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一十三章 包围

推荐阅读:斩龙蹉跎惘少我在女子监狱的日子梦游诸界酒鬼醉天大道洪炉大仙官从课本走向历史霍海的荣耀重生三国之卦帝刘封

    二傻子拖走两个死人,回来时卜世仁正在分钱,密码箱的密码只有他知道,箱子虽然锁在打手的手腕子,但手铐子的钥匙却在他手里,卜世仁手数着一大叠钞票,打手们呼喝工人排好队。卜世仁把钞票按枪手、刀手、厨子等级别分好,喊人一个个来拿钱,工人们领了钱下去,满脸红光,兴奋地舔着口水数钱,数着数着,脸的神情不大对劲了,几个人开始窃窃私语起来:“怎么这么少?”“是,几个月才这么点钱?”“咱们又被黑了,真他妈没良心!”“你怎么也跟二傻子似的?有良心的还会来盗猎?”

    其一个人小声地说:“咱们、咱们也算是盗猎的吧……”另一个人说:“屁!咱们才不是,咱们只能算是给老板打工的工人,盗猎?屁话!跟咱们有什么关系?”……

    卜世仁咳嗽了一声,叫过二傻子,把分好的一叠钱递到二傻子手里,又从自己腰包里掏出一叠一百元的钞票来,当着所有人的面塞给二傻子,说:“这另外两千块钱是奖给你的,二子,跟着我好好干,将来赚大钱,回家娶媳妇,进洞房!”

    二傻子傻呵呵地笑,把钱一张一张地数了一遍,叠整齐,小心地塞进自己的里层衣服口袋里,伸手抹了把嘴角的口水:“嘻嘻,赚钱娶媳妇,进洞房……”

    人群里有人小声地在议论:“真他妈傻,到时候被卜世仁卖了都不知道!”

    “是,冲二傻子这股子傻劲,以后咱们可都得防着点,没准哪天栽在他手里,那才叫冤呢!”

    “是,是,咱们都得小心点,可别像老林……”

    卜世仁一声猛咳,所有人都吓得不敢出声了,卜世仁早听到了工人们的议论,他装没听见,搂住二傻子的肩膀,指了指站在不远处数钱的工人,说:“瞧见没?这些人以后归你管了,你给我盯紧了,要是有哪个敢跟我对着干,不老实的,你告诉我,揪一个出来,我奖你两千块钱!”

    二傻子一直都被别人看是傻子,从来没人对他这样亲切过,二傻子有点受宠若惊,现在又是老板亲口任命,更是惊喜得不得了,鸡啄米似的连声答应。

    工人们都傻了眼,但没有一个人敢再出声,数完钱后各自散开,干自己的活去了。看见工人们都散了,卜世仁悠闲地翘起一条腿,坐在吉普车的车头,继续给两个打手分钱。卜世仁从怀里掏出一支烟,旁边的打手帮他点燃。

    卜世仁抽了几口烟,伸脚踢了踢脚下的泥土,开始骂人:“妈的,整天提心吊胆赚这么点破钱,工人们只知道骂我们黑,谁他妈知道老子今天也被人黑了!”

    一个打手讨好地说:“老大,今天咱们回来的时候,要不是老大你机警,差点和巡山的那帮人撞了,真他妈险!”

    卜世仁不吭声,脸色铁青,他猛抽了几口烟,把烟头一脚踩灭,嘴里吐出一个烟圈,烟圈飘散到空,扩散,像是一个圈套,浮在他的头顶面,很快又被风吹散。卜世仁叹了口气,说:“以后都小心点,次牛头在的时候,打死了人家几个人,打伤那么多,把人家保护站都给拆了……妈的,牛头那家伙真不是玩意,走了还撂下个烂摊子给我,现在正是打羊子的旺季,我他妈还要东躲西藏的!”

    另一个打手说:“老大,牛头干得这么过分,要不要……”

    卜世仁冲他一瞪眼,说:“要不要什么?这车队可是我和牛头两个人的,你要我害自己兄弟?妈的!”他说着话,一把拽过枪,朝着那个打手的胸口猛地捅了一下,咬了咬牙,又把枪缓缓地放下了,说:“他妈的以后谁敢再提,老子可不客气!”

    “是是!老大!”两个打手黑着脸,垂下头,不敢再说半句。

    卜世仁叹了口气,望着远处黑沉沉的天,自言自语起来:“牛头和我可亲兄弟还要亲,小时候我们俩在一起玩,后来他老爹把他卖给了一个尼泊尔来的商人,那个尼泊尔商人是个绝户……后来牛头混得发达了,没忘了我这个兄弟,他干起了大生意,把手这个摊子送给了我,要不是牛头够义气,我他妈现在还蹲在街头喝西北风!”

