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二十三章 临走

推荐阅读:单挑好莱坞一夜惊喜:禁爱总裁吻上瘾唇情:总裁的试婚新娘嗜宠成瘾:神秘恶少偏执爱绝世娇宠小太后至尊霸王系统魔帝狂妻:腹黑大小姐我的邻家空姐拐个王爷来生娃重生都市纵横

    野牦牛在打哆嗦,它几天没吃东西了,连水都没有喝过一口,政纪可怜这个失去了亲人的大个子,它本来应该是一只强壮而勇猛的公性野牦牛,现在却半死不活地躺在这里发抖。 政纪捂着脑袋又跑回去,端了盆水,又抓了几把草放在它面前,写轮眼用精神交流说:“大个子,吃吧,怎么着你也得把今晚熬过去啊!”

    野牦牛只是不停地发抖,也不看政纪,眼睛呆呆地望着面前那蓬草和那盆水。

    冰雹子打了整整一个晚,第二天一早竟然又出了太阳。政纪揉揉眼睛,走出值班室的时候,发现木萨正站在他昨晚搭起的那间简易小屋前发呆,眼神怔怔的,站了许久没动。政纪以为出了什么事,急忙跑过去,问:“怎么,牛跑了?”

    木萨摇摇头,说:“它肯吃东西了。”

    政纪向小屋望过去,发现盆里的水已经被喝掉了一半,昨晚放的那把青草也不见了,他感到欣慰,心里终于舒出了一口气。

    吴凯正在做早饭,听说牛吃东西了,一边在围裙擦着油乎乎的手急忙跑出来,又抓了一把青草跑过来喂,怪的是,野牦牛虽然没有用角去顶他,但却仍然不肯吃吴凯喂的东西。

    “咋了,还挑食?”吴凯楞了一下。

    政纪摇摇头说:“让我再试试。”

    政纪接过青草递过去,想把草放在野牦牛嘴边,令人没想到的是,野牦牛竟然把头伸过来,吃他手拿着的草,大嘴巴一点一点地蠕动着,曾经的疯狂和野性像是被一个晚的冰雹子给消磨得无影无踪了,现在看起来倒更像是头家养的牛。

    木萨很怪,吴凯诧异的瞪着政纪,说:“咋回事啊?救它那会儿,大伙可都出了力,咋跟你一个人亲呢?”

    政纪知道是昨晚那场冰雹子的功劳,是那场冰冷的雹子让充满敌意的野牦牛放弃了对他们的仇恨,它终于知道,我们和那些盗猎的不是一伙人了,也开始接受他们的喂养和治疗。

    自从那日起,野牦牛渐渐放松了对他们的警戒心,大家也都开始慢慢地习惯喊它“大个子”,因为野牦牛现在肯配合,所以伤好得较快,身体也渐渐强壮起来,没过几天,可以站起来走路了。野牦牛在他们面前没有再表露它的野性,其实它很寂寞,政纪有好几次发现它独自跑到营房外面,望着远处的山坡发呆,有时候一站是好久,望着望着,眼神会流露出一种历经沧桑的眼神,像一个饱经世事风霜的孤独的老人,寂寞、凄凉,还有点心酸。

    政纪知道,大个子还在惦记它死去的亲人们。

    每当政纪走近大个子的时候,它总会用一种期盼的眼神看他,后来,政纪伸手抚摸它的头、它的背,它不咬我也不顶他,只是静静地站着,有一次,竟然伸出宽宽的舌头舔政纪的手背,他发现它的眼眶里潮湿的像是泪水。

    当大个子的伤好得差不多以后,政纪解开了拴在大个子脖子的绳套,还给了它自由,所有人都以为它会这样离去,不再回来,但没想到的是,它走到营房外面独自站了一会儿,竟然又慢慢地走了回来。

    它的家族成员都已经不在了,它还能去哪里呢?外面的草地虽然还是那样半黄半绿,荒滩也还是荒滩,旷野的风依然是那样地吹,但受伤的心却不可能再像从前,人也好,动物也罢,都会有自己的情感,无一例外。但周青他们不可能在营地里养一只牛,野牦牛应该回到大自然去,只有在那里,大个子才能慢慢地恢复它的天性,或者再找到它的同类,它应该族群生活,而不是孤独地站在营房前的牛圈里,望着漫无边际的旷野发呆。

    几天以后,周青政纪再一次出巡回来,大个子听到吉普车的车轮声开近,迈着缓缓的步子从它的牛圈里转出来迎接他们,这是它第一次出来接他们,令他们所有人都很意外和感动。

    所有人都有点不相信自己的眼睛。吉普车停下,却没有人开车门,时间仿佛在那一刻停止了。那一刻,政纪想,他们所有在场的人可能都无法忘记,没等他们送大个子走,它自己已经做出了一个决定——它要和他们分别,再回到属于它的地方去,虽然那里还会有盗猎者的枪声响起,但那里才是它真正的家。

