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二十二章 事后

推荐阅读:重生为老太太宠妻无度:腹黑总裁别太坏我修的可能是假仙加冕为王女总裁的妖孽狂兵娇妻在上:穆少,轻点疼盛唐不遗憾猛男诞生记漫威世界中的幽灵香爱

    而这件事后来,也有许多的疑点,张召重为什么会带着自己的犯罪证据主动自首?要知道,那个时候他正是顺分顺水一路高歌猛进的时候,纪委也没有注意到他,谁也没有怀疑过他,他却主动的去自首,要说是良心发现,那是谁都不相信的,这在后来,也成为了一个谜团,一个纪委想不通的谜团。

    而这一切的始俑者政纪,则冷眼旁观着张召重的悲惨下场,死刑,缓刑三年执行,不出意外最好也是个无期,政纪并没有做其他,他知道,这样是对张召重最好的也是最残酷的惩罚,与死亡相起来,失去自由和眼睁睁的看着自己最为贪婪的金钱失去,张召重这一生都将在后悔与不甘心度过!

    人虽然伤的伤,死的死,可是“暴风”的工却依旧需要继续,周青很快又恢复了雷厉风行的样子,何涛和加木错有政纪高价请的护工照料,而许小乐有家人陪伴,她重新投入了工,返回的如此的急切,似乎只有广阔的可可西里和忙碌的巡视生活,才能让她把曾经的那不堪回首的记忆埋葬。

    政纪静静的站在营地,今天的天气不错,蓝蓝的天空,不算很冷,“暴风”的营地内,依旧忙乱的众人,似乎一切都没有发生过,可清冷的人群与低沉的气氛却着着实实的告诉他们残酷的事实。

    马帅的尸体,在前几日便埋葬了,并不在什么别的地方,在营地不远处的那片属于可可西里的旷野之,马帅是个孤儿,没亲没靠,自然也没那么多的说法,而且周青还记得,马帅曾经半开玩笑半认真的说,如果自己那天牺牲了,埋在营地旁,这里,是他的家,可可西里,是他的故乡,他相信,自己为可可西里死去,那么可可西里也会接纳他的枯骨。

    政纪眺望着不远处的那座新坟,那里,他并不是孤单的一座,还有四五座坟墓陪伴在马帅的四周,那不是别人,同样是“暴风”的人,这么长的时间里牺牲的暴风组织的人,类似马帅情况的,周青都为他们埋葬在了这里,用石头累积成了一座小型的花园墓地,虽然简陋,可是却实用。

    这些天,每天政纪都能看到周青和营地里的人们,早早的起床,去祭奠,打扫,清理,没一日断过,似乎每一个人都是忠实的护陵员一般,这些是他们的曾经的战友,最好的朋友,可以将后背托付给的亲人!

    杨钦,为马帅的战友,这几天经常在闲下来的时候,点一支烟,静静的坐在马帅的坟墓旁,喃喃自语一般的和马帅聊着天,有时候又哭又笑,好像神经质了一般,可是却再也听不到马帅的回答。

    曾经,周青还曾问过政纪,能否复活马帅,因为在她的心,政纪已经如同神一般。

    政纪只能摇摇头,是不是神仙,他自己清楚,他看着自己的这双手,他能够做到的或许很多,在常人眼里或许也真的如同仙凡一流,可是他也清楚的知道,自己不能做到的,也很多!他不是真神,他只是一个运气好的世界遗忘者,他的能力,能做很多,不能做的,也很多!

    还曾记得那天埋葬马帅的时候,每个人都是那么的真切悲伤,枪口朝天,鸣枪,清脆的枪声在空旷的可可西里回荡着,似乎是他们的怀念与呼唤,这样一座座不起眼的墓地,在若干年后,谁又会来拜祭?谁又会知道,这里边躺着的人是为了什么样的信仰而失去了生命。

    他们是否会伴随着时间的流逝,而消失在人们的记忆之?

    人类,是善忘的,或许多年后,这里,会被风沙抚平,不留下任何的痕迹,当他们老了的时候,还会记得起当初那热血的年代与悲伤?

