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二十一张 张召重

推荐阅读:HP魔法传记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韩娱之魔女孝渊超念觉醒穿越之大理寺系统不朽大皇帝华山女剑神我想做个大侠黎阳仙尊

    至于加木错和何涛,做了手术后,已经住进了病房养伤,两个人不想让家人担心,也没有通知家里面,而政纪,却在此刻自称有事离开了,留下周青和杨钦照顾几人。 (.  . )

    此刻,格尔木市的一间朴素的书房内,张召重正坐在椅子拿着手机发呆,年近五十的他保养的很好,一头乌黑的头发没有一点的岁月的痕迹,乍一看还以为是三十多岁,戴着眼镜,一副温尔雅的模样。

    书桌,摆着一本账本,面密密麻麻的记录着一页页的数据,张召重仔细的翻看着每一条记录,面写着的都是可可西里那边每天的收入。

    看了半晌,他好像累了一般的,靠在了椅子,看着天花板,喃喃自语的说道:“也不知道朴世仁那边怎么样了?最近的买卖可是不太好”。

    忽然,他站起了身,转身面对着身后的书架,桃木的书架,密密麻麻的摆放着一本本的书籍,大部分是关于马列主义的书籍,还有一些华国政治方面的书籍。

    盯着书架看了一分钟之久,张召重深吸了一口气,眼里闪过一丝压抑着的激动的神色,轻轻的按下了书桌下方一个不起眼的按钮,伴随着一阵轻微的咯吱声,厚重的书架和连成一体的墙壁,竟然从央整齐的如同自动门一般的裂开来,而张召重的眼睛,也伴随着墙壁的裂开,越来越大,越来越亮。

    别有洞天的墙壁后的庐山真面目,竟然是整整齐齐码放着的令人触目惊心的一排排的百元大钞!

    绿色的一叠一叠的钱币,摆放在书柜一般高的柜子里,往日里,用来摆放书籍的书架,竟然变成了摆放金钱的储藏室,大致一看下来,应该不下几亿!这才是真正的“知识是财富”!

    张召重如同沙漠见了绿洲的迷途旅人一般,满眼的星星细细的端详着自己的“杰”,他的表情是那么的贪婪,那么的兴奋,仿佛世间的任何事物都不眼前的这些带着钱币独特气味的密室。

    这是他这么多年来辛苦“积攒”的,也是他一辈子最为关心的,张召重其实有个怪癖,如同葛朗台一般的对于财富有一种独特的钟情,他最喜欢做的事,是每天闲下来的时候,端详着自己的“金库”,每当这个时候,任何的烦恼与忧愁,都会化无忧,有的只是满满的满足与开心。

    或许按照常人的思维来看,拥有这么多财富的人,一定是格外的享受生活,可是在张召重这里却是与之相反,他十分的节俭,甚至可以说节俭的有些怪癖,哪怕是一个灯泡的用电,一次洗脸用水的多少,他都会精确的仔细计算,不浪费任何的东西,每天吃的也极其的简单,衣服,更是能省则省,有的甚至打着补丁。

    要知道,他的身份,可是格木尔市的副市长啊!

    而他本人,也因为这外在的节俭表现,多次被立为了典型先进分子,优秀的干部,可谁有能想得到,这样一个用完美的外衣包裹着面具的半只脚跨入老年的男子的背后,竟然会有这样的一面?

    然而这时的他,却没发现,在他的身后,不知何时竟然出现了一个身影,静静的如同地狱里派来的使者一般,毫无声息的看着他,目光毫无波动,似乎他身前的那价值亿的现金如同一张张废纸,没有丝毫的吸引力。

    这个身影,正是政纪,他冷然的看着如同陷入狂热一般的张召重,心的憎恶溢于言表。

    “这样的钱,拿在手里舒服么?”政纪的声音在黑暗忽然响起。

    正抱着一摞百元大钞眯着眼睛享受着独特味道的张召重猛然一惊,慌乱的回过头来,捂着胸口看着窗帘边的那道黑色的身影,直到此刻,他仍然下意识的护着手里的钱。

    “你是谁!”张召重神色慌张,黑暗看不清政纪的样子,他的眼珠转动着,脑子里迅速的思考着对策。

    “谁能想到,平时以清廉节俭著称的张市长,竟然是现在这个样子”,政纪平静的语气压抑着怒气,缓缓的从黑暗走了出来,朝着张召重走去,他走的很慢,慢的仿佛每一步都走在了张召重的心头。

