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一十八章 除恶

推荐阅读:致命亲爱的枕上豪门:冷血总裁的心尖妻娇妻甜蜜蜜:晋少,宠入怀早安继承者男神老公要抱抱绝色王妃要逆天天降萌妻:宫爷揽入怀杀神之神万能兵王校草,她是个坑

    他忏悔了,他从未像现在这样,后悔过自己的所所为!可是一切都已经迟了,如果后悔能够挽回一切的话,那么这人世间也没有那么多的悲剧了!

    后悔药,从来只是人们的美好的一个想往。

    尘烟散尽,成千万的藏羚羊像从没有出现过一般,消失无踪,只留下了地那一滩看不清模样的如同肉泥一般的血肉。

    “这道开胃菜感觉如何?”冰冷的声音忽然在本以为自己已经死去的卜世仁的耳边。

    “啊!”卜世仁猛然干嚎了一声,睁开了眼睛,他下意识的摸着自己的身体,因为在刚才,他感觉自己已经被千军万马踏的粉身碎骨。

    政纪嘲讽的脸庞在他的眼前,卜世仁愣了下,才发现刚才的一切,好像都是一场梦一般,自己依旧完好无损的绑在十字架,没有剥了皮的羚羊,自己的身体也完好无损的没有疼痛。

    可是,如果这一切都是梦的话,那为什么自己依旧在这个诡异的世界,依旧在这十字架动弹不得,而那个魔鬼一般的男子,依旧用那样嘲笑一般的眼神看着自己。

    “你,你做了什么!”卜世仁颤抖着声音说道,他的脸色蜡黄,这是吓得,他感觉自己浑身都好像出了一层汗一般。

    “刚才的场景,只不过是开胃菜而已,这里的空间,由我支配,你不会死,我也不会让你死,在这里,疼痛的感觉会加倍,时间的流速会变慢,你会一次次的承受各种各样的痛苦,来偿还你这辈子的罪恶”,政纪的声音如同魔鬼的诱惑一般响起,让卜世仁整个人的心都凉了半截!

    “你,你说谎!我不信,放开下来!我要报警!”如此离的说法,卜世仁如何会相信,他兀自挣扎着。

    然而,一切解释都在接下里的事实回答了卜世仁,这一次,依旧是千万头的藏羚羊,而有所不同的,这次却不是踩踏,而是每一只藏羚羊,都用自己的牙齿,一点点的将卜世仁的皮肤啃噬,最后只剩下了一名没有皮肤的男子惨叫着躺在地,无力的**着。

    “感受到痛楚了吗?”那个让他肝胆尽碎的声音再次在他的耳边响起,如同惊醒了他的噩梦一般,他又完好无损的躺在了支架。

    卜世仁此刻已经不再怀疑政纪刚才的话了,因为他的亲身体会告诉了他这一切都是真的,政纪没有骗他,他真的会在这如同地狱一般的世界里承受这一次次死去活来的痛苦!

    如果说,死是他心最可怕的事的话,那么现在他已经承受了两次惨死的痛楚!

    他的眼透露着绝望,这里诡异的世界,俨然在他的眼里已经成了地狱更恐怖的地方。

    “阎王爷!我错了!我真的错了!您高抬贵手,让我转世投胎吧!哪怕是做牛做马我都愿意啊!”卜世仁语无伦次的哭求着,绝望的他竟然将这里当做了真正的阴间,而将政纪,当做了阎王!

    也不怪他这么想,早听说阴间有下油锅抽筋扒皮,而他在这里所经受的一切,都与之相似至极。

    政纪被他的话气的笑了,“投胎?地狱的话,你也只会进十八层地狱,永世不得超生!”

    “不,不应该只有我一个人受这样的惩罚,我做的这一切,都是别人指使的!格木尔市的副市长张召重,是他指使我组织的这个盗猎团伙!是他!每年从可可西里获取大把的利益!我们不过是他的走狗罢了!”卜世仁忽然大声的嘶吼了起来,人在绝望得不到救赎的时候,会下意识的攀附出他的同伙。

    因为有福不愿共同享,有难却不能自己独自受!这是人类的劣根,慌不择路的卜世仁在这个时候,将幕后的指使说了出来,哪怕是永世不得超市,也不能让他一个人!

    政纪微微一愣,似乎被他这个狗急跳墙说出来的信息镇住了,政纪眼闪过一丝寒光,忽然万花筒微微旋转,卜世仁陷入了痴呆,他正在读取卜世仁的记忆!