    在这里静静的躺着的他们每个人称得是英雄吗?或许,在一些人的眼里他们不是,他们没有抗日,没有反恐,没有轰轰烈烈的报道,也没有公职,可是政纪和“暴风”的每一个人都知道,他们是烈士!是真正的英雄,英雄,不一定是在轰轰烈烈的抗战出现,他们每一个人,都用自己的生命和信仰,维护着可可西里的安定与和谐。

    或许别人会忘记,或许时间会流逝,可是政纪和“暴风”的每一个人,都永远不会忘记他们,生命的意义,或许也在于被他人牢记,若干年后,“暴风”的每个人,都会和自己的后代亲人,讲述着当初的热血,讲述着躺在这里的战友!他们的名字,也将伴随着他们的口口相传,永远的被人们牢记。

    这几天,“暴风”又来了一名新人,叫“崔石”,是一个二十多岁的活泼开朗的年轻人,也是退伍军人,他的到来,为悲伤的营地增添了些许欢快的氛围,他同样是政纪的粉丝,在发现政纪也在后,每天像跟班一样,跟着政纪问东问西,像个好的小宝宝。

    是这样的,永远都会有人离去,也永远会有新人加入,“暴风”,如同一块顽强的吸铁石一般的,将这些拥有着自己信仰的人们聚集在了一起,流水不腐户枢不蠹,只要信仰不变,“暴风”永远会存在!

    周青在忙,政纪也没有歇下,他要为暴风组织在旧址营地建了一座工场所和休息场所,他们已经将自己的青春和热血奉献给了这里,那么政纪也要为他们提供自己力所能及的帮助,起码,好的生活和工环境,这是他们应得的,丰厚的薪水和生活的保障,也是他们应有的。

    英雄,不应该被怠慢。

    这些,政纪都有了安排,工人们来了,挖掘机,搅拌机来了,太阳能发电设施也来了,各种各样的物资也来了,“暴风”营地的改造也真正的开始了。

    人伤心,动物也同样悲伤,那只被屠杀了全家的受了伤被收留在营地的野牦牛,已经整整一个星期不肯吃东西了。

    这一个星期,政纪和周青等人帮它搭建了牛棚,却一次次的被顶翻,每次都能看到它撑着两条前腿使劲地往身后蹬,沉重的半截身子拖在地荒滩爬,拉出一条宽宽的痕迹,它的后腿现在还不能完好地站立起来。

    政纪本来不想把这个可怜的大个子拴起来,但是又没有别的办法,只好打了根桩子,把它拴了起来,可事情还没算完。受伤的野牦牛疯狂地用另一只独角顶那根桩子,桩子被它顶翻了,滚到一边,要是它屁股没有伤的话,可能会发疯地冲进营房,然后把所有物品都顶个人仰马翻。

    周青他们只好把桩子再打得深一点,几乎完全没进了土里去。打桩子很费劲,泥土冻得像硬铁一样,吴凯和木萨都过来帮忙,因为氧气稀薄,几个人都累得直喘粗气。野牦牛仍然不肯安分,它一个劲地想往外挣,把身边的防水布顶了个稀巴烂。木萨也没办法,和一只有野性的受了伤的野牦牛较劲纯粹是浪费力气,最后大家只好走开,剩下政纪蹲在野牦牛旁边看它。

    闹腾了一会儿,野牦牛也显得十分疲累,它趴在地喘着粗气,却仍然不肯让人靠近,只要任何人一向它靠近,它会竖起头的尖角来顶,无奈之下,人们只好远远地蹲着看它。这样,还没算完。野牦牛开始绝食,不肯吃他们给它割来的草,哪怕是政纪用写轮眼与牦牛交流,把草一把一把地扔过去,它也倔强的一把一把地顶开,连水也不喝一口。

    所有人都犯了愁,怎么办?刚救回来,伤还没养好,难道让它饿死吗?

    没办法,牛又不会说话,看着人的时候,它的大眼睛里除了恐惧是仇恨,根本不领会他们的讨好。甚至有一次,杨钦喂它吃草的时候,还差点被它顶了屁股。

    一个星期过去了,野牦牛一口草没吃,一口水没喝,身子渐渐消瘦,前胛处的骨头高高地耸立了出来。木萨说:“由着它去吧!它全家都死了,估计它也活不长。”

    半夜,下了一场急雨,说是雨,倒不如说是冰雹更确切一点,一颗颗像弹珠子一样的冰雹打在营房顶,嘣嘣当当地直响。

    夜晚冷,没人愿意爬起来,可能大家都把那只倔犟的野牦牛给忘了,或者是不愿意怀着一腔热情起来后又被野牦牛给顶了屁股,政纪睡不着,发现冰雹子虽然不算太大,却硬得像铁蛋一样,打在头,倒像是被人用闷棍子给敲了一记,耳朵里都有点嗡嗡地响。

    野牦牛站不起来,也没处躲,可怜巴巴地趴在地,把头埋在两条前腿间,冰雹子打在它厚实的背,又弹出去,当当地响个不停。政纪看它又冷又饿,雹子打得它不停地哆嗦,急忙跑到营房旁边的帐篷房里,抽出厚木板给它搭了间小屋,又在外面蒙了一层防水布,虽然动已是十分麻利,可冰雹子还是打得他缩着脖子,不敢抬头。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4/4973.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4/4973.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