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四十七章 王姐

推荐阅读:活在诸天十方神王废土国度隐龙惊唐金刚骷髅主角开始抱团啦电影世界当警察神府丹尊基因武道寒门枭士

    “刚才的那两辆车,是什么型号?”许久,*问道。

    刘正军说:“一辆奥迪,一辆奔驰。

    *问:“奥迪?什么型号?”

    刘正军说:“a8。”

    “a8……”*重复了一遍,然后回身看了看自己的桑塔纳,心里无限感慨:自己奋斗这么多年,搞不好,也人家一辆车的钱。

    看了看大舅哥,*带着笑容说:“这是喜事啊,政纪可是不得了的人,小璐跟了他真的是天赐的姻缘,怎么也不见你高兴?还叹什么气?换做是我,早高兴的跳起来了”。

    刘正军吐着烟说:“我心疼小璐啊!门不当户不对,小璐在政纪面前肯定不硬气。要是咱家也是个大户,小璐何至于不敢将和政纪恋爱的消息公布出去。”

    *吸得刘正军快一点,他随手烟蒂扔在地,深吸了一口气。用脚将烟头踩灭,然后从烟盒又抽出一根,说:“哥,我觉得这事儿你有些钻牛角尖了。普通人谈恋爱都会分分合合,明天的事,谁都不知道,追政纪的人,多了,可是不也咱们家小璐成了吗?这说明什么,说明咱们小璐是足够优秀的,也是政纪所喜欢的,至于大户人家?多大的户算大户?咱忻城的大富张,还有开煤矿的田家,几个亿的资产,在你眼里算大户了吧?可是我跟你说,把这两家摆到政纪面前,只怕现在根本不够看。”

    听了*的话,刘正军想说什么,想了想又咽了回去,叹了口气,然后狠狠抽了一口烟。

    *叼着烟,忽然想到了什么,三步两部跑到车旁边,拉开车门从车后备箱里垫底子防尘的地方抽出了几张有些褶皱的报纸,跑回来递向刘正军:“喏,你看看这个,去年我看过的一份报纸,现在才明白其的意思,看了你知道纯粹是想多了。”

    刘正军接过妹夫递过来的报纸,一边打开一边问:“哪里的报纸?”

    *说:“《忻城晚报》的报道。”

    刘正军摊开纸,看到了《忻城晚报》头版央财经大学音乐节政纪震撼现身,发布新专辑的标题。

    把标题一字不落看完,刘正军一脸茫然地抬头看向*:“这个跟小璐有什么关系?”

    *弹了弹烟灰说:“你往下看”。

    刘正军往下细看……

    “政纪高调曝光恋情,音乐节当场示爱神秘女友,新专辑《纪璐爱情》震撼现世,十首绝妙动听爱情歌曲,神秘女友到底是谁?央财名带璐女生集体兴奋!.......”

    刘正军喃喃地把“纪璐爱情”四个字念了四五遍,然后扭头怔怔地看向*。

    “你看,人家都光明正大的表白了,专辑都专门给小璐出了,一个政纪,一个刘璐,两个人的名字和在一起不是纪璐爱情,能用十首歌的心血来写给一个人,这样的感情,假不了吧,你之前说的不公布恋爱消息,这不已经变相的公布了,况且政纪如果小璐的身份曝光了,那她还能安静的在那里学吗?其实这也是一种变相的保护罢了,而且政纪一个歌星,最怕的是绯闻和恋爱,人家现在都不惜赌职业生涯来表示心有所属,还不够喜欢你家小璐的吗?”

    “再说了。”扔掉手里的半截烟,*接着说:“以政纪的财力和地位,什么样的女人找不到?你知道林心如吗?是那个还珠格格的紫薇,她都多次公开表达对政纪的爱慕,……哎,哥,你先别急……我意思是说政纪这样的人,早过了在乎女方家世的层次,他已经用不着靠婚姻锦添花了,所以你想的那些纯属折磨自己。”

    被*开导了半天,刘正军想了想,妹夫在忻城也算是个是个不大不小的干部,水利局副局,他见过的市面多,既然他觉得行,那么说不定真的如同他说的一般,默默把手里的报纸折叠起来,揣进兜,说:“楼吧。”

    而此刻在楼,刘家。

    客厅里,坐在沙的四个女人全都是一脸惊讶诧异的表情。

    刘妈、刘彩云、李婉晴三人之所以会吃惊,是被打开的几样礼物的品质证书和价签震住了,一动不动的看着。

    而至于刘璐吃惊,因为她根本不知道政纪什么时候多买了好几样礼物,还偷偷让三虎他们装进包装袋里给自己。

    自己给父母买的礼物,包装袋都不小,无非是些什么燕京的特产、好看的衣服啊什么的。

    可是政纪给刘爸刘妈的礼物包装盒虽然小,可是那价格……

    在母亲面前摆着的是一对绿意盎然的老坑冰种翡翠玉镯,总价50万!

