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一十二章 二傻

推荐阅读:主神调查员变身在漫威世界超级城市制造商古武兵王在都市斩龙蹉跎惘少我在女子监狱的日子

    谁都知道枪打的是出头鸟,既然自己不是出头鸟,那还能保命,所有人都吓得不敢吭声了,只有那个人豁了出去,脖子一挺,咬牙说:“卜世仁,我们可是倾家荡产跟你进的山,当初也凑了钱,凭什么你一个人赚钱,我们却受苦?大家说,咱们是不是好几个月都没发工资了?”

    旁边几个胆子大的跟着起哄,其余的人也放下了手里正忙的活,把那个叫卜世仁的光头男人围在了间,眼看着形势要不受控制,光头男人心里很清楚事态发展下去会变成什么后果,听“吧”的一声枪响,子弹从那个人的眉心打进去,人紧跟着倒地,血慢慢地从弹孔里渗了出来,很快浸入干燥的土地里。

    卜世仁把手里的枪抛给一个打手,打手接住枪,对准了几个跟着起哄的人,卜世仁双手在皮褂子擦了擦,说:“快点干活!干完了好分钱,妈的,放利索点,都是大老爷们,别磨磨叽叽跟个娘们儿似的!要是不想拿钱,他妈滚蛋!”

    一听说要分钱了,所有人都立即打起了精神,飞快地把地的皮子收起来,一扎一扎地捆好,搬进帐篷里,然后等着分钱。没有人再去理会那个被打死的男人,所有的人都只是为钱而忙碌,他们不会去想,也不愿去想,或许自己有一天也会像那个倒地的男人一样,被人用枪逼着头,然后打死……

    人命,在这廖无人烟的可可西里,竟然是如此的不值。

    “一共一百三十张,前几天羊子都还没来,这一百张也是昨天才打的,还跑了很远才打到。” 工人们把所有的皮子都收好,看见光头老板的脸色不好看,急忙慌不择口地解释。

    卜世仁不吭声,脸色阴沉得难看,仿佛刮得下一层死水来,他挥了挥手,两个打手钻进几座帐篷里搜了一会儿,什么也没搜到,卜世仁的脸色更加难看,他低头和打手们说了两句话,一个打手走到北京吉普车边,从后座抱下四大捆皮子。

    卜世仁走到人群前,挨个地打量在场的每一个工人,脸露出一层冷笑,皮笑肉不笑地说:“我今天回来的时候,在路碰到了一群羊子,光我今天打的这些差不多有七、八十张,你们这么多人,这么多天才打了一百三十张……”卜世仁走到一个年男人的面前站住,盯住他的脸,突然恶狠狠地吼道:“骗鬼呢?妈的!……”卜世仁猛地一个转身,夺过打手手里的枪,顶住了那个年男人的额头,咬着牙阴险地大笑起来:“老林,说,皮子藏哪儿了?”

    “我……我没藏皮子,这么多人看着呢!我……我哪敢啊?”老林神情慌张,委屈地大喊起来。

    卜世仁不说话,把左手伸到老林的棉大衣里面掏摸了一会儿,摸出一个外形像是抓手的东西来,看了看,递到老林的眼前,笑呵呵地问:“想不到你这个剥皮子的也会抓羊绒?只要你告诉我,抓下来的羊绒藏哪儿了,我今天放了你,我卜世仁可是最仁慈的老板了,快说!”

    老林紧张得眼神错乱,他慌张了一会儿,沉下气来,一口咬定自己没有藏皮子也没有偷羊绒,因为在可可西里呆得久了,没法洗澡,身痒,带个抓手好抓痒。卜世仁还没听完老林说完,哈哈大笑起来:“行啊,老林,你今天要是不说实话,我让你这个剥皮子的也尝尝被剥皮的滋味嘛!”

    说着,他从靴筒子里抽出一把尖刀,朝两个打手使了个眼色,两个打手走去按住老林,要扒他身的衣服。

    “我没有偷皮子,没有偷!不是我!”老林惊恐地叫着,拼命挣扎,眼神里流露出绝望和恐惧,卜世仁只是若无其事地站在一边把玩着手里的刀。

    所有的工人都木讷地往后退了一步,他们只是来赚钱,可没人想惹祸事,看见有人敢和老板顶缸,大家心里都很紧张,生怕把祸事沾惹到自己头,纷纷往后退去。

    不知为什么,老林显得十分亢奋,他拼命地挣扎,紧紧抓住身的棉大衣,死不松手。他那件棉大衣本来很旧,风吹日晒的一折腾,已经很不结实,被两个打手用力一拉一拽,棉大衣的一条袖子被扯烂了半截,一缕羊绒从破口处飘出来,被风卷着在半空翻舞。

    这下老林彻底傻了眼,一屁股跌坐在地,浑身哆嗦起来。卜世仁抓住那缕羊绒,用手指细细地捏了捏,走到老林身边,把老林身的棉大衣扒下来,老林吓得一动也不敢动。卜世仁扯开棉大衣的袖子,伸手往里面一掏,脸露出了满意的笑容。他转过头,笑嘻嘻地问:“还有吗?”

