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八十五章 波利尼

推荐阅读:玩命之徒玩锤子牧师至尊神农唯一法神穿越错误的美漫放开那只神兽天上有间客栈氪命英雄我有一个异世界创世神是怎样练成的

    “当然这位是基努里维斯先生,至于这位,还请你介绍了”,波利尼点点头,他也注意到政纪很久了,不仅仅是因为政纪和席琳迪翁相伴,更是因为这个亚洲年轻人有一种很妙的气质,让他会不由自主的将注意力分散在他身。

    席琳迪翁大致的将政纪介绍给了波利尼,波利尼的眼睛随着席琳迪翁的介绍越来越亮,看着政纪也越来越多的好。

    “我想起来了!你是最近那个亚洲歌手,”没等席琳迪翁说完,波利尼忽然打断,笑着说道。

    “没想到波利尼大师竟然知道我,这是我的荣幸”,政纪微笑着和对方握手致意,在和波利尼握手的时候,他能够明显的感觉到波利尼手掌的修长和面大大小小的老茧,这让政纪心微微一肃,没有谁的成功是白白得来的,从这手掌的老茧,可以看出波利尼为了弹琴下了多少努力。

    “怎么会不知道呢?你可是我女儿最喜欢的歌手了,你的那几首歌的确都很好听,我也曾欣赏过,说实话,我现在有些嫉妒你了,以前我女儿最崇拜的人是我,最喜欢听的也是我的钢琴曲,可是你的专辑出来之后,薇薇安成了你的忠实粉丝,取代了原先我在她心的音乐地位”,波利尼哈哈笑着说道,忽然看到了政纪的手掌。

    “很不错的手指,很适合弹琴,你会弹琴吗?”波利尼饶有兴趣的看着政纪,刚才在和政纪握手的时候,他感觉到政纪手掌的柔软和修长,现在将注意力集在面,视觉来看越发的明显。

    “会一点,不过和波利尼大师起来,仅仅算是入门罢了”,政纪谦逊的点点头。

    “会一点?那么乘着咱们这里设备齐全,来一段吧,我看看你的水准如何,”波利尼忽然提议到,让席琳迪翁和政纪双双都为之微微一愣。

    政纪短暂的诧异之后,也没有多想和怯场,点点头坐在了刚才波利尼弹过的钢琴前。

    “波利尼大师,我献丑了,”政纪看着两人说道,然后一段节奏轻快的钢琴曲响了起来。

    政纪十指翻飞,在黑白分明的琴键舞动着一首翩然的旋律,一段略显沉寂的前奏在他的指尖响起,波利尼的眼睛微微一亮,这段前奏,是他从未听过的,而且从政纪的弹奏来看,他的功底相当的不错。

    忽然,伴随着政纪手指的加速,略微沉寂的琴曲忽然迎来了一个变调,这一个变调,却如同画龙点睛一般的,瞬间让这个开头略显平淡的琴曲瞬间升了不止一个档次的水准,这是黑白键的交映,音乐的纠缠在政纪的手下表现的淋漓尽致,让所有人的心田仿佛迎来了一抹温暖的阳光一般,那是一种难以描述的感觉。

    音乐会已经走了大半的观众,剩下的一部分人们,此刻却被这忽如其来的钢琴声所吸引,情不自禁的顿住了脚步,原本有些喧杂的会场,说也神,在这音乐声,瞬间变得鸦雀无声,所有人都屏息凝视着,静静的倾听着,似乎害怕自己的呼吸声哪怕有一点点的干扰这段唯美的音乐。

    如雨点般清脆的琴声,温尔的转折,顿时,内心的高墙坍塌,却不知是何物,让泪光盈莹。感伤或感动?莫以言表。又似,让心放下,随乐而动,解脱后的轻松与快乐,踮起脚尖,舞与涟漪之。或进或退,或得或失,人生莫不如此。放心前行,随心感动。光阴随行。

    席琳迪翁眼似乎泛着光芒一般的,情不自禁的捂着嘴,这段琴声,让她整个人仿佛有一种升华了一般的感觉,节奏忽转轻快,竟然让她有一种心跳随着这节奏跳跃的感觉,似乎要跳出胸膛一般!

