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四十五章 见面

推荐阅读:玄门第一高手终极小村医我的老婆是女神重生毒妃狠绝色都市逍遥仙师活在诸天绝色校花的贴身战兵异界大村长陈二狗修道记绝品透视小神医

    半辈子夫妻,刘爸知道刘妈话里的意思。

    小门小户的普通人家,生活里大都是能忍忍,能让让,谨慎小心生怕惹是非。

    刘爸指着三虎,跟刘妈说:“这是吴总,是小璐……政纪的属下,是他开车送小璐回来的。”话到口边,刘爸将男朋友三个字省掉了。

    手里拎着礼盒的三虎原地躬身说:“刘夫人您好,我叫吴天宝,您叫我小吴行。”

    听丈夫和三虎这么一说,刘妈也懂了……

    刘妈掰开女儿搂着自己的胳膊,侧身让开房门,热情地说:“是吴总啊,快进屋坐,哎呀,不知道要来客人,都没收拾屋子……不用脱鞋,这么进行。”

    无论刘爸刘妈怎么劝,三虎到底没进屋。这是政总的岳父岳母家,边总都还没来过呢,他一个当下属的先登堂入室当座宾,算怎么回事?

    让其他人把礼物包装袋全放在客厅门口,三虎笑着跟刘爸刘妈说:“刘小姐才回来,我不打扰您们一家团聚了,公司还有事,我得回去跟政总复命”。

    刘璐看着三虎他们拿东西一头汗水的样子,也说道:“都到门口了,进来坐一坐喝口水再走吧。”

    三虎他轻松地笑着说:“我是真有事,下次,下次再来一定叨扰”,其实,他并没有什么事,来之前政纪已经交代过让他先住在这边,照料着些。

    说到这儿,想起刚才刘妈看着自己这几人时的戒备表情,担心徐刘家遇到什么事儿了,三虎从兜里摸出名片夹,抽出一张名片,双手拿着递给刘爸,说:“这是我名片,面的电话24小时开机,无论遇到什么事,如果有困难,您可以联系我。”

    刘爸扭头看刘璐。

    不等刘璐表态,三虎说:“老板是做大事的,小事还是我来处理较拿手。”

    刘璐听了,勾起嘴角,大大方方地替父亲接过三虎的名片,看着三虎说:“谢谢吴哥。”

    见刘璐亲手接了名片,三虎喜形于色,连说:“不敢当。”

    好吧……

    递名片,接名片,不起眼的两个动,一种只可意会的关系形成了。

    这个关系,是三虎主动向未来的老板娘家族示好,而老板娘呢,接受了他的示好。

    对三虎来说,他跟老板政纪有交情,当年帮着政纪扳倒自己的老大,他是交了投名状的。现在,只要再交好未来的老板娘刘璐,那他在智政集团的地位彻底稳如磐石了。

    尽管三虎自称“小吴”,但徐家三口人还是亲自送他到楼下。

    看着奥迪a8和奔驰消失在小区入口拐角处,刘妈眼神复杂地看向女儿,刘璐见了,搂着刘妈的胳膊撒娇说:“他担心我,所以让人在太原机场接我。”

    刘妈用手指点了一下女儿额头:“你啊,真成了娇生惯养的后宫娘娘了。”

    三口人回身走了没多远,身后有人按喇叭。

    接着听见了一个女生的声音:“姐,姐,你回来啦!”

    刘璐三人回头,眼睛微微一亮,好巧不巧,是刘璐的姑姑一家来了!

    ……

    ……

    黑色奔驰驶出刘家居住的小区,三虎拿出手机,拨通了政纪的电话。

    “政总,我三虎,刘小姐顺利到家了。”

    电话那头的政纪点点头问:“你们送到哪儿?她没提前下车吧?”

    三虎听了,嘴角露出一丝微笑说:“刘小姐确实想在小区外下车,我没答应,那么多东西她一个人拿不了,再说也不安全。”

    政纪赞同地说:“你做的对”,这个从前打打杀杀的三虎,有时候心倒是挺细的。

    三虎说:“那个,政总,我们在单元门口碰见刘小姐她父亲了。”

    电话另一头政纪听了一愣。

    自己没去送刘璐,不知道刘爸会不会不高兴。

    拿着电话从椅子站起身,政纪问三虎:“她爸爸是什么反应?”

