观察后想了一会儿,说:“这个时候的藏羚羊差不多快要分群了,但还没有集群,没有从南方来,盗猎的应该是在这附近等,或者南下,等着藏羚羊集群北的时候再大规模地猎杀。”

    “那咱们应该往南追。”政纪说。

    杨钦摇摇头说:“可能追不了,他们走了四、五天了,这里只是个抛尸区。”

    政纪说:“好歹也追过去看看,没准会有什么发现。至于这些尸体怎么办?”

    “尸体只能这样,让鹰吃掉,自然分化还好一些,总浇汽油烧得浓烟四起,污染生态环境要好。”杨钦眼里闪过一丝同情说道。

    政纪看见几只母藏羚羊已经被鹰啄食得露出了一根根白骨,看着红红的碎肉飞溅在半黄的草甸子,鹰的嘴壳和脸颊两侧的毛被染得血红,心里不知是什么滋味,仿佛心灵还在天堂,眼球却被抛进了地狱。

    他被这种无情的屠杀场面震撼着,深恶人类的绝情和残忍,不忍再看,急忙逃进车里,朝着两人定好的南边追了过去。

    政纪打了下方向盘,车子往西北方向开去,本来地面只有两、三条交错在一起的浅浅的车轮印,谁知开出一个小时之后,他发现地的车轮印忽然多了起来,不知从什么地方开过来的,大大小小的车轮印横七竖八地铺在地面。

    两人都打起了精神,杨钦换下了政纪开车,继续追踪着车轮印前进。车子在坑坑洼洼的地面蹦跳着,忽然有些变天了,太阳躲进了厚厚的云层里,空弥漫着厚厚的一层阴云,气温一下子降了下来。因为天气缘故,两人的心情也跟着阴沉了下来,杨钦搓了搓脸,抱怨说:“千万别下雪……妈的,风又大了,哭丧一样!”

    政纪插嘴说:“我看倒像是要下雹子,突然降温,这么厚的云,刚才还有点想冒汗,一下子冷得缩脖子了。”

    时间过去了半个小时,没有下雪,也没有落冰雹,风却越来越大,扯破了喉咙似的嘶嚎着,地面被冻得坚硬,在寒冷的气温下,车子的速度也越来越慢,杨钦很担心车子会发生什么故障,一路提心吊胆。

    杨钦开着车子转了大半个圈,没发现什么异样,问政纪道:“天气这么坏,要不要回去?没准过会儿要下雪,一下了雪,车子可不好走了,政纪先生您的安全重要。”

    在可可西里,最担心的事情是天气突然恶变,让人防不胜防,很多时候,不是盗猎与反盗猎的对峙,而是人与天的对峙,更多的时候,不管是盗猎者还是反盗猎者,并不是死在对方的枪口下,而是死在恶劣的天气环境。

    杨钦有点担心车子出问题,在这样的环境里,车子每天都要做足了保养工才能路,这样,还是一不小心会抛锚,有时候干脆是“哐”的一声响,车身一晃荡,再也发动不起来了。

    政纪有点不死心,还想再往前开一段。

    车子继续颠簸着往前开,天气越来越冷,冷空气在冰冷的车窗玻璃表层又冻了一层霜花,模糊了车内人的视线,政纪推开车窗观察外面的情况,一股冷风猛地挤了进来,撞在脸,像刀割一样。他突然闻到冰冷的空气仿佛挟卷着一股淡淡的血腥味,心头猛地紧了一下,叫杨钦赶紧往前开。

    天突然下雪了,大片的雪花稀稀疏疏,没几分钟铺天盖地的飘了下来,纷纷扬扬,天地间苍茫一片,很快,地面铺了一层银白色。两人从挡风玻璃望出去,什么也看不见,除了远处天与地相连处一片空旷无际的白色,只有漫山遍野的风在呼啸,奋力地拍打着车窗。

    政纪非常失望,正打算返回,杨钦把车又往前开了一段,忽然,车轮子下面似乎被什么东西猛地垫了一下,有点半硬不软的感觉,车身被猛地往一弹,这一下震动让两人有点怏怏的精神重新被唤醒,杨钦猛地一把方向盘,车轮子往旁边滑了过去,政纪急忙叫他停了车。因为下了雪,很快,地面所有的植被和物体都被洁白的雪给掩盖为一个平面。两人跳下车才发现,刚才车轮子轧过去的是一具尸体,人的尸体!

    “死人?”杨钦从车钻出来,瞪着眼说道,可能队友们在可可西里都已经见惯了路边的死人,除了政纪这个新来的以外,其他人并不觉得这有什么好惊的。

    政纪用脚拨开尸体的落雪,露出了一具男性尸体,尸体已经有些干硬,看去脸很脏,头发也很长,身的衣服脏兮兮的,看他的手指指节粗壮,如果生前不是干粗活的是拿枪的手。但是,这样拿枪的一双手,它的主人又怎么会被枪弹打死?刚开始还以为他是没有吃的被冻死在这里,后来发现不对,他穿着厚厚的棉大衣、棉裤子,裹得很严实,不是饿死也不是冻死,身没有其它伤痕,只有嘴巴里流出一股血,已经凝固在干硬的土地。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4/4919.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4/4919.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