    “不要过来!再过来我报警了!”张召重色厉内荏的对着政纪喊道,不由自主的退后了两步。

    “报警?你会舍得你身后的这些带着血的钱吗?”政纪神色不变,如同抓住了他的把柄一般的看着他。

    张召重听到政纪的话一愣,随后心涌起一丝绝望,没错,他的钱,是他的命根子,报警的话,谁说眼前的这个男人不会将自己的秘密说出来,所以一旦报警,意味着他的好日子也到头了,没有钱,没有自由,没有了权利,想到了这点,他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哆嗦。

    “你到底是谁!谁派你来的!”忽然,张召重的手从桌子下方抬了起来,一把手枪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了他的手里,拿着枪,他像找到了主心骨一般,神色镇定了许多,慢慢的退后了几步,枪口对着政纪。

    被枪口指着的政纪,神色如常,如果一把手枪也能威胁到他的话,对方太天真了。

    “我是要让你倒霉的人,”政纪看都不看他,手一扬,一根不起眼的钢笔嗖的一声窜了出去,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插到了张召重握枪的手腕之!

    “啊!”张召重惨叫一声,捂着鲜血淋漓的手腕,手的枪早不知道丢到了哪里。

    “这位兄弟!不要冲动,看到这些钱了吗?只要你愿意放我一马,我分你一半!”失去了靠山的张召重,眼看着政纪一步一步的走来,眼珠一转,威逼不成,马变成了利诱。

    话虽然说出口,可是谁都能看得出他脸的肉痛与不舍的神色,是钱如命的他,分钱给政纪,像是割了一块儿肉下来!

    “一半?”政纪嘲讽的看着他,脚步依旧坚定的朝着他走来。

    “一般不够?我,我全都给你!只求这位兄台高抬贵手,你我无冤无仇,我愿意将这些钱都给你!”张召重哭丧着脸,说出这些话的时候,表情差哭出来了,他的心里盘算着,算这些钱没了,以后还能靠着那条路子再赚,要是命没了,可一切都没了啊!

    “全都给我?看不出来你还挺大气的”,政纪冷声说道,走到了张召重的面前。

    “对,全给你,这是我的全部家产了,只求这位兄台高抬贵手,饶我一次!”张召重低着头不敢看政纪,颤抖着说道,不知道为什么,他在眼前这个男人的身,总感觉到有一种无形的气势,压的自己喘不过起来。

    许久,他都听不到政纪的回答,下意识的抬头看,与之对视的,却是一双猩红的瞳孔。

    半个小时后,张召重失魂落魄的从房间里走了出来,摇摇晃晃的如同行尸走肉一般的朝着电视台走去,他的手抱着一叠账本,还有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这样一步三晃的朝着电视台走着。

    “张市长您忙啊!”小区的门卫看到张召重,露出一个讨好的笑容,主动打招呼道。

    往日里和蔼近人的张召重却是脸色严肃茫然的看都不看他一眼,径直走开。

    门卫诧异的看着这一幕,有些摸不着头脑,平时算是他不打招呼,张召重甚至都会主动和他打招呼的,今天这是怎么了?莫非是张市长遇到了什么烦心事?还是说自己有什么地方做得不对,得罪了张市长?

    想到这里,他不由得有些忐忑,虽然说张召重是出了名的平易近人没有官架子,可是人家毕竟是个市长,这样是得罪了人家,别的不说,自己的这个工,得丢!

    不知道原委的门卫,这样在忐忑度过了一天,甚至连等张召重回来怎么和他赔礼道歉的腹稿都打好了,谁料晚却听到了一个震惊人心的消息。

    原格木尔市副市长张召重,涉嫌严重违纪犯罪,已经被执法机关予以逮捕。

    后来他才听说,张召重当天出去并非班,而是去了法院和检察院,将自己的累累罪行毫无保留的供述了出来,然后当天晚,他看到了四五辆运钞车驶进了家属院,当一箱一箱的钞票被从张召重家里搬出来的时候,围观的人们都惊呆了!

    谁都没有想到,看似清廉节俭的张召重,竟然是如此的巨贪!

    整整五辆运钞车才将他家里的现金搬空,而记者也随之而来,将这件消息报道了出去,人们在短暂的惊讶之后,随之而来的是愤怒,每个人最为痛恨的是欺骗,而张召重,将他们像傻子一般的整整欺骗了这么多年!

    一夜之间,格木尔市的张召重被骂惨了,而他也在全国人民的面前露了个真正的打脸,巨贪张召重,一个人,通过挪用公款,勾结盗猎分子里应外合无休止的盗窃可可西里的野生动物资源,整整贪污了两个亿!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4/4969.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4/4969.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