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四十九章 半截

推荐阅读:太上剑典腐烂国度之活下去女神掠夺系统超品小农民重启九七玄幻窃命师新特工学生超级军工科学家柏林1943捡个系统当明星

    王刚说的好听,可是王姐却心里明镜似的,自己儿子压根没什么老医家庭的同事,他之所以这么说,不过是想着肯定能搜到有关的偏方。 什么方子在书房里,无非是现在拿不出来,随便找了个理由,等回了家一开电脑一抄万事大吉。

    至于为什么儿子一进门来这么一句,肯定是猜到客厅里的那对陌生夫妇是刘家的亲戚,这是已经在打算着给刘家的亲属留一个优良的第一印象,为以后铺路。

    不过要说起来,儿子这套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的性子是来自他的父亲,可是同人不同命,老伴儿没赶好时代,没地儿施展“才能”,蹉跎了年华,一辈子也平平凡凡的。不过到了自己儿子这一代,靠这一套嘴功夫可是在外面混得那叫一个如鱼得水。

    王刚一来,客厅里的气氛明升了一个温度。

    王姐娘俩此时绝口不提忘拿钥匙的事,围着李慧,说着些讨好的好听话,一会儿说腰疼病不能轻视,一会儿又开始介绍起在家能做的健身操。

    连珠雨似的好听话儿,让一旁的*和刘彩云完全插不话,那么笑呵呵地听,心里想着大哥这人缘还真不错。

    可是这一听时间长了,这夫妻俩品出滋味来了。

    好像,有点不对啊!

    这娘俩一唱一和的事什么情况?

    怎么感觉越听越像是对小璐有意思,是想跟大哥结亲家?

    我的天,不是吧!!!

    知道内情的*神情古怪地看向坐在对面的刘正军,刘正军自然是看懂了妹夫眼神里的意味,可能说什么呢?只能回了一个略显无奈的表情。

    明白了……

    这下再看王姐和王刚母子,已经犹如翻天覆地一般,李见过觉得心里犹如一万头草泥马碾压而过,奔腾不复返!

    这娘俩,也太倒霉了吧?

    这是看了忻城首富的女朋友?

    这是想跟前段时间登了世界杂志名列福布斯亚洲前三甲的最年轻富豪政纪抢女朋友?

    人家刚专门为女朋友写情歌发专辑,赌职业生涯的让全国人民都知道,这母子俩想挖墙脚?

    说实话,在此时此刻,坐在刘家客厅里,*感觉特别难受,特别的尴尬,特别的同情那对正围着哥哥嫂子侃侃而谈的母子。

    “以卵击石!”“不自量力!”“蚍蜉撼树!”“螳臂当车!”甚至“癞蛤蟆想吃天鹅肉!”这一系列的词语头一次无自然的出现在了*的脑子里、

    然而同情归同情,可这冷水却必须得泼!

    开什么国际玩笑?

    政纪是谁?现在有消息传闻,他能够投资的起五十亿的总部,那么已经能够跻身将近百亿级的富豪,一旦智政集团成功市,稳稳的百亿身家不过是时间问题。百亿富豪啊,那是什么概念?人家手指头缝里漏下一点渣滓,都够他王家吃喝一辈子的。

    好,先抛开远的不说,咱们看现在,看看人家单给刘家这次回来带的礼物,哪怕大舅哥还没说什么肯定的话,可是呢?人家光给他的礼物,是多少?一家三口,光是刚才看到的,收到的礼物价值100多万。100多万对一个百亿富豪来说或许根本算不什么,可是能从人家的手笔和送礼的态度来看,其人心性由此可见一斑——大方!

    这样一个女婿,等刘璐嫁过去,说什么一人得道,鸡犬升天有点扯淡,可是刘家三族六亲跟着沾光那是没跑的。

    再看看眼前这个夸夸其谈的王刚……

    公务员?税务局?来年要提科长?算给他个局长,算说句不好听的,让他贪污!他贪多少,能贪到人家政纪那个财力和地位!

    现在别说刘璐,是自家的女儿李婉晴,也落不到他王家。

    想到这里,*摩拳擦掌准备开始酝酿当这个泼冷水的恶人。

    在*思忖如何开口的时候,客厅里的话题突然从“腰疼病”转移到了“房价”。

    然后,又从“房价”转移到王刚在税务局正在兴建的“家属楼”里刚刚买下了一套11o多平方米的福利房。在王姐说到儿子这套房子时,她的腰板好像在无形拔高了两分,脸的志得意满溢于言表。

    然而在这时,卧室里的两姐妹不知道说到了什么,李婉晴忽然尖叫了一声,激动得喊起了“天啊”。

    直到这时,王刚才意识到魂牵梦绕的姑娘在隔壁,突然不说话了,直勾勾地看着门口。

    王姐见了,似乎想起了什么一般,一拍大腿,对儿子说:“你刘叔家女儿小璐今天放假回来了,她这一年在外面读书,也没看咱们忻城的变化多大,你带她出去走走走走转转,看看家乡的变化。”

    “咳!”