    大个子用身子蹭着吉普车的车身,把头凑近车窗口,似乎向政纪等每一个人道别,然后伸出它的舌头,舔窗口边人的手。只有完全放松了警惕性的动物才会这样和人类亲近。政纪坐在窗口,看见它硕大的眼睛里亮晶晶的,有一种温柔的东西在闪烁,虽然在双瞳的最深处,还有一种像泉眼般深邃的哀伤和无助,但却被另一种叫做眼泪的东西给冲淡了。谁也无法相信,曾经要将他们每个人都顶个四脚朝天的野牦牛也会在分别的一刻动了感情,按理说,动物应该不会掉泪,但政纪又不知该如何去解释。所有人都不出声,看着大个子慢慢地走到车头前面,再一次回头向他们哞叫。

    “去送送吧?”周青回头问我们。

    沉默了许久的杨钦,忽然说:“那是它自己选择的路,咱们别再人为地去干涉了。”

    政纪打开车门跳下来,说:“我去送送,大个子平时挺乖的,这么走了,还真有点舍不得。”

    周青点点头,提醒政纪说:“天不早了,早去早回,路小心。”说完,又好像想起了什么一般,眼里闪过一丝复杂, 政纪怎么会有危险。

    大家都知道大个子和政纪最亲近,也没有人反对。政纪跟在大个子的身边,往前走,大个子慢慢地走,偶尔侧过头来看他一眼,用头轻轻地政纪一下,示意他停步,政纪拍拍它的背,说:“走吧,再多送一程,说不定以后咱们再没机会见面了呢!”

    继续往前走,傍晚的落霞挂在远处的山坡,天空很明净,从来没有的明净,远处山的轮廓在晚霞的光辉被一点点淡化得柔软,像轻纱一样,慢慢地融进稀薄的夜色。

    天快黑了,不知道大个子要去哪里,政纪有点担心它的将来,它没了一只角,而且年龄看起来似乎也有些老了,不知道还会不会有野牦牛家族肯接纳它?或者,将来大个子注定要孤独终老在荒原?

    大个子又停下来,用头轻蹭政纪的衣服,政纪说:“再送一会儿,马回去。”因为可可西里无边的寂寞和空旷,政纪似乎像周青所说的那样也犯了毛病,如何涛成了“话痨”,马帅成了会雕刻的“哑巴”……而政纪却仿佛成了一个更喜欢与动物待在一起的“半兽人”。因为只有和动物待在一起的时候,政纪才会从人类制造的残酷现实逃离出来,他才能远离那些人为制造的血腥和私欲,他才能获得一份宁静和安详——心灵的宁静和安详。

    大个子继续往前走,不再回头看政纪。夜色越来越浓,像融透了墨汁的幕布,又凉又静。

    夜很黑,除了稀稀的星光可以照路,没有什么特别明亮的光线,我好地跟过去看,才发现不知不觉我们已经走了很远。

    现在政纪所站的地方,是那一晚大个子一家被盗猎者枪杀的地方,草地的血早已经浸入了土里,被草根吸收,被风沙吹淡,只剩下几颗已经风干的野牦牛头颅孤凉地散落在草地。

    大大小小的头颅都睁大了眼睛,瞪视着前方,企盼着,像是在等待着有人来听它们述说那无尽的冤屈和耻辱。大个子双腿一屈,跪了下去,用嘴轻轻地拱着那几颗干巴巴的头颅,没有太大的动,也没有出声哀叫,但那场景却尤其令人心酸,心目人类数千年以来建造的精神堡垒忽然被一只动物击得粉碎。

    政纪第一次流泪了,他现在一点都不后悔,不后悔那晚对朴世仁他们的屠杀,对张召重的惩罚。

    两个星期后,政纪结束了自己的可可西里体验之行,他的背包内的相机里,满满当当的都是这次独特的“旅行”的记录。

    而在临走之前,政纪和周青等“暴风”组织成员敲定了一件事,从现在起,政纪带头的“可可西里暴风安保公司”正式成立,政纪成为了“暴风”的出资人,负责提供“暴风”的资金,虽然名义,政纪是法人,可是实际的掌控者却是周青,而安保公司的成立,则使得“暴风”组织有了名正言顺的持枪证,从今天起,“暴风”组织内的每个成员,都实际成为了政纪的员工,有了健全妥善的医疗和薪资。

    这样做的目的,政纪并非是为了自己,而是为了给暴风提供一个坚强的后盾,他并不能从得到什么好处,相反的,今后每年,他都要提供一笔可观的数额为“暴风”反盗猎组织的运。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4/4977.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4/4977.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