    飞速滑动的琴音犹如急湍清流,从青苔缠绕的岁月的磐石逝去,溶溶前行;往事如风,平身事沉淀至底,此刻被潺潺琴音轻轻搅动,从记忆的洪流被翻出,呈至眼前。在灵动如清风的曲音,即使回忆的是悲涩,也覆一种难喻的美感。

    在这瞬间,两人似乎又在这琴声之,回到了那年青涩年华,那无数美好的回忆,悲伤的曾经,走在这音乐声,仿佛点缀了不一样的色彩一般,变得栩栩如生,恍如昨日,席琳迪翁的眼眶微微的湿润了,她仿佛又回到了那个初恋的时候,那个青涩的年华,却给与了她永生难忘的爱情。

    而波利尼则同样眼睛满是温柔,年近六十的他,过往和曾经早已变得模糊不清,可是在这首妙的钢琴曲,一切又好像重新浮现在了他的脑海一般,那么的清晰,那么的恍若昨日,看着坐在那洁白钢琴旁的身影,他似乎又看到了自己当年第一次坐在钢琴边的模样,时间仿佛在轮回一般的,让他有一种莫名的回味。

    而基努里维斯的眼,则似乎有一种化不开的忧伤,在这琴曲之,愈发的浓烈,他感觉自己尘封已久的心,似乎被一道曙光照亮了一般的,裂开了细微的缝隙,那些年,那些事,总是那么的让人留恋,自己最好的朋友,最爱的妻子,在过去的日子里,陪伴着自己度过了一个个无难忘快乐的日子,然而却在一个个令人悲痛的意外相继离开了自己,真的好想回到过去,再见到一次他们,说一声你们好,可惜,往事已成追忆,用不可追。

    琴声,仿佛是神的录像机播放器一般的,将基努里维斯脑海关于过去的开心,快乐,悲伤,痛苦的片段胶卷,一一的重新呈现在了他的面前,仿佛又经历了一次苦痛悲欢一般的,让他眼的沧桑,愈发的深沉历久弥新。

    不仅仅是他们,现场所有的人,没离开会场的观众们,收拾着舞台的工人们,打扫着会场卫生的清洁工们,此刻都停下了手里的工,他们的面色都是那么的幸福与快乐,眼睛的神采四溢,仿佛沉静在天堂一般,被人按下了暂停键,静静的听着,想着。

    钢琴在*渐渐步入了平缓,仿佛是一双无形的温柔手掌一般,抚慰在了每个人的心间,平缓着他们的心绪,让每个人都感觉到了一种难以描述的舒适,仿佛是在盛宴之后的下午茶,又仿佛是激情过后的抚慰,勾连默契的琴调,让他们仿佛做了一个最完美的梦一般的。

    然后,梦醒。

    钢琴声在此刻结束,仿佛一场美梦也在此刻惊醒,然而琴曲却好似绕梁三日一般的,依旧在他们的心间回味荡漾着,久久不愿离去。

    “这是波利尼大师新创的曲子吗?”似乎暂停的世界重新按下了播放键,有回过神来的观众,面带着兴奋与惊讶的神色,看向了舞台,急切的说道,在场的都是喜欢音乐的,一首好的创的钢琴曲,对他们来说无异于最好的礼物。

    “这是什么曲子!我从来没听过,太棒了!简直太完美了!”同样的激动,在所有的观众们之间共同的心声,此刻,所有的未曾离场的观众们,从未像现在这样的庆幸和同情,庆幸自己能够听到如此动听感人的琴曲,同情那些已经离开的人,错过了一首如此曼妙的钢琴曲。

    整整一分钟,整个音乐场似乎被人抽空了空气一般,任何的声音都无法传递,所有人都鸦雀无声的静静站立着,波利尼直勾勾的看着坐在钢琴旁的政纪,如果仔细看的话,能够发现波利尼眼光之跳动着的似乎是礼堂内晶壁辉煌的反光,如同火焰一般的在他的瞳孔闪烁着,他整个人如同着了魔一般的,脸竟然呈现出了异样的红色。

    基努里维斯侧过脸,乘人不注意的时候,轻轻的擦了擦眼角的泪水,不知道为什么,虽然好似又重新经历了一遍那些过往的苦痛,那些悲惨让他不堪回首的记忆,在这音乐声被他忍着刻骨铭心的痛去一一回忆每个细节,虽然痛,可是他的心却好似被洗礼过了一般,竟然莫名轻松了许多,似乎过去的一切,都如同过眼云烟一般的,笑过,哭过,生活过,享受过,那么让它们都随着风去吧。

    席琳迪翁同样面带复杂,她的眼角也有些微微发红,显然是政纪的琴曲勾起了她的回忆。

    “哗哗哗!”整整一分钟的沉寂过后,是铺天盖地的掌声,虽然人不如之前多,可是这一次的掌声,却是丝毫不亚于满员时候的音乐场,每个人都用尽了自己全身的力量,在拍打着手掌,哪怕通红!

    他们张着嘴,似乎有无数句话想要说出口,却都最后憋在了胸口,他们不知道该如何形容这一首曲子,他们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语言,来表达自己的激动与感动,只能鼓掌。

    忽然,波利尼的身子微微一顿,险些跌倒在一旁,让恰好注意到这一幕的席琳迪翁微微一惊。

    “波利尼?你怎么了?”席琳迪翁和基努里维斯及时的一左一右搀扶住了他,关切的问道。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4/5233.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4/5233.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