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一十七章 死期

推荐阅读:天才高手在都市大宋有毒妙医鸿途至尊剑皇我在异界当神壕快穿攻略:花样男神求推倒偏执老公太坏了都市桃色医仙美眷娇妻:呆萌老公好幸福终极小村医

    “砰!”忽然,一声狙击枪的声音响起,一道火光从远处山丘黑暗激射而出,最开始的那名狙击许小乐的枪手此刻终于忍不住出手了,此刻的他趴在阴影处,一头的汗水,这不是累的,而是内心挣扎和斗争所表现出来的,因为刚才的那一幕真实的被他看在了眼里,这让一生杀人无数的他不由的有些不知所措。

    但最终他选择了开枪!他相信自己的手枪,也相信战斗!他不相信,自己从暗处偷袭的子弹,要不了这个诡异男子的命!

    狙击枪的弹头更快!杀伤力也更强!

    政纪眼瞳孔微微一转,身子微微一侧,手指呈剑诀状,猛然在空一点,在狙击手的狙击镜内,出现了令他绝望的一幕,金黄色的狙击弹头,在政纪的指尖旋转着,如同困兽一般无从突破,然后下一秒,哪怕是隔着百米,他清楚的看到政纪的眼睛看了过来,那是一双怎样的眼睛啊!

    波纹状的紫色瞳孔,邪意凛然,却又充斥着些许金色的光芒,如同神与魔的交融,分不清是庇佑人间的神,还是毁灭世界的魔,他不知道,也来不及知道,不知道是错觉还是什么,他感觉哪怕自己趴在阴暗,那个男子却能够看得一清二楚!他甚至感觉到男子眼睛与他双目的对视!

    “噗”,在他看着狙击镜的视野,政纪指尖的子弹,不知何时已经消失,取之而代的,却是空气那代表着死亡气息的音啸,然后,时间好像停顿了一般,子弹出现在了他的瞄准镜前,然后瞄准镜寸寸脆裂成了碎片,而那些碎片,则混杂着子弹,悉数射进了他的头!

    在他最后的意识,只记得那一双诡异的眼睛,然后再也无法想,魂归天外!

    “哈哈哈!真神,真神呀!你是魔术师吧?快再变个魔术给我看!”压抑到了极致的气氛,被一个嬉笑语无伦次的声音所打破,二傻子不知道什么时候蹦蹦跳跳的跑到了政纪的身边,手里还拿着一只羊腿啃着,脸带着傻兮兮的笑容,随手拉着政纪的衣袖,将一手的油抹在政纪的袖子,却丝毫不自知的傻笑着说道。

    其他的为数不多的幸存者都为他捏了一把汗,政纪刚才的出手毫不留情已经在他们的心留下一个魔王的印象,而这一个二傻子竟然还主动去招惹他!

    在他们的眼,二傻子已经是个死人了!

    然而出乎所有人,政纪面无表情的看了他一眼,随手甩开了他的手,目光看向了不远处的已经爬进了车里的卜世仁。

    卜世仁已经是彻底的吓破了胆,妄图趁着政纪不注意,开车逃跑!

    此刻他已经不辨东西,慌乱的颤抖的手发动了汽车,一脚油门朝着黑暗的远处行驶,此刻他已经没有了其他的想法,钱什么的都已经不再重要,现在任何的东西都没有自己的命值钱!他只有一个念头,是跑!逃离这里!

    然而,这一切注定都是徒劳,政纪面无表情的看着这个罪魁祸首发动了汽车狼奔豕突的逃窜,嘴角露出一丝冷酷的笑容,扫了一眼现场其余的为数不多的几个幸存者,他冷哼一声,然后几个人不约而同的嘴角流血跌倒在了地,没了声息。

    有罪之徒,不值宽恕!

    下一秒,他的身形消失,出现在了卜世仁的车前!

    卜世仁的眼前车灯出现了政纪的身影,他的眼闪过一丝绝望与同归于尽的疯狂,猛地一脚油门,直直的朝着政纪的身影撞去!

    “啊!!!”车内的卜世仁大声的喊叫着,为自己打着气,他不信,政纪真的刀枪不入!

    政纪如同看一只断腿的蚂蚁挣扎一般,眼的蔑视之色一览无余,五米,一米,十厘米,在悍马撞击到政纪的一瞬间,政纪的身周猛地散发出一道无形的斥力,重达几吨的悍马,如同纸糊的一般,“轻飘飘”的被击飞,翻滚着冒着黑烟倒在了一旁。

    车内的卜世仁如同女人一般的尖叫着,额头满是鲜血,此刻他感觉自己快疯了,他究竟遇到了的是什么东西!难道天真的有报应一说?自己恶多端,如今天看不下去,派使者来惩罚自己的吗?