    老林被吓坏了,两条腿不住地打哆嗦,连说话也变得结巴起来,嗑着牙齿说:“没、没、没了,这些……”

    卜世仁摸了摸老林的头,语气温和地说:“行啊老林,别看你平时木木呆呆的,没想到精得跟个猴儿似的!这些羊绒你是怎么搞来的?”

    老林吓得手足无措,但是不说也不行,卜世仁怀里抱着一条枪,吱吱唔唔地说:“我剥皮子,趁晚没人偷了一张皮子,抓了绒,缝在棉大衣里,抓完的皮子,……埋了,扔了。”

    卜世仁又问:“你干这个多久了?还有没有人跟你一起干?”

    “没……没多久,才两个月,没人跟我一起干,我……我怕人知道,都是半夜……半夜偷偷地搞!”不知道是棉大衣被扒下来后冻得哆嗦,还是因为害怕,老林的手还在一个劲地哆嗦,接着又说,“我……我想……”突然,他猛地往前一扑,拽过了卜世仁怀里的枪,一下子把卜世仁撞倒在地,顺势把枪管子捅进了卜世仁的嘴里,大叫起来:“搞死你算了,要死一块死!”

    所有人都没想到老林会这样干,看他的样子像是个老实巴交的农民,胆子小,又不敢说话,整个人畏畏缩缩的,没想到在大难临头之际,竟然也能变得如此勇猛。他把枪管子捅进了卜世仁的喉咙,大喊起来:“反正也是个死,那也要先打死你!”

    卜世仁一动都不敢动,刚才的嚣张气焰消失得无影无踪,他的两个打手也不敢乱动,气氛僵住,只有老林那张凶狠的脸在火堆的照耀下闪着红光,他没杀过人,手有点发抖,因为紧张,所以很用力地把枪管子使劲往卜世仁的喉咙里捅,捅得卜世仁喘不出气,脸憋涨得通红,却又不敢动。

    老林的胸脯剧烈地起伏着,像牛一样喘着粗气,回头往人群里看了一眼,大家看他一脸的狰狞,都吓得往后退,只有一个人傻站在原地没动,呆愣愣地看着他。那个人叫二傻子,平时做事有点傻不拉叽的,不道,说话也有点流里流气,脑子简单,做事一根筋,老林看了二傻子的“傻”,喊他:“二傻子过来,把棉大衣给我拿过来,回去咱俩分钱!”

    二傻子“哦”了一声,走过来捡起地的棉大衣递给老林,老林看见打手的手腕子还铐着个钱箱子,眼珠子飞快地转了一圈,又说:“二傻子,看见那钱箱子没?把钱箱子也拿过来,回去咱俩分!”

    “哦!”二傻子应了一声,走过去拉打手手腕铐着的钱箱子,拉了一下,说:“拉不动,铐着呢!”

    我们一直潜伏在土坡下,看得万分紧张。二傻子用力地扯着钱箱子,老林大声地喊:“你傻呀,把那只手剁了!”

    “哦!”二傻子又应了一声,跑到帐篷里去拿刀,老林气得直喊:“傻货,你腰不是别的有刀子吗?回来!”

    二傻子已经钻进帐篷,没多久,手竟然抄着个修车的扳手出来,直奔老林而来,老林气得大喊:“你他妈还真傻!叫你拿刀子,你……”听一声闷响,二傻子一扳手砸在老林的后脑勺,老林的后脑壳给敲开了花,嘴里还叽咕着:“说我傻货,你才傻呢!”

    二傻子嘴里叽咕着,抽出卜世仁喉咙里插着的枪管子,卜世仁差点没了气,他躺着没动,喘息了一会儿才爬起来,赞赏地拍了拍二傻子的肩,说:“二子,有你的!回头给你加钱!”二傻子站在一边傻呵呵地笑,所有人都不敢出声,盯着二傻子看,二傻子扭过头去,瞪大了牛眼,也盯着人家看。

    卜世仁走到老林身边,搬过老林的尸体看了看,后脑壳后面被敲开了一个洞,**子都流了出来。卜世仁泄愤似地朝着老林猛踢了几脚,回头朝二傻子说:“二子,把他拖远点!”

    他现在不敢叫“二傻子”了,他觉得眼前的这个二傻子确实还有可用之处,亲切地喊他二子。二傻子很高兴有人这样称呼他,喜滋滋地跑过去,拽住老林的两只脚后跟,把老林的尸体倒拖着往远处走去,**子混着血在荒漠拖出一条斑马线。卜世仁伸出手指掏了掏喉咙,“呸”了一声,望了望二傻子的背影,朝两个打手说:“还真他妈的傻!”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4/4924.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4/4924.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