    三虎说:“最开始是吃惊,站在单元门口一动不动,不过很快调整过来了,人很热情。”

    这……

    好吧,也算合常理。

    之前的几次见面,政纪也知道,刘爸是一个很好相处的人,刘爸身有些地方,跟自己父亲很像,这也是政纪和刘爸几次相处还不错的原因。

    对着电话,政纪“哦”了一声,表示自己知道了。

    三虎接着说:“我观察了一下,小姐家住的这是个老小区,连门卫都没有,我认为安全性较低,政总,我用不用留两个人在这儿,居联络……”

    三虎说的“居联络”,其实是留几个人在这边,暗处保护刘家人。

    怎么说呢?

    从三虎的角度出,他刚在刘家留下名片示好,夸下海口。如果到时刘家真有点什么事,并且没联系政纪,而是把电话打到他三虎的手机,他要是不在忻城留几个人,如何能保证对刘璐一家人“有求必应”,如何能够做到应对可能的危险。

    总不能图个嘴快,却不干实事,当着刘家一家三口的面,把话说得那么满,如果事到临头却做不到,那可丢人现眼了。

    不只是丢人现眼那么简单了。

    到时候真闹那么一出,人家找他却发现没用,准老板娘刘璐怎么看他三虎?老板的准岳父岳母怎么看他三虎?为政纪的司机,也基本是亲密的人,以后肯定会和刘璐低头不见抬头见,那还怎么有脸,简直是自己玩死自己。

    所以,于公于私,忻城得留人。

    可是在这里留人手这件事,三虎自知绝对不能擅主张,必须得经政纪同意才行。

    以这些年三虎对政纪的了解,这个老板重视家人亲情,可以说亲情是对政纪最为重要的,警戒心极强,再加刘璐在老板心里的特殊地位,刘家极有可能是政总的一块逆鳞。

    逆鳞是什么?

    是龙身无论是谁绝对不能碰的一块鳞片,触之必怒。

    逆鳞是逆鳞,碰了是碰了,怒的巨龙不会管你是恶意的碰还是善意的碰。

    三虎想起了跟着政纪这段时间所见到过的政纪生气的样子,可谓是不动则以,一动惊人!

    所以,事关刘家这块疑似逆鳞,算是出于保护的目的,也绝对不能绕过政纪。一旦擅自留人在忻城,被政纪知道后,让他觉得自己善做主张,那么他三虎在政纪身边只怕也干到头了。

    他可不想失去这个宝贵的职位,政纪大方,在跟着政纪的这段日子里,工资高的多,福利待遇更是没的说,有时候政纪收的礼物什么的,随手给了他,别的不说,烟他没少得,还是市面少见的好烟好酒!让他开眼不少,才发现以前当混混简直是社会的底层,市面简直小的可怜。

    当然,更重要的则是那种前所未有的踏实的感觉,他不用担心政纪会倒台,老板是个能人,关系硬的很,而自己五险一金的齐齐的,每年他都能往家里拿个四五十万,让老婆孩子对自己另眼相看,重拾了亲情,这每一条都让他死心塌地的跟在政纪身边。

    而换一个思路……

    三虎为政纪身边也算是贴身的人,他自然要多为老板考虑考虑,只有政纪过得舒心满意,他这个位子才稳定,他不想什么离得远的好岗位,他对现在的位子很满意,不是有句话说的好,天高皇帝远,别看自己只是个司机,可是政纪平时谈论什么的大部分也不避讳自己,自己知道的不他们那些政纪器重的人少。

    一个不恰当的喻,像是古代的皇帝身边的太监,别小看他职位低,可是他掌握的东西,可真不少。

    再说了,三虎也知道自己的能耐,化什么的自己低,也没什么别的正儿八经的特长,政纪开的公司也不是黑社会,不需要打打杀杀,自己要是被安排到了别的岗位,不出几天大概被排挤了,所以在政纪的身边,他是最乐意的。

    果然……

    听了三虎在忻城留人的提议,政纪先是沉默几秒,然后说:“也好!过几天,我会安排几个不错的人选过去,你安排他们,当司机拎米面的活儿不用做,非必要时不要现身。只有在刘家人身安全受到威胁,或者现有人暗监视刘家时,才可以行动。但在行动前,必须向你汇报,必须得到你的同意。”

    三虎听了,立刻对着手机说:“是,我知道了。”

    结束通话。

    坐在副驾驶位,三虎看着车外的忻城市街头出神。

    几分钟后,他忽然指着一家看去挺大的名叫“广大酒楼”的饭店说:“开过去,走了一午,大家都饿了,吃完饭再走。”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4/5067307.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4/5067307.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