    半晌,政纪站起了身,他的眼闪烁着阴沉的光芒,在卜世仁的记忆,他竟然得到了一些难以想象令人愤怒的信息。

    所谓蛇鼠一端,所谓同流合污,竟然是如此的令人恶心,格木尔市他知道,是一个距离可可西里最近的地级市,而张召仁则是分管环保和自然保护区域的副市长,表面,他是一名人民的公仆,维护着保护自然方面的工,甚至还会一年好几次的亲自来到可可西里视察保护区状况,可谁又能想象得到,这个表面道貌岸然的副市长,竟然在暗地里组织了一匹盗猎分子团伙,倒卖藏羚羊等珍稀动物到境外,来为自己谋取大额财务。

    表面他是人民的公仆,在职一方维护着生态环境的职责,暗地里,却是监守自盗进行着如此令人呕的勾当,而且这还不算,在卜世仁的记忆,自然保护区里的保护站和反盗猎组织的穷困与资源不足,竟然与张召重有脱不开的关系,他利用职权,私自截留了好几批头拨给保护站的资源,而他是这样践踏着许小乐他们用鲜血换来的可可西里。

    甚至于,在卜世仁的记忆,政纪还看到了张召重用着非法得来的带着鲜血的钱,利用公职出差的机会和各种病假前往迪拜澳门等地赌博的记忆!

    难怪,难怪可可西里保护区的工展开那么艰难,难怪周青他们总是怪为什么以卜世仁为首的这批盗猎者总是来去如风抓不到踪影,好像有人通风报信一般,原来是因为他们的顶头司是内鬼!

    “张召重!”政纪紧要的牙缝里咬牙切齿的默念了一遍这个名字,他已经了他的死亡名单,光是法律的惩处,已经不足以惩罚他的所所为,因为他的存在,造成了可可西里这么长时间的悲剧,造成了周青的悲剧,造成了那么多无辜者的牺牲,只有用他自己的方法,才能慰藉那些枉死的灵魂和可可西里!

    想到这里,政纪低下了头,那么,先从眼前的这个人开始吧!

    千刀万剐,凌迟,从天空自由落体摔死,被蚂蚁咬死,各种各样卜世仁想象不到的酷刑,一一的在他身如同试验一般的进行,他一次次的在生死的界限来回徘徊,每一次的死亡都是又一次新的痛苦的开始,卜世仁惨叫着,哭闹着,语无伦次的求饶,再到嬉笑怒骂,一切的他能够想到的激怒或者求饶的方法都用过了,然而,政纪依旧如同一名铁面无私的阎王一般,将一套套的刑罚用在了他的身,惩罚着他的罪孽。

    死亡,已经不再是卜世仁所害怕的了,反倒是成了他的期待,他从未像现在这样期待死亡的到来,期待那什么都感觉不到的时候。

    三天三夜后,卜世仁已经成了一个傻子一般,目无表情的看着鲜红的天空,他的思维已经迟钝,他的意识已经模糊,他的灵魂,已经稀薄,政纪感觉得到,哪怕是精神世界,他已经将要消逝。

    月读,并不是政纪第一次使用,说起来,卜世仁已经算是第三个“享受”月读的人,然而这次的月读,却是政纪第一次用如此惨烈的手段,惨烈到他自己都有些感觉变态,但是惨烈过后,他却从不后悔,恶徒,要用最恶的手法惩罚,哪怕是千万人的罪业,他愿意背负!

    红色的空间消退,现实世界的月光重新照在了卜世仁的脸,可是此刻他却已经看不到了,他七窍流血,那是心神剧烈吓的,他竟然是被活生生的吓死了!

    而这时,外面的世界才刚刚过了一秒钟。

    政纪一脚踹开卜世仁带着尿骚味的躯体,大步朝着周青他们的身边走去。

    此刻,周青已经被何涛加木错救了起来,穿着临时找的一件衣服,双目无神像个失去了魂魄一般呆呆的坐在那里,憔悴的让人心疼,一地的死尸,丝毫不能引起她的注意。

    至于加木错,则拖着自己受伤的身体,爬倒许小乐身旁,愁眉苦脸的看着地的许小乐,或许是足够幸运和顽强,受这样创伤的许小乐并没有死,而卜世仁那阴差阳错的一烫,的确也起到了些许止血的用,只不过,他现在也只剩下一口气吊着,呼吸无力,眼看着撑不过多久。

    这里距离最近的医院也要两百多公里,还是晚,算有车,也只怕等过去后黄花菜也凉了,现在在加木错的心,他清楚的知道许小乐只怕今晚凶多吉少了。

    两个人互看一眼,眼都是无奈与痛苦,这一晚,真的是损失惨重,周姐遭逢了这样的劫难,马帅牺牲,许小乐生死未卜,而他俩也好不到哪里去,而唯一安慰他们的,或许也只有政纪的出现了。

    想到政纪,两个人心却是又有不一样的滋味。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4/4946.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4/4946.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