    忽然,一只有力的手掌握住了他的脖子,猛然将他从驾驶室内拽了出来,然后血液浸润的视线内,他第一次近距离的看到了政纪的全貌。

    与他想象的凶神恶煞不同的,这是个清秀俊朗的年轻人,如果不是现在眼闪烁着的寒芒与杀气腾腾的气势,他甚至丝毫与刚才那个举手投足之间毁天灭地的人联系起来。

    政纪这样掐着他的脖子,将他拖回了营地,此刻营地内已经一片寂静,所有的盗猎者已经去见了帝,何涛和加木错已经在刚才被政纪解开绳子。

    “你!你要干什么!我投向,我要报警,”被政纪掐着脖子的卜世仁涕泗横流,如同一只濒死的落水狗一般的狼狈,平日里被他视为洪水猛兽的警察,此刻也成了他口的保护伞。

    政纪厌恶的看了眼卜世仁,这个时候他想起警察了,在刚才做出那等禽兽不如的事情的时候怎么没想到法律?

    “法律,不是保护你这样罪该万死的杂种的!”政纪提起卜世仁,毫不犹豫的施展了月读,死一次已经不足以平息他心的怒火,他要让卜世仁受尽酷刑之后再死!

    话音一落,不等卜世仁求饶,入目的是一双诡异的鲜血风车状的瞳孔。

    伴随着一声诡异的乌鸦鸣叫,卜世仁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已经来到了一个满是血红的世界内,他呆滞的看着眼前的这一切,红色的月亮,诡异的如同世界末日一般的孤寂,一只代表着不祥的诡异乌鸦站在枝头。

    “噶!”乌鸦忽然猛地鸣叫一声,仿佛在他心间响起的声音一般,忽然用眼睛瞪着卜世仁,如同人性化一般的瞳孔,让卜世仁猛地一哆嗦。

    而这一哆嗦,卜世仁才发觉,自己竟然不知何时被绑在了一个十字架之,动惮不得!

    这出离的一幕,骚乱着他的心神,打击着他的精神,卜世仁感觉自己几乎要疯了一般,自己刚才还不是在可可西里的沙漠里吗?怎么会一瞬间出现在了这里?这里又是哪里,自己怎么会出现在这里?难道自己已经死了?这是地狱吗?

    一个接一个的念头出现在了卜世仁的心,他茫然的扫视着四周的环境,他不知道自己现在该怎么办,因为他感觉不到自己的身躯,仿佛这一身皮肉都已经不再属于自己一般!

    “看你拔藏羚羊的皮的时候很熟练啊!”忽然一个冷漠的似乎从北极极寒之地传来的声音在空间内响起。

    卜世仁浑身一震,不仅仅因为是这个声音的出现,更是因为眼前的这个悬浮在空的人影,不是别人,正是他视若魔鬼一般的那名男子!

    “你,你究竟是人是鬼!”卜世仁想要挣扎,却发现一切都是徒劳,只能任人宰割的看着政纪。

    “不论是人是鬼,今天都是你的死期了,”政纪冷冷的说着,淡漠的看向了远方。

    “轰隆隆”,忽然,卜世仁的耳,传来了一阵仿佛千万匹马蹄奔腾的声音,茫然的看向了政纪所看的方向,然后目所见,让他整个人都愣住了。

    入目所及,皆是千万只奔腾而来的藏羚羊,一只只仿佛充满着无尽的怒气一般,而仅仅是这样,并不足以让他惊慌,因为,眼前的这成千万头的藏羚羊,皆是没有皮!

    成千万头没有皮毛血淋淋的藏羚羊向他奔腾而来,这是一种什么样的景象?

    无法描述,用语言,已经难以形容出这本来不可能出现的一幕,却真真实实的让卜世仁心神俱裂。

    那一只只仿佛来自地狱的藏羚羊,如同索命的厉鬼一般的,通红的瞳孔看着卜世仁,四蹄翻飞,踏起如同复仇一般的泥土,混杂着鲜血。

    卜世仁忽然尖叫一声,原来,不知何时,他竟然已经躺在了地,那是藏羚羊们的必经之路!

    而这千万头的藏羚羊,已经离他不足十米!他的瞳孔内,倒映着千万头血淋淋的影子越来越近!仿佛是死神的脚步一般,让他哭泣绝望!

    不知道为何,他的脑海回忆起了那一幅幅自己这一生在可可西里所犯下的罪孽,自己杀死亲手剥下皮毛的藏羚羊,只怕和眼前的这些数量大概也差不多吧,莫非,这里真的是地狱,而眼前的这些皮毛不复的藏羚羊,是自己曾经杀死的那些?它们是来索命的吗?

    他脑海的回忆,伴随着千万只藏羚羊踩踏在身体的剧痛和惨叫结束,卜世仁来不及反应,被一只只的藏羚羊埋在了土地之,尖硬的羊蹄如同一把把尖刀一般,踩在了他的胸口,他的脸,泥土,伴随着分不清是他的还是没有皮毛的藏羚羊的鲜血漫天飞溅。剧烈的疼痛如同刀刻一般的在他浑身发,让他痛苦的嘶吼着。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4/4941.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4/4941.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