    翡翠的旁边则是一尊和田黄玉观音佛像,售价二十三万多!

    而送父亲的一串沉香手串,价值高达49万!!

    还有一盒冬虫夏草礼品,售价26万!

    另外还有一块劳力士手表,两条爱马仕丝巾还有一些来不及看的物件……

    李婉晴用手指轻轻摸了几下翡翠手镯,然后张着嘴巴看向刘彩云,刘彩云同样张着嘴巴看向刘璐的母亲,一脸的诧异,而刘妈则哪样礼物都没碰,却看着刘璐说道:“小璐,这也太贵重了。”

    刘璐看看翡翠玉镯,又看看沉香手串,这镯子她是知道的,可是买手串的事政纪可没跟她提。

    “姐,你彩票了吗?这些东西都太贵了吧!”李婉晴舔了舔发干的嘴唇,声音带着羡慕说道,一边用手抚摸着翡翠,却被母亲一巴掌打开了手。

    “别乱碰!摔了怎么办!”

    房门响。

    刘正军爸和*开门走了进来。

    一进客厅,看到四个母女的表情,然后两人的视线被茶几礼盒里的手串吸引住了。

    *平时也喜好玩些手串古玩什么的,他抢先一步,拿起礼盒里的手串在手里掂了掂分量,用手搓了两下,又眯着眼睛仔细看了看纹理,最后,放在鼻前一闻,脸露出一丝陶醉的表情然后惊喜的道:“是沉香!”

    刘爸忙从*手里接过手串,也有样学样的搓两把,也放到鼻前一闻,然后眼睛越睁越大。

    正在这时,门外忽然又传来几下敲门声。

    屋里几人对视一眼,刘妈和刘彩云急忙一起动手,细心的将礼盒盖好,连着包装袋一起,小心翼翼的全拎进了卧室,在里面关卧室门。

    等到收拾好了,刘正军才走到门口,从猫眼里看了看外边,打开房门。

    门外站着一个5o多岁的有些发福的胖女人,女人染了一头在她这个年纪不常见的黄色。

    “呦,一家子都在呢哈!”女人看了眼屋里的情况,露出了些许泛黄的牙齿笑着说道。

    刘正军对眼前的人并不陌生,见是她,笑着说:“王姐啊!好久没见了,快请进。”

    叫王姐的女人听了,鞋也没换,蹬蹬蹬的踩着高跟鞋走了进来,一边抻头往客厅里打量着,嗓门很大的说着:“我刚才在楼听见楼下有人喊‘姐你回来啦’,从阳台一看,看到慧姐和两个女孩一起进楼,我估摸着你家姑娘回来了,咋今年回来得这么晚呢?”

    听王姐这么一说,刘爸心里“咯噔”一下,有了一种不好的预感。

    之所以会这样,是因为这个王姐是楼最近刚搬来不久的邻居,她家有个独生子,小璐大四岁。她儿子长相倒是,在当地的师范本科毕业后,去年公务员考试考了当地的税务局,成了“吃皇粮”的公务员。

    要说起这个王姐的儿子,眼光高,虽然已经二十多了,可是还没结婚,于是在安顿好了工后,王姐平日里最主要的工是给大院里谈天说地的给儿子物色合适的女朋友。

    去年他们家刚搬来的时候,王姐儿子偶然在小区门口见过刘璐一面,很对眼缘,跟妈妈打听刘璐的背景。

    于是,在了解了儿子的心思后,王姐几经盘算和了解,虽然觉得刘家的家庭条件可能是一般了点,但刘家这个姑娘你别说,人真挺漂亮的,像个旺夫的长相,偶然相遇的交谈几次也发现刘璐气质好,礼貌也挺有礼貌,当然更重要的是去年的时候,听说刘家姑娘考了燕京的名牌大学,这下,学历也有了,真成了,也不算太委屈自己儿子,于是她一直留心刘家的动静。

    正巧刚才李婉晴在楼下的一声喊,让她听到了,这不马来看看。

    客厅里,王姐一边笑着客气的跟*刘彩云夫妻打招呼,一边劲儿的盯着刘璐看,这小半年多不见,她发现刘家这个姑娘居然更漂亮了,出落的越发的长开了,气质也好像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一看是大地方待过的人,一颦一笑,都有一种不凡的气度。

    这可真是太合适不过了……

    刘正军两口子的优秀基因都凑到他们女儿一个人身了!

    坐下有一搭没一搭的聊了几句,王姐手机响了。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4/5067309.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4/5067309.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