    听到这里,刘爸再也忍不住了,故意咳嗽的“咳”出声。

    这个王姐,也太自以为是不懂事了吧?

    说到底,我家的姑娘,我都没开口,你自顾自的一句话让你家儿子领出去?你到底懂不懂人情世故?

    不过刘爸这代人不似其他,有的因为经历过动荡岁月日月变迁起起落落,那是真的不讲究什么繁缛节;有些则延承了儒家精神,为人处事有规矩。

    至于刘爸的规矩很明白,男主外女主内,这种跟女人“交锋”的事,要由女人出面。

    而刘母呢,到底还是有些抹不开面子,婉言拒绝说:“闺女才刚刚到家,一路舟车劳动,而且再说了她已经有……”

    刘母的话被打断,王姐挥挥手自顾自,故开明地说:“他们都是年轻人,这年亲人啊跟咱们可不一样,精力旺着呢!听说忻城新建了一座不错的公园,年轻人们经常都出去玩了。”

    刘家。

    几分钟前,*拿着手机去了一趟卫生间。

    回来后,看王姐还在眉飞色舞地讲着新建的公园有多么好,大有刘璐要是不和自己儿子出去走一走对不起这良辰美景之势。

    返回到客厅的*掏出自己的烟,走到刘正军身边,冲刘爸熟练地抖了华烟盒,两根烟便精准的探出了烟盒。

    刘父随意的顺手抽出一根,夹在手指间,另一只手在茶几摸着打火机。

    平时他很少在家里抽烟,大部分都是在外边吸,可是今天,他是着实被王姐母子俩的聒噪弄得有点烦躁,才破了规矩。

    刘爸正在摸着打火机准备点的时候,一旁的*自己也夹着一根烟,看似随意的看了一眼王刚,笑着往过挪了挪,冲王刚一抖烟盒:“要不你也来一根?”

    王刚喉咙微动,假意摆手:“谢谢李叔叔,我不怎么会抽烟。”

    *看到王刚的喉咙小动,一切都明了了,看着王刚,笑着说:“不要谦虚,你们在官场的,酒量也必然不差,给领导们平时不也得递个烟,哪能不会抽烟的。”

    王刚偷瞄了眼对面已经点着烟的刘正军一眼,心思一动:既然未来的岳父都抽了,自己干脆也别假矜持了,何况老烟枪之间,身的烟味根本瞒不住。

    想到这一点,王刚点点头,伸出手,捏住了弹出最长那根烟,轻轻抽了出来。

    最开始的时候他的注意力全在刘正军的身,可是当他把烟往嘴边点时,忽然感觉到这烟的长度好像不对。

    点烟的手不由自主的停了下来,仔细的看着手的烟:这烟,怎么好像短的一截?

    王刚有些回不神来呆呆地看着手里的烟,他感觉自己的脑子有点短路了……

    自己少说也大概有了七八年烟龄了,给人递烟更是不计其数,可还是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

    要说当年学没钱拮据的时候,自己倒是抽了半根烟后舍不得扔又塞回烟盒里留着下次抽的情况,可是那是当年啊。

    可是怎么今天,怎么从刘璐这所谓的姑父的烟盒里碰到个半截烟?

    这到底是怎么个情况?

    在这电光火石之间,已经有许多个念头从王刚的脑袋里一闪而过,但是却又被他逐个推翻。

    这事儿该怎么说呢……

    首先,在他看来,刘璐姑父这老大不小了,看衣着谈吐皆是不俗,不像是没钱的主儿,把半截烟塞回去留着抽这种事大致是万万不会做的,再者他仔细看了烟头,面也压根没有燃烧过的痕迹啊!倒是像用刀整齐的切下来的。

    其次,在他看来也不像是人家故意的,因为在自己拿烟之前,刘正军和*不也都是自己抽了一根吗?不可能说烟头也有记号啊!

    这自己也没招谁惹谁,远亲近邻的,也犯不着涮他啊。

    正在王刚思索之间……

    客厅里坐着的其他几个人也都察觉出了他的神色有异。

    紧接着,刘正军和*不约而同的“哎?”了一声,两个人的注意力都集在了王刚手指尖的烟头,*从王刚手把烟拿回来,惊诧的说道:“这烟,怎么只有半截了?”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4/5547800.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4/5547800.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