    打手们不敢吭声,过了一会儿,一个打手又讨好地问:“老大,牛哥都混大了,咱们以后是不是也跟着干点大的?”

    卜世仁照着打手头是一个爆栗,笑骂起来:“妈的,还要你小子提醒?老子早饿死了,现在老子等的是机会,牛头现在和一个康巴人把路子占了,我这个做小弟的又不好跟他抢,还是先搞定手边的摊子再说,以后有的是机会!”

    两个打手对望了一眼,试探着问:“老大,照咱们这样卖皮子可赚不了多少钱,听说牛头现在是直接把货往境外送,那赚的才叫大钱,一张皮子赚咱们七、八张皮子的钱!”

    “只要有赚大钱的机会,谁他妈不想赚?看别人赚两个钱,你们别都跟猫抓心似的,眼里盯着钱钱钱!那可是拿命换来的,我告诉你们俩啊!跟着我好好干,别跟那些土包子似的,多用心点,只要有机会,我卜世仁绝不会忘了自己的兄弟!”卜世仁拍着胸脯,说起话来掷地有声。

    盗猎者在可可西里混,那过的都是枪口的营生,身边没几个贴心的人怎么行?这些话,周青他们听的隐隐绰绰,却小心翼翼地趴在土坡下面,周青他们也不敢动,几个人窝着,静待时机。

    卜世仁看起来有点心烦意乱,他又点起一支烟,叫打手把老林的那件棉大衣拿过来,他看了一遍又一遍,用手掏摸着塞在棉大衣里面的藏羚羊绒,自言自语地说:“妈的,你们知道不,这么一件破烂货,至少也值个几十万!他妈的老林那家伙心也真够狠,这么着死了,他妈的算是便宜了他!”

    一个打手讪讪地笑起来,说:“老大,这棉大衣要是牛哥拿去卖,估计还要值钱!”

    卜世仁说:“那是……嗯?你小子什么意思?看老子今天被人黑了一票,心里头很爽是不?”说着话,照着打手屁股是一脚猛踹。打手要闪又没敢闪,把屁股迎去给老板踹了一下,拿老板的钱不敢生老板的气,回过头来又讨好地说:“哪敢呢!老大,今天是牛哥不在,被那康巴人黑了咱们一笔钱,咱们以后再赚回来,老大可是干大事的,还在乎这点小钱?”

    这话说到了卜世仁的心坎子,卜世仁咧嘴一笑,说:“你小子是机灵,妈的,哪天老子干脆……”说到这里,忽然打住了话头,他停了一会儿,又说,“你们俩给我听清楚了,我花钱请你们可不是白请的,那帮子垃圾可给我看牢点,还有那个二傻子,别看这些人脏不拉叽呆得像头猪,真要是哪天反了,咱们三个可按都按不住!”

    “是,老大!”

    卜世仁欠了欠屁股,把翘着的二郞腿放下来,准备起身,忽然他的眼睛一眯,因为不远处的沙滩的一瞬即逝的反光引起了他的注意。

    “你!去那座山丘看看!”卜世仁眼闪过一丝精光,装毫不在意的转到了卡车的另一侧,挡住了山丘的方向,对自己的手下指点道,做这一行已久,让他养成了小心翼翼的习惯,他可不想不明不白的被狙击枪干掉。

    “你!还有你们三个!跟我走!”被他点到的打手扫了一眼山丘的方向,随手点了几个人端着枪小心翼翼的朝着那边走了过去。

    山丘,几个人影悄无声息的趴着,周青紧紧的皱着眉头,看着一点点摸过来的盗猎者,她没想到对方这么机敏,自己只是用望远镜朝着那边看了一下,被对方发现了反光。

    “队长!他们好像发现咱们了,现在怎么办?”何涛紧了紧手的枪,抿着嘴悄声问道。

    “队长,要我说咱们先下手为强,和他们拼了!有政纪先生的武器,咱们不见得没有胜算!”许小乐抱着狙击枪,一只眼睛盯着瞄准镜,头也不回的说道,语气带着坚定。

    “都别说话,慢慢往后退,不能让他们包围,”周青还是冷静,她观察到除了眼前的这四五个打头阵的男子之外,营地其他人也开始有了行动,有人已经开始往车里钻,准备绕后了!

    说着,她这样趴着,利用高度和角度,一点点的朝着山丘的背后倒退着撤去,那里,有他们的车!只要了车,有和对方周旋的余地,敌众我寡,这个时候不是逞能的时候。

    其他人见周青如此,也有样学样的趴着缓缓的朝着移动,对方打头阵的几个人距离山丘顶端还有几十米的距离,可他们撤离的速度明显不如对方走来的速度!这样下去,很可能没等他们到达汽车,会被对方发现!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4/4928.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4/4928.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